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个百强房企典型的死亡案例(图)


光耀地产的死亡案例也颇有代表性。
光耀地产的死亡案例也颇有代表性。(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2年2月20日讯】心怀忧惧的万科,一直想给房地产市场划时代。2014年底,王石说,“黄金时代退出,白银时代到来”,这话影响力很大,争议也很大。

2018年,接班王石的郁亮,也开始焦虑起来,在万科的秋季例会上,鲜红的背景上“活下去”三个大字异常显眼。

在形势还一片大好的时候喊这句话,大家群嘲万科“制造焦虑”,有人甚至觉得当时房地产还在钻石时代。

直到2021年的时候,郁亮再次发言,房地产已经进入管理红利时代,这话也被解读为房地产进入青铜时代。

结果这两天,万科的内部会上,郁亮再次发言,房地产进入“黑铁时代”。收入下降、利润下降、工作难度和强度上升,郁亮自曝,订机票都已经不订头等舱了。反正要么活,要么死。

被传裁员的河南建业的胡葆森也在内部会上说,“对已经躺平的房企来说,黑铁时代都不是了”,暴雷的企业一个接一个,在说白银时代的时候,王石担心“下一个倒台的是万科”,而无论是青铜还是黑铁,郁亮的“背水一战”为的还是那三个大字,“活下去”。

万科忧虑的“生死问题”,一直在上演。

最近,与万科同在深圳的百强房企光耀地产,因拍卖资产再次回归大家的视线,其死亡案例也颇有代表性。

光耀地产知名度不算高,是潮汕商人郭耀名在2002年才成立的公司,专注于惠州,开发了“荷兰水乡”、“荷兰小城”、“荷兰堡”等一系列的项目。

惠州比邻深圳,在惠州盖房卖给深圳人这门生意,一直都有,但是在千禧年后,不少项目烂尾,光耀地产也在临深片区搞了一个光耀城,眼瞅着要烂尾,这要是烂尾了,公司基本就完了,结果,靠几句话给救过来了。

“先生的湖”策划案横空出世,文青范儿赢得了深圳人的青睐,“鱼什么时候来是鱼的事,先生什么时候来,是先生的事”等一系列广告语到现在来看,仍能迷住不少人。

就靠这几句话,光耀地产一炮而红,项目连续3年成为了销冠,2008年收入才只有7亿,而随后3年间光耀城项目就卖了40亿,光耀地产收入冲刺百亿。

吃到了甜头,光耀地产开始主打“候鸟度假地产”,不仅从惠州走进了深圳,还从长三角进军多个城市,甚至在韩国的济州岛,还搞起了“中国城”。

收入越来越好,花钱更是不在话下。

融资、拿地、搞大项目,高杠杆、高周转加持,2011年,成立不到10年的光耀地产,进入了全国百强房企之列,也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风光的郭耀名也开始进军“美丽事业”,先是赞助了中国模特新面孔大赛,又冠名了世界模特小姐中国区总决赛,无论是靠情怀还是靠选美,光耀地产终于还是达到了自己的巅峰。

这时候就该考虑上市了。

2009年,光耀考虑借壳,结果泡汤,2011年,机会又来了,上市公司新都酒店的控股权转到了光耀地产手里,如果能注入资产借壳上市,那郭老板的愿望也就得逞了,可惜,房地产监管太严格,恒大没搞定的事,光耀自然也搞不定。

想通过上市建立一个融资通道的路子基本没戏了,这时候,光耀的资金面骤然缩紧。

原来为了冲击上市,郭耀名到处融资借钱,甚至直接在上市公司占款,同时公司的大项目也占款不少,按他的计划,上市就能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基本是搏一把的思路。

