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大數據監控無阻社會變革(組圖)

2021-06-04 12:43 作者: 李懷橘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989年4月22日,中國北京發生學運。
六四學運領袖王丹認為社會情緒的長期積累,會醞釀變革,即使中共使用大數據監控亦無法阻止。圖為1989年北京爆發的學生運動,學生高舉Liberty(自由)的橫幅。(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6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懷橘報導)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後,悼念六四死難者,要求北京平反六四,已經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一個重要部份。不過,維園燭光或成絕響。近期更有消息傳出,六四夜晚任何人身穿黑衣或手持蠟燭在維園附近出現都將被警方逮捕。六四學生領袖王丹在接受香港學者沈旭暉採訪時表示,香港的言論自由威脅習近平政權,加上中國經濟下滑的大背景,當局必然會加強管制。另外,他認為中國社會情緒的長期積累,會醞釀變革,即使中共使用大數據監控亦無法阻止。對於未來香港社運的走向,他呼籲本土香港人先保護好自己,保存火種,不要絕望,只要港人心懷希望,就是中共的巨大失敗。

中國內部因素是打壓香港的前提

1990至2019年的30年間,每逢六四,香港支聯會都風雨無阻地舉行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晚會,夜空下港人舉起蠟燭,片片燭光為身在中國大陸和海外的民運人士帶來力量和希望。香港的六四燭光晚會是全球最大型的六四悼念活動,少則幾萬人,多則十幾萬人聚首維園。

2019年6月4日,香港人在維多利亞公園六四燭光晚會上悼念死難者。(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2019年6月4日,香港人在維多利亞公園六四燭光晚會上悼念死難者。(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去年和今年,警方均以疫情為由拒絕支聯會的活動申請。不僅如此,近日當局也強制關閉了六四紀念館。大陸學者田飛龍日前指支聯會的五大綱領之一的「結束一黨專政」違法國安法,呼籲港府依據國安法處置支聯會。坊間有評論人士擔心,和其他民主派政治組織一樣,支聯會命懸一線,面對被取締的風險。

王丹表示,去年港版國安法通過的那一刻,已經預料到上述情況的發生。北京當局用國安法將香港變成一個大陸城市,作為大陸城市,當然也不可以發出任何異議聲音。

他認為香港的集會自由、言論自由,包括六四相關活動,對習近平的政權造成了威脅。中國經濟下滑的大背景,也是當局打擊香港的一個主因,王丹解釋說,過去30年,中國政府都以經濟增長來維持政權的穩定。目前中國經濟走下坡路,失去了經濟的支持,當局擔心如何控制民怨。過去的歷史證明,每當經濟狀況轉差的時候,當局就在政治上就加強管制。

王丹續道,問題的大背景發生在中國,而非香港,「因為內部開始出現問題,所以他必須先處理周邊隱憂」,即使香港沒有發生反送中運動,中共也會用溫水煮蛙的方式令香港成為一個大陸城市,「正值八九民運32週年,我想中共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要把所有潛藏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也就是說,習近平效仿當年處理六四的手法,把未來香港潛藏的異議聲音和反抗活動儘早消滅掉。

王丹指,香港局勢和中國已經密不可分,香港的民主派和中國的民運人士應該團結起來,一起對抗中共,這樣才能最終「光復香港」。對於有傳海外民運人士之間不團結,各拉一派搞山頭主義,王丹說,這是人性的問題,夫妻之間都會吵架,甚至離婚,人與人之間也難免出現分歧,「這令人遺憾,但也是正常的事情,我們生活中有很多正常但又令人遺憾的事情」。

改變醞釀於內心 中共無法操控

評估中國未來,王丹說,有理想的精英階層並不能引領社會的改變,要待歷史時間成熟了,社會具備了一定的條件和氣氛,少數人才可以出來推動變革。他指,「社會變化也有其本身的脈絡和邏輯」,中國自由主義分子不會永遠引領社會,自由派只能更明智地分析邏輯、把握機會。

王丹又指,社會本身就擁有一套面對困局的力量,比如最近的「躺平主義」,這種非暴力不合作的行為,或者這種意識的形成都是對中共的威脅,否則央視不會特意發表評論批評「躺平」。

目前中共使用大數據監控社會,試圖影響和主導社會氛圍。王丹說,從歷史中看到,「過去人類歷史中的重大動蕩﹑轉型﹑變革,不是大數據可以分析與監控到的,不管是法國大革命﹑英國工業革命,或八九六四等,都是經過長時間的社會情緒的累積」。

他續道,這種社會情緒很微妙,未必可以明言,或者以宣言或組織的形式出現,但這種情緒在社會潛滋暗長,如一股暗流湧動。「躺平主義」就是一種社會情緒的展現,這些情緒在人的內心萌芽滋長,並非大數據可以監測得到,王丹認為,無需迷信高科技,這些東西影響不到中國社會的未來變化。

香港社會運動未來如何發展?

對於未來香港人如何繼續社會運動,王丹表示,社運有高潮有低潮,現實情況下再發起反送中期間的大規模遊行已經不可能,抗爭者也不應該做無謂的犧牲。目前有很多港人在海外做遊說工作,他認為,海外港人可以在自由的社會中,把港人的訴求和香港精神發揚光大;而本土港人則要好好保護自己,保存火種,「保護自己,已經是最大的反抗」。

香港反送中遊行
王丹認為現實情況下難以發起反送中時期的大型示威活動,港人唯有保存實力。圖為2019年港人示威促政府撤回《逃犯條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很多本土政治組織相繼宣佈解散,包括黃之鋒的香港眾志。王丹認為這是明智的做法,沒有必要公開對抗,但要維持抗爭的精神力量,大家互相鼓勵,不要絕望,不要崩潰,在黑暗的時期繼續耕耘。

日前香港社運人士中對去和留存在分歧,有人主張留在香港,有人則認為要逃亡到海外保存實力。王丹說,去或留沒有統一標準,因人而異。如果留下來什麼也不能做,或者被投入大牢,那就離開,沒有必要把生命和精力消耗在監獄裡,因為「光復香港」是需要有聲音有行動的。但有些人沒有入獄或被捕的風險,還是可以留在香港的,「有危險就離開,沒危險就留下,這是我的看法」。

對於六四燭光晚會不能如往年版在香港舉行,王丹說,「反送中也好,佔中也好,我真心佩服香港年青人的創意」,相信香港人會繼續發揮創意。他留意到最近有人在公共建築物的電燈開關上貼上六四貼紙,「我想以這樣的創意一定會再現出來,維園晚會只是其中一種的紀念形式,我們無需執著於此」。他認為中共的打壓也是有階段性的,隨著時間的發展,這種高壓不會一直持續下去。

不過,他認為中共會繼續打壓支聯會。目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已經被當局定罪,正在服刑中。王丹說,即使支聯會取消「結束一黨專政」的工作綱領,當局也會羅織罪名,支聯會成員恐怕「最終亦難逃清算」。

香港如何度過黑暗時期?

被捕的香港法律學者戴耀廷形容香港已經步入寒冬,希望大家在寒夜中彼此守護,逆風前行。王丹希望香港人要做好思想準備,「面對一個非常黑暗的時刻,可能一開始不習慣,但還是得習慣」,如果提前做好思想準備,壓力會少一些,也要保持一個好的心態,「留得青山在」!

他續道,中共喪心病狂的打壓,就是要令港人感到絕望,「用一種過份的東西使你絕望,不讓你心存一絲希望,所以香港人最大的抵抗就是不要絕望,既然北京想要你絕望,就更要找方法鼓勵自己不要絕望」,港人心懷希望,就中共巨大的失敗。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