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疫千金方

2020-02-15 10:55 作者: 指引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亲爱的兄弟姐们们,为了您及家人的幸福安康,请务必静心读完此文。

众所周知,近来国内疫情肆虐,群情惆怅。真相与新闻争锋,理智与顽固并存。大疫当前,如何自保,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关心的问题。

要想成功避疫,必要知道瘟疫的前世今生。

瘟疫,古又称瘟神,天谴。东西方传统文化对此都有论述。

西方人从《圣经》中得出:瘟疫是上帝的惩罚,惩罚那些背弃了他、忤逆他的意愿(天意)的人,迫害他的信徒的人!所以瘟疫是定向的,只感染这些人,而且惩罚(致死、致病、致残)之后,瘟疫之神收手撤走,瘟疫自然隐去、消失。

中国历来就有“送瘟神”之说,认为瘟疫是天谴,惩罚罪业深重的人,瘟神被送走了,瘟疫也就过去了。

现代医学对瘟疫的解释比较简单:大型且具有传染力又会造成死亡的流行病。

先说人类历史上比较知名的两大瘟疫:一个是欧洲的黑死病,另外一个就是大明年间的鼠疫。

黑死病发生于公元6世纪古罗马帝国时期。古罗马是迄今为止历史最久、民族与文化最多样化的帝国,人口曾达1.2亿,两倍于公元元年的汉朝。在历史上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教近300年,在这期间,罗马发生了多次大瘟疫,其惨烈的情景令人类刻骨铭心。多次大瘟疫后,古罗马帝国的人口由1.2亿减少至2500万到5000万,其覆亡至今仍给世人留下深刻的警示。

【尼禄大迫害,身死瘟疫来】

公元54年,17岁的尼禄继任古罗马元首,他不仅枉杀大臣,还杀了生母、兄弟和两任妻子。公元64年,尼禄为扩建皇宫,火烧罗马城,把皇宫和阻碍皇宫扩建的、难以拆迁的居民房都烧掉了,而后嫁祸于基督徒,把基督教描绘成反社会的迷信邪教,煽动罗马民众加入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杀、被投入斗兽场,在罗马人的呼喊声中,被猛兽撕裂⋯⋯尼禄还命人把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并排绑在花园中,作为夜间游园会的火炬。

听信谎言参与迫害基督徒的古罗马人,很快遭到了报应。第二年爆发瘟疫(后人有学者认为是重症疟疾)。又三年后,罗马城暴动,尼禄在逃亡中自杀,年仅31岁。

继任的罗马元首们仍然延续迫害基督徒的国策,不相信迫害正教会给国家、给人民、给自己招来天谴,更不相信那场瘟疫是上天的警告。基督教一直被定为非法,时松时紧的迫害持续近三百年,大瘟疫也如影随形,有过几次大的爆发,这里我们就不一一赘述。

【无惧瘟疫,正教崛起】

大瘟疫中,信仰多神的古罗马人万分恐慌,无论怎么虔诚地向他们崇拜的太阳神等诸神祈祷,都无济于事。他们把患病的亲人拖到门外或者抛尸街头,唯恐被传染,而被罗马政府迫害的基督徒们却走上街头,照顾治疗病人,向他们传播福音、做祷告,或者帮助埋尸,为死者做一个相对体面的入葬仪式。

为什么基督徒们无惧瘟疫?因为他们知道瘟疫跟他们无关,那是对古罗马人迫害正信的惩罚,而民众是谎言的受害者,是无辜的,他们相信善行能够击破谎言,传播福音就是在拯救。

古罗马人震撼于基督徒们至善的神性,同时也震撼于事实——如果基督徒也像他们一样在瘟疫面前大量死亡,和他们没什么两样,古罗马人会继续嘲弄这群人的迷信愚昧的,基督徒也不会做那种无谓的牺牲。所以,这段历史背后的真相,就是瘟疫面前,基督徒的神奇的低死亡率——那时的圣徒,真能使瘟疫远离。

从那时起,大量古罗马人开始秘密抛弃了他们的多神信仰传统,改信基督教。

【迫害再嚣,回光返照】

戴克里先(Diocletianus)于公元284年继位。继位后,戴克里先开始对基督徒还算宽容。但是303年前后,在其副手(女婿)加利流(Galerius,伽列里乌斯)的蛊惑下,疯狂迫害基督徒。拆尽基督教堂,大肆焚毁他们的经卷书籍,没收财产,在军队和政府清除基督信徒,甚至囚禁、折磨,不放弃信仰就处死。

