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鸣笑的黑枕蓝鹟(组图)

2020-05-07 20:39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摄影:张易书

台中今天白天高温32度,而我在骑车。

早上因为觉得顺路,就把两轮滚到大肚的万里长城步道,忘了上一次与机车这么长时间的肌肤相亲,是多久以前了,今日一骑,就知道我已经被四轮的世界驯化了。

万里长城步道是个老少咸宜的步道,但是前提是你要按规矩来,不知道是否今天骑车骑傻了,还是太阳过曝了我的脑袋,总之,今天的万里长城步道,走得是有些万里长城感。

就从起始点来说吧,没有注意到“万里长城步道登山口”与“万里长城步道”两个点的不同,所以才出发就了反方向,再来就是步道的指引牌名称,与google的名称,或者导览图也不尽相同,所以于初来乍到的外地客来说,最后就只能顺着自己的直觉了,因为我的起始点与众不同,所以今天走得很非典,觉得水泥步道好像太正常,就走人少的黄土碎石地路线,人少不是没有理由,因为下坡遇到松滑鹅卵石,加上有明显的雨水自然冲刷路线,无一处平整的路况的确不好走。

滑到步道口的时候,赶紧把导览图拍照与研究了一遍,看样子正常的走法应该是右边的水泥阶梯,于是二话不说的拾阶而上,这步道的品质不错,林荫良好,阳光是林表外的虚张声势,林荫下自有凉风与鸟鸣,耳朵的判断还是那些常见的粉红鹦嘴小弯嘴红嘴黑鹎褐头鹪莺,如果中间没有突然走心,那今天应该是很顺利的。

在某一处凉亭看台时,看到右边有鹅卵石阶,蜿蜒而上的另一休憩处,那里人少,就往那里,十几阶的世界,是另一角度的风景,而且似乎还有往上的黄土小径,我想山径都是殊途同归,而且黄土小径人少多了,反正时间宽裕,于是就走了一条非水泥阶梯的路,这一走有些不得了,但是其实也没有多么不得了,就是人少了些、步道自然了些、上上下下多了些、还有,远了些,果真是“赤路如龙蛇,一上复一下”的诗句了。

后来还是接通到水泥阶梯了,走上制高点看风景,此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原路只走水泥阶梯返回机车处,另一则是走相思树林下自然踩踏出来的小径,我想此地大约很难有机会再来第二次,所以决定不原路,反正都走过奇怪的路了,多试一条也无妨,顺着相思树林小径往下走,一样的是雨水冲刷而成的松动鹅卵石,跟早先不同的地方,在小径更小,坡度更抖下,除了我之外,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完全没有指示牌,虽然有些胆颤心惊,但是google定位看来是离蓝色公路不远,所以也就大胆试试看了。

这段30分钟左右的路走得有些惶恐,因为小径的时清时不明,有些地方还需要搀扶林木,加上可能近午,鸟鸣声全无,后来我从看起来绝对不像步道出口的地方(像小山沟),穿到了蓝色公路上,往下方走二百公尺左右,终于看到我孤零零的机车。回程,又是40分钟以上的两轮肌肤相亲。

上午两小时走六公里,这样应该够了,但是中午吃了大三元的便当、小憩一小时候,跟大人说我要去风动石步道走走,大人笑我疯疯癫癫的,但我想起那处有黑枕蓝鹟鸣叫的产业道路,我是该走一趟的。

产业道路在那里等着,黑枕蓝鹟也是,我仔细在邻近的几株树缝中,找找有无筑巢育雏的痕迹,没有找到冰淇淋甜筒的家,只有这只黑枕蓝鹟在枝头上鸣笑着我,我心里嘀咕的说,黑枕蓝鹟,我为此而来,而你,唱着歌迎接我。

下午行程,两个多小时(多的原因,是拍鸟耽搁了),也走六公里。

这样的周末,体能训练,应该是够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