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来袭】全世界都在等抗体疗法 专家:别指望疫苗(组图)



COVID-19疫苗(图片来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8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天秀采访报道)武汉肺炎病毒,引发的疫情全球持续延烧,8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进入全新阶段。现在基本上是由一群20多岁到40多岁的人给大流行火上浇油,疫情在这些人中大肆爆发传播,而且这个年龄段无症状感染者非常多,给全球的老弱病残群体带来很大的风险。全世界都在等疫苗,但这一次,疫苗即便有了,有用吗?

生命危在旦夕 全世界都在等待抗体疗法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博士鼓励科学家们,加紧研究Covid-19的抗体疗法。“生命危在旦夕”,柯林斯说,“全世界都在等待。”

正如柯林斯所盼,世界各地正在加快研究和生产疫苗,已有超过160种疫苗出台,其中大多数仍处于实验室或动物试验阶段。不过,大约23种疫苗则已经进入人体试验阶段。

据法新社8月11日报道,代号MRNA-1273的疫苗是由莫德纳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共同研发。对候选疫苗进行第3阶段临床试验,目标针对3万人进行的试验预计将于9月完成。这项大规模后期试验旨在评估Moderna的mRNA-1273疫苗安全性,判断其可否在注射两剂后防止COVID-19症状。

据悉,辉瑞(PFE.N)与强生(J&J)(JNJ.N)8月正为其候选疫苗启动后期临床试验。英国制药厂阿斯利康(AstraZeneca)(AZN.L)则表示,与牛津大学研究员共同研发的疫苗将在今夏在美国进行大规模试验。

病毒变异飞快 染力提高了10倍

曾在中、美从事多年病理生理学和免疫学等研究的医学专家横河对《看中国》表示,疫苗存在三个很大的问题:

第一,病毒会突变,这个就跟流感疫苗一样,流感疫苗每年要打一次。现在对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的了解远远比不上对流感的了解,因此以后是不是每年要打一次,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而最新研究表明,武汉肺炎病毒已出现明显变异。

8月在香港、荷兰和比利时都出现武汉肺炎病毒康复者2次感染案例。患者2次感染的病毒RNA基因排序不同。

港大医学院8月24日公布,香港一名33岁的男子今年3月底确诊感染后,4月康复。8月到欧洲旅游返港时,检测再呈阳性。经过基因排序检测,证实男子体内的病毒与之前的相比,属于不同的基因分支,由此确定男子身上携带的并非之前的病毒残余,属于2次感染。

荷兰公共电视台8月25日报导,世界卫生组织(WHO)与荷兰最重要的顾问之一、病毒学家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称,荷兰也出现了二次感染病毒的病例,是一名免疫系统恶化的老年患者。

8月25日,比利时也证实发现武汉肺炎病毒二次感染病例。患者是一名妇女,她是在首次感染病毒3个月之后,再次感染病毒。

库普曼斯说,对于二次感染病例,则是必须对患者2次感染的病毒进行RNA基因排序对比测试。若是2次感染的病毒RNA基因排序不同,才可判定为二次感染。

7月2日,发表在著名期刊《细胞》杂志上的最新研究表明,目前全球流行的武汉肺炎病毒已经变种。

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北卡罗来纳州的杜克大学研究人员以及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小组,通过合作对武汉肺炎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显示,29%病毒样本出现了D614G变异,这个发生在S刺突蛋白上的变异会使病毒掌握更多打开人体细胞大门的钥匙,更容易攻入人体,使病毒的感染力提高了3~6倍。

7月6日,武汉肺炎疫情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其微博文章中表示,北京这次疫情反弹中发现的病毒株也有D614G突变。

此前有日媒报道,6月中旬以来日本出现了变异后的、具有新型基因序列的武汉肺炎病毒。目前日本确诊患者大都属于这种变异后病毒的感染者。

马来西亚卫生部总监努尔8月16日在其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根据马来西亚医学机构研究,在该国现有病毒确诊病例中确认了D614G变异毒株。这一变异毒株传播速度可能比一般毒株快10倍。

努尔还提醒,由科学家发现于今年7月的此种毒株可能导致目前正在研究中的疫苗无法发挥效果。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8月15日报道,印度发现了两个新的病毒谱系,73个中共病毒毒株的新变种。

除了马来西亚,印度外,越南、新加坡、菲律宾等国陆续发现武汉肺炎病毒变异毒株。

也有研究表明,如果病毒发生突变,综合多种抗体的鸡尾酒疗法,可降低治疗无效的风险。目前,雷杰纳荣制药公司的两种抗体治疗,正处于后期试验阶段。具体疗效如何,还是未知。

免疫防护期恐不长久 疫学家:群体免疫策略可能永远不会起作用

横河指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抗体存在,抗体能存在多久?现在普遍认为中共病毒的抗体不会存在时间很长。有的说几个月就消失了,这有很多医学证据的。有的说最多可能存在一年,保持不了很长时间,以后是不是要经常打?