但是,此时正信已经深入人心,戴克里先的妻子和一些侍从都是基督徒。政府的谎言和强权不得人心,迫害多被暗中抵制。两年后,戴克里先因健康问题退位。

继任的加利流把迫害推向高潮,但是不久就得了怪病。史学家记载:病痛残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残酷统治一样,他的睾丸出现了感染化脓的症状,后来长出巨大的肿瘤,蛆虫从里至外吞食着他,他简直已经腐烂,而剧烈的痛苦也让他变得没了人样。医生们束手无策。有些医生在给他看病时因实在忍受不了恶臭而转过脸去呕吐,这下子可激怒了暴君,他把这些医生都杀了。到了最后,加利流的身体完全走了形,看上去就是一个大肿包。他的上身变得干巴巴的,皮包着骨头,而他的下身感觉就像一个布丁面包,双脚也变了形。

【正义必至,警醒后世】

公元311年,加利流被惨烈的病痛折磨了一年之后,终于醒悟。他呼喊着上帝真心忏悔了。他在病床上发布诏书,在他的东罗马辖区内取消了对基督徒的禁令,停止了所有对基督徒的迫害,并皈依了基督教。几天后,加利流如释重负,轻松离世。

两年之后,公元313年,笃信基督教的君士坦丁(Constantine),联合李锡尼(Licinianus)一起颁布了米兰敕令,给基督教平反。但这只是个人的功德和辉煌,无法抵偿古罗马帝国三百来年迫害基督教的罪恶。君士坦丁大帝之后,庞大的古罗马帝国分裂了,后来虽然又被热衷于基督教的皇帝狄奥多西短暂统一,但还是不可逆转地走上了分裂和灭亡之路。

古罗马政府持续迫害信仰、迫害修行者,得到了什么?民众追随迫害得到了什么?图一时之快,贪眼下之利,招来的却是天谴大疫,先后约6000万人死亡,反而烘托、成就了基督徒的修行。正信、正教在艰难中崛起,走向全盛,这对今人,是血写的警醒。

【大明鼠疫】

大陆2013年10月25日在中国及北美首映的电影《大明劫》,同年11月3日,在第九届中美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影片奖。影片讲述了明朝末年瘟疫流行,明军失去战斗力,将军孙传庭临危受命,起兵中起用民间郎中吴有性(字又可),吴又可在军中和民间治病,帮人解除瘟疫的历史故事。

这个电影和当前的大瘟疫以及将来的大瘟疫息息相关,是历史给当今的奠定,不得不讲。

电影展现的历史故事是真实的,吴又可确有其人。1642年的明末大瘟疫中,山东、河北、江浙一带,染病的非常多,甚至十室九空,幸存者,也死去了多位亲人。吴又可治疫救人,突破了传统伤寒论的方法,提出“疠气”治病的瘟疫说,后来着成《瘟疫论》一书。他治疗瘟疫(隔离、服用他配置的中药“达原饮”)很有效,疫情在他的治疗下,很快销声匿迹。在2003年非典时期,还有人用达原饮做辅助治疗,有一定的疗效。

由此,三个尖锐的问题接踵而来。

【为什么明末大瘟疫指向大明,而远离清军】

这段历史很令人困惑,明末的大瘟疫好像和清军有约定,只感染明朝的人,明军兵力、战斗力大减,李自成的义军得瘟疫的,也不太多。清军则全然无碍,清军中八旗兵中的汉军,也没事;除了骑兵还有步兵,也没事;投降清军的明朝军队,也没事了;清军和吴三桂等人的汉军一路打到南方,他们还没事。是瘟疫被吴又可医治得那么彻底?还是瘟疫自我消退的彻底?还是清军的时运那么好?

各种因素都有。突破科学的框框,瘟疫的定向性,又一次展现了——天灭大明,瘟神剑指大明,原因在这里不能赘述,只聚焦瘟疫本身。

【“达原饮”真有奇效么?】

达原饮有一定疗效,但不可能有奇效。科学发展到现在,人间还没有治疗病毒的特效药,连治疗感冒的特效药都没有,杀死体外的病毒容易,如果杀死体内的病毒,就连活体细胞一起杀掉了。所有针对病毒的药,都是普适药,靠调节人的免疫能力,靠人自己抗病。为什么吃完感冒药会犯困呢?那药就是让人犯困,多睡觉,好提高免疫力。免疫力高于你身体上的病毒的活力,人会康复,否则,好不了。

达原饮作为中药,除了调节免疫力,还有疏通脏腑等作用,所以比一般的纯提高免疫力的西药要好,但是,再好也没有奇效,对于瘟神要定向杀死的特定人,它根本没用。

既然是这样,吴又可为什么能迅速治愈瘟疫呢?

