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面對質疑吳征楊瀾在幹什麼?


據多維新聞報導:陽光四通公司12月19日在《中華讀書報》上回應了我「對吳征的六點質疑」。對這個回應趙平波先生撰文準確地指出了其特點:避實就虛、知錯不改。

由於吳征太善於這種避實就虛的做法,所以我在這裡再用問卷方式指出幾個吳征完全沒有回答的問題;然後就「國際艾美獎」的問題給讀者講述一下12月20號本文採訪記者去「國際艾美獎」辦公室的一段經歷,和讀者們一起探討吳征楊瀾面對質疑到底在幹什麼?

第一,吳徵12月4日說,「我是恢復高考後第一批由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二附中免試保送復旦大學的學生,也是當年唯一的保送生,因為當時我的成績在這所全國聞名的重點中學中名列文科第一。」

陽光四通在12月19日的回應中說:「吳征因成績優異,在1985年被復旦大學免試直升錄取。」吳征這個答覆明顯迴避了原來宣稱的「是當年唯一的保送生」和「名列文科第一」。那麼他到底是不是「當年唯一的保送生」和「文科第一」?

第二,美國卡爾文─斯多克頓學院證實吳徵1989年入學,1991年畢業;為什麼吳征發表的所有中英文簡歷都是1989年畢業?究竟為什麼要把入學時間改成畢業時間?

第三,就北大網站上吳征的學歷,陽光四通12月19日的回應說,「實際情況是北京大學網站上的履歷有錯,將吳征寫成復旦學士,華盛頓大學之碩士寫成了博士,故須糾正。」但是吳征為什麼不說明這個錯誤是誰導致的?是北大的錯誤?還是吳征自己送上的簡歷錯誤?如果是吳征自己送了錯誤的簡歷,那麼他要不要道歉?

第四,就吳征的巴靈頓大學博士學位,陽光四通回應說:「該博士學位是完成了學校設置的全部課程與論文後獲取的。」在美國一個博士學位起碼也得念個三、五年,那麼吳征花了多長時間?完成了哪些課程?寫了什麼論文得到的博士學位?他說給巴靈頓大學的博士論文還得了獎,什麼獎?在哪兒呢?吳征知不知道巴靈頓大學頒發的學位不被美國教育部的任何機構承認?直到現在還在為那個「博士學位」辯護是不是太蔑視大眾的智力?

第五,吳征為什麼隻字不回答關於他復旦大學博士學位的質疑?他是否像其他復旦大學博士生那樣在校上課、並有學習成績單等資料?吳征花了多長時間得到的這個博士學位?

第六,為什麼吳征隻字不解釋新浪網關於「吳征被選為第53屆艾美獎頒獎大會共同主席」的消息?到底是誰把「第29屆國際艾美獎」變成「第53屆美國艾美獎」的?為什麼這條消息在新浪網上被一改再改?誰導致的這些錯誤?新浪網的聯席主席吳征要不要就此誤導道歉?

就我在「六個質疑」一文中關於「國際艾美獎」的介紹,陽光四通的回應是:我的文章「將在與美國主辦單位接觸時得到的信息進行了包裝與加工,以符合他卑鄙的目的。」「在文章中用假信息作為造謠中傷的靶子的行為也極為惡劣。」

不知道楊瀾在哥倫比亞大學受的什麼新聞訓練,她怎麼竟然不知道「包裝與加工」「假信息」「造謠中傷」這種語言是新聞寫作最忌諱的空話,毫不具事實的力量。如果吳征楊瀾認為我對「國際艾美獎」的介紹不正確,他們應該具體指出,我的哪一項介紹是錯的?我錯誤地引用了國際艾美獎負責人的哪一句話?

陽光四通公司還提供了兩封國際艾美獎負責人的信(中文譯文),一封是「執行主席」給吳征的信,一封是「公關及市場經理」給執行主席的信,想用這兩封信籠統地證明我對「國際艾美獎」的介紹有誤。

由於信裡提到了我的妻子康尼,所以在這裡介紹一下事情的經過:由於對吳征事件的調查、核實、採訪是一個繁瑣、費時的工作,而我的五篇文章又是在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裏趕出來的,所以多數採訪工作是我妻子協助做的。在正常的情況下,對吳征這種事情(或對任何較大事件的報導),應該是由大的媒體分頭派出許多記者(reporter)採訪,然後把採訪到的內容彙集到編輯部,由撰稿人(writer)寫成長篇調查報告,然後註明採訪是由哪些記者做的。留心《時代》週刊或《新聞週刊》的讀者一定很熟悉他們這種常規做法。

而我是一個不屬於任何媒體的自由撰稿人,所以只有近水樓臺請我妻子幫助。康尼是學新聞專業的,所以對新聞採訪、寫作並不陌生。由於她不願意署名,所以我在文章中只好用「採訪助理」來代表她。由於這組文章一開始就決定交多維新聞社發表,所以,在徵得了多維的同意後,她以多維新聞社特約記者的名義進行採訪。

