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長:黑社會是被養大的


2001年11月13日下午,湖北松滋市公安局局長鄧年炯在他的辦公室裡,一邊翻看著工作日記一邊接受了記者專訪。

  11月5日,該局將以王實為首的一個30多人、作案70起的涉黑團夥移送檢察機關。這是荊州地區第一起移送檢察機關的涉黑要案,又是這位鄧局長親自帶人暗訪後查獲的,一時備受媒體關注。

  更為轟動的是,該局還把這個團夥中人稱「楊閻王」的楊義勇,去年5月在武漢殺人後未負刑事責任的案件翻了過來。

  鄧局長為什麼要親自暗訪?查案中又突破了多少阻力?松滋市的一個街頭混混又怎麼形成了黑幫團夥?

  派出所沒情況百姓反響強烈

  記:為什麼您要親自調查此案?

  鄧:今年4月20日,按照全國治安工作會議精神,我們松滋市部署了打黑除惡工作。早在去年11月份公安部統一部署「打黑除惡」專項鬥爭後,我們就列舉出13種屬於黑勢力的對象,開展調查摸底。

  到4月中下旬,各派出所報上來一批壟斷沙場、集貿市場、水產品市場的小股流氓惡勢力團夥線索。新江口是松滋市的城關鎮。負責這個地區的派出所,基本沒報上來任何黑惡勢力的情況。

  這個地方的老百姓反映很強烈,不太滿意。群眾覺得松滋打黑除惡動作不大,黑道的人公安部門一個都沒抓。我們也聽到諸如松滋街頭有拿刀砍人、敲詐等情況的反映,但不具體。公安部門沒得到具體案件的舉報。

  我對新江口地區派出所催過幾次,批評過所長,又派人專門去查,還是上不來情況,我才決定帶辦公室主任和一名司機去城關鎮暗訪,沒有通過派出所。

  暗訪三天發現許多線索

  記:暗訪效果怎麼樣?

  鄧:我們去了集貿市場、建築工地、外來投資區域和新江口地區的農村,主要瞭解黑惡勢力究竟有哪些情況,有什麼具體案件,涉及到哪些人,從4月23日到25日三天,發現了許多具體案件。

  有人反映,外號叫「楊老三」的楊義勇,1997年在城關地區把一個人砍成重傷後逃走,派出所立了案。楊後來回到松滋後卻沒人找他,也沒人報案。

  今年5月,楊在武漢殺人之後也沒負刑事責任。楊的團夥成員吹牛說,「勇哥」是花60萬元買出來的。楊從武漢回到松滋後,還在松滋賓館請客。請客當天統一穿黑色西裝,跟電視劇裡黑老大派頭一樣。

  今年2、3月份,為照顧下崗工人,政府把一項價值180多萬元的工程批給了改革之後不太景氣的國有一建公司。楊義勇團夥得到消息後,帶槍威脅該公司經理,把工程搶走了。

  新江口一個村支部書記的兒子曾跟人發生糾紛,楊義勇的手下就把村支書的兒子砍成了重傷,給了一點醫藥費,威脅受害人不得報案。

  這些情況沒人報案,直到我們調查時,受害人才舉報了。

  秘密調查取證近一個月

  記:您參加了對案件的進一步調查嗎?

  鄧:是的。情況反映上來了,但當時我們還不瞭解哪些人是這個團夥的,就決定秘密調查取證,重點查楊義勇的問題。

  我親自組織了一個5人專案組,由刑警大隊長、副大隊長、偵查科長、一中隊指導員和一名偵查員組成。他們都是與新江口地區沒有關係的警察。

  關於楊1997年在城關鎮殺人的問題,我找了當地派出所所長。這個所長跟楊等人的關係比較好。他說,1997年案發後楊跑了。後來楊付了醫藥費,所裡認為是流氓械鬥,就不再管了。他還說,此案老局長打過招呼。

  記:老局長打過招呼嗎?

