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 面临人道灾难(图)

2020-01-26 21:20 作者: 桑雨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封城,面临人道灾难。(图片来源:Xiaolu Chu/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26日讯】(法广/FRI)本月二十三号,武汉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失控,宣布封城,自即日起,强行出城者以刑事罪论处,最高可判七年监禁,公交停运,实际军官,防化部队进驻,城内医疗物资短缺,物价暴涨,医院爆满,病人投医无门,在生死线上煎熬,一场人道灾难正降临人口千万级的城市,但这场被全世界媒体聚焦的国难在封城当天却没有上官媒的头条,当天党媒头条仍然是国家领导人在北京参加团拜会,欢声笑语辞旧迎新,习近平在团拜会上有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讲话,只字未提武汉!仿佛习主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包括上千万被病毒围困的苍生!面对灾难,从地方政府的瞒报不作为到中央的粉饰太平,中国每天都在诠释习近平的中国治理理念。   

正如微友“征雁寂空”发帖所说:“聊着聊着就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在湖北全省多城市封城,全球历史上罕见的疫情蔓延生死严峻又混乱形势下,湖北省和中央如期举办了盛大团拜年会,星辰大海,歌舞升平,与民同乐。把丧事当喜事办,七十年来未曾改变。”

媒体人安替发帖说:“这次疫情有些地方官员的表现,已经不像是人类任命的官员,却很像是病毒任命的官员,约谈透露疫情的医生,关押提醒公众有疫情的网民,顶风办万人宴,处处以本区病毒传播效果最大化为最高使命。”

如果不是习近平本周对疫情作出了姗姗来迟的批示,恐怕武汉当局披露的“感染病例数字”永远会停留在两位数,但事隔两天,这一官方数字飙升到886例,死亡26例。然而,早已陷入塔希陀陷阱的政府,无论公布什么数据,民众已不再相信。鉴于当局不解决问题而先解决提问题的人的一贯作风,民众更情愿在网络上搜索五花八门的来自疫区的信息,然后根据自己的认知和经验作出判断。他们想要的是真相,他们深知,真相从来不会从官方那里获得,因为掩盖真相,维稳政权才是他们的执政理念。

今天,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幅帖文:今天封城,就是二十天前封口的代价!

来自国家疾控中心的一个转帖这样写道:“本来他们是拿到一手好牌的,我的同事们几个通宵的努力,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分离了病毒,测完了序列,证实了病原。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研发了检测试剂,发放到全国省级疾控中心,并复核了几十到上百份武汉来的标本,获得了国际同行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一致赞赏和高度肯定,为防控疫情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然并卵,如此好牌还是被打得稀烂,因为有政治第一的明确指示,有保密协议的严格要求,不可说不可说,要维稳。于是检测报告进了保险柜,只看到武汉方面连续一周发布的无新增病例,密接人群无人感染,无医务人员感染的消息。都以为是武汉措施得力,把疫情扼杀在摇篮里了,谁知道背后的真相是医务人员多人感染,人传人确凿无疑。最后恐怕是实在压不住了,只好把钟老这位大神请出来,揭破部分事实,安定人心,可还是尤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认有瞒报迟报漏报,不承认“超级传播者”,不承认英国的“疾病模型”是对的,不承认武汉医院床位不够,于是,在政治第一、维稳第一的正确指导下,在中国喜庆的节日气氛里,武汉人民喜迎封城。”

但封城解决问题了吗?没有,而是问题的开始,真实情况比想像得更糟糕,据来自武汉协和医院护士长处的信息披露:武汉医院全部爆满,不接受新的病例。内科医生全部中招,骨科医生当内科医生用。目前无药可医,只能靠自身免疫力;人挺不过来,就会肺衰竭死亡。全国来看情况远远糟于报导;北京发热门诊爆满。上海估计在一星期内失控。武汉每天拒诊上千;当局强行压制隐瞒消息。值得注意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全面爆发后,曾有250万务工和大学生返乡。

目前的情况总结如下,

1.武汉及周边八个城市封城,疫情在城内社区爆发,新发病患无法收治,自生自灭

2.有发热病患向周边城市扩散,寻求救治;这些城市将会被引爆

3.之前离开的250万人会引起下一轮的爆发。现在每一个人都处在危险中,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需要提醒的是,病毒潜伏期14天,期间不发热也会传染。

