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原:习近平“枪杆子”里失政权(组图)

2020-08-07 07:38 作者: 郑中原

手机版 正体 1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从最近习近平治军的几个动作,可以看出他对军队实在不放心。(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从最近习近平治军的几个动作,可以看出他对军队实在不放心。(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21日讯】近期中、印边境冲突升温,南海主权问题争议又起,中、美对抗之际,随时有战争危险。美国国家安全教育委员会(NSEP)委员戈尔卡(Sebastian Gorka)日前在受访时说,在军事力量方面,中共是一只纸老虎。如果美、中一旦真的开战,中共军队会迅速崩溃,这一点中共也心知肚明。

说到军事力量,今天我们不按照军事专家们的思路,去探讨表面的军备、技术力量。不管外界如何评价,中共军队最知名的是腐败,以及不稳定的军心,让其军力大打折扣。

中共讲“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从毛泽东建政到今天70年,红朝已进入末路,到习近平这里,恐怕是“枪杆子里失政权”。

按说习近平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台后,马上着手反腐,特别是军队反腐,掀翻了徐才厚、郭伯雄2名前军委副主席,以及房峰辉、张阳2名军委委员,逾百名各级将官落马。并且随即大举进行军队改革。外界不明就里,在中共十九大之后,满以为习近平军权在手,终于可以放心地“定于一尊”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笔者此前曾写过一篇〈习近平掌军五大致命忧愁〉,其中提到当年江泽民两大亲信徐才厚和郭伯雄留下的军中卖官体制,已经烂掉了的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在习时代仍然沿用。现在升上来的那些人是否忠于习近平,在体制上就有隐患。另外几个让习近平不安的情况,还包括:军中买官、卖官还有历史旧帐;习近平在军中自己人太少,外行大秘当监军;反腐不敢轻啃骨头,没有触动江泽民大秘贾廷安等人,留有后患;中共党文化浸淫,一军之内尽是两面人,难保忠诚。

这些当然都是问题,并且习近平如果陷在中共的体制里,是无法解决的。加上今年以来,整个国际和国内环境发生巨大变化,隐瞒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致扩散全球和抛出“港版国安法”挑起的海啸般危机冲击,让中南海当政者自顾不暇。国内民怨、党争暗涌不断,陆海边界又再生事。这时军队如果令人放心,中共专制政权尚能维稳;但如果军队难以依靠,政权朝不保夕。


2名被以贪腐之名拿下的军委委员房峰辉(右一)和张阳(右二),2013年3月参加人大会议。(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从最近习近平治军的几个动作,可以看出他对军队实在不放心。

最新一个是号称近距离保护习近平的“御林军”——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换人,少将付文化上任,57岁的王春宁中将卸职后去向不明。北京卫戍区平时守护中南海等重要部门,战争时掩护中共高层撤退,对习近平的安全可说是重中之重。王春宁虽是与习近平有渊源的南京军区系将领,但本身也是红二代,而红二代反习近平,最近又是敏感话题。故此王春宁突然去职,引起参与政变猜测。

翻查资料发现,习近平上台8年,北京卫戍区军政高层换7人。换了4任司令员,从2009年开始履职的郑传福,到2013年12月接替其职的潘良时(2013年至2016年在任),再到2016年至2020年在位的王春宁,再到此次履新的付文化。同期,北京卫戍区政委共计3人在任或曾经在任,包括:2014年12月转任北京军区副政委的高东璐、任职长达5年后退役的姜勇,以及2020年1月分才履新的张凡迪。

如此高密度的调整,只能说明习近平对谁都不信任,故此尽量避免任何一人在该位置长期任职,以免形成山头势力以威胁中南海。

习近平最近另一个整军动作,是宣布7月1日实施高级将领经济责任审计。随后就传出要深查离任三年的原海军司令吴胜利,因为吴胜利任职14年,等于要回溯14年或更长。按此推断,经济责任审计会触及更多退役军大佬,而因为当时向这些军大佬买官者,有不少现在军中任要职,接下来很可能整个军队再次翻转。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因为中共军改只是改了表面的架构,腐败的运行机制未改,腐败浸淫过的军心依旧。习近平不继续进行反腐,军队就会继续烂下去;但习近平继续反腐就会触动更多,军中更加怨气冲天,反过来威胁习近平。


2020年5月28日全国人大会议闭幕,戴着口罩进入会场的军方代表。(图片来源: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据说2018年习近平没升上将,就是因为太多上将有问题,上了名单也要拿下去,引发人心惶惶。为了稳动军心,2019年习近平分几批大规模晋升将领,仅下半年就一口气升了139将。2019年分2批晋升17名上将。

今年“八一”建军节前,中共军方零星分散地晋升一些少将和中将:7月初,曾任第78集团军军长的吴亚男,已任北部战区陆军副大战区级职务,晋升中将军衔;国防科大学校副校长兼教育长吴建军,由大校军衔晋升为少将军衔;电子对抗学院教授陆余良,由专业技术大校军衔晋升为专业技术少将军衔;原任南通市委常委、南通军分区司令员徐国安,已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晋升少将军衔;北部战区的副司令员姜国平则早在1月初升海军中将。

7月29日,习近平向刚任火箭军政治委员不久的徐忠波授予上将军衔,仅此一人。央视的画面显示,习近平全过程满面愁容,包括徐忠波和参加仪式的将领,均毫无喜悦之情。

习为什么连重大场合也掩不住忧愁?大抵是因为前边讲过的原因,内忧外患而“枪杆子”难靠。据说习近平近两月一直没去南方洪水灾区,就是因为提防被暗杀。

然而在人人自危,高层自保的情势下,习近平担心军权不稳,只好靠频换主将的方法,以达至兵不识将,将不识兵,防止武将拥兵自重搞政变。北京卫戍区军政主官半年来双双换人,就是一个例子。

故此,习近平掌军建立在不信任、缺忠诚的基础上,将士离心离德,加上腐败不除,何来军力?即使无外敌来犯,中共红朝也自不保。


习氏掌军建立在不信任、缺忠诚的基础上,将士离心离德。(图片来源:Wang Zhao-Pool/Getty Images)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