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專訪】中共暴力計生惡果傷害中國幾代人(視頻)

2021-01-03 02:25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特大


陳光誠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中共在今年10月底召開的五中全會上,提到「增強生育政策包容性」。據中共專家解讀,這是為進一步開放生育做輿論準備。不過,有良心人士指出,中共30年的一胎化國策給中國人帶來的災難性惡果已經不可逆轉,不僅讓中國人口老齡化加重,男女性別比例失調,更可悲的是當年為了執行一胎化政策,所採取的包括強行孕婦墮胎、活活殺死嬰兒、結紮等惡劣手段令人髮指,給億萬家庭帶來的不僅是肉體傷害,對心靈的創傷更是無法平復。而且,從中國社會精神層面上講,帶來的漠視生命、道德下滑加速等,隨之產生的社會問題更是後患無窮。現旅居美國的人權盲人律師陳光誠,當時就是因為揭露、曝光中共的這一邪惡政策而遭到了中共的嚴酷迫害。那麼,陳光誠律師他當時都經歷了甚麼?看到了甚麼?他又做了些甚麼?《看中國》記者李靜汝就此話題,採訪了這位可以說是九死一生逃出中國的人權律師陳光誠先生。

不完全統計 計劃生育使近4億嬰兒斃命

有報導指,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實行計劃生育30年,殺死近4億嬰兒。陳光誠對此指出,實際上從79年算起到現在已經不只30年了,已經40多年了。「說實在話可能都沒有辦法有一個準確的統計數字,因為當時他們抓人墮胎,特別是80~90年代期間,墮胎以後就被隨便扔掉,沒人去統計。被強行墮胎的孕婦在醫院裡當時根本就住不下,走廊上都打著地鋪,很多人都躺在走廊上。」

但陳光誠也提到:「從中共自己官方公布的一個資料來看,它說這些年的計劃生育下來,中國少生了3.6億多孩子,這是它們自己公布的一個數字。所以說從這個角度講,我想即使達不到4億,那麼3億多這個是可以確信的。當然它公布的時間比現在早了好多年,而且這個政策也一直在繼續,只是換了一個形式,原來是一胎化,現在是二胎化。當然由於政策的改變,各個地方執行的力度和原來不一樣了,不像原來那樣拚命了。」

抓人不分晝夜 強拉孕婦墮胎

陳光誠律師指出,中共為了這個政策的實施,把基層官員的政績和墮胎人數強度掛鉤。「中共的政策就是一票否決制,那就是你其他工作做得再好,只要你計劃生育做不上去,人和數量控制不下來,你就不能升遷,你的成績就不算好。在這種情況下,地方政府為了升遷,為了討好上層,就不擇手段的執行這個政策。

一般情況下,市、縣統一下達命令,以黨委書記掛帥,鎮長或者鄉長當副手,然後把各個黨政部門統一起來,其他甚麼都不幹,開著車24小時有目標、有計畫地對他們所管轄的範圍內的這些村子,不分晝夜的抓人。只要有懷孕的婦女,不管是甚麼時候,即使是半夜12點也撬門,撬不開門就翻牆跳進去,反正不容分說,孕婦還穿著內衣就被拉到醫院去強制墮胎。」

對孕婦採取辱罵、恐嚇、脅迫等黑社會手段

陳光誠進一步指出,中共幹部完全採取的是黑社會手段逼孕婦墮胎:「被抓去的婦女,拿一份叫知情同意書,讓妳自己簽字。上面大致意思就是說,墮胎、結紮都是妳自己同意的,不是別人逼妳的。你說共產黨有多邪惡,一方面用黑社會手段把妳綁架去,然後再讓妳簽一個法律文書,說是妳自己同意的,沒人逼妳。妳要不簽,馬上就是汙辱謾罵,給臉不要臉,妳趕緊簽了,妳今天要不簽,我們幾個人按妳手腳,要把手術給妳做了之類的……。一般老百姓只要經歷過這個,一般都無奈,就委屈的簽了,這樣共產黨就免除責任了,到時候你看有她簽字,是她同意的。事實上真是這樣嗎?完全不是。」

