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中的“亡我之心不死”(图)

2020-05-19 10:20 作者: L.G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
(图片来源:RICHARD COMIC授权)

既然说心,就先从个人的心理状态说起。

一个人说,某某亡我之心不死,他会怎么想那个某某?他会怎么待那个某某?

无疑,他会视某某为敌人。敌对双方,对敌人的态度通常有以下四个选项:

1.  期待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有朝一日死掉而后快。
2.  随时做好准备,消灭敌人而后快!
3.  希望敌人发生变化,成为自己的朋友兄弟。
4.  与敌人和平共处,长期共存。

如果按宣扬”某某亡我之心不死“的人的逻辑,大概不会有选项3和4,因为那不符合“亡我之心不死”的初心。说“亡我之心不死”的初衷,就是把对方视为仇敌,灭之而后快的。那为什么我们要提到3和4呢?因为并非所有人都按选项1和2思考问题,他们有自己的逻辑。

接下来说美国和中共极权政府的关系。

在美国和中共极权政府的关系中,说“亡我之心不死”的,是中共极权政府,不是美国。

中共极权政府说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不是一朝一夕,而是一贯如此。

毛泽东时代视美国为敌,说”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贯穿了毛泽东执政的全部时期。抗美援朝、炮击金门、抓美蒋特务、抗美援越、即便是中美建交联美抗苏,也没有把美国视为同盟,而是视为可利用的敌人。

邓小平时代看起来比较亲美,中美关系大大改善,但邓实际上也没有忘了”美帝亡我之心不死“。64后他提出的”韬光养晦“策略,完整地解读,就是,中国现在还比较弱,打不过美国,所以要把自己的锋芒隐藏起来,把自己的目的隐藏起来,发展自己。”韬光养晦“本身就是一种战争术语,是不让敌人意识到自己的壮大,最终消灭敌人的战略。”韬光养晦“的最终目的,是决战,是消灭敌人。

江泽民和胡锦涛是邓小平战略的继承者。江泽民所称的”闷声发大财“,胡锦涛说的”不折腾“,跟”韬光养晦“,都是同样的意思。而且,他们明里暗里做的事情,例如借美国反恐强化对新疆的统治,与流氓国家暗通款曲,都是以壮大自己削弱美国为目的的。

习近平把执掌政权视为实现个人抱负的机会,他需要给自己的历史功绩定位。前几代的领导人分别有了使中国”站起来(毛)“、”富起来(邓)“、”强起来(江)“的功绩,习则把自己历史功绩定位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是一个超越他所有前任的伟业。具体而言,什么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呢?那就是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的霸主(这是共产党领导人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定位)。而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什么呢?需要敌人。中国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有一句名言:”小的成功需要朋友,大的成功需要敌人。“有美国这个敌人作为标准,可以在两路线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把自己建设得更好;二、把美国搞坏,使自己显得更好。习近平和他的团队了解中国和美国的差距,明白通过建设好中国超越美国需要很长时间,而在这个时间里,美国也在进步。他们显然没有足够的耐心,于是选择了破坏美国的路线。

中国统治者的仇美态度和仇美政策是一贯的,即便在与美国关系最好的时期也是如此。八十年代以来有大量的公派出国人员,所有人员出国之前都有系统的洗脑培训,要防止美国的策反,防止台湾的策反。培训的主题永远是: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样的态度与政策,并不会因领导人的更迭而改变,它是由国家意识形态决定的。个人的仇恨,会因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化,即便是世仇,也会因世代更替、时间过去而淡忘,而消弭。但中国对美国的仇恨是不会消弭的,因为,共产极权政权由于没有民选的合法性,它需要靠仇恨维持,而要维持仇恨,它就永远需要敌人,因此,金一南的话还应该补充一句:”小的成功需要朋友,大的成功需要敌人,长久的成功需要长久的敌人。“

非常有趣的是,反观美国方面,尽管中共领导人已明示将美国视为敌人,美国领导人却从未将中国视为敌人。即便是让几代中共领导人最难以释怀的,提出“和平演变”的杜勒斯,也并非是以中国为敌,而是希望中国变得跟美国一样。美国自尼克松以来的领导人都采取了上述的第三或第四种态度,奉行了相应的政策。也就是,尽管中共领导人心中一直存着打败美国,甚至消灭美国的理念,而且将这种理念付诸实施,许多美国领导人却还是采取了第三种态度,即希望中国越来越好,希望中国最终成为美国的朋友。特别是克林顿和奥巴马两届政府,他们一再强调:一个强大的中国符合美国的利益。即便是持坚定反共理念的里根总统,也采取了第四种态度,即与共产党统治的中国长期共存。这可能是基于当时地缘政治的考虑,处理苏联问题更为优先,或者因为,中国共产党极权政府尚未显露锋芒,或者,里根总统任期只有8年,而继任的老布什总统,并无里根总统的深谋远虑。

