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会延任一年 民主派留下还是总辞职?(组图)

2020-08-16 14:14 作者: 李晴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0年8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采访报道)8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的人大常委会议决定,因应武汉肺炎“疫情”的关系,第七届香港立法会选举将延迟选举一年,至2021年9月5日举行。香港民主派人士认为,推迟一年选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有人主张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总辞职,“临立会”无民意授权,应杯葛或推翻;亦有人主张议会抗争从来都是一条不可或缺的路线,无理由放弃其中一条,且抗争需要资源。

邹家成:“临立法”无民意授权应杯葛

23岁大学生邹家成是本土派代表人物,他称延任一年的立法会为“临立会”(临时立法会)。并表示,本土派对此立场清晰,临立会需杯葛甚至推翻。理由是,“其缺乏重要的民意授权,且是中共人大施舍下来的权利,先DQ泛民议员再委任,过程极具侮辱性。”

在北京召开的人大常委会议决定,因应武汉肺炎“疫情”的关系,第七届香港立法会选举将延迟选举一年。那么到底香港民主派人士应该留下还是总辞职,邹家成认为“临立法”无民意授权应杯葛。
在北京召开的人大常委会议决定,因应武汉肺炎“疫情”的关系,第七届香港立法会选举将延迟选举一年。那么到底香港民主派人士应该留下还是总辞职,邹家成认为“临立法”无民意授权应杯葛。(图片来源 : 李明/看中国)

他并表示,“临立会”为非法潜建,欠缺公义和正当性。而潜建出来的议会里面,议员由中共委任,现有议员被委任。手握人民权利的立法会议员,将来会走什么样的路,他对现任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过往业绩的表现并不看好。

例数过往四年民主派的政绩和表现,他质疑来临一年,民主派议员议会里面能做到什么,会否义无反顾地抗争?他说,“这么久以来,只见郑松泰一个表态,当直通车、国歌法都通过时,是不是无底线抗争?说要守住关口,寸土必争,但你有无实质的改变,在未来的一年可以做到。”

他强调,“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是否要力撑来临的议会抗争所带来的益处,可以弥补到潜建议会带来的破坏性?”他表示,期待议会里面会有实质的改变。

何俊仁:每个位置都要争取

香港支联会主席、执业律师何俊仁在接受《看中国》记者专访时直言,“有人不喜欢在建制里边抗争,以后在街头,不需要在建制里面,有些人会觉得每个位置都要争取。”

何俊仁
何俊仁(图片来源 : 李明/看中国)

对于社会上对延任一年的立法会的反对声音,他认为,“有什么理由今次不应该留在议会?这些人也都是(民意)选出来的。无筛选,全部选出来的人继续留任。”

他质疑提出反对延任的但又参与下届选举的候选人,“如果说不值得留下,那你下一届选举做什么呢?区议员选举又做什么呢?”他指,如果有人不喜欢在制度里面抗争,可以选择自己的抗争方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离开议会或留在街头。他更质疑整日攻击民主派的人有何用心。

黄浩铭:民主派还有什么力量可以抗衡

社民连主席、香港中文大学社会政策系硕士黄浩铭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部署上,如果没想到一个好的办法可以在街头上面长期做战的话,我认为暂时稳守自己的岗位比较稳妥。原则上,如有DQ和不公义时,我们就全面撤出议会。”

黄浩铭
黄浩铭(图片来源 : 李明/看中国)

对于提出总辞不入临立会的说法,他提出质疑,“为何你今届还参选立法会?明知道会被DQ在试什么?”例数2016至今被DQ的多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他坦承,斗争的力量在议会里面有局限。但去年逃犯条例议案,也是议会加民间一起打赢的。

他表示,对于反对的声音和想法,愿闻其详。如果撤出议会能够成功地令到我们民间社会或者街头战线,所谓国际战线更加能够有力量和壮大,以及方案如何。但表示“不理解何无端端将自己在议会里面的阵地撤走。”

他更质疑,“如果立法会阵地要撤走,为何你要保留区议会阵地呢?还是你觉得区议会做很多事情呢?”他坦言:“我个人的见解是,如果有些事我们还可以找到它的作用,就不要这么快放弃,能留守阵地的就留守阵地,不要这么快退却。要放弃阵地,需要一个更加扎实的理由。”他说,他暂时看不到这个理由。

对于有人质疑民主派无尽到力?他说,本土派自决派本来亦有安排Plan B,“如果今日不同的阵营都有plan B,点解我们要撤出?由Plan B去取代不争气的人?哪些人懒惰,不投他票,开他的名字出来,然后不投票给他。其他政治色彩没那么浓的,投票给政治色彩无那么浓又可以做到事情的人。

面对国安法下的五条红线,无论谁掂到即死。为此,他亦提出严肃的问题,“要问议会里面留守的人,议会里边的意义在哪里?除了资源,当然资源都重要。对手少一分资源,我们就多一分,何乐而不为。而当我多一分资源的时候,我有无在其他地方损失更大?这是一个问题。”

他说,如果有人留在议会将会令街头运动搞不起,完全群众运动不能恢复,是需要思考的另一个问题。“而即使离开议会,街头运动都走向溃败的情况,怎样说服我抛弃固有的岗位,即刻全部转向街头运动呢?”

他更质疑,当人大常委开会期间,社民连走去中联办抗议而遭票控时,为何不见其他反对的声音和街头抗争行动。“钟意街头就做街头,除非议会拖累你,我还没听说怎样拖累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