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爱国之旅” 王婆婆须作文赞国家(图)


王婆婆公开过去一年的受到的经磨:包括曾拿中共国旗“笑着拍照”和“国安叫我去完旅行写返篇文章”等。她哭诉,在内地受到的精神虐待让她近乎崩溃。
王婆婆公开过去一年的受到的经磨:包括曾拿中共国旗“笑着拍照”和“国安叫我去完旅行写返篇文章”等。她哭诉,在内地受到的精神虐待让她近乎崩溃。(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10月18日讯】去年8月返回大陆深圳寓所时遭当局拘留及禁止回港的王婆婆,昨日公开过去一年的受到的经磨:包括曾“被拍片”声明无被虐待和承诺以后不会再去示威、签“悔过书”、要拿中共国旗“笑着拍照”和“国安叫我去完旅行写返篇文章”等。她哭诉,在内地受到的精神虐待让她近乎崩溃,“12位而家喺深圳嘅年青人肯定更惨”。当局一度指她“危害国家安全”和“寻衅滋事”,但所收到的文件却从没有提及任何罪名。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在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和现任议员张超雄陪同之下,现年64岁的王婆婆(王凤瑶)高举“Save 12 HK youths”标语,首度召开记者会,有逾50位记者到场采访。

记者会甫开首,王婆婆率先表示,“我而家更爱香港”,并向朱、张二人道谢,“第一次开记者招待会,好紧张,乜都唔识,好彩有Eddie(朱凯迪)同Fernando(张超雄)撑住我。如果唔系两位撑住我,我今日可能已死咗喺大陆,因为我挨唔住,挨唔住啲精神折磨”。

王婆婆表示自己虽有资产在内地,但是短期内不会再踏足深圳,因为害怕下次被拘留更久,直指“我无勇气再踏足大陆,我唔知下次有无命返返嚟?”她表示不会放弃抗争,亦不害怕以后在香港因抗争入狱,“因为我想死喺香港”。

王婆婆续指,“谂起12位而家喺深圳嘅年青人,佢哋肯定更惨。肉体虐待系无嘅,但个精神虐待差啲令我精神崩溃,不过我有睇到香港新闻,知道好多年轻人坚持住,喺我失踪之后。所以感觉啲国安唔敢对我有大胆嘅行为,系因为外面嘅香港市民好坚持信念,继续抗争,我哋喺入面嘅先安全。我希望自己仍然能够为12个年轻人做啲嘢”。

约10公安到其住所搜查 取走和示威无关物品

王婆婆忆述她被内地人员拘留的经过,于8月13日到机场示威至晚上,隔日凌晨1点她回到深圳皇岗,当过关口时,有几个关员将她带到玻璃房,并搜查其随身物品,接近两小时后,有派出所人员将其送到福保派出所,事隔数小时后有人员入房审问,历时约2小时,其间要求她打指模、签名、拍照。

审问过程完毕之后,约10名公安将王婆婆押回住所并搜查,期间取走她的私人物品,她指有些物品跟示威无关,“我屋企先300呎,10几个人去搜”。至15日凌晨,当局突然要求其签署放弃15天行政拘留上诉的文件,“觉得唔合理,都无讲过要行政拘留”。

王婆婆拒绝签署后,当局才补上将行政拘留其文件,“𠮶阵签咗,以为15日好少”。期后人员将她送到福田拘留所接受“行政拘留”,在派出所须验身及抽血,她直指为其验身的人员不像医疗人员,形容他们抽血“好快手”。

16女囚友同睡一张床 冲凉房竟设监视镜头

王婆婆忆述,在进入监仓之后,囚友大多是内地的基层市民,15日后,她身边的囚友相继离开,本以为自己亦可离开,惟等到黄昏,才有国安将她带至第三看守所,她形容该处守卫更森严,她被再次拘留在内30日,“里面恐怖过派出所好多,一个仓唔够200呎”。

16名女囚友共用一个洗手间,并且睡在同一张大床上,每日早餐只提供一个馒头以及一碗白粥,每日要做原地踏步的军操,在监仓内甚至冲凉房内均布满镜头,房间全日亮灯,半夜又会被拍醒指姿态错误,毫无私隐可言。

