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专访】中共暴力计生恶果伤害中国几代人(视频)

2021-01-03 02:25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特大


陈光诚专访(图片来源:看中国)

中共在今年10月底召开的五中全会上,提到“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据中共专家解读,这是为进一步开放生育做舆论准备。不过,有良心人士指出,中共30年的一胎化国策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性恶果已经不可逆转,不仅让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重,男女性别比例失调,更可悲的是当年为了执行一胎化政策,所采取的包括强行孕妇堕胎、活活杀死婴儿、结扎等恶劣手段令人发指,给亿万家庭带来的不仅是肉体伤害,对心灵的创伤更是无法平复。而且,从中国社会精神层面上讲,带来的漠视生命、道德下滑加速等,随之产生的社会问题更是后患无穷。现旅居美国的人权盲人律师陈光诚,当时就是因为揭露、曝光中共的这一邪恶政策而遭到了中共的严酷迫害。那么,陈光诚律师他当时都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他又做了些什么?《看中国》记者李静汝就此话题,采访了这位可以说是九死一生逃出中国的人权律师陈光诚先生。

不完全统计 计划生育使近4亿婴儿毙命

有报导指,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实行计划生育30年,杀死近4亿婴儿。陈光诚对此指出,实际上从79年算起到现在已经不只30年了,已经40多年了。“说实在话可能都没有办法有一个准确的统计数字,因为当时他们抓人堕胎,特别是80~90年代期间,堕胎以后就被随便扔掉,没人去统计。被强行堕胎的孕妇在医院里当时根本就住不下,走廊上都打着地铺,很多人都躺在走廊上。”

但陈光诚也提到:“从中共自己官方公布的一个资料来看,它说这些年的计划生育下来,中国少生了3.6亿多孩子,这是它们自己公布的一个数字。所以说从这个角度讲,我想即使达不到4亿,那么3亿多这个是可以确信的。当然它公布的时间比现在早了好多年,而且这个政策也一直在继续,只是换了一个形式,原来是一胎化,现在是二胎化。当然由于政策的改变,各个地方执行的力度和原来不一样了,不像原来那样拚命了。”

抓人不分昼夜 强拉孕妇堕胎

陈光诚律师指出,中共为了这个政策的实施,把基层官员的政绩和堕胎人数强度挂钩。“中共的政策就是一票否决制,那就是你其他工作做得再好,只要你计划生育做不上去,人和数量控制不下来,你就不能升迁,你的成绩就不算好。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为了升迁,为了讨好上层,就不择手段的执行这个政策。

一般情况下,市、县统一下达命令,以党委书记挂帅,镇长或者乡长当副手,然后把各个党政部门统一起来,其他什么都不干,开着车24小时有目标、有计划地对他们所管辖的范围内的这些村子,不分昼夜的抓人。只要有怀孕的妇女,不管是什么时候,即使是半夜12点也撬门,撬不开门就翻墙跳进去,反正不容分说,孕妇还穿着内衣就被拉到医院去强制堕胎。”

对孕妇采取辱骂、恐吓、胁迫等黑社会手段

陈光诚进一步指出,中共干部完全采取的是黑社会手段逼孕妇堕胎:“被抓去的妇女,拿一份叫知情同意书,让你自己签字。上面大致意思就是说,堕胎、结扎都是你自己同意的,不是别人逼你的。你说共产党有多邪恶,一方面用黑社会手段把你绑架去,然后再让你签一个法律文书,说是你自己同意的,没人逼你。你要不签,马上就是污辱谩骂,给脸不要脸,你赶紧签了,你今天要不签,我们几个人按你手脚,要把手术给你做了之类的……。一般老百姓只要经历过这个,一般都无奈,就委屈的签了,这样共产党就免除责任了,到时候你看有她签字,是她同意的。事实上真是这样吗?完全不是。”

一人怀孕 株连全村

陈光诚还讲到:“如果有的妇女或家庭,他们想多要一个孩子,她怀孕了以后就会躲起来。共产党干部在这种情况下,组成小分队,少则七、八人,多则十几人,重点对象有几十个人去围堵。他们就会到你家里去查,如果你不在家,就找你的亲戚、朋友、父母、兄弟姊妹,如果还找不着,接下来就把你的兄弟、姊妹、父母、亲戚,甚至邻居,因为中国的农村住房是挨着的,以你家为中心,方圆50米之内的所有邻居全部都有连带责任,把邻居全部抓走,关到当地的计划生育办公室里。然后在那里酷刑、殴打,再把酷刑殴打的讯息传递出来,说你看你要不回来,你的家人、你的亲戚、邻居都会因为你挨打。同时还要求你必须交钱,叫培训费或学习费,实际上就是挨打的费用。它起的名字挺好听的,叫法律培训班、法律学习班,但是实际上就是一个黑监狱,酷刑仓库。”

