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習近平不願開四中全會 因權力不穩嗎?(圖)

2019-04-02 02:34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中共兩會上的習近平。
今年中共兩會上的習近平。(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4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在去年中共兩會上,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中共面臨嚴重的內外交困局面。加上中共四中全會遲遲不開,令外界質疑,習的權力是否穩固?

四中全會還不開因習權力不穩?美媒指要看三個維度

美國《紐約時報》4月1日刊發中共《學習時報》前副總編輯鄧聿文分析說,一種較多人接受的看法是美中貿易戰後,習近平的權力基礎只是表面穩固,實際有所削弱。因為習不能統合高層,相對應的黨內激烈權鬥也造成四中全會遲遲不能召開。

中共政治黑箱操作,外界對習近平權力穩固的猜測難免霧裡看花。

美媒文章指出,可以從設置政治議程和議題,控制官員尤其是高級官員,以及官方宣傳與個人崇拜程度,這三個維度去分析習的權力是否穩固。在權力既定的條件下,哪個領導人掌控了政治議程和議題,他就能迫使同僚和全黨將其意志變成黨的政策和規矩。

該文分析說,四中全會至今未舉行,還不能說明習的權力遭遇明顯抵制。可能是習近平自己不願召開全會。而雖然全會沒有舉行,過去一年裡,大大小小的會議召開得很多。

但是否真的習近平自己不願開中央全會,如果是,又為什麼不願開,原因目前仍不得而知。

習近平修復和激活中共「幫規」「家法」 空前強化所謂「黨的領導」

美媒文章認為,從目前中共對黨內外控制的嚴密程度看,排除一些次要因素以及偶發因素,能夠引發中國社會大面積劇烈變局,進而動搖政權的,還是經濟因素。

中共政治局前年底和去年底召開的兩次民主生活會,反映的正是去年以來內外形勢的變化導致習近平對黨內特別是高層可能引發的「化學反應」的警惕。習似乎要防微杜漸,敲打政治局每位成員,不要以為有了美國的壓力和經濟形勢的惡化,就可以發泄不滿,興風作浪。

去年7到8月間,北京確實遭遇了詭異的情況,元老「逼宮」等政治傳聞不斷,對習的宣傳也一度異常。甚至有官員集體匿名接受港媒採訪,釋放怨氣。

文章認為,從過去一年間的情況看,習通過修復和激活黨內一系列的制度,用黨的「家法」捆綁黨內高層特別是政治局,迫使政治局成員向自己臣服。

美媒文章所指的習近平修復和激活的「家法」,又常被人形容為中共的「幫規」,是以「加強黨的領導」為名的,而「加強黨的領導」,則實際是基於維護習近平本人在黨內的核心地位。

事實上,以2012年中共十八大為節點,中共當局高層開始強調集中統一領導,政治權力迅速向最高層集中。而且對所謂「加強黨的領導」的說法,不再遮遮掩掩,得以在中共全領域強化。

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修改的黨章中,已確立習近平作為中共所謂第五代主要領導人和習思想的指導地位,十九屆一中全會又通過了「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

一些近幾年中共官場流行的政治術語,往往在官員表忠中高頻率被使用,比如所謂增強「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堅持「兩個維護」(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美媒前述文章也認為,上述議題和議程,在中共十九大一年多來的幾乎所有中央政治局會議、政治局常委會議以及其他重要會議得到極其鮮明的反映。

2019年1月底在出臺的「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則特別警告,黨員幹部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決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意見」並強調,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領導,最關鍵的是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

在中共黨內條例方面,中共的「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今年2月28日已由中央印發實施。

就在上月,今年3月17日,中共公布修訂後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下稱:條例)。10天之後的3月27日,中共又公布「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規定」。這兩份規定都要求以「習思想」為指導,在領導幹部任用和公務員晉升職級的基本條件里加入了近年來中共密集出現的「兩個維護」說法。「條例」相比於2014年版本,更是加入了所謂「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的說法。

直觀分析供參考:經濟惡化會延伸政治動盪 習近平有危機感

今年3月中共開兩會時,一些緊張的維穩跡象被外界認為習近平有危機感。

《華爾街日報》3月4日的報導曾引述同樣是鄧聿文的說法稱,兩會召開此際,在處理國家經濟下行和官僚體製出現抗拒的問題上,「習近平確實有危機感」。

報導指出,習近平正疲於應對國家經濟下行,他的權威在全國兩會期間受到考驗。擔心動盪是因為今年有多個週年紀念,包括是六四天安門事件的30週年。

多方消息顯示,中共在今年兩會期間曾啟動「戰時」機制,中共並向參與兩會的所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發出了多個禁令。兩會開得比往年沉悶和越來越無聲無息。

《華爾街日報》報導還指出,習近平已經有一年未曾召開中共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顯示他與黨內高幹存在嫌隙。

過去多年來,中共中央全會都會定期在每年秋季舉行,目的是審核和通過政策。但是北京上半年突然加開了一個討論修憲的二中全會,原本討論高層人事的二中全會不得不改成了三中全會。

外界一度認為,北京也會將原來的三中全會改成四中全會,在2018年10月或11月舉行,後又傳遲到去年11月和今年1月召開,但至今還沒有要召開的跡象。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蘋果日報》採訪時表示,習近平在2019年面對內部政治反彈和經濟惡化問題,壓力巨大,習已經開始很焦急地花了很多功夫鞏固權力,但似乎都不太如意。四中全會難開,這反映了中共內部分歧很大,也就是說未取得共識,也反映了習近平希望推行的一些事但推行不到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