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住不炒之後 這兩年手裡項目都成了雷(圖)

三十而已

2020-09-21 07:05 作者: 獸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房地產
2020年5月,北京上班高峰(圖片來源: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21日訊】上週末,我在北京798藝術區參加一個活動,偶遇同學老蔡。

活動結束後,我的手機正好沒電,摩拜的VIP服務沒法享受了。正好碰到老蔡,於是趕緊逮住他,讓他打車先順我回大望路。

上次見到老蔡還是在2018年。當時他意氣風發,每天都在招聘、面試,在各種場子裡流竄。公司也從四十多人,眨眼間擴到一百人,從南磨房鄉搬到了國貿,租了一個大辦公室,每個月租金十幾萬。

2018年我約過他兩次酒。每次都被臨時放鴿子,他解釋說:

形勢大好,每天忙得飛起。

兩年沒見,老蔡變了很多。從798回大望路的半小時路程,他在車上說個沒停。

他說去年公司裁員了。員工從一百人又裁回了四十個人。每個被裁員工都補償了,那是一大筆錢。但裁掉後,他感覺無比輕鬆。

之前做的多元化業務也全部停掉了。杭州公司關掉了,深圳也只剩幾個人了。海外業務剛起步,發覺不對路,就把負責人和團隊都砍掉了。

國貿奢華的辦公室也提前退租了。損失了幾十萬押金,但他堅持一定要退掉。換到了東大橋一個普通寫字樓裡,雖然不大,但呆著很舒服。

他說自己現在每天呆在辦公室裡看書,研究研究科技趨勢,虛頭巴腦的應酬越來越少了。要不是這個疫情,今年日子本來會很好過,但現在淡定多了,也不著急。經過這兩年折騰,他走了很多彎路,虧了很多錢,但他說其實也很好:

所有的執念都給打沒了。

今年這是咋了。滿打滿算,好日子過了還不到三十年。

1

上個月,見了智利一個浙江商會的會長。他2009年去智利,十年來在智利和中國之間奔波,直到去年12月回國,再沒出去。

智利這個南美國家,對中國人非常友善。去年智利出現大面積暴動,政府還會專門派警察到中國城。

他在智利本來做貿易。後來做貿易的人越來越多,他就開始做房地產。疫情前,浙江就有大約有一萬多人在智利,其中三分之二都來自青田縣。

他所謂的房地產,是在中國城,浙江城、青田城尋找破爛房子,租過來以後翻新,轉租給華人,回報快,現金流穩定。

但現在,這門生意已經不存在了。

按他的說法,南美和非洲的華人華僑,都是以貿易為主,一旦時機不好就回國,不會在當地做很大的實業。

疫情帶來的動盪,他們還是有心理準備的。

反倒是歐洲,生意幾乎要全黃了。他的朋友們在義大利和法國的店舖完全停擺了,沒有人接盤,租金一個月都要二十幾萬,只能退租,把設備搬到倉庫去。

智利還有希望回去,歐洲估計沒機會了。

看著他落寞的表情,我拍了拍他的肩,剛想說幾句鼓勵的話,就聽他說:

好在在國內還有不少房子。第一套房子一平米2萬,現在10萬一平方,看樣子還要往上漲。

做貿易的華僑,在北上深杭州都會買一些房子。

他還曾在廣西參與過地產開發,2010年投了1000萬進去,去年最終拿了100萬退出了。

這位五十多歲的商人仔細算了算,這麼多年全球各地奔波,投資基本全失敗了,唯獨中國大城市的房子最靠譜。

也是上週,中國房地產重量級的職業經理人陳凱辭職了。

辭職當晚,陳凱跟獸爺的好友包叔聊了幾句,他說入職6個月是必須下決心的時間點,這個時候下決心成本相對低。

否定自己,真的是很難。

地產圈外的人可能不知道,正在;;「否定自己;;」的這個人,是中國房地產業過去十年最成功的職業經理人。而且,可以肯定的說,沒有之一。

陳凱一畢業就在華潤置地。從項目案場做起,一路做到執行董事。離開華潤後,他在福建締造了一個職業神話。從2012年開始,只用三年就帶領名不見經傳的福建房企陽光城,實現銷售額23億元到230億的跨越。