计划生育发展成官员敲诈勒索发财的腐败链

据陈光诚介绍,在当时乡镇各个地方,比如陈光诚家乡的临沂,几乎各个乡镇的计生委里都关着抓来的乡民。不分男女、老少,关在一起。大概6米×6米,差不多3、40平方米这么一间屋子,多的时候关上百人,坐都没地方坐。里边放两个尿桶,女的一个,男的一个,小便就在这解决,不允许出去。“除了交学习费以外,还有因为那么多人要吃东西,官员的亲戚就会在外面支起一个汤锅、一个炉灶,开始做饭。你要吃,到我这买,比如市场价格一碗蛋汤是五毛钱,我这卖两元,你吃不吃?所以后来发展成整个计划生育就成了官员贪腐的一个产业链,不仅他们的家人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赚钱,甚至很多官员和官员的亲戚为了争这个机会,也都闹得很不愉快。最严重的是,中国没有法治,很多老百姓为了把自己家人捞出来,就动用各种关系,送礼花钱,这些坏的官员就会在这个时候,很容易拿到黑钱。

拿到黑钱可能会通过关系把你家的人放出来,但是放出来并不等于没事了,今天放出来,明天小分队又抓去了,你要再放出来就再花钱。所以那段时间共产党就变成了这样敲诈勒索的一个黑社会,整个一个黑社会集团,而且还是有执照的集团。”

堕胎杀死婴儿 手段多种多样 惨不忍睹

陈光诚说,自己作为一个人权律师,看到这种非法暴力状况,就开始进行调查计划生育中的非法暴力事件。“到2005年,中共在国际上仍然是拒绝承认有这样的暴力计生存在。一方面,它不允许联合国去调查,另一方面它说没有,就是这么一种无赖的状态。一直到我们公布了调查报告后,全世界才知道在中国存在这样大规模的暴力计生,强制堕胎的状况。”

陈光诚回忆说:“很多孩子大的都九个多月了,都到预产期了,医院就强行打催产针,把孩子推下来,再淹死或掐死。也有的医生就直接摸摸孩子的头在哪,弄个毒针隔着妇女的肚皮,打在婴儿的头上,先把孩子毒死,然后推下来,各种各样的形式都有,反正是惨不忍睹。

当时,我记得我们村一个书记上县里看他一个朋友被抓,弄去给堕胎,之后他出来闲着没事说逛逛,结果到了医院后边,那时候正好是个高峰,被流下来的孩子成堆,什么样的都有,有的已经长了鼻子,还有的没长鼻子,有的有头发,有的还没有,有的有耳朵,有的没有,什么样的都有,各个年龄段的,几个月的。他们医院就雇用临村里的一个老头,挑着两个桶,把这些婴儿尸骸用铁锨铲起来,放在桶里,挑到某个地方埋了。

那时医院里天天在堕胎,堕下来的就扔到医院后边,那个老头就不断的给他们埋。怎么说呢,就非常邪恶。当时我所调查的整个临沂,半年的时间内,有13万多妇女被强制堕胎或者强制结扎。因为株连,牵扯到他们家庭,七大姑、八大姨的,甚至邻居,超过60万人遭到中共的非法拘禁,殴打关押、酷刑和勒索。”

反抗计生伤人案件 司法部一律不立案 媒体噤声

陈光诚在采访中还说,如果老百姓因为抗拒发生伤人等案件,中共法院不立案。“那个时候,有关计划生育的事情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共产党抓你、打你、强制堕胎、杀人,这就是不可抗拒的,即使有人被打死了,有人从车上掉下来摔死了,或者有人被逼跳井死了,就全部私下给一点钱,赔点烧埋费就过去,说也没地方说,讲理也没有地方讲理。公安不出警,法院不立案,检察院不接受你的控告,你说老百姓能怎么办,媒体不允许报导。那个时候没有网络。

可能有朋友会觉得,你可以打电话报警,或者控告起诉。很多人是报警了,但公安就直接说这是政府行为,党安排的,我们没法管,干脆就不出警。你到检察院去控告,检察院当然都知道这种事,因为党委书记已经召集公检法这些部门头开会讲到关于计划生育的事情,谁都不允许去管。然后你要到法院去起诉,它不给你立案。所以我们当时在各种努力下,当地给计划生育这样的状给立上案了,那还真是在中国我不知道是不是唯一的,但还真的是不容易,所以整个司法系统就是那样。

有些老百姓就打电话给媒体,媒体就很明确的告诉他们说,中宣部1992年下达了一个命令,就是因为79年到92之前这段时间,计划生育搞的非常疯狂,随便打人、抓人,随便拆人家房子,用他们话说就是‘喝药给瓶,上吊给绳’这样一种状况。‘该扎不扎,上房揭瓦’,‘该流不流,扒房牵牛’……,总之就是让你没法过。可能有人就向媒体投诉,后来中宣部看这个形势不妙,就下达了一个命令关于计划生育的,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都不报导。所以中共的媒体没有一个敢提这件事情。”

导致中国几千年来人命关天观念被破坏 道德加速下滑

陈光诚进一步指出,其实中共的计划生育给社会带来的伤害和后果远不止虐杀婴儿这些。“这个伤害是非常严重的,导致整个社会的问题,比如孩子教育问题。独子难教,孩子在家里成小公主、小皇帝,一点也不受管束,在这个环境中成长,中国传统的这种基本家庭教育就完全被破坏了。三个家庭看那么一个孩子,当然就是会被宠坏了。另外,社会的老龄化也非常严重,现在你看看农村,很多六、七十岁的老人也都在外边打工,他不打工他怎么生活?

