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北京重塑和统治世界企图 什么招数最奏效(图)


曝中國豔女打入美政商核心 身分暴露後逃回國
中共不希望自己党内腐败,却输出美女间谍到世界各地“拉拢腐蚀”民主国家重要官员,象方芳色诱美议员,美国情报界指称,女间谍在美多达数千人,中共正瞄准数十位美国国会议员和国会助手施加影响力。(图片来源: 网络图片 脸书/Christine Fang) 

【看中国2021年5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天秀采访报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2日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说,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共)国正在挑战世界秩序,在发挥其影响力时表现得“更有压迫性”和“更具侵略性”,认为它应该是“世界上的主导国家”。而美国前情报总监曾提醒人们,“中共才是美国的最大安全威胁,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胁”,他称“抵制北京重塑和统治世界的企图,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挑战”。对有关议题,《看中国》记者采访了历史学者宋紫凤。

以下是采访内容:

中共的霸权扩张是有其历史任务与政治目的

记者:记得小的时候,在中国,无论报纸、教科书还是电影,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共产党要解放全人类”。后来几十年,中共一直在搞经济建设,这个提法渐渐不说了。但是,就在4月3号这天,党媒新华社发表长文《今日之中国正如您所愿》,引用了中共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话,“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以显示共产党人控制世界的决心。可见这些年,中共一直没有放掉控制世界这个目标,您可否谈一下,为什么会这样?中共为什么要控制世界?

宋紫凤:中共要控制世界,这个是源于它的本质或者说是基因决定的。因为中共是整个共产主义阵营的一部份,你不管它是过去当小兄弟还是后来当老大也好,它都是这个共产主义阵营的一部份。

那么共产主义或共产党它这个东西就是很特殊,人类历史上,古今中外没有一个组织或政党,一上来就是以全世界为目标的。共产党不是这样,它一开始提出的就是解放全人类,消灭国家之类的口号,它就是以世界为其终极目标的。

中共作为它的一部份,也必然要继承它的历史任务、或者说是终极目的。这就是中共为什么要以控制世界为目标。从中共的产生过程看也是如此,中国对于共产党而言,只是一个立脚点,只是共产国际的远东支部。通过这个立脚点,站稳脚跟,再进一步控制世界其它地方。也就是说,今天中共的霸权扩张,它并不是正常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与世界扩大互动的过程,而是有其历史任务与政治目的在背后的。

中共前30年是对抗 后30年是渗透 另加争霸状态

记者:过去,中共说要解放全人类,那个时候大家认为中共会发动战争实现这个目标。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发现中共根本没钱去对抗富裕的西方民主社会;可近一二十年,随着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扶植,共产党渐渐财大气粗了,我们看到中共利用金钱在全球投资合作和意识形态输出并进。您可否谈谈中共在控制世界这个过程中,做法上的变化呢。

宋紫凤:控制世界是中共的目标,但具体做法上,它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做法,都是有它的历史原因吧,或者是说现实需要。你比如说从49年开始,中共自己的说法,前30年后30年。那前30年其实是一种对抗,后30年它是一种渗透。

这个转变你如果追溯原因的话呢,往远可以追溯到,当时计划经济走不下去了,它就搞改革开放。往近了追溯呢,它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因为当时这个国际环境这个大气候呢,就是苏联垮台了,那么中共这个时候一定是首先要保全自己,不能成为国际社会的众矢之地。在这种情况下它只能去更加隐藏它邪恶的一面,它要伪装起来,要放低姿态,这就是它为什么从一个对抗的姿态变成渗透的姿态。

那么它实际上还有第三阶段,就是习近平上台之后,这个时候,其实准确的说,它其实是进入一个争霸的状态,或者说你说它亮剑也好。当然这也是有它的一个原因。实际上这个所谓的争霸,它仍然是一种渗透。它只不过是一种更加明目张胆,更加强势的一种渗透。他的这个转变,一个就是说,你可以把它说成是中共篡政70年积累的这样一个结果,到这一步,它必然要做这样的事情。这个是说中共本身的原因。

