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日軍殘暴 共軍在太原保衛戰大量使用毒氣彈(圖)

太原淪陷省思──中華民國三十八年中央紀念週報告詞

2019-04-19 12:12 作者: 閻錫山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太原第七次保衛戰中,共軍對同胞大量使用毒氣彈。
太原第七次保衛戰中,共軍對同胞大量使用毒氣彈。(網絡圖片)

錫山今天奉命報告,謹就山西作戰的經過,檢討錯誤之所在,及個人對時局意見,報告如下:

作戰的經過:太原第七次保衛戰,於四月廿四日早八時,連絡中斷,情況不明,卒未能達到中央期望,至深慚愧,溯自四月九日共軍開始第七次分路向太原外圍據點攻擊,至十六日,我外圍據點,除城北兵工廠城東北臥虎山城東南雙塔寺等據點外,餘均被攻佔,十六日起,對城垣實行四面總攻,共軍兵力,正規軍增至十四個軍,另有地方部隊二萬餘人,十六日至廿四日九日間,共軍以人海兼火海戰法,並以多數重炮,發射大量燃燒彈,毒氣彈,城內起火先後六百處以上,雖均經撲滅,但毒氣預防,尚少準備,以致軍民死傷難以數計,自廿日起,城內供給水電設備,悉遭共軍炮火破壞,共軍復集中大量高射炮,阻止飛機投糧,以故十八日以後,部隊補給,幾等於中斷。

太原之所以能守較長時間者,第一是中央的支持,不惜巨費,空投食糧,第二是共軍由抗日戰爭開始,其黨政軍移入山西,工作強而時間亦長,先甜後辣的措施,人民認識深刻,故與共軍的作戰意志甚堅決;第三是國軍抗日,曾與共軍比肩作戰,吃暗襲之虧甚多,痛感亦甚深,故能軍民一致的奮鬥,所以普遍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況瓦而不全,更貽笑歷史的認識與決心。

檢討錯誤之所在:

自太原連絡中斷後,竊自檢討,此次失敗,軍民毫無遺憾,仍屬錫山領導不夠。

第一、對共黨認識的不夠,共黨以侵略世界為目的,認我們為基本敵人,他以欺騙他的敵人為正義,以自身的需要為真理,所謂達目的不擇手段,我們以尋常敵人視之,致遭失敗。

第二、戰略上的錯誤,我們是以軍事戰略為作戰的目標,共軍是以政治戰略為取勝的方略,我們忽略了民眾組織,沒有建立起民眾情報網,不祗不能使我們長起千里眼,敵人成了雙瞎子,反使敵人長上千里眼,我們成了雙瞎子,分散開,敵情不明,被敵打死,集結住,糧無來源,只有餓死,就成了敵人以五倍以上的兵力,奪取我們的一個據點,我們的部隊小,敵人以戰術增加奪取,我們的部隊大,敵人以戰略增加奪取,敵我情勢,我常昧而敵常明。共軍尤以打援為第一手段,我屢次吃虧,此為我晉中區作戰致敗之一大原因。

第三、對共軍火力估計的不夠,過去共軍攻我以人海,我們尚可制之以火海,最近太原戰爭,共軍火海,反較人海為得勢,此為估計的錯誤。

第四、軍民生活的困苦:軍食雖始終賴中央空運接濟,惟天候影響,難免時有不繼,且部隊除食鹽外,副食毫無,以營養缺乏,半數以上士兵,患夜盲症,其間幸有聯勤部藥品救濟醫治,稍收效果,而軍官家屬,啼飢號寒,亦甚淒慘。人民則自去年入夏以來,食糧來源即告斷絕,糠粃豆餅,成為主食,最後草根樹皮,爭取之以充飢。但人民仍做工送飯,冒熾烈炮火,死傷枕藉,甚少怨言;部隊忍飢受困,仍前撲後繼,再接再厲,軍民因對共黨認識清楚,而一致能作最後之支持。此種忠勇愛國精神,益增錫山之感愧,但此不能不說是事先準備的不夠。

第五、土地政策之改革,能防患於未然,不能消患於已然:我們的土地政策,是勞動平等的經濟政策,晉省試行之兵農合一,除解決正式土地問題外,並得到兵員的穩定,與建設的協助;但共黨所取的土地政策,是攻擊性的造亂政策,按人的能力,及對彼之傾向與利用程度的高低,給以代價,純粹是造亂的目標。若在禍亂未起之前,施行兵農合一政策,能收防止造亂的效果,待亂已造成,我與彼相比,則相形見絀。譬如樹林已成,羊群入內,樹株尚易保護;若苗圃甫種,羊群即入,則難以萌芽;固然土地問題之解決,亦曾收相當之效果,但未能充分發揮。

