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人性 四川当局剥夺黄琦与87岁病母会面的权利(图)

2020-08-31 01:0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87岁的蒲文清女士(右)日益病重,她希望当局能准许她与被关押的儿子黄琦(左)尽快相会。
87岁的蒲文清女士(右)日益病重,她希望当局能准许她与被关押的儿子黄琦(左)尽快相会。(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8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维权人士、“六四天网”网站创办人黄琦的母亲—87岁高龄的蒲文清女士,现在正处于生命中的最困难时期。日益病重的她迫切能与被关押的儿子相会,但当局毫无人性,迄今迟迟不肯依法让母子拥有会面的权利。

综合北方天网、民生观察报导,重庆维权人士、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危文元于8月23日与家住在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的蒲文清女士通过电话后得知,蒲文清近期的病情又加重了。

蒲文清在电话中表示:“浑身肌肉疼痛、发麻,考虑是糖尿病并发症,还有肺部疼痛、骨头也痛,全身五脏六腑都坏了。一个月前就开了检查还没做,医院检查费太贵……,挂一个专家号就是92元,还不好挂……工资都用完了还不够,医保卡上的钱也早就用光了,看不起病哦,我都不想活了……现在我申请了要求见黄琦,他们在考虑,看看这个月底会怎么样?他们说了给安排视频或通电话。”

当危文元向大家提议要凑钱给蒲奶奶看病时,却被蒲文清拒绝了。蒲文清表示:“我反正活一天算一天,不知道哪一天死!”民生观察网公民记者随后致电联系蒲文清,并于当日下午15时40分许,接获蒲文清发来的回复。蒲女士提及了三件事:一、自己已经向当局反映了会见黄琦的事,因此在八月底就会有结果;二、自己的病情加重,浑身疼痛,今天已前往医院;三、医药及检查费太贵,各项检查动辄要成百上千,住院就更是花不起了,太困难了。

最后,蒲文清不忘向一直以来关心、关注他们母子俩的朋友们深表感谢,并嘱咐大家“一定要保重”!

实际上,四川当局一直派遣数名国保24小时守在蒲文清家的楼道里,屋室内还有两名华西医院的人员轮流看守,此举正等同于将蒲文清软禁在家中,同时还不让任何人接近蒲文清。

报导称,四川当局宁愿花费这样的人力、财力软禁一名老人,却不愿负责老人的医疗费用,这样岂不是在浪费及乱用纳税人的钱吗?

据悉,黄琦于2019年12月被当局从绵阳看守所移送至四川巴中监狱服刑,蒲文清得知后,随即申请探视,但却遭到狱方以服刑人员刚到当地需要适应为由给拒绝了。狱方还表示,两个月后,家属就可以正常探视。岂料,后来遇到了武汉肺炎疫情,对此,监狱方表示会延后再作安排。但眼见全国现在都已普遍复工复学,监狱方仍以“疫情防控”的名义拒绝让蒲文清与黄琦会面。

按照相关规定,服刑人员每一个月能够有一至两次打电话给家属的机会,但黄琦却成例外,他被禁止通讯。因此,蒲文清始终没有接获来自巴中监狱黄琦的电话。

最近蒲文清的身体每况愈下,罹患多时的肺癌也出现恶化迹象,自主呼吸受到了一定影响,整日都需要借助家用制氧机来缓解呼吸困难的症状。

德国之声中文网4月30日报导,蒲文清今年4月曾发表《最后的告白》公开信,表示自己已时日无多,冀望能够在有生之年见到儿子黄琦,但迄今老人仍被当局软禁在家中。

蒲文清在此封题为《黄琦母亲最后的告白》的信中写道:“现在一直都在监控我。我看这个目的,就是不想让我活着。规定我第一个不能上北京;第二个不能接受媒体采访;第三个不能和目前正在告状、上访的人见面来往;第四个请律师也有规定。不能请人权律师,不能请709那批律师。请律师都要通过他们批准,他们不批准的就不能请,请了也不让见。就这样拖下去,没有什么办法吗!”

至于蒲文清老人在2019年聘请两名律师代理黄琦案,却都被迫解除,也未能会见病重的黄琦。

黄琦先前创办、负责运作的“六四天网”,其网名是源自于1989年6月4北京政权针对天安门民运的镇压。由于该网站报导官员腐败、侵犯人权及中国媒体不能够报导的其它敏感话题,而遭到官方封禁。

2019年7月29日,黄琦遭控“泄漏国家秘密罪”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并被绵阳中院二罪合共判处12年有期徒刑,四川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依据法庭资料,黄琦一案是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众异议人士当中遭受最严厉的判决之一。

目前黄琦罹患包括尿毒症、冠心病等多种疾病,他先前曾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却都被拒绝,而当局对其政治迫害重判12年,引发外界一片哗然,并纷纷谴责当局恶行,以及当局不该同时控制、软禁黄琦的高龄母亲蒲文清老人,官方的做法毫无人道。

另外,维权网8月25日显示,已有民众于8月23日发起“‘黄琦亲友团’给四川巴中监狱打电话”活动,欢迎关注黄琦遭遇的难友报名参与。

此活动须知表示,从现在起,“报名的难友就都是黄琦老师和蒲文清女士的亲友团,蒲奶奶就是我们大家的母亲,黄琦老师就是我们大家兄弟”。由于黄琦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那么久,况且被关进了监狱的人可以和家人联系,但监狱却无情地不让黄琦与亲人会见及通电话,更何况黄琦的母亲已经高龄87岁,更应该享有“亲情会见”及“亲情电话”的待遇。

该须知表示,大家在报名后,可以“按签名的先后顺序轮流给巴中监狱打电话(0827-520-2014,狱政科杨科长)”,一天可一人打电话,但次数不限,直至自己觉得狱方的答复令人满意为止。

该须知表示,至于电话内容最好采取录音,录音内容随时可以公布在“黄琦蒲奶奶关注”群上。至于活动时间为2020年5月6日至“狱方依法归还黄琦老师和蒲文清女士的探视权和通讯权”。

至于该如何在电话中向狱方传递意见,活动参照文章表示,可向狱方表明自己是黄琦的亲友,来电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求“巴中监狱遵守落实《监狱法》的相关规定”,给予在监狱关押的良心犯和政治犯黄琦相当的各项人身权利,包括了“以人道的原则出发,按规定每月安排至少一次亲友探视和通话交流”,同时不得以此次武汉肺炎疫情作为借口,拒绝黄琦年迈病重母亲想再见亲生儿子一面的合情、合理、合法的请求!

参照文章强调,大家希望监狱方面尽快落实上述请求,特别是给予及批准黄琦母亲在有生之年,亲眼会见亲生儿子,“以此来消除人们对四川监狱当局残暴、违法的不利影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