【平瘟绝招,在“诀”不在药】

吴又可治愈瘟疫的绝招,在他的药引子,那是根本,药只是辅助的调理。有那个药引子,达原饮就能变成灭瘟的特效奇药,没有它,达原饮就是普通药而已。但是人们从来都是把中药的药引子当辅助,所以那个药引子没有留下来。又因为中国古代绝技的承传,都讲究“口传心授、不立文字”,所以吴又可写《瘟疫论》也不能把它写下来。

严格地讲:非典、武汉肺炎这些病毒性瘟疫,不是医院和药物治好的,医院起的最大作用是隔离、切断传播,缓解疲劳、稳定情绪,给点药调节免疫力,等待病人自身的免疫力相对强于病毒的活力,人才会康复,反之就会死亡。

如果你能遇到民间的高人,或者邂逅世外高人,或者去找修到一定境界的修炼人,问起那个药引子,他们会告诉你:吴是道家一门修行的人,行医就是他的修行,那个药引子是他们那一法门的一句口诀,或者叫“真言”,白话易懂,让患者认识神,呼唤那一门的护法神。念诵“口诀”以后喝药,只要诚心念诵,那一门的护法神就会看见,给这个人授记。这个授记是一道符令,瘟神会逾越此人不再为难;已经为难的,会把毒力从他身上撤走。没有瘟神毒力的加持,病毒活力锐减,再弱的免疫力也能战胜这种无根的病毒,人就会逐渐康复。

其实,上文讲的基督徒在大瘟疫中,走上街头向瘟病者传福音,也与此类似。病者听到了基督徒讲述的真相,心里破除了罗马政府灌输给他们的诬陷基督徒的谎言,真心接受了福音,自然会得到基督徒那一门的神的授记。有了这个授记,瘟神不得不撤掉加入他们身体里的毒力,瘟病再重也会好。人都是很现实的,作为异教徒的古罗马人,没有这些治病神迹的显现,他们绝不会放弃从小到大根深蒂固信奉的本土神,转而皈依基督教,使基督教走向全盛的。

【2003年的SARS(非典)与迷思】

非典最早于2002年11月16日在中国广东省顺德市出现,到2003年七月份基本消失。其过程相信大家并不陌生,一如现在的武汉肺炎,基本上是只能防治而无解药,到七月份时自动消失了。但是,这个非典具体是怎么治愈结束的?没人知道。网上都说是天气热了,所以病毒消失。没道理啊?真是那样的话,把病人扔进桑拿房蒸一会儿不就治愈了?其实质是瘟神到时间走了,所以人间对应的瘟疫就自然没有了。

除现代的非典与以上两次世界上最有名的瘟疫外,历史上还出现过多次大瘟疫,都带走过数千万人的生命,但是都过去了。怎么过去的?现代科学茫然不知。现代都没有特效药,古代哪里会有啊?

公元541年,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一世统治时期的大瘟疫,史称“查士丁尼大瘟疫”,杀死了地中海岸约2500万人,首都拜占庭(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死亡率高达75%,据拜占庭历史学家普罗柯比(Procopius,约500∼565)记载,高峰期拜占庭每天死亡1.6万人。亲历瘟疫的伊瓦格瑞尔斯写道:“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与被感染者、死者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健康如故。”

为什么会这样?这不但表明强传染性的瘟疫不但会遵从号令一样地突然消失,还表明病毒不会进入一些人的身体内,为什么?这一切都表明,瘟疫不同于一般的病变,它来到世间有它特殊的目的。

【为什么这次瘟疫源于武汉?流毒全国乃至世界】

这次武汉肺炎,截至2020年2月13号,据中共国官方数字说死亡人数已超过1000;据爆料革命领袖郭文贵透露,实际死亡人数已超过5万以上。从中共对这次瘟疫的处理手法上来看---封城,封区,封村,全国几乎陷入停顿;从武汉流出的视频上来看---哀鸿遍地,让人揪心;从武汉殡仪馆的工作强度上来看---7座殡仪馆24小时火化尸体;种种迹象显示,这次瘟疫的严重程度远超我们的想像,远非当年的非典可比。只可惜,国内的民众由于信息的不透明,被国内假新闻欺骗,还没有认识到它的严重性。

中共当代迫害正法修炼,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灭佛,天大的罪业因此而起。

始作俑者是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如果他不搞出点大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不能跻身中共最高领导层,他就该退休了,为此,他开始找最好欺负的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当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1996年,他指使公安部深入调查法轮功,结果反映很好,没搜集到任何罪证不说,公安部很多人开始炼法轮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还上书中央一份调查报告《法轮功于国家百利而无一害》,当时总理的朱镕基,政协主席李瑞环等,也都很支持法轮功。罗干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掷,先给法轮功定性为“邪教”,然后让公安部去给他的定性找“证据”,把所有气功、会道门甚至神经病造成的社会危害,还有练过法轮功又改练其它气功的人出现的偏差,都强加给法轮功。