直到川普总统当选执政。

在讨论川普总统的外交路线之前,我们对美国的外交传统作一个简单的回顾。

美国的外交一直有两个并行交错的传统,一个是孤立主义,一个是国际主义。

孤立主义的理由是,美国处在一片独立的大陆,接壤的国家只有两个,北有加拿大,南有墨西哥,远离纷扰不断的欧亚大陆和非洲大陆,拉美后院虽有纷争却无强敌。美国幅员广大,资源丰富,族群多元,制度包容。生活在这样一片乐土上,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不要去管别人的闲事。

国际主义的理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要跟别国来往,别国的纷争不会永远停留在本国,也会影响美国,只要世界不太平,美国也无法独善其身,因此,美国对影响世界和平的事务应该负起责任。

这两个传统没有一个能够永远占据主导地位,因此美国的外交政策时而孤立主义占主导地位,时而国际主义占主导地位。这种情况甚至会发生在同一位总统执政时期。比如心心念念要当和平总统的奥巴马,到在任的晚期也调整了战略,重返印太。

美国外交从孤立主义到国际主义的快速调整,都发生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胁的重大危机时刻。1917年,欧战已打了三年,美国并未参与。但由于德国的无限制潜艇战击沉了美国商船,以及德国邀请墨西哥结盟反美,导致了美国的参战。1941年,中日战争已打了四年多,欧洲战争也打了两年多,美国并未直接参战,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导致了美国全面参战。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子塔遭受恐怖袭击,导致了美国对阿富汗和伊拉克两个国家发动反恐战争。

现在回头讨论川普总统的外交路线。

从竞选到开始执政,川普总统的口号是”美国优先“。执政后,他的所作所为也确实遵循这一理念。严管边境和非法移民,产业回归,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要求盟国承担更多的防务费用,减少美国的外援,这一系列的举措,基本上可以视为选择了孤立主义的外交路线。

中共领导人对川普总统的判断,一是从他的孤立主义倾向出发,认为他只顾美国,不想管别国事情;二是从他的商业背景出发,认为他是个只认钱的人,按照中共大小官员的判断,只要是钱能摆平的事情,都不是大事情。这是他们一贯的行事逻辑。

照这么说,2018年川普提出征收中国500亿美元商品20%的关税,就是一个钱的问题,而且只是区区100亿美元,更何况,当时中共体制内许多官员和专家都认为,美国提出的所有问题和要求,并未违反世贸协议的相关约定。虽然他们也认为美国作为最发达的国家,没有必要小题大做,他们中不少人甚至认为美国陷入了打压世界老二的修昔底德陷阱,但他们还是主张,签约、交钱,然后继续中美贸易。

事后看来,川普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拍脑袋想出一个数字,而是有备而来的。假设500亿20%是方案A,方案A不行有方案B,方案B不行有方案C,还有方案D、E、F、G......。总之不达目的不罢休。这是一位老练的商人的谈判策划,不要忘了,川普是《谈判的艺术》一书的作者。

然而川普碰到的不是一位出不起钱的对手,而是一位输不起面子的大拿。这位大拿,从来都只罚人家的款,何曾被人罚过?更何况,被外国人罚,在中国媒体上的定位一定是“丧权辱国”,更何况,罚款的人是“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国主义。更何况,这位大拿的前几任,装疯卖傻连哄带骗,加入世贸后几乎不曾被罚过,尤其是被美帝。

旧恨新仇,涌上心头。中美贸易谈判持续了近两年,谈好一个协议否掉一个协议,一直谈到2020年1月15日,最新的买买买协议签下来,此次让出去的钱更多,而在此之前,美方已加征的关税超过了100亿美元。1月15日所签的,是一个在世人、在中国领导人看来,都更为“丧权辱国”的协议,但为什么还要签呢?因为,此时此刻,冠状病毒正在传往全球的路上,以至于后来美国的媒体主持人在屏幕上大呼:什么?!1月15号!武汉肺炎都流行了!他们也都知道!还派15个人来跟川普总统握手?!