對國際艾美獎負責人的採訪就是康尼進行的。但19日晚讀到《中華讀書報》上發表的國際艾美獎負責人兩封信的中文譯文,馬上感到這裡面有問題,比如在康尼採訪過的「公關及市場經理」索倫森女士的信中有這樣的句子:

「最近在中國出現的文章錯誤地引用了我的講話,我特向您提供以下信息來反駁他們的說法。」

首先,我文中引用的話都是根據採訪錄音整理,並經過仔細核對的,索倫森女士不懂中文,憑什麼說「錯誤引用」?這裡明顯地是有人把我的文章翻譯或介紹給了索倫森女士,而這個翻譯或介紹明顯是不正確,或嚴重誤導的。到底她的哪一個句子被「錯誤地引用」?為什麼不清楚、具體地指出來?

其次,信的中文譯文裡還有這樣的話:「本次活動……除了有實況在全球網上直播外,該節目還在美國A&E頻道WNET及法國、英國,瑞典、南美、中亞土耳其等多個國家播出……」

令我們吃驚的是,完全像吳征在他的五個學歷裡面都做手腳、在艾美獎問題上的嚴重誤導一樣,在這麼一小段的中文翻譯裡面,吳征楊瀾居然繼續誤導!

首先,他們巧妙地創造出了「全球網上直播」這樣的中文。這個原英文詞是webcast,它是指把活動實況放到電腦網頁上,讀者可以上網看到。這點在我的文章中已經清楚地指出:「讀者可以在國際艾美獎的網頁上看(聽)到這屆頒獎典禮的實況。」

但這種電腦網上看到的情形和電視臺的「現場直播」、「實況轉播」都完全不同,其商業效果更是天壤之別!你把在自己家裡開的生日宴會放到自己的網頁上去也是「全球網上直播!」無論在好望角還是在魁北克都可以看到!吳征楊瀾怎麼有膽量繼續這麼誤導!

其次,索倫森女士和萊克瑞先生在接受採訪時都明確說過,美國的電視臺雖然往年曾經播放過「國際艾美獎」頒獎典禮的片斷,但今年沒(!)。以往其他國家有過剪輯播放,但今年也沒有任何已經確定的播放。

但是索倫森女士信的中文譯文卻是「該節目還在美國A&E頻道WNET及法國、英國,瑞典、南美、中亞土耳其等多個國家播出……」第一,這裡一定是指以前播放過,不是今年這屆!第二,什麼是「該節目」?是指頒獎典禮?還是指獲獎電視片?吳征楊瀾用刻意模糊時間概念、混淆「頒獎典禮」和「獲獎節目」的區別來繼續他們在艾美獎問題上的誤導!

在陽光四通12月19日的回應中,對國際艾美獎更有如此這般含糊的表達:「國際艾美獎中文轉播權在往年由香港某中文電視臺轉播,今年則由其他電視臺剪輯後播出。」

(香港哪家電視臺(我文中已清楚地說過鳳凰衛視往年贊助過)?往年轉播看到過吳征做主席嗎?今年的「其他電視臺」是誰?在哪裡播放的?有兩億人看到吳征嗎?

吳征還繼續狡辯說「中央電視臺覆蓋的人群就不止這個數(兩億)」。中央電視臺今年轉播這個「國際艾美獎」了嗎?退一萬步說,即使中央臺轉播了,它和「全世界兩億人看到」的意義一樣嗎?

除此之外,吳征楊瀾還把他們自己習慣的做法加到別人頭上,以為別人做事也需要像他們那麼誇張。比方說,在他們英文信的中文譯文裡,有句話說康尼「自稱為『在中國地位相當於美聯社的Dou Wei新聞社的記者』」。

康尼不僅從來沒有說過多維新聞社「在中國」,更沒有表示「地位相當於」美聯社。她只是在解釋多維是個什麼機構的時候說,「我們只是一個新聞社,就是說,一個像美聯社那類的東西,但是,當然,我們小太多、太多、太多了(原話:We're just a news organization, say, a thing like AP, but of course, we're much, much,
much smaller)。」她還重複了兩遍說這個新聞社「只是在紐約」。(有什麼必要說在中國呢?)

明顯地,「美聯社」在這裡只是作為一個人所共知是幹什麼的機構,用來解釋多維新聞社的性質。康尼的唯一錯誤是在口頭拼寫「多維」時把「Duo」拼成了「Dou」。幸虧作為正式的新聞採訪,上述每一句話和關於國際艾美獎都有詳細的錄音記錄。

我們發現上述譯文中的種種問題之後,不太相信是美國人在編織什麼。如果吳征楊瀾可以在被質疑的情況下,繼續做「小動作」豈不是問題更嚴重了?所以20日上午康尼馬上打電話給索倫森,希望求證上述事情,同時要兩樣東西:第一,吳征楊瀾向他們提供的我的文章的英文譯文(或者瞭解他們怎麼介紹的我的文章);第二,他們給吳征英文信的原文。……(未完待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