这些信息印证了早前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管轶的判断,他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曾表示,“武汉肺炎感染规模至少是2003年SARS的“10倍起跳”;目前“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来自武汉微友们的发帖也佐证了管教授的断言。

一位网名叫“月儿”的微友发帖说:我亲戚今天去医院照了片子,双肺感染,之前已经好几天吃不下东西;现在医院说这是疑似病例,要自行前往下级医院确诊!医院没有隔离,也没有任何措施,他们不收直接来的病人,必须下级医院治不好才往他们那里转。我亲戚他们现在辗转在大马路上,因为封城,没有地铁没有公交,都不知道怎么去下级医院。现在我们家联络不上他们,这就是现状,不难想像,我们身边和大马路上有多少这样的病人在徘徊,没有医院收治,只好在家等死。”

一位武汉微友shika今天发帖说:说个最难过的事吧,我和妹妹妹夫三徊人只有18个口罩,封城太突然,基本买不到口罩,食物也不充足,我们又在比较严重的江岸区,小区亮灯的住户很少了,能走的都走了,我们怕影瞥父母决定留在武汉。白天窗外都是救护车的声音,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足不出户。每天都在数着食物的敷量,不敢多吃。晚上我们一起看电视,电视上都是全国人民欢庆过年的新闻,没有提一句武汉疫区人的情况,是啊,明天就过年了,我们终于没忍住哭了。”

一位来自医疗系统的微友发帖说:医生这个群体,向来是最乖的。让牺牲就牺牲,让闭嘴就闭嘴。正常情况下,物资不足,医院会首先找主管部门和兄弟单位想办法。这次武汉各医院甩开上级部门,公开向社会求援,并明确声明现有防护物资无法保证一线医务人员安全。而且是几个医院步调一致的行动,这是毫不顾忌的在公众面前狂抽武汉政府的脸。这种做法,几乎就是兵谏和逼宫,即使在非典时期都没有过。这说明武汉医疗界是真的已经伤心透顶,失望透顶,彻底绝望了,忍无可忍了。”

有网友发帖说:“到现在为止,所有在微博上求助的都是能熟练使用社交媒体,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我不敢想像那些被关闭在城市里最弱势的群体一城市贫民、残疾人、慢性病患者、孤寡老人,如何在这个被切断了交通和经济活动的城市里生存。一个没有存款的低保户,如何能够在物价上涨、物资匿乏的城市敖过没有收入的两周,甚至更长时间?我更不敢想像他们被感染了要怎么办。在公共交通已被切断的武汉,如果没有智能手机、不能熟练用社交媒体搜索信息,他们甚至找不到去发热门诊的路。他们的受难和死亡会悄无声息。只能企盼疫情结束后,挨家挨户探访的居委会能料理他们的后事,给他们一个体面的葬礼。”

网友“两宋遗风”发帖说:“中部战区已经介入,如果城内生活和医疗资源不能保证充足,封城就是屠城。”

微友赵楚发帖说:“从武汉的疫情发生到扩散,有关当局的种种作为可谓丧心病狂,麻木不仁达到极点。其中可以看到过去十多年来残酷控制社会和舆论的恶果:当地稍有不合官方口径的个人言论,迅速被专政,记者采访被强力阻挡,没有应有的舆论关注,没有专业人士的警告建议,更没有对“疫情初起”有关举措的批评与检讨。总之,多年来变本加厉的钳制,无可避免的社会后果出现了:官员肆无忌惮,一切任性,任何危机,自然而然地如火如茶,小事燮大事,大事燮灾难。国族之痛,何过于此!”

一名已确诊感染病毒的武汉市民发帖说:“在这次危机过去以后,我可能已经离开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了,但还是希望你们能明白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是不是需要一个真正以保护每一个公民根本利益的政府!这个根本利益不止包括财产,更包括生命!假如我有幸能活下来,我不会再关注什么狗屁民族伟大复兴!我也不会再关注什么狗屁几带几路!我更不会关注什么国土大几寸小几寸的台湾独不独统不统!我只想在危机来临时能有饭吃,有衣穿,有人照顾和治疗我的家人!从今天开始那套宏大叙事的狗屁玩意都给我滚远点!我首先得是个人,活人!对不起,一个在危机时刻让我自生自灭的政府和国家,我爱不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