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縱橫】蓋底斯堡大翻轉(視頻)

2020-11-26 23:08 作者: 東方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11月26日訊】您好,謝謝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2020年11月25日,星期三,昨天,川普律師團隊在蓋底斯堡,接受賓夕法尼亞州參議院的公開聽證,大家記住這一天,這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聽證,不亞於1百57年前的蓋底斯堡大戰。在聽證會上,川普私人律師提供了人證,這也是美國公眾第一次從當事人,從簽署了宣誓書的當事人那裡聽到的證詞,昨天作證的幾位證人基本都是律師、數據專家,他們的證詞客觀、事實、可靠,所列舉出來的違規現象、舞弊現象不可質疑。聽證會上,川普總統也通過視頻講話。在這之前,左媒、社媒、搜索引擎一邊倒的質疑川普團隊無中生有,網路上披露出來的舞弊現象,一概被貼上陰謀論的標籤,蓋底斯堡聽證會,是川普團隊第一次拿出經得起法庭推敲的人證,朱利亞尼還披露掌握了物證,有大量的鏡頭、照片存檔。

Justin Qweder是一位經過認證的監票員,他在計票過程中擔任監票員十天,85個小時,他作證說,他觀察到的現象,用問題多多來形容是輕的。

比如,有幾十萬張郵寄選票在沒有監票的情況下清點完畢。在計票大廳,這是個350尺長寬的大廳,官員們在50尺以外的地方圍上一圈柵欄,所有的監票員被隔在柵欄外面,最近的隔開十尺,最遠的隔開兩百尺。與此同時,上百名計票工作人員在柵欄裡面清點選票,在這種情況下,監票員無法看清計票過程,無法糾正計票過程中的錯誤,更無法質疑計票過程中的錯誤決策。更令人可疑的是對模糊選票的處理,也就是選民在選票上勾勾畫畫不規整,讀票機讀不出來,在這樣的情況下,需要有兩名工作人員處理模糊選票,一個人讀出來選票上圖畫的選項,另一個人用粉紅色的筆在空白選票上填寫讀出來的選項內容,然後送進讀票機掃瞄。官員們說,這樣的模糊選票有五千,但實際數字應該更高。11月12好,官員告訴監票員說,粉紅色筆填寫的模糊選票更正,計票機讀不了,所有模糊選票需要從新計票,具體做法是給工作人員黑筆,一堆模糊選票和空白選票,工作人員一個人往上填,沒有兩個人同時運作,也沒有監票員監督。黨監票員發現後,找值班計票官員評理,他才讓檢票員看,怎麼看,工作人員用黑筆填寫完之後,隔開6尺到20尺的舉例,抬手晃一下,一秒鐘不到,就這樣,至少好幾千張選票就這麼清點了。

Kim Peterson是另一位作證的監票員,她作證說,因為隔開的距離很遠,根本看不清,雖然有閉路電視屏幕,但屏幕的畫面很模糊,看不清。

Leah Hoops是一位居住在Delaware縣的監票員,她作證說,計票機管理經理是伯尼.桑德斯的幹部,對計票操作系統沒有一點專業知識。Leah透露說,她當了三天的義工,她看到計票中心有好幾個進出口,工作人員拿著選票箱進進出出,整個計票過程沒有管理,計票中心有不少房間,工作人員進出的房間,沒有任何監督員,當監票員要求進房間看時遭到粗暴拒絕,當律師提出質疑後,計票工作終於放鬆了立場,但只允許監票員每兩個小時進去看一次,每次5分鐘,而且是隔開20尺的距離。