另一方面,罗干暗中唆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拍摄一部恶意栽赃法轮功的电视片(简称“武汉台赵片”),声情并茂地罗列那些伪证,长达六个小时。中央开会酝酿、讨论是否取缔法轮功的会议上,就播放了这部片子,该片以假乱真的造谣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为中共最终决议镇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罗干也因此被重用。2002年,67岁的罗干以第9名挤进了最高权力层——中央政治局常委(常规为7人,为罗干扩为9人),得以又干了5年才离退。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7月22日在全国滚动式播出“武汉台赵片”,中共强迫各机关、企业、学校、事业单位组织全体成员观看,以谎言煽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当年文革要批斗刘少奇时,江青命令一下,刘少奇的罪证便铺天盖地,下面的人按中共的意图造假成了政治进步的阶梯。这部“武汉台赵片”又起到这样的示范作用,看到罗干、赵致真由此飞黄腾达,各地媒体、电视台竞相效仿,编造攒凑出法轮功“危害社会1400例”。无视共产党干部腐化危害人民14万例不止的民怨,再次大搞政治运动,以迫害人民来邀功立威。

非典、武汉肺炎、下一次大瘟疫,这些集中的天谴,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天大灭佛罪业招来的。中共迫害正信修炼群体20多年,制造了无数家庭惨案,数十万人被非法抓捕坐牢,当时抓到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戒毒所人满为患,又抓到精神病院迫害,大量扩建劳教所、监狱,被确认迫害致死的已有3000多人。发展到后来,中共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搞搞活体器官移植牟取暴利——遭到世界众多国家和正义人士的一致谴责。

而这所有的罪恶,起因的很大的一部分,是“武汉台赵片”——它给武汉和武汉人民带去了多大罪业?害人于末劫不得救赎之罪恶,很大程度起于武汉,此次天谴瘟疫,当然要剑指武汉。

【易感人群,谎言的迷失者】

《圣经启示录》中隐喻道:“(迫害“羔羊”弟子的兽)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头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

中共的做法没跳出这个预言,他在全国搞人人表态、个个过关,都得站在中共一边痛斥法轮功,否则,就是犯了政治错误,停职停薪、取消从业资格、开除学籍。举手表态,就在手上被赤龙“授记”了。当然,入队、入团、入党宣誓效忠中共的,都在头上被赤龙撒旦“授记”了,授记的标志都是镰刀斧头,中共的党章。

如此跟中共保持一致的这些人的主体,是为了工作、升迁、生计、发达,在单位努力、在社会上打拼的一代人,参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也在这些人中——当时的青壮年。第一次大瘟疫非典,现在科学总结的易感人群,也是那个年龄段的人:青壮年。大家看到两者的因果关系了吧?

大家想一想,青壮年应该是体力与免疫力最强的人群,按常理来说应该是抵抗力最强的,可为什么他们是非典的最易感染人群呢?这又一次说明了瘟疫的定向性。

17年后第二次大瘟疫:武汉肺炎病毒,虽然各年龄段都有感染的,但是易感人群,主体是从80后到60多岁的人,这个区间段,涵盖了当年第一次非典瘟疫的易感人群——瘟疫还在追杀他们。因为那个年龄段的人,很多粘带着中共灭佛的天大罪业,武汉台赵片的毒害根深蒂固,被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同化而浑然不觉。

【预言与未来】

《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此预言很多年前就有,只是大部分人不重视,并非现搬出,请网络搜索查看全文)一直在民间流传,是在一场地震中被震出来的。

其中“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对应2019年9月29日∼11月25日(阴历十月间),湖北省武汉肺炎瘟疫病毒的出现,正在这个时间段(非典也是2002年11月16日(阴历十月间)最早在中国广东省顺德市出现)。第1例患者是12月1日发病,这比武汉卫健委通报的第一个病例的发病日期,时间早大约两周。加上现在推定的潜伏期7∼14天甚至更长,第1例感染者,最晚在11月就感染了,这表明病毒扩散的时间也会更早。美国乔治城大学医学中心专家Daniel Lucey认为,武汉肺炎病毒开始扩散的时间,最早可以在2019年10月。预言的时间与地点都应验了。

