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染尘尘自远 曲终人散返家园(图)

2020-11-20 09:08 作者: 欣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特大

人与人的聚散、好恶都有因由。
人与人的聚散、好恶都有因由。(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唐朝时有位婺州(今浙江金华)参军王贾,他本是太原人,后来搬迁到覃怀,祖上的坟茔则在临汝。王贾自幼十分聪明,性格沉静,言语很少,从不犯什么过失。 王贾十四岁时,有天对兄长们说:“三日之内,家中会有灾祸降临,还会有丧事。”过了两天,家中失火,一直烧到堂屋,年迈的祖母受到惊吓,不慎从床上跌落而去世。

事后,王贾的哥哥们把他的话告诉父亲,家中的叔叔伯伯们都来问他缘由,他说是占卜知道的。后来他又对叔伯们说:“太行山南边,泌河湾里住着两条龙,大家可以与我一起去看真龙。”长辈们怒道:“你这孩子老是危言耸听,该打!”王贾跪下说:“我说的是真的,你们和我一起去看就知道了。”王贾让众人带上雨具,沿着河岸往深处走。到了某处,王贾走进水里,挥鞭在水面一划,水就分开了,露出一块大石,有一黑一白两条龙,身长数丈,盘绕着大石,一看见人,立刻冲天而去。王贾的叔伯们都惊呆了,观望许久。王贾说:“已经看到,可以回去了。”又挥一下鞭子,河水合拢如初。这时天色骤变,云昏日暗,雷电交加,王贾说:“请大家速速离开。”众人奔出不到一里,骤雨如注。经过这次,亲戚们都知道王贾不是普通人。

王贾十七岁进京考试,及第后娶了清河郡的崔氏为妻。后来他被任命为婺州参军,路过洛阳时,听说去世一年多的表姨,常常在灵帐里说话,处理家事,家中的儿女佣仆,都不敢不遵命。她还会索求饮食衣物,若有不答应的,她就呵斥叫骂,家里人都觉得很古怪。王贾说:“这肯定是个妖怪。”于是前往姨妈家吊唁。那妖怪知道他要来,提前跟儿子们说:“明天王家的外甥要来,千万别让他进来,他是有罪之人。”王贾被拦在门外,对守门人说:“你们家里发话的那位,并不是主母,其实是妖怪。你悄悄禀报主人,让我进去,我会替你们除妖。”这家人早就被妖怪折腾的苦不堪言,连忙请王贾进门。

王贾悼拜之后,面朝灵帐说:“听说姨妈亡故之后显灵,言语仍和往常一样,今天我特地来看您,您怎么不和我说话呢?”对方不答。王贾又说:“若姨妈不愿说话,我就一直在这等着。”那妖怪见回避不了,只好在灵帐中说:“外甥近来可好?何曾想到,我们分别之后便阴阳两隔,你没忘了我,特地来看我,我惭愧的说不出话来。”话语间伴有哭泣之声,声音与姨妈生前一模一样,儿子们听了都号哭不已。妖怪令人准备酒菜,让王贾坐下对饮,劝酒十分慇勤。王贾趁着醉意说:“姨妈既然如此神异,何不让我看看您呢?”那妖怪说:“阴阳不同路,何必非要相见?”王贾说:“若姨妈不便显现全身,就露一半吧,要不然就露出一手一足,让我看看,看不到我是不会回去的。”那妖怪磨不过他,只得伸出一只左手,手指形态与姨母毫无二致,儿子们看见,又是一阵悲泣。王贾忽然上前抓住那只手,吓得妖怪大喊:“外甥无礼!快来阻止他!”还没等旁人上前,王贾就拽着那只手,把妖怪拽了下来,那妖怪扑倒在地,连声哀嚎,被王贾扑打了几下就死了,原来是一只光溜溜没有毛的老狐狸。

