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紧急接种武肺疫苗 外界担心灾难性后果(图)


浙江多地已经陆续启用武肺疫苗的紧急接种,疫苗价格公布(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浙江多地已经陆续启用武肺疫苗的紧急接种,疫苗价格公布(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看中国2020年10月17日讯】浙江多地已经陆续启用武汉肺炎疫苗的紧急接种。浙江嘉兴公布疫苗价格,一剂为200元(人民币),需打两剂,共400元。9月至今已有74.3万人接种。此次疫苗接种将优先提供重点对象使用。但中国在疫苗研发上资讯始终不够透明、又不依照一般国际通用规范,人们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据官媒《澎湃新闻》的报导,10月16日,浙江省政府新闻办第五十五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透露新冠疫苗紧急接种工作。浙江省授权各地方政府自行决定,是否投入疫苗紧急使用,疫苗也由地方政府自行采购;目前除了嘉兴,义乌也可以接种疫苗。浙江或是目前唯一推进武肺疫苗紧急接种的省市。

此前在10月15日,浙江省嘉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嘉兴疾控”发文《新冠疫苗接种的有关说明》中指,武肺疫苗接种的年龄范围是18岁到59岁的易感人群,需接种2次,间隔14-28天。疫苗价格为每剂200元(人民币),接种2次需400元。并介绍了武肺疫苗的接种事宜。

这是中国地方政府首次宣布武肺疫苗的紧急接种及公布疫苗价格。

嘉兴疾控中心指出,该疫苗是由省级部门统一向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征订。浙江省疫情防控部表示,重点人员、疫情地区优先接种。所谓的重点人员包含,医疗机构、疾控机构、边防检查机构、以及从事集中隔离点医疗服务、防疫和现场管理、跨地区转接等4类相关工作人员。在确保重点人员接种后,可根据后续疫苗供应情况,逐步针对推荐人员进行接种。如大众运输工具的从业人员、超市卖场的工作人员、社福机构人员与赴海外高风险地区工作的公务人员等。

对于自愿接种疫苗的一般民众,目前则需要先预约、现场排队并视疫苗存量施打。浙江省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则建议,“目前一般人群不建议接种,除非有特别需求,如出国的,才考虑打。”

而继嘉兴、义乌之后,浙江省的副省级城市宁波也将在10月底到11月初启动疫苗紧急使用。

网友对此却有不同看法:“为什么紧急?有可能是防备11月天冷后疫情大规模卷土重来。”

“为啥第三期都没有过就可以大面积开打了。”

“通过临床试验了吗,还是再等等吧,害怕。”

“本浙江人害怕,连三期都还没结束的就打到浙江人身上,这可不是好事。”

“不敢打,我自己戴口罩勤洗手。”

“医务工作者打了,我才会去打。”

“就凭中国对于疫情的控制力,让我完全不着急。”

“还是谨慎一点吧。”

“大排查一个没有、还紧急什么,撒谎都自相矛盾,逻辑混乱。”

“赶紧让这帮党员试毒。”

“那玩意儿谁敢用?正常的育苗都成问题,还是多喝点奶粉喝莲花味精。”

“管你死活之急创GDP。”

中国疫苗藏猫腻 专家担心灾难性后果

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持续蔓延之下,在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疫苗的研发,而且已有几款疫苗进入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疫苗通过最后的科学验证。

然而在中国,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据中共新浪财经9月11日报导,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负责人,日前就中共病毒灭活疫苗紧急使用,和海外Ⅲ期临床研究情况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国药中国生物研制的两款灭活疫苗,已经接种了数十万人次,无一例明显不良反应,无一人感染。

该负责人还称,其中打完疫苗之后,去往海外高风险国家和地区的数万人,截至目前也零感染。

各国专家们对中共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

9月份美联社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称,国药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说,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疫苗。

《华尔街日报》引述两名中国准留学生的话说,他们在国药集团的网站上注册后接到通知,其中一名已接种疫苗的陈同学说,她接种前签署一份同意书,同意书有告知疫苗仍在临床试验阶段,可能导致头疼和手臂疼痛等副作用。

陈同学她还提交了英国大学的硕士研读入学通知书、签证复印件和航班资料等文件。

中国在疫苗研发上资讯始终不够透明、又不依照一般国际通用规范,人们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但是目前国药集团官网查不到可注册接种疫苗的资讯,而微信上流传的登记网站,点击连结后显示“系统维护中、意向调查结束。”

更吊诡的是,中共官媒《健康时报》10月14日又援引国药集团未具名人员的话报导称,接种疫苗的“相关消息不实”。

查询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也找不到关于中共病毒疫苗有几家厂商参与研发、到了哪个阶段、有多少志愿者参与实验、有没有人出现不良反应等资讯。

美国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高斯登(Lawrence Gostin)透过邮件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不遵守疫苗临床实验阶段所有该遵循的道德与规范标准,这可能会对人群造成灾难性的伤害,即使只是疫苗实验里出现微小的安全风险,都有可能会放大。”

高斯登说,中国国药集团优先提供留学生施打的报导如果属实,“要观察在海外的留学生出现可能的疫苗反应,就变得极为困难,无法迅速发现与修正可能出现的问题,对学生也可能会有严重不利的影响。”

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荣退教授李敦厚表示,一般来说,疫苗在研发阶段通常会让第一线医护人员参与自愿施打,一方面他们是新兴疾病的高危险群,再一方面是专业人员对可能的不良情况有较高敏感度。

李敦厚说,在中国资讯不公开透明的情况下,国药集团为何针对留学生施打,让人无法理解。这可能名义上不是临床实验,但实际上,就是临床实验。这可以说是一种观察研究,比较文明有法治的社会不会这样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