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民工的歌曲為何被北京媒體讚揚?


在紀念毛澤東「向雷鋒同志學習」題詞40週年之際,北京許多媒體不約而同以讚賞口吻報導了這樣一則消息:為配合活動,一個區文化館組織了民工學雷鋒公益活動,活動內容有民工朗誦雷鋒日記、詩篇、民工四人快板《我為首都蓋大樓》等。其中最有「創意」的活動、也是被媒體大肆炒作的,則是該文化館創作了一首「民工之歌」---《民工兄弟三大 紀律八點注意》。北京某報的報導說:

「歌詞改編自傳統革命歌曲《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新填的歌詞中加入了許多民工進城務工需要注意的小細節。」報導還配發了幾十名民工戴著耳機在錄音棚錄製「民工之歌」的圖片。

  看了這些報導,我的心情很沈重也很鬱悶。誰更應該學習雷鋒?這些人的做法似乎錯位了。因為,雷鋒精神的可貴正在於無私幫助他人和扶危濟困。在一個人人都需要學習雷鋒的日子裡,民工這樣一個龐大的弱勢群體,原本應當是我們更應該幫助和想起的對象,而該文化館的做法卻是寫了一首「民工之歌」,把「弱勢群體」當作需要改造和進化的「劣質群體」,以這樣一種低劣、戲謔的方式,有組織有預謀地羞辱民工們。而媒體也失去判斷力,忘記了最可貴的人文道德原則。

  沒有人有資格為我們的農民兄弟「創作」這樣一首帶有侮辱人格性質的「歌曲」。

  難道不是侮辱人嗎?!讓我們看看這首歌到底是什麼內容。其歌詞寫道:「農民兄弟時刻要牢記,三大紀律八點注意。第一小農意識要去掉,說話粗魯讓人受不了;第二裝修進了房主家,手腳不淨就要犯事了……」這樣的歌詞純粹是沒有依據的猜測和缺乏法治精神的無端誹謗。「小農意識」是指缺乏大局觀的狹隘利己思想,城裡人也有嚴重的「小農意識」啊。「小農意識」並不是農民獨有的「意識」,這是常識啊!要去掉大家都得去掉,農民兄弟沒有理由優先。「說話粗魯讓人受不了」當然在理,但是你又有什麼證據說這是大多數民工身上特有的「毛病」?作為一個客居京城的外地人,我倒覺得大多數農民進城務工者的語言是淳樸、乾淨的,沒有受城裡人的污言穢語的同化。相反,倒是「傻×」、「丫的」之類的「京罵」屢屢充斥耳根,這是民工難以望其項背的。誰更應該漱口?「裝修進了房主家,手腳不淨就要犯事了」,這話特別無禮,其語境根本就是違法。你有什麼依據、數據和權威調查結論證明:農民進城務工者做裝修時手腳不乾淨?如果有,比例多少?如果是以偏概全,這種信口開河難道不是對全體裝修工人的人格侮辱嗎?上升到法律層面就是誹謗。這倒說明瞭作者的狹隘無知和「小農意識」。

  還有更離譜的歌詞呢:「不許隨地大小便,刮鬍子剃頭天天要洗腳」。且不說洗腳僅僅是個人習慣問題(我相信許多城裡人也有不愛洗腳的),我們更需要捫心自問的是,民工兄弟一塊磚一抹泥建起北京城的大廈時,城裡人為什麼不捨得拿出僅佔其中很小比例的部分磚頭,為天天風吹日晒一身土一身泥一身臭汗的他們,建一個可以洗熱水淋浴的洗澡間、建一個簡易衛生間呢?如果有這個條件,他們願意蓬頭垢面示人嗎?「刮鬍子剃頭」這種從頭到腳的「關懷」,實際上是假模假式的、虛偽的,也是霸道的。

  誠然,由於歷史、政策、經濟、文化的原因,農民的整體文化素質、法律觀念、精神面貌,可能都比城裡人差一些。但是城裡人不該忘記,恰恰是農民做出了很大犧牲才換來城市的率先繁榮。城裡人得了便宜不要忘本。現在農民兄弟進城打工,我們不應該以一種教師爺的態度動輒去教訓他們,而應該實實在在為他們的進步和共同發展創造條件。

  我還為那些鼓吹「民工之歌」的媒體汗顏。因為這種報導是在強化城裡人對農民的偏見,加深身份歧視,強化城鄉差別。農民兄弟不需要這種歌,他們更喜歡唱《在希望的田野上》。農民同樣不需要拯救、憐憫與施舍,他們只需要得到與他們所付出等值的回報,以及與所付出勞動相稱的尊重和理解。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