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住不炒之后 这两年手里项目都成了雷(图)

三十而已

2020-09-21 07:05 作者: 兽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房地产
2020年5月,北京上班高峰(图片来源: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21日讯】上周末,我在北京798艺术区参加一个活动,偶遇同学老蔡。

活动结束后,我的手机正好没电,摩拜的VIP服务没法享受了。正好碰到老蔡,于是赶紧逮住他,让他打车先顺我回大望路。

上次见到老蔡还是在2018年。当时他意气风发,每天都在招聘、面试,在各种场子里流窜。公司也从四十多人,眨眼间扩到一百人,从南磨房乡搬到了国贸,租了一个大办公室,每个月租金十几万。

2018年我约过他两次酒。每次都被临时放鸽子,他解释说:

形势大好,每天忙得飞起。

两年没见,老蔡变了很多。从798回大望路的半小时路程,他在车上说个没停。

他说去年公司裁员了。员工从一百人又裁回了四十个人。每个被裁员工都补偿了,那是一大笔钱。但裁掉后,他感觉无比轻松。

之前做的多元化业务也全部停掉了。杭州公司关掉了,深圳也只剩几个人了。海外业务刚起步,发觉不对路,就把负责人和团队都砍掉了。

国贸奢华的办公室也提前退租了。损失了几十万押金,但他坚持一定要退掉。换到了东大桥一个普通写字楼里,虽然不大,但呆着很舒服。

他说自己现在每天呆在办公室里看书,研究研究科技趋势,虚头巴脑的应酬越来越少了。要不是这个疫情,今年日子本来会很好过,但现在淡定多了,也不着急。经过这两年折腾,他走了很多弯路,亏了很多钱,但他说其实也很好:

所有的执念都给打没了。

今年这是咋了。满打满算,好日子过了还不到三十年。

1

上个月,见了智利一个浙江商会的会长。他2009年去智利,十年来在智利和中国之间奔波,直到去年12月回国,再没出去。

智利这个南美国家,对中国人非常友善。去年智利出现大面积暴动,政府还会专门派警察到中国城。

他在智利本来做贸易。后来做贸易的人越来越多,他就开始做房地产。疫情前,浙江就有大约有一万多人在智利,其中三分之二都来自青田县。

他所谓的房地产,是在中国城,浙江城、青田城寻找破烂房子,租过来以后翻新,转租给华人,回报快,现金流稳定。

但现在,这门生意已经不存在了。

按他的说法,南美和非洲的华人华侨,都是以贸易为主,一旦时机不好就回国,不会在当地做很大的实业。

疫情带来的动荡,他们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反倒是欧洲,生意几乎要全黄了。他的朋友们在意大利和法国的店铺完全停摆了,没有人接盘,租金一个月都要二十几万,只能退租,把设备搬到仓库去。

智利还有希望回去,欧洲估计没机会了。

看着他落寞的表情,我拍了拍他的肩,刚想说几句鼓励的话,就听他说:

好在在国内还有不少房子。第一套房子一平米2万,现在10万一平方,看样子还要往上涨。

做贸易的华侨,在北上深杭州都会买一些房子。

他还曾在广西参与过地产开发,2010年投了1000万进去,去年最终拿了100万退出了。

这位五十多岁的商人仔细算了算,这么多年全球各地奔波,投资基本全失败了,唯独中国大城市的房子最靠谱。

也是上周,中国房地产重量级的职业经理人陈凯辞职了。

辞职当晚,陈凯跟兽爷的好友包叔聊了几句,他说入职6个月是必须下决心的时间点,这个时候下决心成本相对低。

否定自己,真的是很难。

地产圈外的人可能不知道,正在;;“否定自己;;”的这个人,是中国房地产业过去十年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而且,可以肯定的说,没有之一。

陈凯一毕业就在华润置地。从项目案场做起,一路做到执行董事。离开华润后,他在福建缔造了一个职业神话。从2012年开始,只用三年就带领名不见经传的福建房企阳光城,实现销售额23亿元到230亿的跨越。

