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撤侨秘辛 原来付出这些代价(图)


2020年2月3日,在日本东京的一家便利店里,数款口罩已售罄
2020年2月3日,在日本东京的一家便利店里,数款口罩已售罄。(图片来源:BEHROUZ MEHR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12日讯】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2019-nCoV,武汉肺炎)疫情迅速蔓延,各国纷纷从中国撤侨。日本政府在6日晚间派出第4架次撤侨包机,有一名“よしながふみ”的网友分享日本与北京当局撤侨的交涉过程,更揭出日本撤侨专机为此付出多少代价。

据“よしながふみ”网友于脸书社团中分享了《NHK》的报导,武汉在1月23日封城,日本外务省征询有定期航班往返武汉的全日空公司(ANA),可否有意愿派遣飞机帮助撤侨,ANA表示愿意。

1月24日下午2时,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当时并没有无法离开滞留武汉的日本人,因为还未处于急迫状态,到了傍晚,就开始检讨有关撤侨事宜,并由JETRO(日本贸易振兴机构)联络当地的日侨和日资企业,以掌握希望回国的日侨人数。

此时,在网络上已流传武汉当地医院肺炎患者排队人潮的影片,及火神山医院开始兴的新闻,因而增强了日本政府的危机感。关于如何支援当地的侨胞,原先当日晚上外务省官员报告了武汉当地机场封闭,以致客机无法降落;而陆路方面,高速公路等也已全面闭锁。不过,随着感染扩大及获知美国将有撤侨计划。因此,日本在野党也要求执政党应该尽速做出应对。

1月25至26日,内阁官房召集各部会举行会议,以检讨如何预防日本本土感染扩大。

1月26日中午过后,就开始进行撤侨,外务省官员在下午2时表示,中国虽然还没有同意,但日本应该是可以撤侨。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召开记者会说,希望能够全体撤侨。在当日晚间9时,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电话会谈。

二人对话内容如下:

茂木:就省略问候了吧,目前是情况紧急,若有什么需要日本帮忙的,请尽量提出来,日本皆会想办法做到的,在困难处境中伸出援手的友人,才是最好的朋友。

王毅:谢谢,自从肺炎爆发之后,你是首位打电话来的外国官员。目前我们的口罩数量不足。

茂木:口罩啊,立刻就送过去,其他还有什么不够的,请提出来。其实,现在日本的外交官正要自北京前往武汉,可是武汉封城了,希望能够让他们进入武汉市。

王毅:我知道了。

茂木:口罩等支援物资,一定要靠飞机运送过去。在3小时之前,安倍首相就已经表明希望可以撤侨。现今的日中关系十分良好,安倍首相希望中方对于日本的撤侨计划,能够给予回应,并准许客机降落。

当其他各国还在尝试着如何从武汉进行撤侨之时,美国与本已于同一时间派遣飞机,进入武汉撤侨了。

1月28日,中方发出了许可,在晚间8时30分,日本当局派出医疗小组和第一班的ANA的波音767客机前往进行撤侨,而后加上后续的几架撤侨班机载运的物资,总计约有13万枚医疗口罩、5万双手套、3万3000个以上的护目镜及2万3000件的防护服等,从羽田机场起飞。

26日下午,在北京日本大使馆约10人馆员,他们开了17个小时的车前往武汉,当时尚未得到飞机降落的许可,但经过电话会谈和一番折冲之后,中国在28日下午发出了许可。

日本在武汉并未设置总领事馆,亦无法依赖当地政府,而且在武汉严格的交通管制下,要如何将日侨撤至机场,且搭上飞机,这才是一件大工程。日本大使馆馆员透过JETRO,向当地的日资企业借了5辆巴士和司机,同时设置了30个集合地点,并向武汉市政府取得通行许可,也掌握了希望能够归国的日侨住所,最后以住所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越近的人,列为最优先撤侨顺位。

29日清晨5时,有206人搭上了第一班撤侨班机,在上午9时抵达羽田机场。截至2月5日上午止,总计有3班撤侨班机,共计撤回565人。飞机都是在晚上从羽田起飞的,并于深夜抵达武汉,而在清晨离开武汉。据关系人士透露,因为中国当局并不希望让中国民众看到了外国人撤侨的样子,忧心可能会引发国民恐慌,所以才选在深夜和清晨进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