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纵横】盖底斯堡大翻转(视频)

2020-11-26 23:08 作者: 东方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0年11月26日讯】您好,谢谢收看东方纵横,我是东方。2020年11月25日,星期三,昨天,川普律师团队在盖底斯堡,接受宾夕法尼亚州参议院的公开听证,大家记住这一天,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听证,不亚于1百57年前的盖底斯堡大战。在听证会上,川普私人律师提供了人证,这也是美国公众第一次从当事人,从签署了宣誓书的当事人那里听到的证词,昨天作证的几位证人基本都是律师、数据专家,他们的证词客观、事实、可靠,所列举出来的违规现象、舞弊现象不可质疑。听证会上,川普总统也通过视频讲话。在这之前,左媒、社媒、搜索引擎一边倒的质疑川普团队无中生有,网络上披露出来的舞弊现象,一概被贴上阴谋论的标签,盖底斯堡听证会,是川普团队第一次拿出经得起法庭推敲的人证,朱利亚尼还披露掌握了物证,有大量的镜头、照片存盘。

Justin Qweder是一位经过认证的监票员,他在计票过程中担任监票员十天,85个小时,他作证说,他观察到的现象,用问题多多来形容是轻的。

比如,有几十万张邮寄选票在没有监票的情况下清点完毕。在计票大厅,这是个350尺长宽的大厅,官员们在50尺以外的地方围上一圈栅栏,所有的监票员被隔在栅栏外面,最近的隔开十尺,最远的隔开两百尺。与此同时,上百名计票工作人员在栅栏里面清点选票,在这种情况下,监票员无法看清计票过程,无法纠正计票过程中的错误,更无法质疑计票过程中的错误决策。更令人可疑的是对模糊选票的处理,也就是选民在选票上勾勾画画不规整,读票机读不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有两名工作人员处理模糊选票,一个人读出来选票上图画的选项,另一个人用粉红色的笔在空白选票上填写读出来的选项内容,然后送进读票机扫描。官员们说,这样的模糊选票有五千,但实际数字应该更高。11月12好,官员告诉监票员说,粉红色笔填写的模糊选票更正,计票机读不了,所有模糊选票需要从新计票,具体做法是给工作人员黑笔,一堆模糊选票和空白选票,工作人员一个人往上填,没有两个人同时运作,也没有监票员监督。党监票员发现后,找值班计票官员评理,他才让检票员看,怎么看,工作人员用黑笔填写完之后,隔开6尺到20尺的举例,抬手晃一下,一秒钟不到,就这样,至少好几千张选票就这么清点了。

Kim Peterson是另一位作证的监票员,她作证说,因为隔开的距离很远,根本看不清,虽然有闭路电视屏幕,但屏幕的画面很模糊,看不清。

Leah Hoops是一位居住在Delaware县的监票员,她作证说,计票机管理经理是伯尼・桑德斯的干部,对计票操作系统没有一点专业知识。Leah透露说,她当了三天的义工,她看到计票中心有好几个进出口,工作人员拿着选票箱进进出出,整个计票过程没有管理,计票中心有不少房间,工作人员进出的房间,没有任何监督员,当监票员要求进房间看时遭到粗暴拒绝,当律师提出质疑后,计票工作终于放松了立场,但只允许监票员每两个小时进去看一次,每次5分钟,而且是隔开20尺的距离。

更具震撼力的,士Leah之后的一位证人,也是居住在Delaware的Stansdrome先生,是一位退伍军人,现在是一位数据分析师,专长就是分析投资欺诈。他在Chester市当监票员,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位共和党检票人,整个Chester市就两名共和党监票员,投票站秩序井然。然后他到计票中心观察,那里有十几名共和党监票员,根据他作为数据科学家和追踪投资欺诈的经验,他相信有10万到15万的选票来源不明,而整个Deleware县只有42万5千登记选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工作人员把邮寄选票跟信封分开存放,这就等于摧毁了选票合法性的证据,你再怎么从新计票,每次计票结果都是一样的,但这张选票是不是合法就不得而知,等于是没有了票根。Danstrom先生说,根据他的观察,整个选举过程中,从投票、投票箱运输、计票整个一套过程,每个环节都有漏,每个环节都没有监督。Deleware县自己规定的选举操作程序,统统没有遵守。更令人吃惊的是,Stansdrome先生指正说,他亲眼看到计票经理拿着一包一包的USB卡,插到计票机上传计票结果,整个过程没有没有监督,他有存照为证,当时好好几个人看到这一现象,包括民主党监票员在内。到作证那天为止,有46个USB卡不见踪影,这些消失的USB内含五万张选票信息,至少五万张选票信息。当时,他和另一位民主党监票员同时看到,屋子里还有没有拆封的6万到7万张邮寄选票,而这个时候,总共12万张邮寄选票已经清点完毕,那么这些还没有拆封的邮寄选票是怎么个说法?Stansdrome先生几次三番要求执法机关定期拷贝计票机数据,作为计票过程的证据存盘,但一直遭到拒绝。就在听证会之前的两天,Stansdrome先生得知,所有Delaware县的五个计票机的审计资料、计票过程内存信息,统统消失了。

听到这儿,你可能会想,这样的爆料,这样的听证,一定在美国媒体引起轩然大波,没有,鸦雀无声,左媒们报导的是川普(特朗普)通过视频在听证会上讲话,标题用的都是,川普捕风捉影,重复不存在的证据。你想想,如果今天是拜登团队质疑计票结果,如果是拜登律师团提供的证人证词,那今天美国朝野真是要天翻地覆了,左媒的口水都能引发大水。现在左媒和民主党千方百计的希望尽快结束计票,认证计票结果,宾州法官作出裁决,在听证会召开之前不得认证计票结果。但是宾州州政府立刻提起上诉,而且直接上诉到宾州最高法院,为什么?因为宾州最高法院有五名左派大法官,占多数。

一边看听证会,一边感慨,同时也让我想起美国内战。1863年,美国内战进入第三年,6月底,刚刚在维吉尼亚州Chancellorsville打了胜仗的南方军队,在李将军的带领下渡过波多马各河,入境宾夕法尼亚,7月1号,在河边一个叫盖底斯堡的地方,南军先头部队跟北军乔治・米德将军的(George G.Meade)军队遭遇并交火,第二天,南北军队增援部队赶到,双方都投入更多兵力对峙,南军分左右两翼对北军发起进攻。第三天,李将军下令对北军中段发起正面进攻,地点就在盖底斯堡的公墓岭,这就是著名的比克地进攻(Pickett's Charge),虽然进攻对北军造成重创,但最终没能突破北军防线,南军也为此付出好几千伤亡。7月4号,李将军知道胜利无望,他下令在波多马各河边背水一战,等待北军的进攻,但是米德将军没有发动进攻,当天晚上,南军在撤退。这是内战爆发后,北方军队获得的第一次重大军事胜利,也是代价最大的一次战斗,北军伤亡2万3千,南军伤亡2万8千。1863年11月19日,林肯总统在盖底斯堡的演讲,只有短短的两百七十二个字,但林肯的盖底斯堡演讲却成为名垂青史的最著名的总统演讲。盖底斯堡战役是南北战争的转折点。

美国有史以来最胶着的总统大选,第一场公开听证会就发生在盖底斯堡。

谢谢您收看东方纵横,如果您觉得我讲的有道理,请帮助转发推荐,也请留言,如果您还没有订阅,请点击订阅键,再次感谢您收看东方纵横,我是东方,咱们下次时间-再见。

来源:东方纵横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