一人懷孕 株連全村

陳光誠還講到:「如果有的婦女或家庭,他們想多要一個孩子,她懷孕了以後就會躲起來。共產黨幹部在這種情況下,組成小分隊,少則七、八人,多則十幾人,重點對象有幾十個人去圍堵。他們就會到妳家裡去查,如果妳不在家,就找妳的親戚、朋友、父母、兄弟姊妹,如果還找不著,接下來就把妳的兄弟、姊妹、父母、親戚,甚至鄰居,因為中國的農村住房是挨著的,以妳家為中心,方圓50米之內的所有鄰居全部都有連帶責任,把鄰居全部抓走,關到當地的計劃生育辦公室裡。然後在那裡酷刑、毆打,再把酷刑毆打的訊息傳遞出來,說妳看妳要不回來,妳的家人、妳的親戚、鄰居都會因為妳挨打。同時還要求妳必須交錢,叫培訓費或學習費,實際上就是挨打的費用。它起的名字挺好聽的,叫法律培訓班、法律學習班,但是實際上就是一個黑監獄,酷刑倉庫。」

計劃生育發展成官員敲詐勒索發財的腐敗鏈

據陳光誠介紹,在當時鄉鎮各個地方,比如陳光誠家鄉的臨沂,幾乎各個鄉鎮的計生委裡都關著抓來的鄉民。不分男女、老少,關在一起。大概6米×6米,差不多3、40平方米這麼一間屋子,多的時候關上百人,坐都沒地方坐。裡邊放兩個尿桶,女的一個,男的一個,小便就在這解決,不允許出去。「除了交學習費以外,還有因為那麼多人要吃東西,官員的親戚就會在外面支起一個湯鍋、一個爐灶,開始做飯。你要吃,到我這買,比如市場價格一碗蛋湯是五毛錢,我這賣兩元,你吃不吃?所以後來發展成整個計劃生育就成了官員貪腐的一個產業鏈,不僅他們的家人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賺錢,甚至很多官員和官員的親戚為了爭這個機會,也都鬧得很不愉快。最嚴重的是,中國沒有法治,很多老百姓為了把自己家人撈出來,就動用各種關係,送禮花錢,這些壞的官員就會在這個時候,很容易拿到黑錢。

拿到黑錢可能會通過關係把你家的人放出來,但是放出來並不等於沒事了,今天放出來,明天小分隊又抓去了,你要再放出來就再花錢。所以那段時間共產黨就變成了這樣敲詐勒索的一個黑社會,整個一個黑社會集團,而且還是有執照的集團。」

墮胎殺死嬰兒 手段多種多樣 慘不忍睹

陳光誠說,自己作為一個人權律師,看到這種非法暴力狀況,就開始進行調查計劃生育中的非法暴力事件。「到2005年,中共在國際上仍然是拒絕承認有這樣的暴力計生存在。一方面,它不允許聯合國去調查,另一方面它說沒有,就是這麼一種無賴的狀態。一直到我們公布了調查報告後,全世界才知道在中國存在這樣大規模的暴力計生,強制墮胎的狀況。」

陳光誠回憶說:「很多孩子大的都九個多月了,都到預產期了,醫院就強行打催產針,把孩子推下來,再淹死或掐死。也有的醫生就直接摸摸孩子的頭在哪,弄個毒針隔著婦女的肚皮,打在嬰兒的頭上,先把孩子毒死,然後推下來,各種各樣的形式都有,反正是慘不忍睹。

當時,我記得我們村一個書記上縣裡看他一個朋友被抓,弄去給墮胎,之後他出來閑著沒事說逛逛,結果到了醫院後邊,那時候正好是個高峰,被流下來的孩子成堆,甚麼樣的都有,有的已經長了鼻子,還有的沒長鼻子,有的有頭髮,有的還沒有,有的有耳朵,有的沒有,甚麼樣的都有,各個年齡段的,幾個月的。他們醫院就僱用臨村裡的一個老頭,挑著兩個桶,把這些嬰兒屍骸用鐵鍁鏟起來,放在桶裡,挑到某個地方埋了。

