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旧帐:中国怎么会欠美国1.6万亿美元?(图)

2020-08-29 01:06 作者: 二大爷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湖广铁路和黄金融资债券都是以“中国政府”名义发行的“国家主权债券”。(网络图片)

近日,美帝国会以马克・格林(Mark Green)为首的三位议员提出一项动议,要求中国偿还历史上超过1.6万亿美元的债务。

大部分人看到这个消息可能都是一脸懵逼。不是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主吗,怎么我们还欠美帝的钱?还是一笔如此不可思议的巨债?

这个说来就真是话长。这笔债务其实涉及两个不为常人熟悉的历史梗。

第一个就是“湖广铁路债券”。满清末年兴起修路狂潮,但是财政窘迫,无力为继。1911年为修建湖广铁路而通过美、英、法、德四国银行发行债券。“湖广铁路债券”总额600万英镑,年息5厘,每年支付一次利息,40年到期归还本金,本息偿还的最后期限是1951年。而今仍有大量当年的债券存世,每一张都印有邮传部大臣盛宣怀的签字。

第二个是北洋政府发行的“黄金融资债券”。民国成立后面对满清留下的烂摊子,财政极度吃紧。北洋政府遂于1913年向英、法、德、俄、日五国银行发券举债,共计2500万英镑(约合黄金182.5吨),史称“善后大借款”。这笔借款年息5厘,每年支付利息2次,47年到期。名义上需要偿还至1960年。这个债券存世量也很大,在海外二手交易网站上依然可以买到。

这两笔债务都得到了历届民国政府的承认,“湖广铁路债券”一直按时付息到1930年,“黄金融资债券”偿还至1939年,都因为战争原因,无力偿还而暂停支付。

更复杂的还在于,发行债券虽然是向外国银行借钱,但是掏钱的却不一定是银行。上述外国银行实际上是债券的承销商。他们把中国政府的债券在伦敦、巴黎、莫斯科、布鲁塞尔、东京等地的证券市场公开发售给各国的投资机构和个人。所以真正的债权人其实是买了这些债券的外国民众以及相关机构。

当年的民众、机构买了这些债券后,每年到付息的时候,就能凭券到承销的银行领取利息,到期后领回本金。而且这些债券是不记名的,是可以交易的——只要你持有债券,你就有资格领取利息和本金。就跟我们今天投资股票、债券是一样的,只不过今天是交易系统代劳,而以前是纸质凭证而已。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两笔债务都是以“中国政府”名义发行的“国家主权债券”——也就是说是用国家信誉和当时的政府税收作为担保的,按照国际法,并不因政府的变更而改变。所以不管是满清政府、北洋政府还是蒋介石政府都一直承认债权——虽然因为缺钱停止付息,但是至少还是认帐的。

但1949的变更,新政府概不承认,让这些债务戛然而止。自认为继承了民国正统衣钵的台湾的财政部尽管从来没有否认这两笔债务,但也不想独自当冤大头,在1990年发表声明,“台湾搁置偿还一切旧债务,直到收复大陆为止。”

这下就成了烂帐了。但是烂帐它也是帐,白纸黑字的债券始终摆在那里。欠债还钱这是自古以来天经地义的事情,都因为政权变更而否定国际协议或债务,那所谓国家信誉就毫无意义了。如果一方面要别人承认你是这个国家传承的合法代表,一方面却又不履行国际法所规定的国家义务,这是说不过去的。这种纠纷很容易成为国际关系的定时炸弹。

各个债权国的情况又还各不一样:德国、日本因为战败,国体几经变更,本身面临赔款,也就没法追债了;俄国十月革命之后,为了和沙俄划清界限,追债热情不高;法国借款数额不多,也不太在乎;只有英国、美国没有发生大变故,借款占比又高,自然面对民众和银行的追债压力不愿放弃。

1987年中英就香港问题达成协议后,关系进入蜜月期。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借势要求偿还“湖广铁路债券”和“黄金融资债券”中涉及英国人的资产或损失。并扬言如果拒绝偿还中国将失去进入英国金融市场的权利。经过谈判,双方都做出了理性的让步,最终中国政府与英方达成一项2350万英镑的和解协议。

美国这边也没有消停。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国300多个当年债券的持有人向阿拉巴马州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联合诉讼,要求中国政府偿还本息2.2亿美元。1982年9月,法院判决原告胜诉,要求中国政府连本带利赔偿4131.3万美元。当时中美关系也正处于史上最好的蜜月期,美国总统里根不想因这笔债务影响中美关系,遂于1986年让美国司法部给予了中国政府对这笔债务的“国际豁免权”。随后,中国政府上诉获胜,中美关系危机得以缓解。

显然,当时中英、中美的亲密关系已经和今天不可比拟了。今天被重翻旧帐,也没什么话好说。但是,美国议员所说的1.6万亿美元这个巨额的数字是怎么来的呢?

据统计,美国银行和个人除了当年认购的大约1/4的债券外,后来因为欧洲两次世界大战,在金融扶贫的过程中,还收购了一部分英、法、德的债券,所以目前美国政府、民间机构和个人是这两笔债务的最大持有方。为了追讨这两笔债务,美国民间债权人专门成立了一个名为“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的组织,简称ABF。这个组织曾经在2004年重新向纽约法院提告,声称考虑到将近一百年的利息累积、通货膨胀、以及赔偿费用,美国目前存有这两批中国债券值“1.83万亿美元”。

所以美国议员提出的1.6万亿这个数字,极有可能是来自ABF当年的报告,稍微缩了一下赔偿部分的水分,但仍然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很显然,在中美关系面临全面脱钩危机的几天,旧事重提绝不是为了增加花边。8月23日,川普就竞选连任提出了新的执政方略,其中涉及中国的新政有5点,最后一点算是老调重弹但也意味深长——就是将就疫情向中国追责。

这个话其实川普已经说过很多次,绝不是开玩笑。怎么追责?在“主权豁免”的名义下怎么实施?手段可能有很多,比如以民间追债的名义,恐怕就名正言顺了……1982年阿拉巴马州的判决,完全有可能重来一次。

百年旧帐,在每个不同的时代里,总有新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