  鄧:我找老局長瞭解,老局長否認了這件事。

  楊搶攬一建公司工程的案件,該單位確實沒報案。當時楊一夥人拿著槍去的,單位害怕他們殺人。支部書記兒子被砍的案件,我們找到了被砍的人,鑑定為重傷。此案完全屬於楊等人尋釁滋事,把人給砍了。  秘密調查中,我們發現核實了一起與楊義勇團夥頭頭王實有關的案件。有人欠王實一萬多元錢。今年4月15日,王實讓兩個打手把欠債人打了,逼著被打的人寫了欠條。當地派出所辦理此案時,王實被取保了。

  有人弄假象迷惑警方

  記:什麼時候抓的楊義勇?

  鄧:5月23日,我聽了查證線索的情況匯報後,認定楊義勇的行為已觸犯法律,決定動手。當時我還沒想到這是一個黑社會組織,只認為這些人涉黑,明明看得見的案件公安部門沒處理。我只想把這些人繩之以法。

  當時楊義勇因肝臟病在北京一家醫院治病。我們決定派刑警大隊長、副大隊長、偵查科長和一名偵查員去北京抓捕楊義勇。當天下午開車出發,5月25日上午到北京。北京警方出動了9人配合我們,5月28日在醫院抓住了楊義勇。當天開三菱吉普車, 1400多公里走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上午回到松滋。

  此前楊義勇團夥搞了一個假象企圖迷惑我們。我們秘密調查時,楊等人還是有所聞。這時有人把一份楊義勇的病危通知書拿到刑警隊。他們說,醫院已經給楊下了病危通知書,楊活不了幾天了。意思是說公安局沒必要抓他了。

  我到醫院核實了這個病危通知書。醫院受楊義勇一夥人的威脅,害怕治不好楊的病會遭報復,就下了病危通知書讓楊轉院。楊這才到北京去住院。楊的肝有病,但不嚴重。

  記:誰把病危通知書拿給你們看的?

  鄧:王實。我們抓到楊義勇的同時,就把還在松滋的王實控制起來了。

  公開逮捕百姓稱快

  記:抓了楊義勇老百姓有什麼反應?

  鄧:我覺得當地百姓對這夥人深惡痛絕,以前敢怒不敢言。

  5月28日楊義勇被抓回松滋當晚,電視臺就作了報導。針對當地老百姓談楊色變、不敢報案的心理,公布了楊義勇嫌涉故意殺人、敲詐勒索、搶攬工程等我們掌握的全部材料;公布了舉報電話,希望群眾舉報楊一夥的其它不法行為;明確了楊團夥案將作為松滋市一號案件來辦理。

  7月16日,我們對王實、楊義勇進行公開逮捕,老百姓拍手稱快。公捕會是在松滋市內一個廣場上召開的,來了約5萬多人。這是松滋建國以來群眾自發參與規模最大的一次會議。

  這時我們掌握的案件線索還不到30起。此後群眾源源不斷提供了83起案件線索。

  涉案罪名竟有14個之多

  記:案件現在都查清了嗎?

  鄧:11月5日,此案已移送檢察院,涉案人都認罪。

  電視臺不斷滾動報導。楊團夥成員交待了許多作案內幕。我們逐步擴大線索,查找新的受害人。我們追查案件到過廣東、四川、河北等5個省,主要證據都取回來了。目前來講,此案是荊州市第一個提起訴訟的黑惡勢力案,也是松滋解放以來第一起大案。

  我們掌握這個團夥成員有近30人,抓獲歸案19人,作案70起,主要在松滋、宜昌、武漢等地作案,涉及14個罪名。

  記:都有哪些罪名?

  鄧:這個團夥的主罪名是,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組織罪。此外,涉嫌故意殺人兩起,一是楊在武漢殺人,另一起是在松滋殺人。死一人,重傷一人;故意傷害兩起,重傷兩人;合同詐騙一起,金額約為30多萬元;非法經營,搶攬工程5起,涉案金額達780萬元;串通招投標,賄賂招標方,串通工頭壓低價格;強迫交易;敲詐勒索逼死一人;偷稅漏稅;非法持有私藏槍支彈藥;尋釁滋事;冒充警察搶劫錢財等。

  我們得到楊一夥作案線索83起,費了很大功夫查清落實70起。原因是報案人不多,有的當事人擔心楊不會被判死刑,一旦放出來可能會報復。還有一些楊的團夥成員在逃,有13起案件得不到印證,依法沒有證據就不能移送起訴。

  警方也有個別人涉黑

  記:黑幫都是些什麼人?