瘟疫爆发了,先在中国,然后在全世界。这瘟疫是什么?它从何而来?它如何传播?它对人类会造成怎样的伤害?人类怎样避免或减少伤害?

这些问题,如果在一百年以前,人类是无法对它说些什么的。人们能做的,只能是隔离、对症治疗、形成免疫,然后等待病毒自然消失。然而在今天,人类对传染病除了有理、化、生方面的深入探究,了解病毒自然演化的规律和如何通过生物工程对其进行修改,以达致某种目的,还发展出了病毒如何传染的数学模型。这样的数学模型能够预测未知,包括推断未来发展的趋势和揭示被掩盖的真相。这就是为什么当一月份武汉报道41个确诊病例的时候,伦敦帝国学院的模型就推算出实际已超过1700人感染。二月份,南安普顿大学根据武汉出国人数,推演出肺炎在全球传播的趋势。此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模型,又预测了美国疫情的发展的情况,以及政府干预与否及如何干预所产生的效果和死亡的人数。如今疫情的发展,几乎完美符合模型的推演。有这些科学手段,在不久的将来,会揭示出上述所有问题的明确答案,由不得任何人隐瞒和抵赖。

武汉病毒肆虐全球,世界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到5月12号,尽管各国尽力抗疫,全世界感染人数超过400万,死亡将近30万,死亡超过万人的有6个国家,超过千人的有18个国家,中国死亡4千多人,明显隐瞒。

中国的邻居俄罗斯,正处在疫情的爆发期,已经连续11天有超过1万人确诊感染。已死亡2212人。

美国的损失最为巨大。到5月12号,美国已确诊1,371,176例,死亡80,878人。美国股市最多时下跌超1万点。失业人口达15%,而且专家估计最高会达到25%。白宫经济顾问库德罗说,美国3年的经济花3年实现的经济成就,被新冠肺炎2个月就毁掉了。

美国民间、议员和官员,纷纷要求追责。

4月5号,白宫医疗负责人Jerome Adams中将说到新冠肺炎时压抑住悲愤说,这是我们的珍珠港,是我们的911。

5月7号,川普总统说,这是对美国最严重的攻击,比珍珠港更严重,比911更严重。

当川普总统使用“攻击”一词时,有人会解读为隐喻的含义,即受到病毒的攻击而不是人的攻击。但这样的解读肯定是故意曲解,因为他说到了珍珠港,说到了911。当美国人说到珍珠港,说到911,这意味着什么?别国人可能不甚明了,但美国人心里很清楚。别国的领导人应该清楚美国人很清楚。

5月12号,在川普总统发送的推文中,有一则这样写道:The American People are WORRIORS(美国人民是国家的卫士). 想想,川普总统写这条推文的时候,心理在想什么?

这些都还是口头上的言辞。在言辞的背后,是美国一系列行动:要求国民回国,提供政府报销要求企业从中国撤回,撤销联邦退休基金在中国的投资,启动调查世卫组织WHO和中国政府的疫情通报情况,启动调查病毒来源,增加军机军舰在南海和台海周边的巡逻,增派航母战斗群前往该地区。现在前去的已有两艘航母战斗群,如果再有一个航母战斗群加入进去,这就构成了“灭国舰队”。这些都是明的领域的一部分动作。暗的部分:网络作战方面也在进行,截获了中国黑客偷窃美国疫苗研制情报的信息,并明确提出了警告。

各国追责的声浪四起,意大利、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印度......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国家加入。

非洲国家的追责很有中国特色。中共对非洲的援助有两大中国特色,一是以腐败手段买通非洲国家领导人,既让当地国家领导人得利,也借机将中国国家的财富转移到海外据为己有。二是设计债务陷阱让当地国家无法还债而出让主权。疫情发生后,非洲国家要求中国减免债务,中共领导人不敢拒绝。为什么,因为一旦拒绝,非洲国家就可能把与中国签订的协议办成腐败案,而以非法的手段签署的协议,在任何国家都是得不到法律的支持的。这样一来,用债务陷阱和腐败手段构筑起来的“一带一路”的新殖民主义的宏伟项目,顷刻之间土崩瓦解。中国人民辛苦积累的财富,被一伙窃国大盗掏空。

追责有没有道理?应该说,有。对任何事件追责任何时候都是有道理的。问题只是,责任是什么?责任属谁?

