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清掃鴉屎上百斤 瀋陽近日鬧鴉災


在人們的印象中,烏鴉總是與荒郊、墓地、枯籐、老樹相伴,可是當它們突然闖進了大城市,闖入了現代人的生活,這事兒就有點蹊蹺了。今年入冬以來,成千上萬的烏鴉就闖進了瀋陽城。烏鴉們不是僅僅棲息在市區公園裡,它們的地盤甚至還擴大到市區繁華地段的天空。瀋陽城裡,一時漫天烏鴉。

烏鴉為什麼要到瀋陽來?記者近日對「瀋陽鴉災」進行了調查。

每天清掃鴉屎至少上百斤

烏鴉這批「不速之客」突然闖入,給瀋陽市民帶來了一絲不快。人們煩惱的倒不是它相貌醜陋、叫聲沙啞,而是,它的到來確確實實騷擾了人們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記者在街頭採訪,不少市民都爭著告狀:「我覺得不太雅觀,不是因為它不是喜鵲是烏鴉,而是因為它的排泄物不太雅觀。」

還有的人說:「(烏鴉)白天有時像烏雲似的,看空中特多,成千上萬,絕不止是幾千隻。從哪兒來?看不出來。它在你頭頂拉屎,糞便掉下來,晚間從這兒走過像下雨似的,就得躲,很不方便。」

在烏鴉較多的中山廣場附近,記者看到,不僅路面上白色的鴉屎隨處可見,連街道邊上的柵欄上都是鴉屎斑斑,環衛工人正在不停地清掃馬路。

記者向一位環衛工人詢問:「你一天光烏鴉屎得掃掉多少?」環衛工人笑著說:「哎呀沒法數,總得掃,也掃不淨。」

儘管環衛工人掃得很辛苦,但烏鴉還是「很不自覺」地從天上往下拉屎拉尿。白色的鴉屎拉在街上還好弄些,可拉到路邊的鐵柵欄上,清除起來就有點麻煩了,環衛工人需要十分費力地用鐵鏟來剷除這些鴉屎。據這裡的環衛工人介紹,烏鴉多時,每天需要清掃的鴉屎至少都有上百斤。

繁華商業街的客流都受影響

滿天滿樹的烏鴉不僅給環衛工人增加了負擔,也給市民帶來了尷尬。天上烏鴉飛過,人們說不定就是一身鴉屎。儘管左躲右閃,可冰涼的鴉屎還是不時落在身上。記者在瀋陽街頭抓拍到了不少路人慌張躲避鴉屎襲擊,最終卻未能倖免的尷尬鏡頭。

人們為了減少這種尷尬,不得不從頭到腳全副武裝--頭上戴上帽子,臉上戴口罩,腳上繫緊鞋帶。穿上這一身如同「套子裡的人」般的裝束,市民們也是哭笑不得。一位市民向記者苦笑道:「沒辦法呀?鴉屎特別不好洗,洗都洗不掉。」

瀋陽市的中華街號稱是瀋陽的門面街,但也被烏鴉弄得污跡斑斑,臭氣熏人。這裡的居民告訴記者,由於鴉屎隨時隨地都會無聲無息地從天上落到人的身上,也影響了人們來這裡購物的興趣。記者在街上看到,一家開了很多年的麵包房,過去5點左右正是生意最紅火的時候,現在已變得門庭冷落。麵包房的門窗上鴉屎斑斑,麵包師也無精打采地立在屋裡的窗前向外張望。

烏鴉不僅影響了這裡的生意,也給樓房裡居住的人添了亂。居民王大媽告訴記者:「烏鴉一來,陽台上經常留下鴉屎。剛開始時烏鴉不多,後來多了,就飛到陽台上,全是鴉屎。你就得天天擦,擦也擦不掉。」

王大媽與烏鴉鬥出了病

儘管烏鴉騷擾了市民的工作和生活,而且還有扒吃田裡種子、垃圾堆裡覓食等惡習,但它畢竟是以吃害蟲為主的益鳥,是省級保護動物。趕不走,也不能傷害它。一開始,居民們還忍讓著,但時間長了,總不是回事兒。於是人們開始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王大媽的做法就很有代表性。

王大媽家的陽臺沒有封閉,烏鴉每天就落在她家的陽台上拉屎拉尿,王大媽不得不每天晚上,時不時到陽台上去敲著盆盆罐罐驅趕烏鴉。

這招能管用嗎?

王大媽說:「這些烏鴉太精了,你一敲盆,它就飛走;你一回屋休息,不一會兒它又飛到陽台上了。就是人在陽台上站崗,天上飛過的烏鴉還常把屎拉在人身上。」

王大媽被烏鴉攪得火冒三丈,乾脆白天睡覺,晚上站崗,可是烏鴉更邪乎,它們乾脆站在對面的樹枝上,不時跳來跳去,哇哇大叫。時間長了,王大媽終於堅持不住了。

記者問:「聽說為了趕烏鴉您都生病了?」

王大媽說:「可不怎的,我拿這烏鴉是沒辦法了。」

報警聲嚇不走「二踢腳」也崩不走

想趕走烏鴉的不僅是這裡的居民,對於每天清掃這片大街的環衛工人來說,這種心情更為迫切。他們曾用錄音機錄下了烏鴉報警的聲音,想用這種聲音嚇走烏鴉,但效果不明顯。

記者問環衛工人:「這麼說趕走烏鴉是沒什麼辦法了?」環衛工人回答說:「沒什麼(辦法),趕不走它。有時候我們同志氣得放個鞭炮,整個『二踢腳』,也崩不走。」

雖然人們使了一些驅趕烏鴉的招數,但烏鴉大軍就是賴著不走,而且似乎還擺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神態。無可奈何的人們也很納悶,這大批的烏鴉從哪裡來?為什麼要到瀋陽來呢?

鴉災緣自城裡樹多城外樹少

專家告訴記者,烏鴉進入瀋陽城的自然現象給城市建設敲響了警鐘,我們在大興土木、改變城市面貌的同時,不能犧牲周邊環境。一旦破壞了大自然的平衡,想恢復絕不是一日之功。

如何讓烏鴉退軍尚無計可施

目前,對於如何解決人與烏鴉之間的摩擦、讓烏鴉大軍撤離瀋陽,人們還沒有找到有效的辦法,人們不得不找些理由聊以自慰。

記者在街頭就「烏鴉進城」事件採訪行人,得到這樣的回答:「我認為還是一種好現象。因為這種鳥類平時也不是那麼多的,突然間這麼多,說明生態環境保持還不錯。」

一位出租車司機說:「它畢竟是一種生物嘛,這也說明瀋陽的自然環境、生態環境有改善,它才會來。烏鴉都不來,還有什麼環保?」

正說著話,一隻烏鴉正好將屎拉在了出租車上。這位司機師傅笑著說:「拉屎了!這挺好,沒事兒。」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