  鄧:王實在松滋可以說是一個有後臺的人。他父親是副縣級幹部。他本人在物資公司當過經理。一些領導跟他關係很好。抓了王實之後在松滋引起很大震動。

  楊義勇是一個農民,沒什麼背景,特點是做事不計後果,曾在廣東當過馬仔,跟黑社會有過接觸。據說在廣東當保鏢時有過命案,人家給了他30萬。楊回到松滋後網羅了一幫小弟兄,形成了一個團夥。

  這些人跟我們一個派出所所長的關係非常好,和一名副所長也是鐵哥們兒。因此幾次搞嚴打都沒有動這些人。1997年,楊義勇在松滋砍人後賄賂這個副所長,副所長把有關案件材料燒掉了。他還參與楊團夥持槍暴力討債。這個副所長已被逮捕,開除黨籍和公安工作。

  記:這個地區派出所領導是不是換了?

  鄧:現在都換了。派出所的原所長被「兩規」了。一是一起殺人案他沒辦,有瀆職行為;二是他跟這些人打成了一片,楊老三殺人從武漢回來後請客,這個所長去了;還有就是楊的團夥有人被抓後,王實和楊義勇請這個所長吃飯,他就把人放了,致使此人現在還沒抓到。

  推翻凶手精神病鑑定

  據報導,2000年5月23日,武漢人劉行健在醫院被殺。行凶人楊義勇被警方抓獲後發現其無殺人動機。當年6月,武漢公安局安康醫院診斷楊為急性腦病綜合症,法定能力評定無責任能力。9月,武漢市精神病醫院鑑定楊為急性妄想症發作,不負刑事責任。楊被警方釋放回松滋後在賓館請客祝壽。

  記:楊義勇的精神病鑑定是怎麼推翻的?

  鄧:楊在武漢殺人當天,王實就趕到了武漢跟楊見了面,決定給楊做精神病鑑定。辦案部門沒圍繞楊殺人取證,而是圍繞楊是否精神病人做工作。給楊做了兩次精神病鑑定。這個鑑定是違反程序的,如楊本人或其家人是否有精神病歷史,楊本人是否有犯罪記錄,都沒跟我們聯繫。楊被放回來後,有關部門也沒跟我們聯繫。

  在辦理楊義勇團夥案時,我們把楊在武漢殺人案的管轄權爭了過來。我們對原來給楊做的精神病鑑定提出質疑。經多次交涉,由湖北省派出一個專家組,鑑定楊義勇是「反社會人格障礙」,應負刑事責任。

  此案驚動了省裡有關領導,來聽了匯報。公安部也派員來到湖北,指示我們要把此案辦成「鐵案」。10月25日,湖北省高院、高檢、公安廳和公安部以及湖北省和武漢市精神病方面的醫療專家,又到松滋對楊進行了第二次鑑定,維持第一次鑑定結論,楊應負刑事責任。

  這個案件應該翻不過來了,到審判環節也不會再出現扯皮現象。


  說情、威脅、謠言圍攻

  記:辦案中有阻力嗎?

  鄧:當時有三種情況干擾我們辦案。

  王實、楊義勇被抓後說情的人比較多。有的是打電話,也有的直接到我辦公室來。跟王實父親關係比較好的領導說,王實平時表現還不錯。我覺得有點壓力,很多人不知道王實的事情是黑社會性質的案件。我就跟這些領導解釋,王實的案件有了新變化,王實充當了黑惡霸的角色。

  抓王實的時候就比較慎重。先把他放在賓館裡監視居住半個月,調查他的問題和材料。隨著調查的深入,王實黑老大的身份就一點一點地暴露了。7月5日,公安部領導專門到湖北來聽取匯報後,認為這是一個比較典型的、帶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案件,王實是黑老大,楊義勇只是一個打手。這增加了我們的信心。

  記:您受過威脅嗎?

