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抨击中共“口袋罪” 高智晟女儿联合国发言 (图)



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20年9月23日讯】近年来,中国大批维权律师被捕,法律学者遭打压的情况都显示出中共法律界已陷入“寒冬”。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女儿耿格稍早受邀在联合国发言,讲述其父亲遭遇强迫失踪的情况。另外,前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再发文,声援早前遭捕的北京媒体人耿潇男夫妇,呼吁中国刑法学家们正视错误的法律造成的冤屈。

高智晟持续3年被强迫失踪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耿格星期一在第45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表示:“我的父亲高智晟是一名为维权人士丶宗教少数群体辩护,并记录中国人权侵害状况的人权律师,他因此多次被中国政府拘押和虐待。”她还提到,父亲于2017年8月再度失踪,中共当局至今没有告知其下落,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留在中国的亲属也受到一定压力,无法离开居住地或拿到护照。

除了阐述高智晟持续三年的强迫失踪状态外,耿格还向遭遇中共官方任意拘押丶失踪的其他受害者表达支持,“我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求中国(中共)释放被强迫失踪的人权倡导者和律师。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父亲是他们中的一员。”

据了解,高智晟自1996年起开始参与弱势群体维权,还曾上书中共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的非法处理手段。2006年,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随后,高智晟多年来一直被软禁丶判刑坐牢并遭受酷刑。

官方不断打压为哪般?

从高智晟到“709大抓捕”,中共政府不断“清算”人权律师之余,打压范围也扩大至学术、宗教丶出版领域等,因言入罪的情况越发严重。

目前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建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政府对维权律师的压制源于中共政治体制与人权所存在的矛盾。

“中国政府的统治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排斥人权的,而中国很少数的人权律师愿意捍卫人权,而和官方进行法律上的较量。那么,当官方在法律上打不过人权律师的时候,就开始耍赖、抓人、判刑。”

“口袋罪”把“想治”的人“装进去”

针对中共政府藉法“耍赖”的行为,前北京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日前以一篇题为《致疑刑法学家》的文章,分析了中国存在的许多罗织罪名的情况,呼吁中国的法学专家们不要“出卖专业,助纣为虐”。

文章说,中共过去将“投机倒把罪”(破坏经济秩序的投机行为)与“流氓罪”塑造成冤枉了许多人的“口袋罪”,把想治的人“装进去”,广遭诟病后修订并废止,算是知错就改。

不过,作为替代品的“寻衅滋事罪”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成了口袋罪。牧师传教(成都秋雨教会事件)丶耿潇男夫妇被定罪为“非法经营”,是“牛头不对马嘴”,认为刑事立法屡现“口袋罪”是刑法学家们的学理疏忽与德行亏损,呼吁他们应捍卫国民权益与公民自由,警惕公权力的滥用。

人权律师滕彪表示,整体上学者对于立法过程的参与非常有限,被允许确参加的也是官派专家,“他们是丧失了知识分子的身份和尊严,来替政府制定限制公民权利的法律。在中国一党专政下,所有资源被垄断,学者专家很容易成为政府的‘走狗’。不过中国的根本问题还是在于体制没有办法保障法律的运行、执行。”

陈建刚也补充说,中国法律法规的核心问题不在制定的到底是恶法还是良法,因为在由人民掌握权力的健全体制下,不够严谨的立法可以得到纠正。然而,中国却是少数人掌握着国家权力、掌握暴力的统治,所以有问题的不是法律,而是政治体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