王贾教家人用火把它烧了,从此以后灵帐再没传出怪声。后来王贾有事到东阳县,县令女儿得怪病好几年,一直治不好。县令请王贾到家,备了酒菜招待他,却不敢提女儿的病。王贾说:“听说府上千金得了怪病,我是来帮你驱邪的。”他准备了一块桃符,让县令把桃符放在病床前,女儿看了桃符,又哭又骂,闹了一会儿忽然睡熟过去,却见一只被拦腰斩断的大狸猫倒在床下。从此以后县令女儿的病就痊愈了。当时杜暹也任婺州参军,与王贾共事,二人交情很好。有一次两人一同去洛阳办事,路过钱塘江,登上罗刹山观潮。王贾对杜暹说:“大禹真是个圣人,当年治水时,把所有金柜玉符都拿来镇水患了,如果不这么做,杭州城都要陷下去了。”杜暹问他怎么知道,王贾指指地下说:“这块大石头下面就是。一起去看看吧。”他让杜暹闭上眼睛,牵着他的手往下跳。

杜暹睁开眼,发现已经到了水底,那空处像一座厅堂,有一个高一丈多的大石柜。王贾打开柜锁,揭开盖子,牵着杜暹爬进去,里面又有一只高三尺的金柜,用金锁锁着。王贾说:“玉符就在里面,不过世上的人不能看。”之后,二人牵着手跳出来,一跳就回到了岸上。与杜暹熟络以后,王贾告诉他:“你命中要做宰相的,一定要洁身自爱。”他还把杜暹未来的仕途、年寿,都详细告知。

船停在吴郡时,王贾的女儿不幸夭折,年仅五岁,妻子崔氏抚摸着女儿的尸身,十分悲痛,王贾却丝毫不为所动。因杜暹与王贾关系很好,二人的妻子家人也很熟悉,犹如一家人。王贾当着杜妻的面,对杜暹解释说:“我本是第三层天的天人,因犯了罪过,被贬为凡人二十五年,如今期限已满,后天就要走了。这女孩本不是我的孩子,所以早早夭折。崔氏也不是我的妻子,而是吉州别驾李乙的妻子,只是机缘未到,李乙还没娶妻。因为凡人都要有家室,所以司命神权且让她嫁我为妻。如今我要走了,她也该去做别人的妻子了。李乙将来要做几任三品官,生五个儿子。人不知晓这些,所以才会悲伤痛苦。”崔氏与王贾相处多年,也知道这个丈夫不是一般人,于是止了哭泣,对王贾说:“我还这么年轻,您怎么忍心舍弃我?现在正值暑月,女儿又已离我而去,我一个人多么孤苦零丁,还请您将我送到洛阳,让我稍作休息。就算旅途中遇到的人,互相之间也有个怜悯同情之心,何况你我夫妻和睦,怎么能就此遗弃呢?”王贾只是微笑,并不说话。

他找人做了棺材,把女儿尸身放进去。又嘱咐杜暹说:“我死后,请帮我造一副素棺,把缝隙漆好,与女儿一同葬到先祖的坟茔。把我装殓之后,就把崔氏送去宋州(今属河南商丘)。她的伯父是宋州别驾,会收留她。初冬时节,李乙就职进京途中会去拜见崔氏伯父,他是崔别驾的老友,会求婚配。崔别驾就会把侄女嫁给他,这些早已注定。”杜暹答应了。只有崔氏仍然日夜哭泣,想要挽留王贾,但王贾始终不语。 到了王贾该走的日子,他沐浴更衣,傍晚时与杜暹对坐聊天,过了一会儿忽然躺下死去了。杜暹见好友死去,十分哀伤,但还是照王贾说的,用棺材装殓了他。来到宋州,崔别驾果然收留了侄女。杜暹又到了临汝,厚葬王贾及其女儿。当年冬季,李乙到访宋州,向崔别驾求婚,与崔氏成婚。之后杜暹官至宰相,仕途起落的经历,全都如王贾所预言的一样。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谜团悬案,站在更高境界上看,或许就能一目了然。王贾虽生为凡人,却仍保留了天人的记忆和能力,因此不容易为世事所迷,他明白表相背后有其根源,蹊跷事后多有妖异,他也明白人与人的聚散、好恶都有因由,不必妄自动情⋯⋯看戏不入戏,才有超然心。借古诗而言,正是: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问君何能尔,此心不在尘。

(典出《纪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