但是作为中共党魁习近平来讲,他也有他自身的原因。习近平上位是在中国内斗,江胡斗的背景之下上位的,他实际上既非江派也非胡派,他既无人望也无根基。他只是一个替代品,就是一个别无选择的这么一个角色被推上台。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很急于去建树一种政绩。

但是所谓这个政绩建树,其实一般来讲,也无外乎四个要素的考察。一个是经济是不是很好,然后再就是社会是不是稳定,然后国内是不是拥护,然后国际是不是认可。前三个要素呢,习近平的前任基本都做到位了。这个所谓做到位它完全是一种邪恶的手段。你比如经济上他是用杀鸡取卵这种方式,所以到了习近平这一步,这个经济已经搞到了一种败象尽显的状态,很难再把它搞出一个新的名堂出来。所谓社会稳定,他的历代前任都是用一中高压维稳。所以习近平再做也很难再有一种新的什么建树。舆论也是这样,他也同样是靠维稳的方式,再配合洗脑,达到一种国内好象都很拥护很支持,完全是假象。但是中共不在乎这个,只要达到这个效果对它来讲就可以了。

所以作为习近平来讲,他要想在政绩上有所建树,他也只能是最后一个。就是所谓在国际认可上还有文章可做。因为之前中共虽然通过一段时间的韬光养晦,他只能说一定成度上获得了国际上的一个接纳。但是习近平就要把它拔到一个新的高度,就不只是被国际接纳,他要当老大,要取代美国。就象“赶英超美”这种话,你如果在毛泽东时代说,别人听起来就象一个大笑话一样。但是习近平时代他再说的时候,他是把它当作一个真事在说,是有具体的一些行动,而且他确实在这样做。

战略上从经济入手 与国际社会互动中 向各个领域渗透 

记者:马云掌控的蚂蚁集团去年上市前夕遭习近平出手叫停整治,《华尔街日报》刊登长文揭示阿里巴巴背后秘密投资者,其中包括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和江派前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李伯潭的公司拥有“茅台会俱乐部”,对于奢华宴会的俱乐部活动,被视为党内的腐败,习近平痛斥中共高官的内部讲话称,“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有意思的是,中共不希望自己党内腐败,却输出美女间谍到世界各地“拉拢腐蚀”民主国家重要官员,象方芳色诱美议员等,美国情报界指称,女间谍在美多达数千人,中共正瞄准数十位美国国会议员和国会助手施加影响力。这只是报出来的冰山一角。

那么中共是用什么方式渗透世界的?这方面可否谈一谈。

宋紫凤:好的,我觉得您刚才提到的这个例子里讲到的这些手段呐,它其实是跟中共的战术有关,就是中共要控制世界,它其实是有大的战略布局和具体一些战术。

从战略上讲呢,它其实是从经济入手,以经济为突破口,然后借着经济全球化这样一个顺风车,它就参与到国际事务中来。那么在跟国际社会的互动之中,它在向各个领域去渗透,包括政治、宣传、科研、文教甚至包括娱乐等等。那么这是它的战略。

那它的具体的战术来讲呢,在中共之前,苏联它是跟西方自由社会打的是一种冷战。那么苏联解体之后,中共接棒,这个时候它不会再打冷战,因为它的实力还不如苏联,苏联这个冷战都打不了,中共它也不会再去打冷战,但是热战它又打不过。所以中共它打的是一种什么战呢?我们可以把它称为“无战之战”,也就是不以战争的形式却达到战争的目的。说白了就是除了战争以外的所有手段它都可以采用。说白了也就是不择手段、不受限制、不讲道德、不讲底线,就是无所不用其极。这种战术用中共自己的话讲,它把它叫作“超限战”,超越一切限制。所以就象你刚才讲到的利诱也好,色诱也好都是它“超限战”的一部份。

那么除此之外,它还有很多其它的手段。包括,必要的时候它可以发动细菌战,什么生化武器,恐怖暗杀。你比如那个香港反送中的时候,当时中共派了很多人去香港暗杀年轻人,制造这种恐怖气氛。还有包括人质外交,包括间谍战,这些东西通通都是它“超限战”的各种手法吧。

中共在相当程度上能够控制美国、欧洲和澳洲等政界

记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2016年7月,在中共内部发表过一次关于中美战略的演讲,披露了中共对付美国的几大邪招。