第六、淨白陣營,雖盡絕大的努力,尚感不夠:列寧曾告其黨員說,對政敵的一分寬恕,即是對同志的一分殘忍,以故彼處置政敵,以殘忍為正義,寧過之而無不及。我們是國家,守法律,尊輿論,肅清偽裝,費力大而收效小。太原陷落前,戰爭至最激烈時,在偏僻小巷中,尚扣獲有貼歡迎共軍標語的偽裝份子。

以上六點錯誤,均係錫山一人不夠所造成,深覺愧對本黨愧對國家,愧對太原忠勇的軍民,至為疚心。

個人對時局意見:

第一、歷史上每次造亂之手段,質言之,不外是奪取民財,強用民命。共軍奪取民財強用民命,是集歷史的,而跑腫腿磨嘴欺騙的方術,與赤化恐怖無情的手段,尤為超歷史的,故能使愚者從而智者懼。再加之以欺騙的鼓舞,殘酷的威嚇,組織民眾的強化,用富人之財,貧人之命,組織情報網,情報靈通,在作戰上,發生了空前的效用,我強敵則避,我弱敵則攻,致成凶猛之勢。我們今日最要緊的是重新的考慮戰略,所謂知彼知已,適當處理,方易補救。

第二、目前當務之急,要下定決心,領導奮鬥,首要堅定將心,穩固軍心,財政上急其所急,經濟上實行平民經濟,行政上與民合謀,放政治於民間,解決人民的痛苦,爭取人民的同情,使人民自清自衛自治,得到自保,而實行互保,奠定人民的政治軍事基礎。

第三、團結奮鬥,團結須認識一致,行動一致,方能收群策群力之效,欲認識一致,必須研究,檢討,辯論,由明辯是非,做到認識一致;欲行動一致,須建立軌道,確定制度,實行表決制度,則有可循;有表決則可定於一,以免主張不同的人,退有後言,然後,事專責成,以免推卸,自能行動一致,眾擎易舉。

第四、政府與本黨以懇摯之誠意,極大之忍耐,謀求和平,未得共方之接受,證明共黨必欲赤化全國,為不變之目標。按中共四月四日宣言之意旨,不只赤化全中國,更要赤化全亞洲,將來侵略和反侵略大戰時,以此廣大之土地,作游擊戰之根據地,亦即控制廣大之土地,作為彼時大戰之泥淖,使那時反侵略大軍進退失據。我們應向向來友好援助之友邦與反侵略之國家聲明我們希望和平的至誠與忍耐的經過,並應肯定的說明中國不是內戰。如是內戰何以有多數中國以外的共產軍參加作戰?我們不是內戰確實是反侵略的前鋒戰。我們更應公諸世界,訴諸聯合國,以明真相。

第五、竊幸抵南京後,同志等均感到利害一致,目標一致,最後和戰認識一致,行動亦漸趨一致;道出上海時,亦感到以平津慘痛教訓的影響,社會上認識轉變,部隊上士氣亦旺轉;來穗後,深喜上下意志奮發,確有革命策源地的精神。我們今天尚有五分之三的土地與人民,只要領導得力,聯合各黨派及無黨無派的革命青年,愛國的志士,一齊總動員,本整體的精神,合作分工,工作目標,指向鄉村,與人民利益一致,認識一致,行動一致,軍保民,民助軍,政衛民,民養政,人民之所需要,政治上之所施為,一切設施,不祗要得到人民的同情,並且要成為人民的要求,政與民打成一片,使人民自治自清自衛,得到自治,軍有援,政有恃,自能意志集中,力量集中,走上軍事第一,保民第一的途徑,不只可以鞏固,而且可以開展。

第六、談和不成,我們不必驚異,共黨為世界的革命黨,他是以奪取為正義,無論和戰,他的目的,均在奪取,和平之奪取,更為殘酷,波蘭捷克等國有顯著的事實;即以北平而諭,已陷於慘酷之境遇。事在人為,世有明訓,自助才能得到人助,尤為不易之理,我們現在應竭我們的人力物力,努力奮鬥,以待反侵略國家之考慮。

錫山久在地方服務,對中樞一切生疏,聊述愚見,藉供諸同志,並請指教。

附太原突圍幹部報告函

主任閻鈞鑒:我等未能遵照鈞座指示殺身成仁,以全我們的歷史,實深慚愧。截至十五日止,突圍幹部抵西安者共職等四人,均係五月一日離並者,謹將太原作戰慘烈情形,與服毒自殺之成仁幹部,就所知者綜合報告於下:

