习近平“全民脱贫”大限将至 全国官员忙演戏(图)


被中纪委通报的刘乡(中),在一次贫困户走访中。她的做法,也被指仅仅时官场常态。(图片来源:莲花县官方发布 / 2017年3月)
被中纪委通报的刘乡(中),在一次贫困户走访中。她的做法,也被指仅仅时官场常态。(图片来源:莲花县官方发布 / 2017年3月)

【看中国2019年12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习近平2015年曾提出“2020年全民脱贫”的口号,如今距2020年大限只有二十多天,在这之前,许多地方官员已因恐惧达不到要求而纷纷演戏造假。加上贪腐横行扶贫领域,习近平的脱贫会是大梦一场?

习近平“脱贫”大限吓坏地方官 脱贫造假被通报

中共中央纪委监察官网本月1日通报称,原江西莲花县委书记刘乡,因弄虚作假应对扶贫检查,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

据通报称,刘乡公开在会上总结了四条迎检“过关诀窍”,即人为控制抽检比例、提前规划迎检路线、电话查访确保百分百满意率、配齐旧用品避免“穿崩”等。刘乡又耗资153万余元为贫困户购买旧的生活用品。

来自甘肃马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刘乡的做法,只是所有地方政府共同的做法,中共政府鼓吹和六年的所谓精准扶贫,绝大多地区根本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变化,相反,大量下乡扶贫的工作人员确实非常辛苦,因为他们必须填写大量的表格上报。

一份来自四川达州体制内的迎检消息也曝光了类似的情况,当地官员们将上级检查人员的做法,快速传给扶贫人员,并要求严格做到,不得马虎。比如他们会检查吃(包括油、盐、米、肉、蛋、菜)、穿(过冬的棉衣)、盖(床以上的被盖)。要求装米必须用米缸或盒子必须在合适的位置,包括家电,衣柜内外、厨房、厕所等都会被拍照。

广东省汕头市区的郎先生对自由亚洲表示,由被抽检的对象和官员联手演戏应付检查是常态。即便是汕头这样的东部发达地区,因经济下行,当地更多人陷入困境。像他这样常年有病的城市贫民,得不到低保,更无人关注。一家两人只有未成年的女儿有400元低保生活津贴。而如果上边要求达到小康水准,或上级的人来检查,地方政府就会给他们发衣服,给他们打扫干净,让他们演这场戏,他认为官方的宣传实际上都是演戏的。

除了大批农村和城市贫困人口之外,还有一批因政府拆迁、迫害等而迅速跌落贫穷线之下的基层民众,则一直被官方禁止提及。

山东临沂兰山区七里沟村村民的郑女士表示,自己家族中四十多口人,都因为官方强拆而陷入困境。

七里沟村强拆维权人士王一雯指出,政府大范围强拆开始后,原来村民们有的福利都渐渐消失,失去土地的村民,很多也失去了经济来源。像他们这种拒绝妥协的人,不但得不到扶贫帮助,甚至连基本的生存条件都被剥夺,也不允许媒体报道他们的处境。而且这样的情况很多。

经济下滑 官方脱贫口号仍响亮

据世界银行(WB)数据,截至2017年,依中共官方贫困线的标准,中国还有3.1%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人数逾3000万,这些人口的年均收入在2300元以下。

但自由亚洲报导说,中国社会因地域差异和缺乏公平的分配及调节机制,至少有两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习近平2018年5月31日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确保到2020年贫困地区进入所谓全面小康社会。

去年以来,中美爆贸易战,加上非洲猪瘟等问题影响,中国大陆物价飞张,失业潮涌,出现全国性的经济下滑。尽管如此,中共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今年9月27日在中共建政70周年记者会还声称,预计今年底约95%现行标准的贫困人口将脱贫,9成以上的贫困县将脱贫摘帽。

今年11月29日,中共国务院扶贫办洪天云也在一次研讨会上宣称,到今年底95%贫困人口将脱贫,90%以上的贫困县摘帽。

“强制脱贫”闹出人命

除了使出各种“奇招”扶贫造假,地方官员还用强制脱贫的各种手段,去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甚至出了人命。

据外媒《寒冬》报导,由于当局搞扶贫定额,要老人和子女一起住,以消除贫困户,今年2月21日,河南省商水县谭庄镇某村一名九旬老人在自己的小屋上吊自尽。据老人的邻居透露,事发前一天,政府人员来到老人家,说国家扶贫政策要求老年人跟子女住在一起,并威胁:“这几天上级要来检查,你必须搬走。”

该省还有一位72岁老人也因无处可去,而服农药自杀。

河北省的一位农民叙述她“被脱贫”的惨痛经历。她因丈夫卧病在床,一儿一女也都有病,家里负债累累,无止尽的医疗费和高利贷让她几近精神崩溃。2016年,他们一家被列入贫困户。当地政府多次逼他们搬离窑洞,住进新房以完成脱贫任务,但新房连窗户都没有,之后他们举债装修。新房墙上挂着一张2018年政府帮扶补贴项目的卡片,包括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交费补贴,医疗保险交费补贴等,但其实他们一分补贴都没拿到。

旧债加新债,生活更加困难。村长还要求他们,遇上级检查就说年收入几万,生活和孩子上学都有政府补贴。就这样,他们成为又一个“成功脱贫”的家庭。

陆媒《新京报》11月20日报导,上周,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茶蔚村一村民,因拒绝签字脱贫被村委会通报。

通报内容显示,该村民为一名40岁的1人户男性村民,为当地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据驻村扶贫工作队、镇村工作组给该名村民计算出的年人均纯收入为5811.76元,达到脱贫标准。但当通知村民本人来村委会签字认可时,该名村民则称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都是拿给那些关系好的人享受了”。因此拒绝脱贫。

习近平给胡春华不可能完成任务

中共体制性的造假文化已经登峰造极,连习近平下地方视察扶贫都被欺瞒,造假的实情相当严重。

习近平将这个号称中南海“一号工程”的扶贫任务交给胡春华。港媒《南华早报》报导称,习近平交给胡春华的“扶贫”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外界则指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共国家审计署早已承认脱贫造假问题,但显然无计可施,造假仍层出不穷。

2017年12月23日上午,中共国家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向人大常委会报告审计工作。报告显示,大陆扶贫造假问题严重。

胡泽君表示,在被审计的县中,竟有近10.2万人因造假而被剔除和清退出贫困人口。

此外,中共扶贫过程中还屡爆贪污丑闻,“扶贫”已被民众戏称为“扶贪”,如同整个反腐工作一样越反越腐。

美国三一学院退休经济学教授文贯中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的户口制度与集体所有制下的土地制度是造成贫困的主要原因,而中国有些人不是好好向世界发达国家学习,“却还幻想重新用集体化道路达到全面而持续的脱贫目的。短期内,中国(中共)政府有钱,逢年过节,村官确实能给贫困户送点东西。”但“我们往往看到各级干部在弄虚作假。”“一切恢复常态后,贫困会再度来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