那時醫院裡天天在墮胎,墮下來的就扔到醫院後邊,那個老頭就不斷的給他們埋。怎麼說呢,就非常邪惡。當時我所調查的整個臨沂,半年的時間內,有13萬多婦女被強制墮胎或者強制結紮。因為株連,牽扯到他們家庭,七大姑、八大姨的,甚至鄰居,超過60萬人遭到中共的非法拘禁,毆打關押、酷刑和勒索。」

反抗計生傷人案件 司法部一律不立案 媒體噤聲

陳光誠在採訪中還說,如果老百姓因為抗拒發生傷人等案件,中共法院不立案。「那個時候,有關計劃生育的事情沒有任何道理可講,共產黨抓你、打你、強制墮胎、殺人,這就是不可抗拒的,即使有人被打死了,有人從車上掉下來摔死了,或者有人被逼跳井死了,就全部私下給一點錢,賠點燒埋費就過去,說也沒地方說,講理也沒有地方講理。公安不出警,法院不立案,檢察院不接受你的控告,你說老百姓能怎麼辦,媒體不允許報導。那個時候沒有網路。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你可以打電話報警,或者控告起訴。很多人是報警了,但公安就直接說這是政府行為,黨安排的,我們沒法管,乾脆就不出警。你到檢察院去控告,檢察院當然都知道這種事,因為黨委書記已經召集公檢法這些部門頭開會講到關於計劃生育的事情,誰都不允許去管。然後你要到法院去起訴,它不給你立案。所以我們當時在各種努力下,當地給計劃生育這樣的狀給立上案了,那還真是在中國我不知道是不是唯一的,但還真的是不容易,所以整個司法系統就是那樣。

有些老百姓就打電話給媒體,媒體就很明確的告訴他們說,中宣部1992年下達了一個命令,就是因為79年到92之前這段時間,計劃生育搞的非常瘋狂,隨便打人、抓人,隨便拆人家房子,用他們話說就是『喝藥給瓶,上吊給繩』這樣一種狀況。『該扎不扎,上房揭瓦』,『該流不流,扒房牽牛』……,總之就是讓你沒法過。可能有人就向媒體投訴,後來中宣部看這個形勢不妙,就下達了一個命令關於計劃生育的,任何侵犯人權的事情,都不報導。所以中共的媒體沒有一個敢提這件事情。」

導致中國幾千年來人命關天觀念被破壞 道德加速下滑

陳光誠進一步指出,其實中共的計劃生育給社會帶來的傷害和後果遠不止虐殺嬰兒這些。「這個傷害是非常嚴重的,導致整個社會的問題,比如孩子教育問題。獨子難教,孩子在家裡成小公主、小皇帝,一點也不受管束,在這個環境中成長,中國傳統的這種基本家庭教育就完全被破壞了。三個家庭看那麼一個孩子,當然就是會被寵壞了。另外,社會的老齡化也非常嚴重,現在你看看農村,很多六、七十歲的老人也都在外邊打工,他不打工他怎麼生活?

還有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導致中國幾千年來的這種人命關天的觀念被破壞。在中國原來一牽扯到人命,老百姓都覺得那還了得,出人命了,天大的事,人命關天。但是,在計劃生育這件事情以後,在中國大家對於生命的漠視,整個中國這種傳統的人命關天的觀念就被徹底給打碎,在老百姓心中就覺得人命沒甚麼了不起。只要政府說甚麼殺人,怎麼樣那都是無所謂的事情。所以這個政策推行幾十年,在中國對於生命的敬畏,人命關天的觀念徹底被破壞了,所以加速了中國社會道德的淪喪和滑坡。

所有這些各種各樣的惡果,我想現在才剛開始顯現,中共也看到這災難顯現了,所以把一胎化政策改成二胎化。但不管怎麼樣,即使中共全部放開,恐怕也沒辦法扭轉這種嚴重的後果對人民生活造成的危害性。」