其中第五个战略:尽可能地渗透美国各层级的选举。他认为,美国的众议员是可以控制的并称,“我们中国政府希望,最后每个美国国会众议员的选区都有中国投资。”

金灿荣分析称,435个众议员,平均一个众议员选区大概有75万选民。按照通常的30%投票率来计算,20万张选票就可以决定议员的命运。而一般来说两党竞争的候选人得到的选票差距不会特别大,到最后估计也就只差了一万张票或者几千张票,“所以你手上要有几千张票,你就是他爹”。

紫凤,我们也看到了这届美国总统大选有中共幕后干扰的影子。你可否谈谈,中共要在世界渗透共产主义、控制世界,它的目的达到了多少?

宋紫凤:您说到中共干涉美国大选,这是中共在政治上的一种运作,但是我们看到的它其实是一个综合效果。它不是只在政治这一个层面运作,就象我们刚才提到的它是以经济为突破口,然后渗透政治呀,包括什么科研啊,文宣啊,方方面面甚至包括娱乐。所以我们要看中共到底做到了多少,就是应该全面的去看。

你比如说,它在经济领域里头,它做到了什么呢?它主要是借助经济全球化,它有些大的动作。举例子,比如: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这是它的第一个大动作。

当然,它加入到这个组织中,并不是真的要参与到国际事务中来。它是要利用它的规则,但是它并不遵守它的规则,反过来,它还要破坏它的规则。比如:它设置关税壁垒,这就是不守规矩。对外搞倾销,它利用国家补贴,政府补贴,说白了就是占便宜的方式。

你看它做到了什么呢?它的收效确实是很可观,它在几年之后,2010年它的GDP就超过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就是它的成果。

而且这还只是经济一方面,实际上它还有很多附带的效果。你比如它加入到WTO之后就可以渗透到各种各样的世界组织里,就不止是世贸组织了,还有象什么世界银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中共的官员在这里担任一些重要的职务,它就可以使这些组织去为它说话,为它备书,制定一些对它又倾向性的政策、有力的政策等等。

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2013年“一带一路”的出台。因为“一带一路”锁定的目标都是基础建设,什么修公路啊、桥梁啊、发电厂还有什么铺设煤气管道等等。如果一个国家的基础建设被中共掌控的话,中共就等于把你这个国家给控制住一样,此外,“一带一路”还有很多债务陷阱。那么陷入债务陷阱的这种国家,它就会在跟中共的互动上一步步陷入非常被动的地位,这些都是中共在经济领域里做到的,这里仅举两个例子。

再比如它在政治上,就象你刚刚所说的,它用各种手段,比如包括这个政治捐款,这个还是属于明面上的,暗地里就是直接贿赂你,或者是美人计,美女间谍等等。我们从去年的2020大选确实看到中共深耕这么多年之后,它真的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去影响美国的选举,就是控制美国的政界。其实它在欧洲、在澳洲这方面做的也非常的深入。

再看它在宣传上,宣传上它基本上是几个比较常用的手法。它会让自己的喉舌直接到世界各地去开设分支机构。当然,它是有一个契机,2008年那个世界金融危机。当时很多西方媒体走下坡路,它就瞅准这个机会,就让它的党媒喉舌统统到国外去开设分支机构,但是这只是一种。

还有一种就是做广告,比如:新华社在纽约时代广场曾经卖那个最大最明显的那个大屏幕,然后播放它的一些宣传片。还有一个非常有欺骗性的,它花重金去购买国际主流媒体的版面它登自己的东西,但是读者不会那么细心,他读的是其实中共党媒喉舌的东西,但是他会以为这是《华尔街日报》的东西,是《华盛顿邮报》的东西,什么《费加罗报》的东西或者《纽约时报》的东西。其实不是,那个是中共自己的文章,自己的东西,它是花重金买的那个版面。

那么还有就是它会扶持一些华人媒体,用各种方式把这些媒体扶持起来,实际上是受它控制的,但是它却是以一种所谓的外媒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间为它来说话。这个就是它在宣传领域做到的。

