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欲毁港 叫嚣对台武统 陈光诚:美国只做不说但非常有力(视频)


旅美著名人权律师陈光诚
旅美著名人权律师陈光诚(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看中国2020年6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天秀采访报道)“港版国安法”授权起草决定已在5月28日人大落幕前通过,北京说最快六个月内立法成为香港法律,6月18日中共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开始审议“港版国安法”草案。中共对香港在法律层面上强推严刑峻法,而对台湾却是动辄军机绕台,扬言武统。《看中国》就香港、台湾面临的现状,采访了旅美著名人权律师陈光诚。以下是采访内容。

记者:在国际社会舆论谴责下,在美国取消了香港独立关税区的特殊待遇、将对中国政府及官员实施严厉惩罚和声称与中国完全脱钩的压力下,中共是否有可能撤销港版国安法?

陈光诚:我觉得这种可能会有。这要看国际社会要把中共倒行逆施的做法制裁到什么程度?表面上中共是这样一种表现,死要面子活受罪,但真正的较量在背后。

中共会在背后试图找各种各样的渠道与美国沟通,试图还想象过去一样,达成一个双方都过得去的一个东西。但是我个人觉得美国这届政府可能性不大。所以,我觉得“港版国安法”本身不单纯是一个法律的问题,因为它牵扯到非常深层次的东西。

如果它得逞,这就意味着中共以后完全可以不遵守国际上签署的所有条约。它可以今天签,明天就单方面作废。有利于它的,它就遵守,不利于它的,它就不遵守。这是国际社会不可能接受的。

另外,北京立这个“港版国安法”超越了中国宪法赋予中共的权力范围。在中国的宪法当中明确写了“任何一个政党、团体和武装力量都不得超越宪法的权力”。香港的一国两制是明确的写在宪法里的,而且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个特别法。特别法要优于一般的法律。也就是说,除了宪法之外,就是香港的基本法,它的地位是相当高的。中共不能随随便便想改就改,这是不行的。

尽管大家都知道人大只是一个橡皮图章,但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涉及到中国,也牵扯到国际社会。所以,中共表面上表现得很强硬,在国际社会发出反对声音之后,它又强行加了10个字,但是,我们看到它是“吹得响,跑得慢”。并没有把这个事放在第一位,这主要得益于国际社会对中共制裁的这种实际行动。这个行动只要跟的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果跟不上,香港就会成为民主国家和中共政权博弈的一个桥头堡。

另外,大家都觉得“港版国安法”的推出很突然,我从来不这么认为。实际上,从去年,香港人走上街头“反送中”,中共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只是没对外宣扬而已。它不可能没有准备就突然推出个“国安法”,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中共政权做的很多事情,我们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这种突然推出的说法完全是不可能的。

记者:一人一票香港特首普选原本定于2007年举行,可是中共一直推迟到2017年直到现在也遥遥无期,“五大诉求”至今不但没有答应,中共又强推“港版国安法”,在严刑峻法下,香港追求民主的路应该怎么走?

陈光诚:香港人追求民主的路不拘一格。我既不主张完全就是“和理非”,也不主张只考虑香港独立。应该各种各样的方法多管齐下。既有短期的计划,比如说:香港的法制地位、新闻自由和独立不能改变;也有长期计划,比如说:从国际社会到香港都应该认识到,只要中共存在,它对谁都是个威胁。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从这个角度去思考怎么把中共专制政权扫进历史的灰烬,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现在的“港版国安法”实际上就是2003年的“二十三条”的倒退版。原来还想装装样子,通过香港的立法会来进行,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是没有了。特别是很多议员都是民主派了,再下去,民主派会越来越多,中共控制香港的方法基本就要失灵了。所以干脆让人大直接立法,相当于把香港的基本法给作废了。这就说明只要中共这个专制政权存在,它所有的承诺都不能当真。

真正能维护香港自由和中共专制平衡的东西,就是来自各方面的各种形式的压力制约。

在这个问题上,港人的持续抗议和国际社会的持续支持,对中共从不同的角度施加压力和进行制裁,这个都是非常有效的。美国对这些推行“港版国安法”的官员的制裁,这是非常有效的。

面对中共的武力威慑或者试图武力侵犯。美国虽然不说,但他在做。比如:航母调往亚洲,美国的一些驱逐舰穿越台湾海峡。这些都非常有说服力,我什么都不说,但我就这样做了。这样做不仅遏制了中共毁灭香港的速度,也打破了中共对台湾武统的试图。

有些话美国可以公开说,如果你做到这一步,我可以采取这个措施,如果你做到那一步,我可以采取那各措施。另外,有些话可以不说,只要你再做,我就采取行动。就象台湾2000年大选前,中共在台湾海峡搞军事演习。美国把航母往东海一开,就保证了台湾的民主选举。跟中共这个流氓政府,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就象当你里根总统说的“独裁者听懂的,往往是大炮的声音”。

对于香港目前的形式,各种各样的力量要充分发挥它的作用。对中共必须改变原来的那种容忍、退让,以为给它点好处,它就会向好处走。根本不是这样,它只会得寸进尺。

从短期来讲,必须动用各种力量保证香港的独立自由。从长远来讲,只有把中共独裁政府推翻,让中国民主化,整个社会才能在一个水平上同步向前发展。好的规则才可以通用使用,不至于造成问题。

记者:中共频频动辄军机绕台,甚至有的陆媒声称,24小时就能把台湾拿下来,你认为中共会不会武统台湾呢?