可惜,上市不成,借的钱还需要还,结果资金链紧绷,后来因为债务诉讼进入失信名单,又被金融机构内部拉黑了,正儿八经的渠道已经借不到钱了。

按说认赌服输,清资产还债呗,但这位潮汕地产大佬选择再搏一把,怎么办呢?借高利贷。

结果可想而知,很快就暴雷了。

本来2-3个月的借款,战线拉长,到讨债的上门,民间借贷10多亿,利息也滚了10多亿,这时候郭耀名对外宣称的是,再找到3-5亿,补上资金缺口,光耀就能活过来。

话说得好听,但债权人们很快发现,这大老板已经跑香港不回来了。

实控人跑路,最终光耀地产在2017年申请破产重整,负债100多亿,烂尾项目又坑了购房者数十亿,到申报债权时,总额达到了212亿,为了找到郭耀名让他还债,还发布了160万的悬赏。

重整4年,光耀地产也没能等来白衣骑士,2021年中,光耀正式破产清算,宣告“死亡”。

光耀地产的遗产还剩下点什么呢?

第一批拍卖资产,包含土地、办公楼、商铺、车位等17个项目,最贵的是在深圳的办公楼,1亿起拍,最便宜的车库,只要41万,起拍总价约5.5亿。

第二批将要拍卖的是核心资产翡俪港项目及“东平C-04号地”,评估总价3.99亿随附复工复建的条件,后续还有车辆、股票、股权投资等等。

但是,情形非常不乐观:

● 地拿得早,剩余期限不多,所以只有一块价格较低的地块有人报名;

● 商铺、住宅不少都没有证,又是一滩没人趟的浑水;

● 二手车就更甭提了,贬值飞速;

● 而新都酒店已退市进入新三板,当初1.35亿买的股票已经跌了70%;

● 至于股权投资,旗下多家公司已经分别破产了……

● 而烂尾楼的拍卖,还有随附的复工复建的条件,买资产就得继续投资盖房子,这行情,谁买啊?

拍卖不成,面对的将是20%的降价。清空家底的烂资产和上百亿的债务,债权人回本无望,这些债权可能终将打水漂。

光耀地产是少有的死于黄金时代的百强房企,但基本问题是一样的,可惜,他们的教训却没什么人吸取。

那时,大家都在干啥呢?

拼命地加杠杆。

在房地产黄金时代,加杠杆是发展和扩张的利器,发债、银行、信托,能上的手段全上,就连最危险的民间高利贷,那都不手软,“房价在上涨,很快能赚回来”,地方的小房企在冲击百亿,百亿房企在冲击千亿,而已经超过千亿的,则是在比谁更接近万亿,当老大可是会上瘾的。

在那个时候,如果有人提议控制负债,就会被认为,非常愚蠢。

但是,遇到监管,就立刻萎靡起来,无论是去杠杆还是三道红线,每一次的政策大变动尤其是融资政策的变动,对于房企来讲,都是一个生死局,而命运从黄金时代已经注定。

2021年更惨,规模房企销售业绩无论是金额还是面积,双双负增长,这是近10年以来都未曾出现过的状况。

营收不行,利润自然也跟不上。

截至目前,A股房地产行业下63家上市公司发了业绩预告,净利润预亏的公司有29家,最高亏损总额963.41亿,其中有15家公司的亏损规模超过10亿。

这些预亏大户,还都挺眼熟的。

● 目前的“亏损王”华夏幸福,从债务违约到债务重组,雷爆得不小,至今仍有3877亿总债务、2192亿的存续金融债务和累计627.5亿的违约债务;

● 千亿房企蓝光发展无惧“三道红线”融资拿地,结果仅一年的时间,就暴了雷;

● 作为大佬中的大佬,解散了泰山会的卢志强也没遭住,旗下的泛海控股也走进了债务漩涡,挥泪甩卖。

● 而与他们一起走入自救程序的,还有富力、花样年、中国奥园、当代置业、祥生地产、佳兆业、阳光100、新力控股、建业......

这些还不是全部,名单一直在更新,降负债成主流,“保交楼”被放在首要位置,但是多年的累积,又岂是朝夕就能完成的。

2022年,房企是走出至暗时刻,还是走进更暗时刻?

前景并不明朗,限制政策未松,房企的雷还在爆,一些城市的房价倒是已经下行,对于房企来讲,考验不小。

可这时候很多大老板想的是啥?估计还是觉得,再借给我点钱,我肯定能缓过来。

责任编辑:辛荷 来源:大猫财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