还有科研方面。它就是搞市场换技术,强制你做技术转让。你比如这个特斯拉,它在中国遇到的这些麻烦,很多分析认为中共现在要它的核心技术。他遇到的这个事情,应该说是所有进入中国市场的外企最终都会遇到的一个关。

一开始你可能会有所收获,尝到一点甜头,但是最终中共的目标一定是它要你的核心技术。你要是不把技术转让给它的话,它一定会不断的找你的麻烦。

当然,特斯拉的案例可能有点点特殊,因为马斯克还要搞个星链计划,这个东西它直接威胁到中国的防火墙,就冲这一点中共也会找他的麻烦。

但是不管怎么说,任何一个外企进入中国,它最后都会面临要转让技术这样一关。这还是属于能够摆在台面上说的东西。背地里他可以直接找黑客、留学生或者研究人员去偷你的技术,这种案例也非常非常的多。还有规模最大的“千人计划”,它本身就是兼有间谍性质的这样一个计划。所以这就是它在科研方面做到的。

包括教育啊,比如最成功的这方面就是孔子学院,高峰期的时候,146个国家,它建立了500多个孔子学院。就是那个规模是相当大的。还有一个常用的手段就是给名校或研究机构投资。比如华为就英国的剑桥、牛津等这种英国的20多所名校投资,实际上就是一种收购和渗透。

甚至包括娱乐界它也不会放过。过去它经常派演出团演什么红歌会这些东西,在世界各地来办这种东西。但是这个东西效果确实不好,基本上是不买账的。但是它最后还是有所收获,它从经济上突破。

直接从经济上收购或者是参股这种影视公司。象好莱坞这是它重点收购对象。现在好莱坞已经被严重渗透,好多好莱坞的制片人或者演员啊,他就不再敢去批评中共,至少他不去得罪中共,实际上就是在接受中共的这种自我审查。这些方方面面我们刚才谈到的,其实同时也就是中共它做到的。

不与中共合作 分清中共和中国 回归传统重建道德

记者:嗯,好的。听您介绍这些情况呢,感觉中共对美国的渗透真的是非常严重。一部分美国人对此还很麻木,但也有一部分清醒的美国人,已经深感危机。比如,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2日就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说,中共正在挑战世界秩序,在发挥其影响力时表现得“更有压迫性”和“更具侵略性”。它认为应该是“世界上的主导国家”;另外,去年12月3号,美国前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就在《华尔街日报》发文说“中共才是美国的最大安全威胁,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胁”,他称“抵制北京重塑和统治世界的企图,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挑战”。

那您能否谈谈,面对野心勃勃的中共,全球应该怎样去防止被它渗透和控制呢?

宋紫凤:嗯,要说怎么样防止渗透呢,我觉得我们先要搞清楚为什么会被渗透,搞清楚原因。当然我们可以说因为有中共嘛,中共它设置各种各样的圈套,但是我觉得这是外因,就是一件事情要想起作用,它都是有内因和外因两个因素一起起作用这个事情才能做成。

中共它只是个外因,对于这个外因很好解决,就是如果你认清它,你知道它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你就排除它,不要再与它合作,不要再与魔共舞。

但是呢,其实真正需要解决的是内因。就是我们要从自身找原因。比如,中共是画了一个圈套,但是有的人就进入了这个圈套,有的人就有这种抵制力。这个之间的差别其实就是内因在起作用。

这个内因,我觉得大概有两方面:一个就是中共中国分不清。这个是中共几十年来刻意混淆的。因为中共我们都知道它其实就是一个西来幽灵,当然说幽灵,这不是讲迷信,这是中共自己《共产党宣言》上说的,它说它是幽灵。其实也不是它说的,是当时欧洲那些保守派说的。但是它之所以直接引用了,你说它狂妄也好,怎么也好,它其实是不屑于隐瞒的,它不屑于避讳的,所以它才会把它引用到它的开篇。那么这样一个幽灵,一个邪灵,它来到中国这个地方,它是没有任何根基的,其实无论是中国人还是中国以外的人都不会很容易的去接受它。这就是它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要抹煞中共和中国的一个界限。