离开阳光城后,他自己创业做了一个资产管理公司。2017年,还在在创业的他被中南置业老板陈锦石三顾茅庐,接下中南置地董事长一职。又是三年,伴随着楼市的一波小高潮,陈凯将这个销售额500亿的南通小房企,带到了2000亿关口。

然后,他又从中南辞职了。辞职的头三天,中南市值跌了45个小目标。

今年3月,打工皇帝带着很多人的期许,空降到新力。刚刚完成上市的新力老板张园林,也有更大的野心。他力邀陈凯过来,期盼他能带着这家南昌房企像阳光城、中南一样完成升华。

三年之后,又是三年。

新力不是一家没有故事的房企。它是中国地产业过去几年冒出来的最大黑马,成立于2010年,张老板1977年出生,是最年轻的上市房企董事长。

新力的前五年,是接盘江西富豪资产的五年。从恒望汽车城、金麒麟半山半城二期再到钰珑湾,每个楼盘背后都有不少故事。

2015年,更大的红利——棚改来了,黑马觉得南昌池子太小了。

他们走出了江西,第一站是武汉。新力注册了近30家公司用于并购。又去了大湾区,光在惠州,两年时间里就并购了1000万平方米的土地,货值近300亿元。

之后是成都、无锡……

看上去都是香饽饽,但房住不炒之后,这两年手里项目都成了雷。要么项目有抵押和担保,要么规划有问题,一算账全是亏的。

这也是把泰禾拖入绝境的问题。

陈凯来了后,把黑马的盖子打开来看了看,然后就马上在集团实行扁平化组织改革,进行一系列人事调整。

这些调整在新力内部引起了很大波澜。持反对意见的,还包括张老板。被撤换掉的,都是一起扛过枪的兄弟。不能因为一个总裁,丢了义气啊。

义气这个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挡箭牌。

半年后,陈凯彻底否定了自己的选择。中国房地产最成功职业经理人,和最年轻的上市房企董事长的缘分,只有半年。

这个向来词风锋利的人现在也软下来了。这次只说了一句:接下来,就把自己公司做好。

不虚度光阴就行了。

黄金时代滋养出的一代人,终究要将灿烂还给这个时代。

2

还是上周,看到三亚圈子里的朋友说,凤凰岛的女岛主失联了。

凤凰岛是个人工岛,在海南的最南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传递从这里登陆中国。十年前,伴着国际旅游岛的东风,凤凰岛上的公寓最高卖过十二万一平米。

很多人连户型都不看,就去找关系买房。

那会浙江国都还是股东之一。我在北京国际饭店与国都凤凰岛的营销总有过一面之缘,大概卖得实在是太好了,他有些飘。

他说像我这种人,做任何事都会做成世界最好的。比如现在做的凤凰岛,以后肯定会超越迪拜,成为全世界的地标;假如我做了媒体,我肯定会是全世界最有名的记者。

从国际饭店出来,我跟同事说,这哥们像不像我们前几天在星河湾会所见的一个老板,星耀五洲的颜语。

那次跟颜语吃饭的两个小时里,颜语也就提到迪拜一百多次。他当时在天津拿了个地王,要把星耀五洲做成一个超越迪拜世界岛的项目。星耀五洲当时的广告词是:

中国人的世界。

眨眼间,十年过去,潮去潮又来。

凤凰岛现在停摆了,房价跌到四万多一平米了;星耀五洲也早就卖给了孙宏斌,颜语和那个营销总,已不知所踪;他们当年喊出的雄心壮语,已经没几个人记得起来了。

故事从随便一个日子里开始,又在随便一个日子里下落不明。

《火影忍者》中有句台词: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如今回过头看看,过去三十年又何尝不是一个大运气,砸在每个人头上。

从老蔡打的专车下车时,老蔡关门前又嘀咕了句,记得老黑吗。我说当然记得班长。他说,老黑家破产了,就差法院判决了。

我惘然。但老蔡很快又说,没事,他也想开了,卸下了包袱,大不了重头再来。

以后终于有时间喝酒了。

下车的时候才发现,北京真的秋天了。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以前看过一篇网文的标题: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也就蹭了个专车,怎么就喝成这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