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武汉 我依然逃不脱这红色病毒(图)

2020-01-26 08:30 作者: 佚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月23日上午10时起,武汉市内机场、火车站全部被公安武警接管,进入军管模式,市民一律不得离开。 (视频截图)
1月23日上午10时起,武汉市内机场、火车站全部被公安武警接管,进入军管模式,市民一律不得离开。(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1月26日讯】昨日下午,武汉周边8个城市陆续被封锁。

直到此时此刻,封城过去了一天零一个小时,我没看到武汉政府,湖北省政府有任何实质性作为,省长在封城后接受采访,淡定的对着镜头说,武汉市物资充足,人人都有口罩带,然而实际呢?

封城这个做法我不去评价,但从疫情开始,整个政府就欠人民一声对不起。12月初疫情开始了,却被政府强行压下,1月初,华南海鲜城59人感染,政府亲自出面辟谣不是非典,1月5日,官媒记者现场采访照常营业的海鲜城,以安抚民心。

因为他们的疏忽大意,导致疫情加剧,全国人心惶惶。因为他们的欺上瞒下,1月20号依然宣称肺炎在控制范围内不会人传人,无数人照常来到武汉或离开武汉。

人民信任政府,政府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人民,甚至事态严重到封城的地步(实质是政府用一千多万人的健康与自由为他们的错误买单),人民依然感恩戴德,政府依然高高在上没有一丝愧意。这样的政府,为何人民不会愤怒,还要前仆后继的洗地?

我不知道政府是昏庸无能还是准备放弃这个省,我宁愿是前者。

因政府失职造成的封城及交通封锁,最起码政府得提供免费口罩,社区消毒,大折扣的食物补给,及医护人员上下班免费班车,病患免费就医通道……且应该在封城前就布署好。这些是一个政府承认过失的基本诚意。

然而,什么都没有,只有冰冷的公文(禁止不带口罩上街,有没有想过快递停运,口罩断货,要从哪里买?禁止口罩商哄抬物价,现在口罩单价飞升到在10—500元一个,涨价是合理行为,但无良商家却在这种时刻,还用毫无防护作用的棉口罩忽悠不懂内情的中老年人…)。

微博上满屏鸡血,医护人员和病人却要在寒冷的冬天街道上步行或骑自行车去医院(公共交通停摆,政府又不提前安排专线车辆)。

今天凌晨,政府又通告限制出租车,那么家里没车的人该怎么办?飞去医院吗?

还有那些仍在为医护人员和病人提供生活服务的人,要怎么上下班呢?政府认为武汉城里人人都有车还是人人都会飞呢?

我没看到政府的任何动作,他们仿佛除了发通告的时候醒着,其他时候都睡着了。

我只看到因为医疗防护品急缺,医生把一件一次性防护服穿五次,协和,同济等政府指定接受肺炎病人的医院,纷纷绕过上级政府,寻求社会人士的支援。

政府组织大规模消毒,做消毒的老爷爷连个口罩都没得带,还有很多中老年人,因为节俭,一次性口罩多次循环使用,更没有消毒洗手的概念,乐衷于走街串巷,到处走亲戚聚餐。政府对疫情的宣传引导工作,可以说毫不到位。

至于医院,早在封锁武汉之前就爆满了。此刻的武汉面临以下问题:试剂盒数量不够、确诊艰难、床位短缺、高度疑似患者仍在自由流动。医疗超负,病人无法得到很好的治疗。

前同事的妈妈感染了,医院不确诊,转了两三个医院也没人收。甚至本院的护士感染了,本院都不收,太多不确诊了……报上去的都是确诊人数,那么不确诊的呢,要么回家自行喝药隔离,要么多跑几家医院碰运气,很多不确诊但患病的,依然穿梭在人群中,试图寻找求生的机会,在无意间,他们又传染了更多的人……

要怪谁去呢?病人?医生?其实他们都是受害者!

这些只是武汉的一个剪影罢了,然而武汉却是湖北省最大的省会城市,那么湖北省其它小乡镇呢?

