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严重 大妈:有党的关怀不用怕?(组图)


武汉肺炎在大陆扩散,疫情严重,但是大陆民众却普遍不以为意,引发忧虑,如竟有广州大妈指“有党的关怀,到处都预防了,不用怕的”。更讽刺的是,有微信公众号撰文说,但最初武汉当局还用传谣的理由,查处了8名“违法人员”。图为医务人员于17日将病人转移到武汉金银潭医院。
武汉肺炎在大陆扩散,疫情严重,但是大陆民众却普遍不以为意,引发忧虑,如竟有广州大妈指“有党的关怀,到处都预防了,不用怕的”。更讽刺的是,有微信公众号撰文说,但最初武汉当局还用传谣的理由,查处了8名“违法人员”。图为医务人员于17日将病人转移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22日讯】被命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武汉肺炎大陆扩散,疫情严重,但是民众却普遍不以为意,引发忧虑,如竟有广州大妈指“有党的关怀,到处都预防了,不用怕的”。据港媒报导,广州、深圳和北京等地医院的防护措施仍显不足,如深圳医院的隔离病房楼层尚可自由进出。更讽刺的是,有微信公众号撰文说,最早对社会公开疫情的并非医疗部门,而是普通民众,但最初武汉当局还用传谣的理由,查处了8名“违法人员”。

武汉肺炎疫情严重 医院的防护措施仍显不足

《CNA》引述香港有线新闻台“有线中国组”的报导画面,在也有武汉肺炎确诊病例的北京,该组走访的3所医院中,即使是人潮密集之三甲医院(大陆最高层级医院,相当于台湾的医学中心),对于疫情的防护并未见加强,戴口罩的病人也不算太多。

至于目前收治1位感染新冠状病毒患者的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其门口已有护理人员逐一为入内者量体温,但是并无强制性,甚至有人没量体温就迳行进入医院大厅。同时,于画面中不论病患还是护理人员,多半都没有戴上口罩。

画面还显示,该组记者顺利进入收治此名患者的隔离病房楼层,代表本应该管制进出的楼层,仍然能自由进出。而在接近隔离区的走廊,院方却仅用钢架及布质组成的屏风作为隔离,而且无人把守,任何人可轻易推开屏风。

同时,此道屏风内隔离区的一些室内空间,有几面玻璃窗甚至被打开通风,明显不符合规格化之隔离措施标准。

距离深圳不远、以治疗呼吸道疾病闻名之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科门诊人潮不少。但根据画面,并未见到特别严密之防护措施,戴口罩的病患也不算多。

大陆民众却普遍不以为意 大妈:有党的关怀不用怕?

在广州一处传统市场,卫生情况跟先前差不多。而在市场受访的民众皆公开表示不害怕。其中一位中年男子一连用粤语说出3次“不会”,接着就说“绝对相信我们中国政府”。

另一名中年妇女更用粤语表示“不怕,现在党的关怀,到处都预防了”,“不用怕的,现在党的领导下关心我们,老百姓最好,一年比一年好”。

还有一名已罹患感冒、但是未戴上口罩的中年妇女则回答,“戴了口罩怪怪的,别人会立刻认为你有传染病”。

然而,诚如有位网友21日在PTT八卦板发文,表示“堂堂一个台湾邻国中国,连猪瘟都控制不好,导致中国猪生灵涂炭,现在武汉肺炎来了,万一变种到无法控制,加上号称比台湾还好的中国官员,还在过年前举办武汉万人聚餐aka欢乐人传人活动,封锁消息,政府贪腐无能,只会玩五毛高潮把戏。”

根据台媒报导,北京各大医院因为发烧病患暴增而人满为患,有不少民众等着抽血检验,走道充斥着咳嗽声,让人心惊。但是离开医院,拥挤的地铁上,戴上口罩的人依然是屈指可数,许多北京民众不以为意,引发了忧虑。

有一名刚刚返台的台湾青年蓉儿表示,自己在搭上飞机前一晚突然发烧,伴随头痛跟肌肉酸痛,担心自己已染上武汉肺炎,连忙搭上出租车,赶至医院做快速筛检,幸好最终确诊是B型流感,并非新型冠状病毒,于是安心返台。

蓉儿还说,前去求诊的发烧病患多到难以想像,为了疏散病患,护理师还不断提醒挂号的患者,做快筛要等2小时,等不及的可以去其它的医院,可见情况之严重。

武汉疫情蔓延前 大陆警方称查处8名造谣者

微信公众号“行走中的生命”撰文表示,1日武汉警方公开发布:“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为此,警方还特别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此时,据传病源发生地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因不明原因肺炎已经休市整顿。

武汉卫生应急小组的工作人员于2020年1月11日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抬走感染者。
武汉卫生应急小组的工作人员于2020年1月11日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抬走感染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文章说,从“传谣者”被查处,到20日全国各地疫情的发现公布,“这20天时间的耽误,正出在武汉警方对传谣者的处理上”。若警方没有认真调查就对当事人依法处理,那警方的处理就是违法;如果警方的调查核实是来自权威部门,那么权威部门就得承担渎职责任。

文章批评,“我们的有关部门到今还没形成一个真正能听取民意的氛围,对发自民众的不同声音,特别是和有关部门不一致的声音,往往当作谣言处理”。

文章最后反问,本来应承担向社会第一时间通报疫情的职能部门,却没有承担起应负的责任。而社会民众的自发性传播,又被当成谣言传播被“依法处理”,“难以想像,面对官方和民间两个渠道都被封闭的社会环境下,这样的疫情怎么能做到真正防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