敵人對太原第七次攻勢,繫於四月九日開始,至廿五日巷戰終結。計敵兵力,集東北,華北,西北野戰軍各一部,合徐向前原所部者,在四十萬人以上,其炮火之多,出人意外,計山、野、重、榴彈炮及火箭炮、高射炮輕重迫擊炮三千餘門(迫擊炮中有一種炮彈很長的,據軍人們說,係德國所造,一種粗而短的係敵人自造,一種威力均甚大),並糾合河北、河南、晉北、晉南民兵約廿萬人,名為抬擔架,抬棺材,實則均參加於人海戰術作戰。十九日以前,我軍憑藉碉堡與敵英勇作戰,敵死傷甚眾,軍民均興奮。自十九日起,敵人大量使用火箭炮,將我碉堡逐次擊毀,廿一日迫近城垣,敵人復發放大量燃燒彈,毒氣彈,並毀擊城垣,軍民在炮火下,救火堵城,死傷無算。由廿一至廿四日十時城破時止,炮彈無一刻停止,其發彈之多,無人能為精確之估計,有謂四五十萬發者,有謂六七十萬發者。敵之人海戰術,我軍尚能抵禦,敵之火海及火箭炮實為我軍之致命傷。截止廿一日趙軍長恭在戰場上殉職,高軍長倬之在雙塔寺因傷被俘,劉軍長效曾,韓軍長步洲,因被滲透之匪軍隔至城北陣地,失卻連繫。廿二日敵復由榆次增加由北平方面調來之精銳部隊,約二萬餘人,後集中炮火,轟擊大東門以南,及新南門以西之城牆,至廿四日上午七時半,南城被攻破,九時東城被攻破,敵遂入城。

城內部隊,曾在各街與敵巷戰,英勇抵抗,尤以侍衛隊、特務團在鼓樓街,布弓街,洪爐臺與敵巷戰,戰況至為激烈,敵銜恨放火圍燒洪爐臺,侍衛隊,特務團五千餘人,傷亡殆盡。至廿五日午後,始結束城中心巷戰,城東北與西城部隊,亦於當日下午大部損失淨盡,聞有一小部分突圍,但人數及率領人不詳。

此次失利的主因:

一敵人人海,我們當能抵禦,敵人火海,大出意料之外,其發炮之多,無論何人,不能估計,有說四五十萬發者,有說六七十萬發者,最致我們死命者為火箭炮,準備下的碉堡,大失效用。

二據說飛機前後約去過四五架次,以受敵人高射炮的制壓,亦未大顯效用。

三食糧缺乏,自鈞座赴京後,食糧運輸機每日平均不足二分之一,以致部隊食糧不足,由人民家中征熟食補給。

四士兵副食不夠,夜盲者在半數以上,夜間不能作戰。

五作國防工事的工人,疏散出去,敵人集合為滲透之引導,此實係我們的一大失策。

以上五因實為我們失利的最大因素,而又以敵人的火海及火箭炮為我們的致命傷。

廿四日城中心區巷戰激烈時,梁委員化之見大勢已去,難以挽回,乃實踐鈞座「不作俘虜,屍體不見共黨」之昭示,從容自殺,並事先囑人於其死後縱火焚化屍體。警憲指揮處由徐端,嵐風等領導集體自殺,鈞座家屬,由閻慧卿(山西籍婦女國大代表兼任山西保育會主任,慈惠醫院院長)領導自殺於鈞座公館涼亭之下,亦使人舉火將全院焚毀。

此外文武機關服務幹部參加巷戰後,除傷亡被俘者外,尚有省會警察局長師則程等十餘人,自殺於柳巷派出所;吳隊長春臺自殺於歌劇第三院;尹專員兼縣長遵黨及縣府幹隊若干人自殺八旗會館,至其他參加巷戰之幹部自殺,而姓名一時尚無法查明者,更不計其數。

敵人入城後,利用過去被俘之無恥軍官,組織識別隊,聞城大肆搜殺七日,將我公教人員文武幹部,全部搜捕,一部扣在公安局,大部送至萬柏林。

我各工廠於陷敵手前,雖行破壞,惟時間所阻,未能澈底;陷敵手後,雖集中炮火破壞,但破壞情形如何,未能詳悉。謹此呈報,職等行止,並乞

示遵

繆玉青(行政督察專員)

張克寒(縣長)

李干之(行政督察專員)

薛國俊(省府視察員)

仝叩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