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水滸傳:可敬的王若望   

2002-01-01 17:02 作者: 梅兆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未能禁絕報章刊登關於聖誕老人的新聞,令人莞爾。然而整個十二月份都有傷感的消息,包括王若望逝世。雖然他享年八十三歲,仍特別叫人惋惜。

  王若望是傑出的中國人。他的慘痛經歷,是現代中國(包括中共治下)的悲劇之一。

  一九三七年入黨後不久,他就坐了三、四年的牢。五七年,他被指為右派而遭開除出黨。當年逃出中國的本報讀者都知道,批評中共或毛澤東的人,均會被扣上這頂帽子。

  文革時,紅衛兵把王若望關在牛棚四年。這是嚴厲及非常難受的拘禁形式,很多知識份子都在言語及肉體上遭受虐待;那時亦有許多中國人逃到香港。七九年,王若望得到平反並恢復黨籍。但在八七年,他抨擊中共的法治及人權記錄,再次被逐出黨。八九年,《上海經濟導報》的編輯被 解雇,王若望為此遊行抗議,因而被監禁十四個月。

  我和其他記者一樣,在八十年代末期訪問了王若望及他可敬的太太羊子。王氏夫婦那時已接近退休年齡,但依然熱心地幫助那些蒙冤的民眾,為他們蒐集證據,又協助他們寫投訴信,最後導致王若望流亡美國。

  我不知道,在過去六十年,有哪個中國人比他更可敬。

  要批評王若望那類流亡人士,實在易如反掌。魏京生言行古怪,又指徐文立等異見人士為共黨 底,因而備受譴責。他這樣做的確不對。優秀的報告文學作者劉賓雁,被指「對中國沒有一句好話」。他花了三十年光陰揭露國內種種不公,有這種態度又何足為奇?方勵之在文革時坐牢多年 ,才智被白白浪費。八十年代中期,他大膽地抨擊共產主義,令大學生為之震撼。現在有人指摘他,在亞利桑那州只顧埋首於天體物理學研究,對中國政治疏於評論。在哈佛就讀的王丹亦蒙受此等抨擊。美國有些人說王若望自我中心,又愛語出驚人。

  早已履行一切義務

  對於這類指控,我的回應是:這些人並不是未經風浪的知識份子。在二十世紀其中一個最可怕的政治制度下,他們慘遭虐待、監禁、並不斷受唾罵;同一制度亦害死了幾百萬人。這群流亡人士曾長期維護人權、法治及正義;王若望、劉賓雁及方勵之均兩次被逐出黨。他們全都知道,自己若開口說實話,絕對肯定要面對甚麼後果,但他們照樣把真相講出來。正如幾百年前馬丁路德所說:「這就是我的立場,不會改變。」

  我大半生都在美、英的民主社會生活,亦曾在中國從事新聞工作多年,有幸與王若望及方勵之夫婦相識。在美國,我又結識了魏京生、劉賓雁及王丹。如果他們變得瘋癲、古怪、或選擇退隱,那又怎樣?套用美國人一句話:「他們全部人早已履行一切義務」。在中國,這種行為即使不致命,亦會損害健康。

(蘋果日報)(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