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房隊似強盜北京不理會


身穿軍隊迷彩服的大隊年輕人每天走進北京破敗的市中心民居的時候,麻煩也就開始了:某個婦女痛苦地尖叫、某個老人一面憤怒地斥責一面拿著一包東西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庭。

一天之前,兩名姻親兄弟試圖對抗那些身穿沒有徽章軍服的人和阻止要他們搬家的過程。目擊者說,那兩個人爬到屋頂上抗議,但被拖下來,遭到拳打腳踢。

一名受到驚嚇的居民用手捂著臉說,「除了文化大革命時期,我從來沒有看到過為政府工作的人行為像強盜。」

一些試圖同政府談判未果的居民說,這就是共產主義方式的房地產再開發。

據《芝加哥論壇報》十四日報導,中國正在迅速發生變化,但改進主要是經濟方面的,而不是政治上的進步。當北京正在從一個灰濛濛的落後貧民窟式城市轉變為世界級首都的時候,那些居住在破舊平房或者斯大林式公寓裡的居民說,他們受到城市計畫者欺負被迫離家。

問題還不是失去了可愛的家,而是無權者的悲哀。人們承認那些沒有室內馬桶的破舊磚房和狹窄的胡同成為北京房地產黃金地段的貧民區。他們也知道由於要舉辦二○○八年奧運會,北京受到城市改造的壓力。

那些居民也希望離開老房屋,搬進體面的房屋,他們說他們接受足夠的補償。擔心挑戰政府者說,他們被迫接受差勁的交易,沒有人聽他們的投訴。

有很明顯的證據顯示,北京政府機構拒絕談判,反而依靠暴力威脅趕出那些頑固的家庭。當那些家庭試圖到市政府高層投訴的時候,他們受到斥責。

論壇報說,這是極權制度政治中的簡單而又痛苦的教訓:政府官員不必回應投訴,因為他們不靠選舉上去。他們的工作就是完成任務,讓城市好看。

有些住在市中心街道上的居民懂得那些,有些不懂。但政府對待他們不好的時候,他們全都因為沒有辦法而感到痛苦。

一名叫孔峪(音譯)的人擔心自己的公寓樓將成為下一個拆遷目標。他說,「如果平民有地方投訴,那個地方一定非常擁擠。」

許多居民都在講述同樣的故事,儘管許多人要求不要披露姓名,因為擔心受到報復。

他們說在沒有事先警告的情況下,十月二十八日公告就張帖出來。公告通知他們說,靠近天安門主要街道的那些街道上一萬五千居民要搬遷,十幾個街區的房屋要被推倒,為二十多棟大樓的新居民區開發騰地方。  

那些居民要在十二月八日之前搬遷,補償只有在他們離開之後才能討論。沒有一個人收到個人信件。調查那一開發計畫的《首都建設報》說,據說代表政府工作的地產商康泰( Kangtai)在一家飯店舉行了三十分鐘的會議,但拒絕回答問題。

即使在一月五日對那些拒絕搬遷的居民發出最後一批威脅性通知中,上面也沒有簽名,也沒有供居民打電話的號碼。

那份公告說,「我們決定要求你們同我們合作,盡快搬出。」公告是所謂的危房改造指揮部發出。

多數人已經離開,但那些沒有走的居民從十二月底開始被強行拖走,每天幾家。他們一旦離開之後,他們的房屋立即被推土機推倒。有時候他們的家庭用品還沒有全部裝上卡車搬到儲存中心之前,房屋就被推倒。

程曉新(音譯)在被強行撤出、到朋友家的沙發上過了一個夜晚之後騎自行車回到原來的住處時說,「他們把我推出,什麼東西都沒有給我留下,甚至沒有留下我的鞋。」

那些抗議的居民說,他們在超出通勤距離的北京遠郊區可以得到住房;如果接受政府提供的金錢補償,那些錢不夠在市內買一臥室的公寓;如果他們要在新開發的住宅區得到折扣價住房,仍然要交出一萬五千美元,那對於工薪階層是個巨額數字。

多維新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