其中“十愁难过猪鼠年”,瘟疫的爆发,正在2020年1月24日除夕前后,正是猪年、鼠年之交。

这两个解读告诉世人,刘伯温的预言在应验。这次的武汉肺炎瘟疫,如约、定时而来。

“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就是铜打铁罗汉,难过七月一十三,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谨防人人艰难过,关过天番龙蛇年。”很明显,如若人不醒悟,将来还会有更大的劫难。

《刘伯温碑记》中一再警醒我们,所谓“天道无亲,惟德是辅”,只有对于天地的敬畏,善良的德行,才是真正的避祸之道。“善”在碑记中出现了数次,“行善之人得一见”,“世上有人行大善”,“除非善乃能保全。”

在碑记结尾,刘伯温用拆字的方式,像字谜一样,告诉人们最为宝贵的三个字: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是“眞”字(“真”的古代写法)。“眞”的上部似“七”,下部由“人”、“一”组成;将“引”字的“弓”进了“口”,就是“目”字,“引”字中“一竖”移至左侧,这“一竖”加“目”组成“眞”的中间部分。

“三点加一勾”,是“忍”字。这里是将“三(个)点加(到)一(个)勾”中,将一“点”加到“勾”上部“刀字头”中,成了“刃”,将二“点”加到“勾”下部的“厶”中成了“心”,上下从新组合成“忍”。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善自上至下由八(倒放)、王、廿、口组成。

这三个字,就是“眞、善、忍”。中国文字蕴藏了无尽的智慧,给后世留下了探寻天道真机的线索。如果有缘人明白并认同了碑记道出的“真言”,就将如碑记最后写的:“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这就是瘟疫中避疫的真言。

【避疫千金方: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

综上所述,前言万语只为了一个目的,大瘟疫来临(非典是第一次,武汉肺炎是第二次,如人不醒悟还将会有更大更猛烈的第三次),保全我们自己及家人的平安。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远离中共,退出其党,团,队组织,诚心认同“眞、善、忍”就能远离危险。身在中共的淫威与统治之下,为了生计自觉或不自觉的加入它,对人来讲算不上什么大错,但是面对对与错,邪恶与善良,自己内心的选择却是事关自己的生死。

也许你会说,我没有帮助它做恶呀,我为什么要遭报?

你没帮它做恶,但是你是它的一分子(党,团,少先队员),你就在不自觉的壮大它。面对行恶时的沉默就是在帮助行恶。还有,请大家想一想,打仗是兵先死,还是将先死?肯定是兵先死。那么天谴中,听信中共谎言的广大民众,在法轮功的问题上,实际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的,站在中共各级官员的周围,不自觉的成了他们的兵,瘟神能不先袭杀他们吗?历来都是这样的规律:君主作乱,百姓跟着先遭恶报。城门失火还殃及池鱼呢。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因为每一片雪花都曾经为雪崩增添了一份重量,也许它是不自觉的。

更重要的是:先食恶果者有机会醒悟,苦难能让人清醒,后遭恶报者不给机会。所以百姓先遭难,是给百姓得救的机缘。神佛的慈悲是难以用常人的观点与思维来衡量的,因为人总是用自己私的想法来衡量神佛,所以总是弄的人自己一头雾水而难解神佛之慈悲。

也许你会说,我早就超龄了或不交党,团,队费了。

你的年龄是超了,你的费是不交了,但是你发过的要为共产主义奉献终生的誓言还在,那兽给你打上的印记还在。那是你举起你的手通过你的口说出来的。行为决定事情的结果,而不是想法。所以我们要有实际的行动去消掉我们的誓言,也就消掉了我们头上的印记,到时瘟神才不会找上我们。誓言不是白发的,平常我们还讲许了愿要还愿呢,何况发的生死大愿呢?所以一定要用行动去消掉这个愿,消掉这个印,瘟神才会不找你。

读史明智,借古鉴今。在中国的历史上,改朝换代总是伴随着瘟疫的横行。中共也只不过是中国历史上短暂的一个朝代。天要灭它,谁也挡不住。作为一介小民,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顺应天象,趋吉避凶。

到哪里去退?怎样退?

请登录或搜索大纪元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用小名,化名退都行,但是心里必须得同意,否则无效。在中共国内无法上网的话,可以写成退党,团,队声明张贴在电线杆或其他公共场所,内心诚恳,也一样有效。

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三退),诚心认同“眞、善、忍”,就是预防及治愈当下及未来瘟疫的药引子,千金方,有了这个药引子,千金方,你必能有效的避开瘟神,抵抗瘟神,治愈瘟疫。祝福大家都能平安躲过灾难,进入历史的新纪元---“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注:本文主要基于古金先生的详述文章《再论:武汉肺炎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综合改变而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