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刚才谈到的那个孔子学院,它为什么不叫毛泽东学院呢?你要是叫毛泽东学院,没有人来,可是你叫孔子学院,好多人就上当就来了。其实你也可以看到,不管过去历史中发生过什么,但是这五千年走下来,世界各国的人对这样一个古老的民族,这样一个漫长的历史,他都是有一种好感和亲切感的,就是一种认同感。所以,中共它就一定要把自己扮演成一个古老中国的继承者这样一个状态。所以它才能获得世界的认可。

包括“一带一路”,它打的旗号是“丝绸之路”。它如果叫社会主义道路,可能没有人跟他来,它如果叫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起这么样一个名字,很多人就来了,他联想到的是中国古代的那个丝绸之路。这是指在国外。

那么在国内也是这样,虽然我们现在觉得中共这几十年统治下来,中国人被中共洗脑、改造后,跟过去那个传统的中国人思想差异是非常大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在骨血里头,在灵魂的深处,他还是对古老的五千年中国有一种归属感,他还是有一种认同感的。

所以,当中共要利用中国人为它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它就一定要混淆它跟中国的概念,它要把自己装扮成中国。就象我们刚才讲的“超限战”啊,它全都是用一些不道德的手段,那么人呢都是有良心的,如果你让一个人去做一个很缺德的事情,他会觉得跟他的良心是违背的。但是它给它赋予了一个很高大的借口,它混淆爱党与爱国,说这是为了爱国, ,这个时候做这件事情的人他就有了另外一种感觉,他不会觉得他在做一件不道德的事情,他会觉得他为了一个更高远的,更伟大的目标,一个爱国的目标,他做了这个事情,这样他就能做的下去,所以,这就是它要混淆这个东西。

那么同样的,我们看清这一点的时候,说我们怎么样去抵挡它的渗透。我觉得首先是我们自己要分清中共与中国。其实我们看一下,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国际上的,但凡对中共有一个彻底的,清醒的认识的人,他都是在这一点上分的非常清楚。你比如说蓬佩奥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他可能应该是美国政治核心层面,政治要人中,他是第一个非常清晰的提出“中共不是中国”这个概念。而你看他的做法真的是对中共认识的非常清楚。我们每个人也应该是这样。

除此之外,另一个内因,就是道德的下滑。当然一说起这个好象有点象说教一样。道德是不是有点空洞啊!其实不是这样,我们看一下中共的所为,其实中共真的是魔鬼,中共做的一切,不管它在哪个领域渗透,就是我们刚刚举的那些例子,你会发现它无外乎都是专门打击人的道德软肋,它用金钱去诱惑你啊,或者用美色去诱惑你啊,或者是用恐怖手段去恐吓你啊,他都是抓住你道德的软肋,它就在打这个东西。

如果一个人能够面对中共的种种技俩都不被它带动。比如,你让我腐败,我就能抵御你,我就没有这个贪念,我就不去腐败,不去贪这个财;或者用这个美人计、间谍啊,我就能够抵御你的这种招数吧,或者是它用这种恐怖的手法,那么我就能够很勇敢的去抵挡你。

如果要做到这一步的话,一定要有一个很深厚的道德修养或者是道德根基,你才能够抵御的了。

那么中共的种种做法它真的不是一个人的状态,真的就是魔鬼的行为。我们知道任何魔鬼来斗,其实你是斗不过魔鬼的,不是一个层面的,但是呢,道德却可以,为什么呢?因为道德他是源于神性的,他的来源是更高的,这个其实从历史的角度讲,无论东西方历史。我们会发现,各个国家也好,民族也好,它的传统的道德观、价值观都是源于他对那一方正神的信仰,都是从那来的。

大致上来讲,你比如中国讲这个仁义礼智信,儒家的这一套传统道德观,它其实发源于天道地德这样一种信仰。那么西方也是,它的很多普世价值观,是发源于基督教,他都是源于对正神的信仰。所以只有这个东西他才能抵御魔鬼。

那么,说到我们怎么去防止这个渗透,那么除了外在的,我们不要再与中共合作,不要与魔共舞啊,还有就是内因,一要分清中共和中国,二要回归传统重建道德。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大唐英雄榜 电子书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