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对法律界进行大清洗 湖南600多位律师被注销执照(组图)

2020-09-02 08:0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当局除了长期的打压维权律师外,近期则开始针对违规律师展开大清洗,据传不少律师被迫注销执业证。图为遭到当局打压的人权律师丁家喜。
当局除了长期的打压维权律师外,近期则开始针对“违规律师”展开大清洗,据传不少律师被迫注销执业证。图为遭到当局压迫的人权律师丁家喜。(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9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当局除了打压代理维权案的人权律师外,从拥有律师资格的山东企业高管被爆出涉嫌性侵养女的丑闻后,就触发了中国司法部针对“违规律师”展开大清洗。从今年8月以来,湖南省超过660名律师获准注销执业证。然而,外界却欲得知这批律师究竟涉嫌违反哪些规定,以及他们又是如何面对被“除牌”的。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020年4月,山东省烟台杰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鲍毓明遭爆出性丑闻。据他的养女表示,当年亲生母亲将她交给拥有美中两国律师资格、自称高学历的鲍毓明收养,但从2015年起,鲍毓明却多次对她性侵。

出事前,鲍毓明除了是杰瑞集团高层,同时是中兴通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在事件曝光后,杰瑞集团及中兴通讯都宣布鲍毓明已经辞职。中国司法部后续借由此事件启动了专项清理行动,并将矛头指向专职律师违规兼职;跟律师事务所以外的单位签订了劳动合约,以及在丧失了中国国籍之后,隐瞒不报,依然以专职律师身份执业。

对此,律师吴魁明认为,“律师职业必须得有一定时间保证专门做这事的。要求更严格嘛。律师管理部门发了很多不该发的证,特别是小地方没有通过考试(就发证)。你原来在国内是中国人,通过考试后执业,但是你现在拿到了外国的户籍。”

从拥有律师资格的山东企业高管鲍毓明(图)被爆出涉嫌性侵养女的丑闻后,就触发了中国司法部针对违规律师展开大清洗。
从拥有律师资格的山东企业高管鲍毓明(图)被爆出涉嫌性侵养女的丑闻后,就触发了中国司法部针对“违规律师”展开大清洗。(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法律界持续关注 是否针对拥有外国护照的律师

依据司法机关的通报,受到影响的律师必须要主动对司法行政机关报告违规兼职或是丧失中国国籍的情况。光是湖南省,8月就出现至少660名律师因兼职及持有外国护照等因由,获准注销律师执业证。

不过,这些律师表面上是主动申请注销,但湖南维权律师谢阳却相信,绝大部分的律师都是被迫的。

谢阳强调:“中国共产党统治(垄断)了中国全部社会资源”,如果不注销,那么要承担的后果是会让人不愿意承担的,因为当局会从其它方面对人实施更加严酷的打击。那些所谓的“主动”的人都是被迫的,所谓的“主动”可能是打上引号的。

当局近年来多以莫须有罪名打压维权律师

现今有许多中国律师,尤其是自香港北上执业的,本身就都具有境外执业资格,甚至是持有外国护照。至于持外国护照或是兼职是否就跟律师的专业操守背道而驰?对此,谢阳给予了否定的答案。

谢阳表示:“只要他们依照法律规定获取了律师证,你就应当支持他,律师是一种知识岗位,只要你具备这种能力,获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律师执业证,同时又不违反法律,那么这个执业证,任何人都不能尝试去注销,这肯定是司法部越权。至于是否具备律师职能就不能同时具备其他职。”

谢阳曾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近日也遭到当局“除牌”,主因是他在代理案件期间,“扰乱法庭秩序”。谢阳表示,当局整治全国法律界势必会波及到维权律师。

谢阳说:“它的起点肯定不是为了收拾维权律师,但是在过程当中,它肯定会把具备这种思想状态的人,即使不是很突出,也要求他们把律师证全部撤销。”

目前湖南省合计有1万6千多名律师。根据了解,过去4个月以来,总共超过1200名律师受到影响。除了湖南省,全国各省市也都有类似的大清洗行动。

有一名法律界人士对此形容,律师代表的是当事人的利益,而非党的利益、听党的话,然而当律师兼职清理完成之后,正是律师名存实亡之时。

中国人权律师遭遇的重重困境

虽然当局此次整治法律界,并非针对维权律师,但实际上,维权律师绝对是饱受当局严重地打击的其中一环。

依中国公民运动网刊登“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一文显示,在去年顺利奔离中国大陆的陈建刚律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向大众说明今日中国人权律师遭遇的“十面埋伏”及其处境。

陈建刚在文章中列举了13种方式,包括:律协和司法局每年例行的工作就是在年检中对律师进行刁难和迫害、“案件报备制度”成为律师执业的又一道枷锁、律师的自媒体遭到严密监控、公检法及看守所等部门直接剥夺律师工作的机会、公检法及看守所等阻碍律师执业、发动律师事务所控制律师、直接禁止律师办理案件、注销律师的执业证、吊销律师的执业证、解体律师事务所、刑事构陷来让人入罪并动用酷刑及予以污名化、以“控制家属做人质”来控制律师、给律师施加经济上的压力、针对不服从者采取“摧毁一个律师及其家庭的一切,使其立即陷入困境”。

不过,陈建刚也强调,上述列举的13种方式完全不能够涵盖北京当局针对律师的迫害手段,“因为中共控制中国的一切权力机关,控制一切个人财产和机构,在掌握无限制权力的时候,中共就掌握了无数种迫害律师的手段。”

陈建刚认为,由于当局近五年来常规操作的方式就是要让当事人放弃聘请或解聘律师,或是直接委讬官方安排的“官派律师”,因此辩护制度实际上已经算被废除了。

陈建刚也说明,获得官方大力培植的“官派律师”唯一要达成的目的,就是跟被告人沟通,并威胁被告人认罪认罚,听指挥且乖乖开庭。因此,当事人自当是“不会得到真正的辩护”,且将在公检法及官派律师的重重包围之下,被送进监狱。

法广报导,陈建刚先前因代理过不少人权案,包括709案的谢阳、李和平、王全璋等人,以及周永康儿媳黄婉的案件,而备受当局逼压。他因在2017年1月公布谢阳在被关押期间遭受警方施行酷刑的情况,惹怒当局,并在谢阳及家人尚未同意的情况下,陈建刚的辩护资格遭到强行中止,同时被多次约谈、恐吓,连其律师执业工作也遭暂停半年,而陈建刚的人身自由也持续受到粗暴限制。

所幸,在辗转于东南亚四、五个国家,并动用了四、五十名人力之后,陈建刚一家人终于在2019年8月3日顺利逃离中国大陆,正式脱离当局长期的胁迫及监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