陈光诚:中共有这个想法,但是它绝对不敢做。就包括中共强硬派里的那些将军,他们未必真懂。比如说:他们对军事实力上的估计很可能是错误的。

在中共的宣传下,不仅蒙蔽了老百姓,它也蒙蔽了中共的官员干部和军事将领。他们说这个是我自主开发的,那个导弹上天都是自主开发的。但是有一个基本事实就是,美国不给你芯片,你导弹就上不了天,上去也会出问题。

在今年,这些矛盾都已经非常清楚的表现出来了。在军事实力上,中共如果想对台湾动武,就是找死。它的武装力量根本没办法和美国相抗衡。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人说:不要对美国抱太大的希望。其实美国跟台湾与美国当年同欧洲的关系不完全是一样的。美国是有义务动用武力来保护台湾的,这个大家都是心照不宣,非常清楚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武力犯台的情况几乎就是零。

美国出兵帮助台湾与中共作战,这个问题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国会都是有共识的。在若干年前,曾经有过一次非常明确的讨论,最后的结论就是:中共如果真的出兵侵犯台湾,美国毫无疑问的就是会出兵支持台湾,而且不是出兵,兵就在那里。

我们看到现在三艘航母都离台湾不远,其它的驱逐舰等也都在台湾海域附近巡逻。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是绝对不会含糊的。一旦含糊了,以后它的国际形象,国际信用都会受到重创。即使从这样一个角度考虑,他也必须出手相助。

记者:中共在武统台湾的问题上是否会拖延时机造成既成事实?

陈光诚:这个是不可能的。这个不是古代用兵,今晚我偷偷的竖上云梯,爬到你的城池上,直接占领。现在这个时代,不存在这个问题。

不管中共怎么反应,它都不可能比美国的卫星反应的更快,比美国的雷达反应的更快。美国的航母在东海上,1200公里之内的所有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如果这么容易就暗度陈仓成功的话,美国的反导弹系统还有什么作用呢?美国的军事力量绝不是这个水平的。

记者:美国海军6月8日以后有三个航母战斗群在太平洋海域部署了,你没说错。

陈光诚:这是个常识。中共的倒行逆施给世界造成灾难,尤其是这次病毒造成的灾难,美国十几万人死于这次病毒,美国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即使越南战争也不过死了5万多人,“911”也不过3千人左右。一场病毒导致这样的结果,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他肯定要有个说法。

至于这个说法是从什么角度,那可以有很多很多方案。其实,美国手里有太多的牌,只是由于各方面的利益考量,一直以来不肯动用,并不是说没办法对付中共,只是没下决心。

所以从这场病毒到中共这几年的倒行逆施,促使美国朝野下定决心把中共政权送进历史,怎么做这个问题,已经放在了每一个人的案头上,不得不考虑。

这个问题上,我们已经非常明显的看到了在矛盾重重的两党之间已经达成共识。所以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明面上的,私下里的,各种各样的的准备都在进行当中。

国际上是这样,中共自己也是这样。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正邪的博弈都会逐步的公开化。我是乐见这一天的早日到来,与其等着,危害性更大,不如早一点浮现出来好,集中力量去处理更好。


美军“罗斯福”号(USS Theodore Roosevelt)航母2020年5月21日驶离关岛,前往菲律宾海执行任务。(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US Navy)

记者:赖清德现在是台湾副总统,5月14日上一任副总统陈建仁交棒给赖清德时说:总统指派什么工作,听话全力以赴就对了。你认为赖清德会象陈建仁那样听蔡英文的话吗?

陈光诚:在民主政府,三军统帅在做出某个决定之前,有一个相当好的机制广泛的听取周围人的意见,在总统发出命令的时候,其实已经在内部开会商量过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即使在紧急状态下总统发布命令,作为总统的重要内阁成员,他当然是要服从总统的命令,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在开会的时候就提出来了。

记者:你认为赖清德在任期会有什么建树吗?

陈光诚:我觉得会有。但是会在哪一个方面,现在还没有看出苗头来。

从目前的形式来看,台湾应该充分认识到的一个问题,如果台湾不是直接溶入国际的民主大家庭去,那可能要走很多弯路。在它认识到这点以后,跟国际社会的接触就会多一些。否则,以为少跟国际社会合作,能换来中共对你的空间的宽松,这种做法似乎没有太多的发展潜力。所以这个必须改变。

在国际形式的发展变化中,台湾的地位以及国际社会对台湾的重视程度都会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在这个时候,台湾的转身也要非常的华丽,千万不要错失良机。总而言之,成为民主社会打垮中共的一员也要比你试图“两不沾”的心态好的多。因为中共这个政权是不可能发出什么善念的,不要指望它良心发现,什么都别指望。“正必胜邪”,就是这一种选择。民主与专制的矛盾完全不亚于水火的状态。

记者:您对美国现在社会这个状态,由美国黑人佛洛依德在警察执法期间死亡所引起的骚乱,您怎么看?

陈光诚: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简单的说:对于警察的过度执法确实是值得谴责,大家抗议也没问题。但是,对于借助抗议行驶打、砸、抢、烧,这个我是绝对不支持,绝对反对。这是不能容忍的。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和平的示威、游行都没问题。如果美国的司法部门不能就被害的公民做出公正的处理,那大家再做一些极端的反应也没问题。可是在这个问题走的过程中,发生借抗议为名行抢劫之实,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那个警察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该负什么刑事责任就负什么刑事责任。所有这些抢劫者、破坏者、施暴者同样应该按照美国的法律得到应有的制裁。这就是法制国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