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大数据监控无阻社会变革(组图)

2021-06-04 12:43 作者: 李怀橘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89年4月22日,中国北京发生学运。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认为社会情绪的长期积累,会酝酿变革,即使中共使用大数据监控亦无法阻止。图为1989年北京爆发的学生运动,学生高举Liberty(自由)的横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6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怀橘报导)自从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后,悼念六四死难者,要求北京平反六四,已经成为香港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部份。不过,维园烛光或成绝响。近期更有消息传出,六四夜晚任何人身穿黑衣或手持蜡烛在维园附近出现都将被警方逮捕。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在接受香港学者沈旭晖采访时表示,香港的言论自由威胁习近平政权,加上中国经济下滑的大背景,当局必然会加强管制。另外,他认为中国社会情绪的长期积累,会酝酿变革,即使中共使用大数据监控亦无法阻止。对于未来香港社运的走向,他呼吁本土香港人先保护好自己,保存火种,不要绝望,只要港人心怀希望,就是中共的巨大失败。

中国内部因素是打压香港的前提

1990至2019年的30年间,每逢六四,香港支联会都风雨无阻地举行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夜空下港人举起蜡烛,片片烛光为身在中国大陆和海外的民运人士带来力量和希望。香港的六四烛光晚会是全球最大型的六四悼念活动,少则几万人,多则十几万人聚首维园。

2019年6月4日,香港人在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上悼念死难者。(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2019年6月4日,香港人在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上悼念死难者。(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去年和今年,警方均以疫情为由拒绝支联会的活动申请。不仅如此,近日当局也强制关闭了六四纪念馆。大陆学者田飞龙日前指支联会的五大纲领之一的“结束一党专政”违法国安法,呼吁港府依据国安法处置支联会。坊间有评论人士担心,和其他民主派政治组织一样,支联会命悬一线,面对被取缔的风险。

王丹表示,去年港版国安法通过的那一刻,已经预料到上述情况的发生。北京当局用国安法将香港变成一个大陆城市,作为大陆城市,当然也不可以发出任何异议声音。

他认为香港的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包括六四相关活动,对习近平的政权造成了威胁。中国经济下滑的大背景,也是当局打击香港的一个主因,王丹解释说,过去30年,中国政府都以经济增长来维持政权的稳定。目前中国经济走下坡路,失去了经济的支持,当局担心如何控制民怨。过去的历史证明,每当经济状况转差的时候,当局就在政治上就加强管制。

王丹续道,问题的大背景发生在中国,而非香港,“因为内部开始出现问题,所以他必须先处理周边隐忧”,即使香港没有发生反送中运动,中共也会用温水煮蛙的方式令香港成为一个大陆城市,“正值八九民运32周年,我想中共学到的最大教训,就是要把所有潜藏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也就是说,习近平效仿当年处理六四的手法,把未来香港潜藏的异议声音和反抗活动尽早消灭掉。

王丹指,香港局势和中国已经密不可分,香港的民主派和中国的民运人士应该团结起来,一起对抗中共,这样才能最终“光复香港”。对于有传海外民运人士之间不团结,各拉一派搞山头主义,王丹说,这是人性的问题,夫妻之间都会吵架,甚至离婚,人与人之间也难免出现分歧,“这令人遗憾,但也是正常的事情,我们生活中有很多正常但又令人遗憾的事情”。

改变酝酿于内心 中共无法操控

评估中国未来,王丹说,有理想的精英阶层并不能引领社会的改变,要待历史时间成熟了,社会具备了一定的条件和气氛,少数人才可以出来推动变革。他指,“社会变化也有其本身的脉络和逻辑”,中国自由主义分子不会永远引领社会,自由派只能更明智地分析逻辑、把握机会。

王丹又指,社会本身就拥有一套面对困局的力量,比如最近的“躺平主义”,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行为,或者这种意识的形成都是对中共的威胁,否则央视不会特意发表评论批评“躺平”。

目前中共使用大数据监控社会,试图影响和主导社会氛围。王丹说,从历史中看到,“过去人类历史中的重大动荡、转型、变革,不是大数据可以分析与监控到的,不管是法国大革命、英国工业革命,或八九六四等,都是经过长时间的社会情绪的累积”。

他续道,这种社会情绪很微妙,未必可以明言,或者以宣言或组织的形式出现,但这种情绪在社会潜滋暗长,如一股暗流涌动。“躺平主义”就是一种社会情绪的展现,这些情绪在人的内心萌芽滋长,并非大数据可以监测得到,王丹认为,无需迷信高科技,这些东西影响不到中国社会的未来变化。

香港社会运动未来如何发展?

对于未来香港人如何继续社会运动,王丹表示,社运有高潮有低潮,现实情况下再发起反送中期间的大规模游行已经不可能,抗争者也不应该做无谓的牺牲。目前有很多港人在海外做游说工作,他认为,海外港人可以在自由的社会中,把港人的诉求和香港精神发扬光大;而本土港人则要好好保护自己,保存火种,“保护自己,已经是最大的反抗”。

香港反送中游行
王丹认为现实情况下难以发起反送中时期的大型示威活动,港人唯有保存实力。图为2019年港人示威促政府撤回《逃犯条例》。(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国安法实施后,香港很多本土政治组织相继宣布解散,包括黄之锋的香港众志。王丹认为这是明智的做法,没有必要公开对抗,但要维持抗争的精神力量,大家互相鼓励,不要绝望,不要崩溃,在黑暗的时期继续耕耘。

日前香港社运人士中对去和留存在分歧,有人主张留在香港,有人则认为要逃亡到海外保存实力。王丹说,去或留没有统一标准,因人而异。如果留下来什么也不能做,或者被投入大牢,那就离开,没有必要把生命和精力消耗在监狱里,因为“光复香港”是需要有声音有行动的。但有些人没有入狱或被捕的风险,还是可以留在香港的,“有危险就离开,没危险就留下,这是我的看法”。

对于六四烛光晚会不能如往年版在香港举行,王丹说,“反送中也好,占中也好,我真心佩服香港年青人的创意”,相信香港人会继续发挥创意。他留意到最近有人在公共建筑物的电灯开关上贴上六四贴纸,“我想以这样的创意一定会再现出来,维园晚会只是其中一种的纪念形式,我们无需执着于此”。他认为中共的打压也是有阶段性的,随着时间的发展,这种高压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不过,他认为中共会继续打压支联会。目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已经被当局定罪,正在服刑中。王丹说,即使支联会取消“结束一党专政”的工作纲领,当局也会罗织罪名,支联会成员恐怕“最终亦难逃清算”。

香港如何度过黑暗时期?

被捕的香港法律学者戴耀廷形容香港已经步入寒冬,希望大家在寒夜中彼此守护,逆风前行。王丹希望香港人要做好思想准备,“面对一个非常黑暗的时刻,可能一开始不习惯,但还是得习惯”,如果提前做好思想准备,压力会少一些,也要保持一个好的心态,“留得青山在”!

他续道,中共丧心病狂的打压,就是要令港人感到绝望,“用一种过份的东西使你绝望,不让你心存一丝希望,所以香港人最大的抵抗就是不要绝望,既然北京想要你绝望,就更要找方法鼓励自己不要绝望”,港人心怀希望,就中共巨大的失败。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