更具震撼力的,士Leah之後的一位證人,也是居住在Delaware的Stansdrome先生,是一位退伍軍人,現在是一位數據分析師,專長就是分析投資欺詐。他在Chester市當監票員,跟他一起的還有一位共和黨檢票人,整個Chester市就兩名共和黨監票員,投票站秩序井然。然後他到計票中心觀察,那裡有十幾名共和黨監票員,根據他作為數據科學家和追蹤投資欺詐的經驗,他相信有10萬到15萬的選票來源不明,而整個Deleware縣只有42萬5千登記選民,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工作人員把郵寄選票跟信封分開存放,這就等於摧毀了選票合法性的證據,你再怎麼從新計票,每次計票結果都是一樣的,但這張選票是不是合法就不得而知,等於是沒有了票根。Danstrom先生說,根據他的觀察,整個選舉過程中,從投票、投票箱運輸、計票整個一套過程,每個環節都有漏,每個環節都沒有監督。Deleware縣自己規定的選舉操作程序,統統沒有遵守。更令人吃驚的是,Stansdrome先生指正說,他親眼看到計票經理拿著一包一包的USB卡,插到計票機上傳計票結果,整個過程沒有沒有監督,他有存照為證,當時好好幾個人看到這一現象,包括民主黨監票員在內。到作證那天為止,有46個USB卡不見蹤影,這些消失的USB內含五萬張選票信息,至少五萬張選票信息。當時,他和另一位民主黨監票員同時看到,屋子裡還有沒有拆封的6萬到7萬張郵寄選票,而這個時候,總共12萬張郵寄選票已經清點完畢,那麼這些還沒有拆封的郵寄選票是怎麼個說法?Stansdrome先生幾次三番要求執法機關定期拷貝計票機數據,作為計票過程的證據存檔,但一直遭到拒絕。就在聽證會之前的兩天,Stansdrome先生得知,所有Delaware縣的五個計票機的審計資料、計票過程內存信息,統統消失了。

聽到這兒,你可能會想,這樣的爆料,這樣的聽證,一定在美國媒體引起軒然大波,沒有,鴉雀無聲,左媒們報導的是川普(特朗普)通過視頻在聽證會上講話,標題用的都是,川普捕風捉影,重複不存在的證據。你想想,如果今天是拜登團隊質疑計票結果,如果是拜登律師團提供的證人證詞,那今天美國朝野真是要天翻地覆了,左媒的口水都能引發大水。現在左媒和民主黨千方百計的希望盡快結束計票,認證計票結果,賓州法官作出裁決,在聽證會召開之前不得認證計票結果。但是賓州州政府立刻提起上訴,而且直接上訴到賓州最高法院,為什麼?因為賓州最高法院有五名左派大法官,佔多數。

一邊看聽證會,一邊感慨,同時也讓我想起美國內戰。1863年,美國內戰進入第三年,6月底,剛剛在維吉尼亞州Chancellorsville打了勝仗的南方軍隊,在李將軍的帶領下渡過波多馬各河,入境賓夕法尼亞,7月1號,在河邊一個叫蓋底斯堡的地方,南軍先頭部隊跟北軍喬治.米德將軍的(George G.Meade)軍隊遭遇並交火,第二天,南北軍隊增援部隊趕到,雙方都投入更多兵力對峙,南軍分左右兩翼對北軍發起進攻。第三天,李將軍下令對北軍中段發起正面進攻,地點就在蓋底斯堡的公墓嶺,這就是著名的比克地進攻(Pickett's Charge),雖然進攻對北軍造成重創,但最終沒能突破北軍防線,南軍也為此付出好幾千傷亡。7月4號,李將軍知道勝利無望,他下令在波多馬各河邊背水一戰,等待北軍的進攻,但是米德將軍沒有發動進攻,當天晚上,南軍在撤退。這是內戰爆發後,北方軍隊獲得的第一次重大軍事勝利,也是代價最大的一次戰鬥,北軍傷亡2萬3千,南軍傷亡2萬8千。1863年11月19日,林肯總統在蓋底斯堡的演講,只有短短的兩百七十二個字,但林肯的蓋底斯堡演講卻成為名垂青史的最著名的總統演講。蓋底斯堡戰役是南北戰爭的轉折點。

美國有史以來最膠著的總統大選,第一場公開聽證會就發生在蓋底斯堡。

謝謝您收看東方縱橫,如果您覺得我講的有道理,請幫助轉發推薦,也請留言,如果您還沒有訂閱,請點擊訂閱鍵,再次感謝您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咱們下次時間-再見。

来源:東方縱橫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