  鄧:還沒拘留王實時,他讓人把5000元錢送給刑警大隊長,大隊長向我報告了。那個副所長沒暴露前直接打電話罵我們,說1997年的案件你們還在搞。

  也有不知名的打過四五次電話威脅我,有的打到我的手機上,有的打到我辦公室。這些人說,「實哥」是好人,你不要把我們搞急了,搞急了我們什麼事情都會做出來。

  記:您當時害怕嗎?

  鄧:害怕的感覺倒沒有。局裡很多同志關心我,要給我家裡裝監控設備等保衛措施,我說不用。我今年46歲,1977年開始做刑偵工作,從一個普通警察到科員,副局長,局長。1985年30歲時當副局長,1996年當局長。

  有人說你孩子在哪讀書我們知道。我對孩子說,在外讀書有陌生人找你,不要跟他們走。我愛人是支持我的。


  這些人第三種方法就是造謠。

  記:造什麼謠? 

 鄧:一是說我跟這些黑幫是一夥的。公安部、省公安廳追查我,我沒辦法才不得不抓這些黑幫;二是說我家裡有60萬存款、8條槍;三是說,王實到武漢用錢救楊老三是我安排的;第四說我被「兩規」了。

  記:造謠的是什麼人?

  鄧:查不清,但誰都知道,在松滋搞得沸沸揚揚。當時我常去省廳匯報案情,一住就是兩三天,謠言就出來了。謠言搞得我心裏不舒服,但我頂住了。造謠反倒使我更有決心,拘留王實就是開始有謠言的時候。

  記:以前您認識王實、楊義勇嗎?

  鄧:楊我不認識。王實我認識,但沒交往。


  誰養大了松滋黑幫團夥

  記:這個黑幫能在松滋橫行的原因是什麼?

  鄧:這個黑社會組織團夥是被養大的。

  記:誰把他們養大的呢?

  鄧:應該說是社會和一些警察把他們養大的。

  楊和王實形成組織是在1997年上半年。這個團夥歷史是10年,但作案比較集中是在1996年之後,尤其是楊在武漢殺人回到松滋之後。楊義勇1990年時也就是一個小混混,沒什麼名氣。

  記:楊和王是怎麼認識的?

  鄧:他們都是城關人。楊有了一批弟兄後尋求經濟來源,想涉足建築業。王實是搞建材生意的。他們有了來往,經常在一起吃喝。

  1997年那起殺人案的受害人原想巴結楊,稱楊為「三哥」。但楊看不上受害人,就用飲料瓶扎受害人,又用刀砍,把受害人砍得血流成河,受害人重傷致殘。楊以為受害人死了就跑了,但後來又回了松滋。特別是楊在武漢殺人回到松滋後在賓館請客,派出所所長都去了。這就不存在抓不到楊的問題,此案也沒過追訴期。如果派出所認真辦案的話,依法最少應判楊7年以上有期徒刑,就不存在後來的黑社會組織,不會發生楊在武漢殺人的案件。

  社會上對楊等人所作案件沒報案。楊等人作案後給受害人一點錢,威脅受害人不能報案,受害人沒報案,所以說社會有責任,我們一些基層派出所也有責任。所以我說是社會和一些警察把這個團夥養大的。

  記:這跟王實有一個很大的關係網有沒有關係?

  鄧:王實這個人很有心計、手腕,經常請派出所領導吃飯,搞小恩小惠。王實和楊義勇合夥後,社會上沒人敢得罪他們。王實想搞一個工程,就讓楊去做工作。誰要不給,王實就說楊急了會殺人,他有精神病,殺人不負責任。這樣他們就把建築行業壟斷了。王實是不是還有後臺老闆,現在的調查還沒有發現。

  記:如何才能保證當地不再發生類似問題?

  鄧:我覺得還要從基礎工作抓起。一個地區的黑惡勢力是很容易暴露的,如果沒人擋道的話,公安部門早就發現了,不會把黑惡勢力養那麼大。所以我們要加強派出所工作,有惡必除;其次,對警察交友、8小時以外的事也要加強管理;另一方面群眾要提高法律意識,用法律保護自己的合法權利。

  記:這兩個原所長現在怎麼樣?

  鄧:所長認識到自己交友不慎,工作有失職。那個副所長意識到是上了賊船,上船容易下船難,後悔莫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