昨天我回到家,街上有1/3的人带口罩,多是城市回来的年轻人,45岁以上的人很少带口罩,大家开开心心的聚在街头巷尾,谈天办年货,让我仿佛觉得,武汉肺炎,封城,都是一场错觉。

然而我注意到,不算镇中心的,一个臭烘烘的垃圾堆旁,有堵墙上用浆糊贴着两张白纸,走到10厘米处才看得清,上面用发灰的墨水,端正的毛笔字写着:“关于新型肺炎的通知……”(大概是这名字,记不清了)。

最后的最后,那位大大,在疫情初现就第一时间窜到云南访问,保命技能Max。

从1月1号到1月24号,只在1月20号那天通过新华社发过一篇关于武汉肺炎的公文,要知道大大在云南,一天可要三四篇公文记录行程+大合照,去部队视察掀人家锅盖这种事也要拍个小视频发B站上且禁评啊。在那位大大的朋友圈里,岁月依然静好。

在昨日发布的春节团拜会上,大大蕴含磅礴力量的十句话,没有一句舍得提到武汉,或许在大大眼中,武汉还不如那个锅盖重要吧。

样子还是要做的,连样子都不做了,是把人民都当做圈地里的羊,毫无敬畏之心了吗?

除夕夜的封锁

湖北省全线封锁,我居住的小镇,也于今天下午封停了所有公交、巴士、网约车、动车等交通工具。

或许是宿命,逃出了武汉,依然逃不脱这红色病毒。

武汉形式不太乐观,同事的老公在政府部门工作,带来了很多大家不想听的真相,那些被正义小粉红抨击成造谣的爆料,80%都是真的。

医生很累,护士很累,病人也很累。

在超负荷的运作下,医护用具与交通工具依然稀缺,即使这样,医护人员还得打起精神,担当求援自救的重任。

那么卫健委,武汉政府,湖北政府,此时此刻又在做什么呢?

是在新闻联播上光明正大的说谎:“武汉市物资充足”?

是在官媒里义正言辞的辟谣:“严厉杜绝一切造谣者”?

是在公文中面无表情的遣词造句:“武汉市要动用各级力量,千方百计增加隔离留观场所和定点医院床位,对所有疑似患者一律无条件收治,并进行有效隔离,加强分类诊疗,优化诊疗流程,保障发热病人及时得到收治。”?

该有的依然没有!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政府。

时至今日,我想用力的说,在没有完整部署,优越的政府机关执行力,及充足后勤保障的前提下,仓促封省,是愚蠢又蔑视生命的做法。

一个政府,理所当然该为人民做的事,不仅大喇喇的不做,还要人民为他那廉价的鸡汤感恩戴德。

武汉市极度缺乏医资,护具,床位及交通工具,却把病人、医生、健康的人拘在一座城里,仿佛在养蛊,

医院一床难求,许多感染了的病人,医生并不给他们确诊,只开了药让他们回家自行隔离;

而免费医治,只是笑话,节选一段采访稿给大家参考,内容保真。

【21号他去武汉市第六医院看病,医院临时建起了发热门诊,建筑工人还在钉彩条布。他查了血,被确认是病毒感染。又做了CT,医生告诉他,他肺部已经被病毒感染,又加了一句:“且不能排除是新型冠状病毒。”他接着问:“不能排除,那能不能确诊?”医生回复,这家医院无法确诊。按这位医生的说法,整个武汉市只有汉口医院、金银潭医院和武汉肺科医院有资格确诊。

黄子杰打听了金银潭医院的情况,它是武汉第一家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但金银潭医院给黄子杰的回复是:只收确诊的病人——其他医院不能确诊,有确诊权的医院,又不负责确诊,只负责收治。在这样一个医疗资源极紧张的时间点,这样尴尬的情况出现了。各种消息在患者间流传,但很多事情都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究竟该谁来确诊?如何确诊?到现在为止,是困扰众多老百姓、引起老百姓恐慌和不解的一个重大问题。”

另一个尴尬的事情是医药费,之前曾有规定,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可以免医药费。但1月22日,黄子杰去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看病时,医生的说法是:只有确诊了,才能免费。又回到了老问题:没有试剂盒,无法确诊,怎么免费?】

我们只想拚命活下去,而政府却在千方百计的掐断我们的生路。

窗外的烟花,似乎比去年小声很多。

朋友圈里,同事岁月静好的动态也平添了一丝忧郁。

那位大大,你终究舍不得让现实照进你的盛世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