目前已有不少研究发现,病毒患者的抗体很快减弱,意味着即使研发出疫苗,防护期恐怕也很短暂。

德国之声报道称,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追踪研究90名武汉肺炎病毒康复者,发现六成患者在感染后数周后产生强大的有效抗体,惟3个月后仅剩下16.7%人仍维持抗体,甚至有个案的抗体数量低得几乎测不出来。

英国《卫报》报道,7月13日,一项最新研究表明,感染武汉肺炎病毒后康复的人可能会在几个月内就失去免疫力,它就像普通感冒一样,会让人重复染病。

白宫高级卫生顾问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在6月时推测,如果COVID-19的行为像其它冠状病毒一样,那么“对抗体或疫苗的免疫力就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凯蒂.多尔斯(Katie Doores)博士表示,如果抗体水平在2至3个月内就下降,疫苗或会起至同样的作用,但一次可能不够。且疫苗亦也可能无法长期保护他们。

伦敦帝国学院免疫学教授丹尼.奥特曼(Danny Altmann)7月6日在CNBC的节目上说,在武汉肺炎病毒感染的城镇中,只有10%至15%的人口可能免疫。

剑桥大学病毒学家乔纳森.海尼(Jonathan Heeney)教授说,这项研究是又一证据,表明人类对武汉肺炎病毒的免疫力是短暂的。他说:“它是对群体免疫危险概念的另一致命打击。”

英国免疫学家警告说,依靠对COVID-19的免疫作为应对疫情大流行的策略,不是“安全的押注”。他补充说,群体免疫策略“可能永远不会起作用”。

疫苗副作用隐忧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恐永无灵丹妙药

横河提出的第三个问题是:有没有效果?现在还没有大规模的接种人群,现在只能看有没有副作用?能不能产生抗体?有没有效果还不知道。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就全球范围内存在1800多万确诊病例一事称:武汉肺炎病毒恐永无灵丹妙药。

他还说:“目前有诸多疫苗正在进行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希望这些疫苗阻止人们患病。但是目前尚未有任何一款消灭一切的灵丹妙药。而且未来一段时间也许不会有。”

疫苗往往必须等待数年才能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关键原因是潜在的副作用。即使药物已获批准,也有可能对人体产生副作用。


世界各地正在加快研究和生产疫苗。(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社交媒体上对于迅速研发的疫苗是否安全存在担忧。Angus Reid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加拿大人有五分之三担心病毒疫苗的副作用。

横河表示,有副作用是肯定的。现在的很多疫苗都会出现格林巴氏征。这个疫苗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你永远无法预测到疫苗有什么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很多是政治决定的,发展什么抗疫方法从来不是自己决定。就象羟氯喹是不是政治问题,肯定是政治问题。

他举例说,1976年的时候,美国发生过一次秋流感病毒。当时刚刚发生的时候还没有演变成全国性的,他们就特别害怕会出现象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所以决定全民免疫。

因为疫苗要在鸡蛋里培养,需要很多的鸡蛋,培养疫苗有个周期,所以决定必须很快造出来,耗资巨大。而病情的发展趋势是完全不可预料的,所以当时决定全民接种疫苗,后来这个流感并没有全国蔓延开。

因为当时规定人人都必须接种疫苗,结果后来出现了一个新的病症,格林巴氏综合症,当时每10万人中就有7-10个人有这种病,后来打官司打了好多年,这是美国医学历史上最庞大的诉讼案,因为是美国政府规定必须要打的。

打疫苗更容易出现细胞因子风暴或会导致更多死亡

横河还表示,疫苗会加强对下一次感染的反应。这种呼吸道疾病有个症状就是细胞因子风暴。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打了疫苗之后,在第二次感染时更容易出现细胞因子风暴,也就是说加强肺部的感染,加强肺部的炎症和反应,那会导致更多的死亡,这个说法在目前疫苗试验阶段还没有办法证实。

因为现在不用碱中和疫苗,现在基本上都倾向于使用S蛋白作抗原去促进免疫系统,就是作疫苗,它作疫苗的问题是它可以促进免疫系统,但是它是否能阻止病毒的入侵?还是有太多的未知数。

疫苗可靠吗?获中共军委批准 跳过常规三期试验 直接对军人接种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忠伟8月22日在央视《对话》栏目中表示,中国7月22日正式启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紧急使用。

而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杨晓明则称,该集团在6月23日启动了北京、武汉、阿联酋阿布扎比三地的疫情第三期临床试验,已有2万人接种疫苗。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有某公司业务负责人透露,目前北京已在部分区域小范围施打疫苗,这些受试者必须在接种前签下“保密协议”,不得对外透露任何接种信息。

路透社在8月22日的报导引述郑忠伟的话说,当局或考虑稍微扩大紧急使用疫苗的计划,以防秋冬可能爆发的疫情。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底中共官方曾宣布,由军事科学院院士陈薇团队和康希诺(CanSino)生技公司联合开发的武肺疫苗“Ad5-nCoV”,获中央军委批准,可跳过常规的三期试验,直接对军人进行接种。

