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领袖”们的“文艺范儿”(图)

兼评朝鲜电影《卖花姑娘》


由金日成编剧、金正日执导的朝鲜影视歌剧《卖花姑娘》,曾把国人感动得一塌糊涂,
由金日成编剧、金正日执导的朝鲜影视歌剧《卖花姑娘》,曾把国人感动得一塌糊涂。(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金日成编剧、金正日执导的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曾把国人感动得一塌糊涂,泪如江水,滔滔不绝。在当年的懵懂年龄,悲愤莫名,甚至痛不欲生,非如此不足以表现朴素而真挚的无产阶级感情,不足以彰显坚定的革命立场。曾几何时,电影的旋律飘荡在神州大地每一个角落,几乎人人会唱。就影响力而言,绝不输于同样苦难的《白毛女》。极大地激发了人民群众对旧社会的刻骨仇恨,对新社会的无比热爱。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

手提花篮上市场,

穿过大街走过小巷,

卖花卖花声声唱……

同龄人都不会忘记如此优美动听的歌曲,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充满荒唐的泪水。前不久,在搜索经典老电影的时候,突然看到久违的《卖花姑娘》,虽然曾经看过N遍,忍不住还是再次点开。这一次,恍如隔世,联想更多。

不可否认,《卖花姑娘》能在当年获得巨大成功,证明所有的“伟大领袖”都是多才多艺。这帮“伟大领袖”不仅是天才的导师和统帅,不仅是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理论家和军事家,同时还是伟大的文学家、艺术家。他们通古博今,饱览群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堪比“神人”。仅以当代为例,除三胖的令祖令尊之外,至少还包括下列大师:

希特勒,曾经是优秀的画家,没有在当时获得承认是一个时代的懊悔,早知如此,直接将其送进最顶级的艺术殿堂,让其远离政治,安心作画,必将是人类最大的幸福。

斯大林亦曾是文学青年,不仅热衷于创作,还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不少诗歌,据说在其登上权力巅峰之后,早年的文章被隐去作者姓名拿给当代大师品鉴,结果一致认为这家伙的作品足以获斯大林奖。

萨达姆尤其是空前绝后的文学狂人,末日临头竟然还痴迷于写小说,搞创作,即便战败之后钻进地洞,还在孜孜不倦地研读文学名著,被擒的时候蓬头垢面,连胡子都没刮,却怀揣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而其63岁创作的巨著《扎扎芭与国王》,还在中国数次出版,如果不上绞刑架,没准可以问鼎诺贝尔文学大奖。

卡扎菲同样著作等身,不但日理万机,还兼任作协的名誉主席,此外,《卡扎菲小说选》一经出版便风靡全国,洛阳纸贵,畅销不衰,几乎人手一本……

如同天朝的样板戏一样,《卖花姑娘》还真不是浪得虚名,更不是粗制滥造的假冒伪劣产品。无论是演员的演技,还是音乐和画面,堪称美轮美奂,炉火纯青。但是,说谎的孩子尽管一脸真诚,依然逃不过成年人的火眼金睛。在洞若观火之年,再品这部曾经无懈可击的电影,突然发现破绽百出,荒谬绝伦:

其一,花妮的母亲虽然含辛茹苦,却在骨子里看不起劳动人民。她宁愿让孩子饿死,也不让女儿去地主家打工挣钱,实在搞不懂了,难道在街头卖花,比在地主家当编制内的正式工更有面子?更有身份?

其二,受其母的深刻影响,花妮本人也严重丧失正确的劳动观和价值观,甚至人生观都有问题。妹妹顺姬为了给母亲筹钱治病,街头卖唱,被姐姐撞见,竟以为奇耻大辱,不仅严加痛斥,还诅咒发誓不允许妹妹从事如此低贱的职业。看的我们一头雾水,难道在街头卖唱与在CCTV上展示歌喉有什么不同吗?难道人民艺术家都低人一等吗?

其三,花妮街头卖花,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亦未闻照章纳税,竟然不见任何城管、工商、税务以及公安和警察出面干预,难道不涉嫌占道和妨碍交通?难道不涉嫌违法经营?

其四,最最不能容忍的是,妹妹顺姬双目失明,完全是监护人监管不力造成的后果,不自查自纠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迁怒于地主白善人及其老婆?孩子因为饥饿想偷东家的食物,这种行为本身就有悖于公序良俗,难道人家不该制止吗?

其五,就算白善人及其老婆负有责任,也是无心之过,也应当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解决民事纠纷。而花妮的哥哥哲勇却以纵火行凶的方式实施报复,导致自己锒铛入狱,请问哪个社会能够包容这样无法无天的狂徒?没有被剥夺公权、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已属万幸,在监狱里居然还不思悔改,甚至越狱潜逃,放在任何国家、任何朝代,都可以就地正法。

其六,通观整个影片,花妮也算亭亭玉立,秀色可餐,但是,未见任何豪强觊觎其美貌,连趁人之危都没有。尤其是其寻兄期间,漫漫长途,孤身一人,竟然没有人贩子拐卖,也没有被凌辱强占,就算当年的娱乐业并不发达,但是日本鬼子喜欢花姑娘,早已是横店的真理,人民公仆更喜欢嫖宿幼女,也是天朝的常态,如此水灵灵的姐妹俩,咋就能平安无事?

其七,不但整个社会河清海晏,就连注定一肚子坏水男盗女娼的地主,都是谦谦君子。影片中的地主婆,不仅毫无姿色,而且凶神恶煞,换任何一个成功人士,早就被休妻。可是,白善人不离不弃,非但对身边的美色视若无睹,还为自己的病妻精心调养,忧心如焚,甚至为了辟邪驱鬼铤而走险,不惜触犯法律。这这这简直就是伟大的爱情,金三他爷爷,堪称写情高手!

……

为了渲染苦大仇深,所有那个年代的艺术作品,都不会告诉我们更多的真相。杨白劳为什么会欠黄世仁的钱,我们不知道。花妮的母亲不让女儿给地主家干活,却默许孩子去借粮。正如我们都知道北京刀客杨佳是杀人犯,却不清楚为啥人家只杀警察?

几乎所有的“伟大领袖”,都是天才的文艺范儿,甚至是颠倒黑白的高手和玄幻大师。他们化腐朽为神奇,变精华为糟粕,惊天地而泣鬼神。一个建政六十多年的国家,书写前朝的历史,当然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没有任何一个独裁者会承认自己是暴君,没有任何一个暴君不说自己是和谐社会,至少幸福N倍。而为了抹黑前朝,抹黑对手,他们却豪不吝惜笔墨。当然,这里说的是朝鲜。

假作真来真亦假。可以断言,如果花妮长大成人却没有被金三家族临幸,估计连卖花的生意都没法做。可惜,白善人们早就被无产阶级专政了,再也没有人愿意给他们借粮度日。他们唯一的出路,要么往南跑,要么往西跑。今天的朝鲜半岛,南北两端的明暗对比,在太空都清晰可见。行文至此,忽然想到另外一部同样是那个时代的红色经典作品《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据称天朝的艺术家们为了将其搬上萤幕,千里迢迢奔赴异国他乡,结果当地人匪夷所思,无法理解。这是题外话。

不过,“伟大领袖”还是专注于当政治家更好。艺术可以虚构,但历史的真相却不容掩盖和篡改。如果说卖花姑娘及其家庭的不幸,确实归咎于邪恶的制度,那么贫穷的母亲杀死自己四个孩子之后再自杀,这样的时代,岂不更加悲剧?扯远了,又有点跑题,还是就此打住,等着看卖花姑娘那个国家的热闹。

责任编辑:美玲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