还有最严重的一个问题,就是导致中国几千年来的这种人命关天的观念被破坏。在中国原来一牵扯到人命,老百姓都觉得那还了得,出人命了,天大的事,人命关天。但是,在计划生育这件事情以后,在中国大家对于生命的漠视,整个中国这种传统的人命关天的观念就被彻底给打碎,在老百姓心中就觉得人命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政府说什么杀人,怎么样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所以这个政策推行几十年,在中国对于生命的敬畏,人命关天的观念彻底被破坏了,所以加速了中国社会道德的沦丧和滑坡。

所有这些各种各样的恶果,我想现在才刚开始显现,中共也看到这灾难显现了,所以把一胎化政策改成二胎化。但不管怎么样,即使中共全部放开,恐怕也没办法扭转这种严重的后果对人民生活造成的危害性。”

作为人权律师 守住本心 不能熟视无睹

在采访中,记者问到为什么陈光诚律师当时不顾中共的打压迫害,仍然决定站出来为老百姓奔走?他表示:“这个怎么说呢,其实也不仅仅是我了,很多老百姓他们也都去报警,也去打电话给媒体,也去上访等等,很多老百姓都在努力,只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努力。另外,在这种情况下,像我当时在村里,晚上这些土匪们就跑到村里去踢人家大门,一踢全村都会听见,如果把大人抓走,小孩在家就拚命的哭,撕心裂肺的哭,那能听出好远去,你说你在这样的状况下,你能坐得住的话,那除非是铁石心肠。

还有,这些计划生育受害者找我哭诉,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那种无助,那种悲哀……普通老百姓也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辞藻说,他只是用他的话把这个事实说出来,怎么发生的。但是我们学过法律,知道这些事是完全违背中国法律的,所以听后内心的肺都要气炸了,哪还去考虑中共的报复。唯一的责任就是把这个事情记录下来,向现有的、所有的司法系统、渠道去推动,停止这件事情。当我们走遍了所有的中共说的‘正确’渠道后,发现是党在背后凌驾于国家法律,凌驾于宪法之上,在做这样一件邪恶事情。我们觉得在中共给你画的这个圈里,是不可能解决中共做恶的这件事情。”

选择网络曝光中共恶行 引来身陷囹圄

陈光诚表示,当时就只能选择在网上曝光,选择寻找国际媒体把这件事情抛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就像有记者所说的,其实我当时也真的没想到曝光之日就是我失去自由之时。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所以这种邪恶,现在对我来讲仍然是一个噩梦。每当想起那些孩子痛苦的惨叫,尤其是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我的朋友郭玉闪又给我讲的那个李思怡,共产党把她妈妈抓走,关到看守所里,孩子在家里几天,活活被饿死。那个孩子在家里哭累了,抠那个墙,把墙上的那个灰都抠的漏了砖,用手抠防盗门……几天以后,人家发现尸臭,打开门闯进去,就看到孩子被饿死在地上,手抠墙流血露着骨头,那小孩哭的痕迹,晚上害怕躲在橱子里,白天出来,最后饿的爬不起来,在地上爬的痕迹,我每次讲这个故事时,都是一个深深的刺痛,我到现在也逃不出来……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真的你是完全没有办法容忍共产党这个邪恶集团,继续残害人命。”

欣慰:为民请命入狱 换来九万多孩子免遭屠杀

陈光诚最后谈到:“当时我被关在监狱的时候,有一个姓王的犯人,离我们家不远,和双堠镇挨着的清河镇的一个年轻人,当时因为共产党下令不让他们跟我说话,后来他看到别人跟我说话,他后来也跟我说。他说:你不知道,在我们那里有很多人因为你揭露计划生育黑幕,共产党放松了一段时间,让很多家庭生了孩子,他们都非常非常感激你。说等你出狱以后,他们会带着孩子去登门感谢,他们从来不认为共产党说你做了坏事。所以这个还是令我很欣慰的。

而且我记得我出狱后,共产党在像文革似的对我们进行谩骂污辱的时候,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11年的7月30日,一个姓王的中共小官,当时在我们家就威胁我说,因为你做了这个坏事情,让我们地方多生了九万多个孩子,党还要找你算帐。这是他对我的一种威胁。结合我在当时两年前在监狱听到的这个消息,我觉得如果是真的让九万多生命活下来,那真是非常感到些许欣慰吧。”

后记:陈光诚律师现在人虽然在美国,但不改初心,坚守自己的信念和良知,为揭露中共的邪恶,唤醒中国民众继续频频发声,义无反顾。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