之后,《柳叶刀》的一份报告就披露,接种这款疫苗的108人,其中有7成到8成的测试者出现不良反应。因此报告认为,以Ad5为载体重组的疫苗成效,仍有待进一步研究。

北京派黑客攻击美疫苗公司 试图窃取美疫苗重要数据

对于与北京有关的黑客试图窃取美国主要病毒疫苗研发公司莫德纳新冠疫苗重要数据一事,横河表示,中共虽然宣称它自己在疫苗方面是领先的,但是它仍然要偷美国的资料,仍然要攻击美国的病毒研究。一方面阻止别人研究,一方面又要了解美国研究进展。因为各个公司现在都很保密,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研究成果。现在大家把宝押在这个地方,也是没有办法,没有别的出路。

路透社7月30日援引一名追踪中国黑客活动的美国安全官员消息称,今年早些时候,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黑客锁定美国主要武汉肺炎病毒疫苗研发公司、生物科技公司莫德纳为攻击目标,试图窃取该公司COVID-19疫苗重要数据。该公司今年1月宣布研发病毒疫苗,是最早进行疫苗研发的大公司之一,研发的疫苗7月27日进入临床实验的最后阶段。

有政府支持众公司都上马 并不表示疫苗有无作用

横河提到,以前他们(生物科技公司)是不愿意作疫苗的。冠状病毒疫苗之所以没有发展起来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政府的支持,没有人有积极性。因为做了投资下去之后,如果没有效果就没有用,公司就白投资了。

一旦成为大流行病以后,美国政府拨款和各个公司签合同,所以各个公司都上马,一个公司的拨款都是多少亿的,即使研究出来效果不好,不能用,公司自己不承担损失,所以各个公司一窝蜂的上,并不表示疫苗本身有多大的希望,而是公司看到赚钱的希望了。

据悉,美国政府已拨款至少109亿美元用于疫苗治疗研究。

川普(特朗普)总统8月11日宣布与生技公司莫德纳签约,以15亿美元(约新台币445亿元)订购1亿剂研发中的疫苗;这是美国政府自5月以来,第6度达成这类协议。

美国政府近几周来分别向强生集团(Johnson&Johnson)、Novavax、辉瑞药厂(Pfizer)和赛诺菲集团(Sanofi)订购1亿剂疫苗,并向阿斯特捷利康公司(AstraZeneca)订购3亿剂。

近半美国人相信疫情是神的警示

横河表示,所以疫苗是不是一个方向,完全是在摸索当中。就像1976年的秋流感病毒疫苗,当时人是不知道的,那是神安排的事情,所以就犯了一个大错误。其实人犯错误很容易的,人怎么能跟神对抗呢?如果神是这么安排的,你要那么走,就会出问题。其实现在也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将来朝什么方向发展。

有调研表明,近半美国人相信疫情是神的警示。

麦克拉夫林及联盟(McLaughlin and Associates)民调公司针对全球疫情危机进行了一次民意测验,近半受访者认为,此次疫情是神对人的警示,唤醒人们回归对神的信仰。

44.3%的受访者表示,这次疫情是“唤醒人们回归对神的信仰。”或“即将来临的大审判”或两者皆是。近十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疫情和经济衰退是“末日”的征兆。

横河还指,现在美国各个州有个不好的趋势,想取消宗教豁免。本来是有宗教豁免的。甚至有很多州还有哲学豁免的,所谓哲学豁免就是我就是不相信疫苗,不需要理由都可以豁免。现在豁免的面越来越窄了。纽约州前一段时间已经投票取消免疫豁免了。

横河最后指出,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往往伴随天灾和瘟疫,而新政权建立后瘟疫立即消失。这次的COVID-19全球大流行,本来就不完全是医学或科学问题,而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问题。即使不考虑病毒的来源可疑,疫情错失早期管控的机会而失控肯定是由于中共打压真相,蓄意隐瞒造成的。就是对症下药,也是应该针对中共。美国政府也正是那样做的,一方面积极开发疫苗和治疗药物,另一方面向中共追责,对中共的扩张进攻行为毫不犹豫的反击。

病毒学家:没有人能逃得了 留给世界做正确事情的时间不多了

奥特曼提醒人们,第二波COVID-19疫情仍会到来。形势仍然“非常非常可怕”。

他告诉CNBC:“任何人认为它(病毒)变得更温和或者(病毒)消失了,或者以某种方式能够解决(病毒)问题,都是在自欺欺人。许多科学家、免疫学家和疫苗专家仍然对该流行病感到“非常恐惧”。

7月10日,出逃美国的香港中文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病毒学专家闫丽梦也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时表示,别指望群体免疫,因为你都不知道这个病毒是什么。你不能根据以前的经验来判断这个病毒的特征,也不能指望疫苗。

现在大约每六百人有一人确诊,但依旧会以很快的速度增长,将来可能会有每一百人就有一人感染,然后是每五十个人,每十个人,这意味着没有人能逃得了。“留给世界去做正确的事情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也许,当人类的现代医疗体系无法战胜可怕的瘟疫时,我们来追寻历史看古人是如何平安躲过疫劫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