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六次批示搞不定秦嶺別墅 傳官員「下不了手」(圖)

2018-08-30 11:15 作者: 晏清流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拆中的秦嶺別墅違建。
清拆中的秦嶺別墅違建。(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8月30日訊】(看中國記者晏清流綜合報導)因習近平六次批示仍然無法處理的秦嶺別墅違建問題,日前獲公布整治工作進展。據指之前拖延的原因與官商合謀有關。外界則認為從習批次六次搞不定上述問題,可見中共體制之病難消。

大陸《西部網》8月29日報導稱,現在秦嶺北麓違建整治工作已經進入集中攻堅區。截止8月29日16時,鄠邑區累計拆除違建161宗219處,面積達到70014.9平方米。

綜合官方媒體報導,位於秦嶺南麓的柞水縣,早在2013年就被曝出違規建設高爾夫球場的事,但習近平先後6次對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和秦嶺生態環境保護作出過重要批示指示,仍然解決不了問題。

自7月30日起,陝西省針對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問題開展大規模專項整治工作。中央派駐專項整治工作組、陝西省委成立專項整治工作組,於8月至9月對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問題開展徹查整治。

據《多維網》報導稱,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由來已久,近年來也曾被各大媒體多次報,並多次驚動中共高層。然而,問題依然存在。揭秘其中原因,不法官商合謀,致使當地監管部門「下不了手」。

對於北京當局多年沒法解決一個違建別墅問題。中央社報導指出,這一方面是地方官發展經濟的強烈願望,另一方面是中央的強大壓力,秦嶺別墅專項拆除行動凸顯了中國中央政府和地方之間的博弈困境。近日中共中央提出「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要求,一些高官大員也發出維護習核心權威的表忠之聲。但各地政府很多時候依舊懷著「天高皇帝遠」的僥倖心理,口頭上說著「定於一尊」的政治表態,落實到行動層面還是以地方利益和個人政績為考量。中央和地方之間的這種博弈和撕裂,且不說還面臨著利益集團的隔礙。

報導認為,面對這種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窘境,中央政府政策工具箱中的有效對策其實並不多。此次,中央派出中紀委副書記親自坐鎮,指揮拆違,表明中央對地方的怠惰和軟性抵抗極為不滿。

「政令不出中南海」一直是中共政壇久病不醫的頑疾。在胡溫執政時代,中共中央政府的政令不通,時常受到抵制。習近平和李克強也正面臨著與其前任相似的難題。直到最近的2018年1月15日,由習近平主持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他仍在強調「確保政令暢通」。

不過,有官媒近日也罕見為下層官員叫苦。官方《半月談》雜誌披露,過多過濫的督查已經成為中共基層官員的「不能承受之重」。

據稱,「由於各類督查太多,基層一些日常工作只能放到晚上和週末做」。一些中共基層官員還在文章中自曝因應對諸多督查而「身心疲憊」:「從2017年9月開始,僅鄉上的2個鍋爐,各級部門就查了10多次。」「我一年中有200多天在迎接、陪同檢查,有時候這個檢查組還沒走,另一個又來了。」

據指親北京的《多維網》8月28日刊文分析認為,這是當局破解「政令不出中南海」,強調中央要「定於一尊」、「一錘定音」之後,一些手段到了下邊被異化,使「政令已出中南海」成為偽命題,改革仍然是在紙面上空轉。

《多維網》早前還盤點了一些「政令出了中南海」後地方官員施政衝擊民生的例子,如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清理民工子弟學校,以及江西砸棺推行殯葬改革等等,引發民怨沸騰。

外界認為,無論政令不通還是形成了衝擊民眾利益的暴政,這根本上是中共一黨專政的體製造成的惡果。

時評人士石實認為,在中共專制制度下,是人治、不是法治,各級官員都是特權思想,就是想利用權力斂財,如果在民主的體制下,官員都是民選,你不好了就得下臺。所以根本上來說,還是體制問題,不廢除專制體制解決不了實質性問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