此次瘟疫肆虐全世界,有人至少在三个主要的方面负有责任:1、病毒是否人造?是 □ 否  □  2、病毒的传播是否始于故意人为?是 □ 否  □  3、疫情是否有瞒报延误?是 □ 否  □

只有对这三个方面的问题的答案全都是否定的,才没有人需要为瘟疫的大流行负责。然而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责任最轻的,是对问题3的肯定回答。即便真是如此,也要有人承担责任。而这方面的记录都有案可稽,是最容易查清楚的,由不得谁抵赖。像世卫组织所说,台湾12月31日的通报没有说人传人,是最无耻的谎言。真相是,台湾的报告说,病人已经隔离。而隔离就意味着人传人,没有人传人的病人无需隔离,全世界的医生都懂的。

如果对问题1和/或问题2的回答是肯定的,那就是严重的犯罪,如果这种犯罪是有组织进行的,那就是有组织的反人类罪。这样的人或组织就是,人类公敌,这个词,不是拿来骂人的,而是拿来定罪的。

中共极权政府,至少在上述的第三个方面,负有明显的、不可推卸的责任。自中国爆发瘟疫,极权政府就打压吹哨者,关闭研究病毒的实验室,一路瞒报疫情,拒绝世卫组织专家赴武汉调查疫情,拒绝美国专家参与世卫组织派往中国的专家小组,恶意地于疫情爆发前在各国通过个人或组织疯狂采购医疗用品,造成别国医疗用品的短缺......它们已经给世界各国造成了巨大的生命财产的损失,它们正在制造遭受瘟疫之后的次生灾难。

更何况,自1990年代以来,中国极权统治者研究推行超限战,将基因工程用于人类基因改造和超级病毒研制,一方面在在中导条约之外发展中导,另一方面又指责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这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搞坏美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一切,都是为了把世界拖入极权统治者设计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这一切的意识形态根源,都是共产主义,这一切的建构,都基于数十年“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仇恨心理。美国和世界所能期待的,除了这个极权政府制造的更大灾难,更无其他。

面对全世界的追责,中共极权政府是否意识到自身的责任,不得而知。它们显得非常的不淡定。它们的应对是,用一切手段,包括它们用得最纯熟的宣传手段,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撒币贿赂,分化瓦解,煽动民族主义,煽动仇恨,继续用贸易协议缠住美国(遭川普总统拒绝),摆出自杀的架势跟美国甚至全世界决战,试图逃过这一劫。它们声称代表中国14亿人民,然而它们很清楚,中国人民是最大的受害群体,中国人民也要追责。中共极权政府最怕的,是人民,是包括受它们长期奴役的中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它们说人民要抗击美帝国主义,它们敢不敢发武器给人民?当它们的报纸上刊登美国人民手持自动武器在政府大楼前和平示威的时候,它们怕不怕被人看出点什么?当华春莹警告班农(Steve Bannon)不要“离间”中共政府和人民的时候,她心里是不是在发抖?“离间”一词,是不是让它们彻夜难眠?一旦了解真相,找它们追责的,首先是中国人民。何况,一部分人民追责的行动,已经开始了。

人命的重大损失,中国极权政府在抗疫过程中推行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外交,终于让全世界认识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是中共极权政府的一小撮坏人,绑架了一个巨大的国家,从而控制人类命运。

一个长期以美国为敌,美国却长期不愿视其为敌的独裁政权,终于在一系列敌对的行为中唤醒了美国,终于让美国认识到它不是说着玩儿的,终于让美国知道它就是敌人,而它所说的“亡我之心不死”,最恰当的表述应该是:亡美之心不死!

“一个病毒(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病毒(幽灵),在欧洲游荡。”自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主义宣言》以来的一百多年,共产主义病毒肆虐全球,世界人民付出了惨重的生命、财产、文化的代价。

中共极权政权终于使美国彻底清醒,美国领导人认识到,共产主义,是美国的,是民主制度的,也是人类的死敌。

第二轮病毒的传播或者已在路上。如果不消除共产主义这一根本毒源,世界永远不会安宁,人类剩下的时间屈指可数。

文明世界和共产主义决战的时刻到了。连共产极权政府也意识到它难逃此劫。美国,虽然有一直怀有幻想,把这一天推迟了几十年,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如果没有一个了断,这个代价必将更加沉重,沉重到人类彻底灭亡。

结束共产主义,拯救人类,是时候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