作為人權律師 守住本心 不能熟視無睹

在採訪中,記者問到為甚麼陳光誠律師當時不顧中共的打壓迫害,仍然決定站出來為老百姓奔走?他表示:「這個怎麼說呢,其實也不僅僅是我了,很多老百姓他們也都去報警,也去打電話給媒體,也去上訪等等,很多老百姓都在努力,只是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努力。另外,在這種情況下,像我當時在村裡,晚上這些土匪們就跑到村裡去踢人家大門,一踢全村都會聽見,如果把大人抓走,小孩在家就拚命的哭,撕心裂肺的哭,那能聽出好遠去,你說你在這樣的狀況下,你能坐得住的話,那除非是鐵石心腸。

還有,這些計劃生育受害者找我哭訴,那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那種無助,那種悲哀……普通老百姓也不會用甚麼華麗的辭藻說,他只是用他的話把這個事實說出來,怎麼發生的。但是我們學過法律,知道這些事是完全違背中國法律的,所以聽後內心的肺都要氣炸了,哪還去考慮中共的報復。唯一的責任就是把這個事情記錄下來,向現有的、所有的司法系統、渠道去推動,停止這件事情。當我們走遍了所有的中共說的『正確』渠道後,發現是黨在背後凌駕於國家法律,凌駕於憲法之上,在做這樣一件邪惡事情。我們覺得在中共給你畫的這個圈裡,是不可能解決中共做惡的這件事情。」

選擇網路曝光中共惡行 引來身陷囹圄

陳光誠表示,當時就只能選擇在網上曝光,選擇尋找國際媒體把這件事情拋出來。「在這種情況下,就像有記者所說的,其實我當時也真的沒想到曝光之日就是我失去自由之時。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所以這種邪惡,現在對我來講仍然是一個噩夢。每當想起那些孩子痛苦的慘叫,尤其是我們在調查的過程中,我的朋友郭玉閃又給我講的那個李思怡,共產黨把她媽媽抓走,關到看守所裡,孩子在家裡幾天,活活被餓死。那個孩子在家裡哭累了,摳那個牆,把牆上的那個灰都摳的漏了磚,用手摳防盜門……幾天以後,人家發現屍臭,打開門闖進去,就看到孩子被餓死在地上,手摳牆流血露著骨頭,那小孩哭的痕跡,晚上害怕躲在櫥子裡,白天出來,最後餓的爬不起來,在地上爬的痕跡,我每次講這個故事時,都是一個深深的刺痛,我到現在也逃不出來……

所以在這種狀況下,真的你是完全沒有辦法容忍共產黨這個邪惡集團,繼續殘害人命。」

欣慰:為民請命入獄 換來九萬多孩子免遭屠殺

陳光誠最後談到:「當時我被關在監獄的時候,有一個姓王的犯人,離我們家不遠,和雙堠鎮挨著的清河鎮的一個年輕人,當時因為共產黨下令不讓他們跟我說話,後來他看到別人跟我說話,他後來也跟我說。他說:你不知道,在我們那裡有很多人因為你揭露計劃生育黑幕,共產黨放鬆了一段時間,讓很多家庭生了孩子,他們都非常非常感激你。說等你出獄以後,他們會帶著孩子去登門感謝,他們從來不認為共產黨說你做了壞事。所以這個還是令我很欣慰的。

而且我記得我出獄後,共產黨在像文革似的對我們進行謾罵汙辱的時候,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2011年的7月30日,一個姓王的中共小官,當時在我們家就威脅我說,因為你做了這個壞事情,讓我們地方多生了九萬多個孩子,黨還要找你算帳。這是他對我的一種威脅。結合我在當時兩年前在監獄聽到的這個消息,我覺得如果是真的讓九萬多生命活下來,那真是非常感到些許欣慰吧。」

後記:陳光誠律師現在人雖然在美國,但不改初心,堅守自己的信念和良知,為揭露中共的邪惡,喚醒中國民眾繼續頻頻發聲,義無反顧。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