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到了 五四青年节到了

2020-05-04 05:07 作者: 侯镇安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五四运动到了,即是中共的“五四青年节”又到了。

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抗议巴黎和会中,列强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举行大型示威游行,随后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发展成更多长期示威、游行、请愿、罢课、罢工、暴力对抗政府等多形式的爱国运动。相当于香港2019年5月已经开始的“反送中”大型示威游行,随后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发展成更多长期示威、游行、请愿、罢课、罢工、暴力对抗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共中央政府等多形式的争取民主运动。持续至今!

1939年,在纪念五四运动20周年时,陕甘宁边区“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决定5月4日为中国青年节(又称“五四青年节”)。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正式宣布5月4日为中国青年节,但并非全民假日,仅14至28岁青年可放假半天,实行至今。在香港、澳门主权移交后,五四青年节虽没有成为法定公众假期,14至28岁青年亦不能放半天假,但亦算逐渐受港澳两地关注,有些纪念性活动举办,如金紫荆广场五四升旗礼等。(wiki)

2001年五四前夕,已有报导指中共刻意强调五四运动的爱国性质。在北大百年校庆时,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把“五四”的意义规定为“爱国、进步、民主、科学”,而在官方宣传中又特别突出“爱国”和“科学”,民主和进步不见了。并认为,历次政治运动和对民众人权的迫害,使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丧尽,民族主义已经成为中共赖以苟延残喘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段时间以来,“爱国”的陈词滥调,充斥中共官方媒体,最后总要落实到“团结于专制政权”、“团结在以国家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这个主题上。不同于“五四”时期,今天的“爱国”是自上而下炒作出来的;由此可见,“爱国”与否,是中共凭借借来,以操纵和控制民众的一种伎俩。

2019年5月3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前夕,有论者以2018年的“深圳佳士维权事件”相比,《北大学生就“深圳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等同当年《北京学界全体宣言》,带出要纪念这场一百年前旧中国的社会运动的原因:“五四运动是活的历史,因为它的精神还活着,它所提出的目标还没有完全达到(在香港至为明显),还有更年轻的人志愿为他而推动。自由、民主、人道、科学,都是永远不会完结的事业。”

正如2019年香港争取民主运动至今,一直得到部分国内同胞声援与支持,部分更亲身来港,参与示威游行,不少回国后,更遭受国安和公安的盘问、起诉和逼害。同样,一百年前,香港人也曾积极声援和支持国内京兆地区的五四运动。20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就有论者以“五四运动,关香港事!”为题撰文,描述了这段历史:1919年的五四运动席卷全国,也波及香港;街上贴有反日、杯葛日货的传单和标语,一群学生从中环歌赋街出发,打着写上“国货”字样的油纸伞,经威灵顿街、皇后大道及德辅道游街,结果在皇后大道与文咸街交界被捕,最终被处罚款。其后,皇仁书院、英皇书院、英华书院等校学生响应,举行集会,并决定成立“学生联合会”,港英政府当局大为紧张,采取了一系列反制措施。

但是,五四运动的影响,并没有因为港英政府的干预而停止下来;例如彭粤生等人,便在西营盘设立“策群夜义学”,并呈报香港教育司立案。他自任教员,向贫苦儿童灌输知识;同盟会会员苏兆征等人则在香港成立中华海员工会联会总会,并呈报华民政务司立案。这些早期提倡新式教育的人士和工运人士,分别为1922年的香港海员大罢工、1925年的省港大罢工奠定了基础。1927年,鲁迅来港演说;1930年代,许地山教授来港主持港大中文系,以及1937年抗战爆发后,大批南来文化人如蔡元培、萧红、戴望舒等,都令新文化在香港呈现出一番新气象。

2019年7月12日,有论者认为,跟2019年的香港争取民主运动比较,五四运动凶残得多: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学生三千人游行,其中激进派“火烧赵家楼!”,他们冲入高官官邸(=张建宗官邸)放火,顺手把当时到访的高官(=陈茂波),打到脑震荡!论者质疑为什么香港建制派,不单止能够接受五四运动的杀人放火,还能歌功颂德,但却又不能够接受香港民主运动示威者的有限度暴力?

他的总结是:如果没有火烧赵家楼,历史书上就只会记载一句“北京大学学生游行后和平散去。”就等于:如果没有6月9日、6月12日、7月1日的冲击,林郑给中央的报告,也只会有一句“香港有部分人游行后散去。”五四运动的大学生没有人被捉去坐监,还影相留下义士的“英雄形象”,2019年的香港争取民主运动,冲击的后生仔义士,也应该是特赦,也一定是英雄。

台湾(中华民国)的青年节是3月29日,因为1943年,中国国民党认为黄花岗烈士的事迹更胜于五四运动,1948年,更公布此日为革命先烈纪念日。也许香港也应该效法台湾,把329、612、721或831,定为香港的青年节,并列为公众假期,除了可以表扬曾经于2019年香港争取民主运动中,自愿付出,甘愿牺牲的年青人、义士和烈士之外,还可以让全港市民,每年都有机会可以静下来,反思反思,究竟五四、六四、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社会运动和争取民主,是所为何事?

.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侯镇安

2020.5.3

(本文为公开信,并无版权,欢迎自由转载和广传,谢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