離開陽光城後,他自己創業做了一個資產管理公司。2017年,還在在創業的他被中南置業老闆陳錦石三顧茅廬,接下中南置地董事長一職。又是三年,伴隨著樓市的一波小高潮,陳凱將這個銷售額500億的南通小房企,帶到了2000億關口。

然後,他又從中南辭職了。辭職的頭三天,中南市值跌了45個小目標。

今年3月,打工皇帝帶著很多人的期許,空降到新力。剛剛完成上市的新力老闆張園林,也有更大的野心。他力邀陳凱過來,期盼他能帶著這家南昌房企像陽光城、中南一樣完成升華。

三年之後,又是三年。

新力不是一家沒有故事的房企。它是中國地產業過去幾年冒出來的最大黑馬,成立於2010年,張老闆1977年出生,是最年輕的上市房企董事長。

新力的前五年,是接盤江西富豪資產的五年。從恆望汽車城、金麒麟半山半城二期再到鈺瓏灣,每個樓盤背後都有不少故事。

2015年,更大的紅利——棚改來了,黑馬覺得南昌池子太小了。

他們走出了江西,第一站是武漢。新力註冊了近30家公司用於併購。又去了大灣區,光在惠州,兩年時間裏就並購了1000萬平方米的土地,貨值近300億元。

之後是成都、無錫……

看上去都是香餑餑,但房住不炒之後,這兩年手裡項目都成了雷。要麼項目有抵押和擔保,要麼規劃有問題,一算賬全是虧的。

這也是把泰禾拖入絕境的問題。

陳凱來了後,把黑馬的蓋子打開來看了看,然後就馬上在集團實行扁平化組織改革,進行一系列人事調整。

這些調整在新力內部引起了很大波瀾。持反對意見的,還包括張老闆。被撤換掉的,都是一起扛過槍的兄弟。不能因為一個總裁,丟了義氣啊。

義氣這個東西,永遠是最好的擋箭牌。

半年後,陳凱徹底否定了自己的選擇。中國房地產最成功職業經理人,和最年輕的上市房企董事長的緣分,只有半年。

這個向來詞風鋒利的人現在也軟下來了。這次只說了一句:接下來,就把自己公司做好。

不虛度光陰就行了。

黃金時代滋養出的一代人,終究要將燦爛還給這個時代。

2

還是上週,看到三亞圈子裡的朋友說,鳳凰島的女島主失聯了。

鳳凰島是個人工島,在海南的最南端。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火炬傳遞從這裡登陸中國。十年前,伴著國際旅遊島的東風,鳳凰島上的公寓最高賣過十二萬一平米。

很多人連戶型都不看,就去找關係買房。

那會浙江國都還是股東之一。我在北京國際飯店與國都鳳凰島的營銷總有過一面之緣,大概賣得實在是太好了,他有些飄。

他說像我這種人,做任何事都會做成世界最好的。比如現在做的鳳凰島,以後肯定會超越迪拜,成為全世界的地標;假如我做了媒體,我肯定會是全世界最有名的記者。

從國際飯店出來,我跟同事說,這哥們像不像我們前幾天在星河灣會所見的一個老闆,星耀五洲的顏語。

那次跟顏語吃飯的兩個小時裡,顏語也就提到迪拜一百多次。他當時在天津拿了個地王,要把星耀五洲做成一個超越迪拜世界島的項目。星耀五洲當時的廣告詞是:

中國人的世界。

眨眼間,十年過去,潮去潮又來。

鳳凰島現在停擺了,房價跌到四萬多一平米了;星耀五洲也早就賣給了孫宏斌,顏語和那個營銷總,已不知所蹤;他們當年喊出的雄心壯語,已經沒幾個人記得起來了。

故事從隨便一個日子裡開始,又在隨便一個日子裡下落不明。

《火影忍者》中有句台詞: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如今回過頭看看,過去三十年又何嘗不是一個大運氣,砸在每個人頭上。

從老蔡打的專車下車時,老蔡關門前又嘀咕了句,記得老黑嗎。我說當然記得班長。他說,老黑家破產了,就差法院判決了。

我惘然。但老蔡很快又說,沒事,他也想開了,卸下了包袱,大不了重頭再來。

以後終於有時間喝酒了。

下車的時候才發現,北京真的秋天了。腦子裡一閃而過的,是以前看過一篇網文的標題:

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也就蹭了個專車,怎麼就喝成這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