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符合生化武器特征 顶级专家亮震撼报告 (图/视频)

2020-01-30 18:27 作者: 黄清

手机版 正体 8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总统川普1月30日发推文关注“武汉肺炎”疫情发展情况。
美国总统川普1月30日发推文关注“武汉肺炎”疫情发展情况。(图片来源: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综合报导)川普日前推文表示美国顶尖专家24小时、全天候对武汉肺炎的的新冠状病毒进行监测,从侧面证实疫情的严重,感染已经蔓延全球。而中国国内疫情处于失控状态之下,中共当局还三次拒绝美国的专家团队支援,而病毒到底来自哪里?当局至今也没有明确定论。

即使在民主党发起的弹劾案还在继续繁忙的关头,美国总统川普于北京时间1月30日清晨在推特发图文称:“我们将继续监测正在进行的疫情发展。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专家,而且他们全天候24/7不间断!”

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最新的研究指出:武汉肺炎的新冠状病毒正以每6天翻一倍的指数型增长速度蹿升。那么如果以上周六1月25日保守估计4万感染者做基数,到4月底5月初总感染人数将达到14.7亿人次!

关于泄毒源头至今疑点重重,原红十字会项目高管的任瑞红认为:“新冠状病毒现在非常符合生化武器的特征。我觉得对于这样一个病毒实验室,这个选址它为什么会选择在武汉一个这么人口稠密的、交通发达的地方?再也没有比这个地方更容易传播的了,你不觉得这个不可思议吗?我现在也没想明白。这个就看有没有更多的消息能够释放出来。”

哈佛大学资深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Dr.Eric Feigl-Ding)日前在推特指出,中共很早就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所研究。另外,他还从学术角度质疑,这次病毒流行很不寻常:

1)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病毒的源头;

2)这次病毒变异的非常迅速;

3)这次病毒的基因组序列的中段,是在以前的冠状病毒从未见过的;

4)而这个前所未见的基因组序列中段正是可以入侵宿主细胞蛋白的关键要素。

大陆财经日报《每日经济新闻》援引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的团队最新资讯称,这次在武汉最新发现的冠状病毒——nCoV-2019与一种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但是迄今为止,中国疾控部门没有对造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进行疫源调查,并且将流行病调查的基础线索、华南海鲜市场的现场破坏殆尽

美国卫生部长曝光重要信息

美国联邦公共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在1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中共三次拒绝了美国提出的援助。

“我们早在1月6日由美国国家疾控中心CDC向中共当局提出派遣专家团队进入疫区帮助。这周一(1月27日)我在与中共卫生部长通话时再次提出,今天又通过世界卫生组织提出。”

阿扎尔表示,“(武汉肺炎)这种病毒扩散非常快速,而且情况一直在变化。”

他还敦促中共提高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资讯的透明度,“我们敦促中国,更好的合作和更透明的信息是你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一步,以达到更有效的结果。进一步来说,我们认为根据事实证据,必须把所有应对传染病的方式都放到台面上来,包括限制(美中之间的)旅行。”

国家级P4病毒实验室或是泄毒源头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越来越严重,但是传播源头目前仍是迷雾重重。之前,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一直被指是播毒源头,但近日出现另一论证,指存在安全隐患的武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也是播毒源头。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发表论文认为,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并非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地,而且病毒出现的时间推断应在去年十一月左右。

专家认为,在该市场大规模爆发疫情之前,已有非该市场接触者受到感染,源头指向专门研究及存放最危险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据《柳叶刀》研究发现:第一起武汉肺炎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完全无关。第一例患者于去年12月1日出现,第41例患者是在今年1月1日出现,中间竟然没有任何传染病传播学的联系,也就是他们是从不同渠道感染了病毒,因此毒源不止一个,而且无法定位。

英国《每日邮报》引用专家的警告暗示,武汉肺炎的病毒有可能来自当地一座专门负责研究SARS与伊波拉等致命病毒的实验室,毕竟中国过去就曾有SARS病毒从实验室外泄的不良记录。

根据了解,2018年初正式运行、简称武汉P4实验室的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专门研究SARS和伊波拉等危险病原体,而且与武汉肺炎病毒来源─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距仅约32公里。

《Nature》曾发表有关研究专案,早在2018年,由武汉P4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石正丽团队、中国军事科学院合作的研究项目,就发现了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并且该病毒导致了数万头猪死亡。

《每日邮报》在这篇23日首发、25日更新的报导中指出,美国马里兰州的生物安全顾问崔凡(Tim Trevan)曾在2017年告诉自然期刊,他担心缺乏言论自由且资讯不公开的中国,会导致武汉P4实验室安全堪虞,而且该实验室内保存有SARS等病毒。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所研究员武桂珍曾在中国的英文医学期刊生物安全与健康上写道,SARS病毒曾于2004年从实验室外泄,促使中国卫生当局决定打造能保存如SARS、冠状病毒与流感等高层级病原体的实验室。

《柳叶刀》引述中国红十字会原项目高管李原称,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从建设之初,就透明度严重不足,比如,新建了不让法国合作方知道的内容,以及由和军方关系密切的公司建设。

国会山报(The Hill):中国的“切尔诺贝利”

国会山报(The Hill)1月28日发表文章称:中国最近爆发的致命冠状病毒疫情始于2019年12月上旬,在武汉迅速蔓延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这表明中共独裁政权可能加剧自然灾害或人为灾害,例如1979年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热爆发。

1986年,苏联人最初是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中撒谎,然后才有物理证据迫使他们透露真相。中国共产党(CCP)遵循了这种大流行的苏联剧本:12月8日,医生证实了第一位冠状病毒患者,但直到12月30日,官员们才向公众发出警报,他们错过了控制病毒传播的宝贵的前三周时间。

同时,当局拘留并处罚了八名义士,因为他们通过社交媒体警告公众病毒的危险。

如今疫情已经触及了许多中国人。人们试图将医疗用品运送到武汉,但说警方经常阻止他们。一个人在推特上发表了他的故事,说他和他的朋友筹集了资金,购买了4,407箱口罩和护目镜,但政策威胁要是如果他不停止活动就将他入狱。

中共当局最初可能没有透露大流行的严重性,因为他们担心这场悲剧可能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动摇政权的安全。中共始终努力展现繁荣,和谐的气氛,稳定的社会,甚至以牺牲公民健康为代价。

中共当局在12月中旬爆发后的数周内严格控制了信息,并在受到压力后才在最近才共享基因序列

目前疫情的大爆发危机还没有解除。

顶级专家的骇人预报

在中国爆发疫情的三个月前,2019年10月,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就曾在计算机上模拟假想的冠状病毒爆发。该模拟预测,在短短18个月内,世界各地将有6500万人丧生;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在6个月后都会感染冠状病毒。

该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的高级研究员埃里克.托纳博士1月24日告诉《商业内幕》:他说,当12月底武汉爆发冠状病毒的消息传来时,他并不感到震惊。

“我很久以来一直认为,最有可能引起新的大流行的病毒是冠状病毒。”

托纳(Toner)博士的模拟设想的是一种称为CAPS的虚构病毒,该病毒在假设的情况下起源于巴西的养猪场。在他的模拟中,该病毒将对任何现代疫苗具有抗性。

他的计算机模拟爆发开始时很小,农民因发烧或肺炎样症状而倒下。然后,它传播到南美洲拥挤且贫穷的社区。六个月后,该病毒在全球蔓延,一年后,它杀死了6500万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