王婆婆指,冲凉期间上头曾有男管教经过冲凉房,更有男管教在她们冲凉时开门,“真系好惊!我哋冲凉都俾人影晒,我唔信无人睇”。

王婆婆又指,原以为自己会在里面死去,“我失踪我以为我实死,我成日谂外面人知唔知我喺入面呢度呢?知唔知我咁惨呢?”而整个“管教”过程都不希望她有“生命危险”,但精神就备受虐待,血压长期处在危险水平。

王婆婆表示在拘留日子中,从来没人向她解释被拘留的原因,而她也曾向派出所人员要求取回口供纸副本,而且对方仅责骂她无权要求,“从来无人同我讲我有咩罪?”她指自己没有在内地示威或加入示威组织,最后在被无原因扣留1个半月后,她才知道触犯寻衅滋事罪。

审讯人员曾指王婆婆危害国安 威吓判处终身监禁

王婆婆指被拘留期间共接触4组盘问人员,被审问期间整整两晚没有睡觉,她表示当中一组人员或与检察院有关,内容主要围绕着香港示威及政治人物,又问她与哪些人共同示威,向她展示照片问哪个是她,当中有审问人员曾问她“是否认识朱凯迪?”又问她为何会知道该处有示威进行。曾有人员指控她危害国家安全,更威吓要判她终身监禁。

王婆婆也提到,在福田看守所接受审问期间,曾听见隔壁审讯房有其他曾在港示威过的人士被审问着,而审问人员则曾问及“你有小朋友,为何出来示威?有没有看到示威者打破玻璃?”王婆婆指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被审讯人士的样貌,但从审讯内容中,相信曾在港示威过。

公安逼拎国旗笑住影相 须写悔过书答应往后不拿英国旗

王婆婆透露,在离开看守所之前,被要求她拍短片及写悔过书,因当时以为可获释,亦无条件多加考虑,“系我一生人最错嘅决定”,形容是出卖灵魂,“内容大概话我揸英国旗系好错嘅,以后都唔揸,我紧系掩住良心讲,因为想快啲返香港”。公安又要求她在短片中指自己在内地无被虐待、表示爱国、答应往后不出来示威及与记者联络,更曾被要求面对国旗“罚企”数小时。

至离开看守所后,王婆婆被3位人员带往陕西省进行5天“爱国之旅”,到访地点是她昔日去做扶贫的商洛市。期间被要求手持国旗拍照,“揸五星旗唔笑都要我笑”,又要唱国歌、看国歌表演和爱国电影,“想话我知国家发展得几快,国安叫我去完旅行写返篇文章,我话写衰嘅嘢得唔得,佢就唔出声”。

至去年10月初从陕西回到深圳,被送至布吉派出所,当局回头表示她因“寻衅滋事”要“取保候审”,但当局事后派发的“被取保候审人义务通知书”,却没有填上姓名和罪名。“取保候审”期间,王可返回深圳寓所,但被禁止回港,且国安亦要求她随传随到,“每次电话响,我都好惊”。

王婆婆在深圳被软禁1年后获准离开之前,须取得公安的解除取保候审通知书,但是公安人员却迟迟未肯给予她确实的答复,更不时约了她却又失约不出现,最终延迟了取保候审通知书的派发,使她离开深圳的日期再度延迟。直到今年9月底,国安终给予她“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双方再拉锯和推撞一轮,10月2日成功回港。

“我会坚持落去!”

王婆婆续指,非常担心12位在深圳被拘留的年轻人,深信社会持续关注可以帮助到12港人,批评北京只会回避问题,“而家咪变咗14亿人服侍一个皇帝”。她说,即使有机会被香港国安算账,仍然会继续发声,“相信刘晓波先生死在狱中,系因为佢好强硬唔肯向威权低头,而我呢个婆婆无法同佢相比。但我会坚持落去,唔会放弃抗争,因为要有人牺牲,一路逃避问题系无用。”

朱凯廸说,自去年9月报警寻找王婆婆之后,深圳国安就不停要求她联络家人,而香港保安局则以朱非家属为由,声称已向王的家人告知相关消息。因此他认为外界的施压似乎让内地当局有所戒备,呼吁公众继续关注这12位港人。

张超雄指,港人在香港合法示威,被内地无故拘留与禁止返回香港,事件非常严重,并强调王在香港的示威与她在内地的生活完全无关,而整个过程毫不透明,使王经历艰苦的拘留,是绝对不人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