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员对情色的追求是有基因的(图)

2021-04-30 19:30 作者: 林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刚到苏区的李德就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希望有个中国女战士陪其睡觉。
刚到苏区的李德就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希望有个中国女战士陪其睡觉。(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如今,中共各级官员对于情色的追求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这当然离不开中共高层领导人的言传身教。当然,追根溯源,人们就会发现连共产主义的鼻祖马克思、中共导师列宁和斯大林的私生活也是如此。看来,只要沾上“共产共妻、不信天不信地”的共产主义的光,传统的人伦道德就会被摒弃,天理亦可弃之不顾。本篇要说的是当年共产国际代表李德在中国的“花样”人生。

李德(1900-1974年),又名华夫,出生在德国慕尼黑附近,德文名字为奥托・布劳恩(Otto Braun)。他在孤儿院中长大,1918年一战时应召入伍,但未参加战争。退役后接受师范教育,期间加入德国共产党。1921年、1926年因从事地下活动,两次被德国政府逮捕;1928年获救,逃至莫斯科,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

1932年,刚刚毕业的奥托分配到苏军总参谋部。此时身在上海、负责苏联对中国及东南亚各国共产党活动进行资助的共产国际间谍牛兰夫妇被捕。苏联高级间谍、上海工作站负责人理查德・佐尔格遂致电莫斯科,要求派两个德国身份的交通人员各带两万美元现金,从苏联送到上海协助打通国民政府的法院及监狱的关系,奥托即是其中一人。

奥托在将资金送到上海后并未回国,而是留在了佐尔格的身边,为苏联收集情报。不久,他遇上了从苏联回来的中共领导人博古和上海远东局负责人尤尔特。1933年春博古转移到中央苏区前,要求奥托一同前往。身为苏军总参谋部而不是共产国际的奥托,此时要求尤尔特请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发出指示以完成身份转换。共产国际为此指示,奥托作为没有指示权力的顾问,受支配于中共中央委员会。

1933年9月,奥托到达中央苏区,并开始使用中文名字李德。在中共的军事会议上,起初他一再说明他的职务只是一个顾问,没有下达指示的权力,但博古一再强调他是共产国际派遣过来的军事顾问。因此,这个时期前线来的电报,都要经过李德批阅才后送交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周再根据来电的重要程度,决定是否自己处理或提交军委或政治局讨论。1934年5月,李德成为中共最高领导层三人团的成员之一(另两位是博古和周恩来),并指挥了反国民政府的第五次围剿的战斗。

根据中共领导人的回忆录,刚到苏区的李德就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希望有个中国女战士陪其睡觉。博古虽然在很多事情上对李德言听计从,但在这件事上因考虑影响而没有应允。不久就闹出了李德骚扰女性的事件。

一天中午,李德穿戴整齐,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腰束武装带,骑上马,直奔少共中央局(团中央)驻地。原来,他看上了在这里工作的一个女干部。李德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德语向其示爱说:“你长得太美了,我太喜欢你了,太需要你了!”虽然听不懂李德的话,但他炙热的眼神让这位女干部感到很不自在。恰巧这时女干部的丈夫走了过来,他曾留学德国,能听懂德语,于是他一把拉过妻子,冲着李德大声喊道:“顾问同志,请你自重,这是我的妻子!”说完,与妻子朝屋内走去,将李德尴尬地晾在外边。

李德所为很快在苏区传开了,人们议论纷纷。博古决定帮其找个妻子。李德告诉博古他看上了一个叫赖水娣的姑娘,在众人的撮合下,姑娘同意和李德交往。然而不久,负责调查的社会部报告说,这个姑娘有丈夫,而且是反动民团的头子,于是这桩婚事就此告吹。

博古于是把将中央局妇委主任李坚贞找来,给其下达了帮李德找一个政治上可靠的妻子的任务。李坚贞不敢怠慢,找了好几个,都遭到了拒绝,最后她想到了自己的同乡、在少共中央局当文书的萧月华。萧月华虽然长得算不上漂亮,文化水平也不高,但却很贤惠、壮实,爱打篮球,能歌善舞。

当李坚贞第一次询问萧月华时,她坚决不同意,除了前不久李德骚扰女干部的事情外,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双方语言不通,生活习惯迥异,年龄差了10岁。李坚贞只好以“你必须完成这个任务”迫使其同意,萧月华哭着同意了。

由于纯粹是政治婚姻,李德与萧月华结婚后根本无感情而言。白天要工作的萧月华,晚上则沦为李德的“性奴”。然而,李德依旧对萧月华十分冷淡和刻薄,也很小气。他发现盒子里的饼干少了几块,就怀疑萧月华偷吃了,并大吵大闹。为此,萧月华被骂挨打是家常便饭。被欺负狠了的时候,萧月华就反驳几句。有一次跑到博古那里去诉苦,要求离婚,但博古总是以“服从组织”来要求她委曲求全。

在国民党的层层包围下,中共节节败退,被迫进行逃亡。逃亡途中,博古被降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李德的权力也被剥夺。心情大坏的李德更是经常打骂萧月华,把失去指挥权的怨气发泄在妻子的身上。逃亡一路,两人便吵闹、厮打一路。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党史将李德看作中央苏区失败的罪人,并把很多罪名都归结于他,这明显有失公允,似有为周恩来等开脱之嫌。当年担任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就认为:“李德的权力,不是他自己争来的,而是中共中央负责人拱手交给他的,造成失败的主要责任应该是中国同志本身。”

中共逃亡到陕北后,李德转而支持毛,并从事军事教育和研究工作。此时,萧月华生下了一子。因为孩子的缘故,双方的关系多少有些缓和,但这样的情况不过维持了一年左右。在孩子送到亲戚家后,萧月华被派去学习,由于需要住校,只能周六回家,这引起了李德的不满,而到学校大吵大闹。萧月华感到很丢面子,干脆周六也不回去了。他们的夫妻关系因此名存实亡。

烦闷的李德一天在散步时遇见了曾做过演员的李丽莲。从此,双方来往密切。一天,当萧月华回家取东西时,发现李德和李丽莲正在家中厮混,十分生气:“你是什么国际主义者?你是帝国主义分子!你勾引人家女人,违反党纪国法,我要到中央告你,我要和你离婚!”于是,萧月华跑去向毛哭诉,要求离婚。在调解无效后,中共组织同意双方离婚,儿子归萧月华抚养,李德每月付抚养费。

离婚后的李德很快与李丽莲结婚,并相约在中国生活一辈子。然而,1939年李德返回苏联时,李丽莲因护照原因留在了延安。两人从此再未见面。

返回苏联后的李德受到审查,但免于处分。后在苏联集中营内任政治教官。斯大林死后,被允许回到东德,在东德德共中央的马列主义研究院和社会科学研究所工作,负责编书、译书。1973年,李德发表《中国记事》一书,对延安时期毛泽东对中共国际派,特别是王明等人的残酷斗争有详细的描述,揭露了延安政权从自由宽松走向整肃集权的过程。1974年,李德死去。而李丽莲后来在延安担任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助教,中共建政后任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和对外联络部部长,1965年4月死于北京。

另根据德文资料,李德在被派到中国前就至少有两个“革命伴侣”,其中一位曾组织红色恐怖份子把李德从柏林监狱里劫持出来。在共产国际的地下组织帮助下,两人逃离德国,潜入苏联。1931年,这对“革命伴侣”因李德另有新欢而分手。

李德的一生再次验证了本文开篇所言:只要沾上“共产共妻、不信天不信地”的共产主义的光,传统的人伦道德就会被摒弃,天理亦可弃之不顾。

责任编辑:玉亮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