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鏽鋼黑眼睛:被代表的災難


【看中國報導專稿】自從中共當政以來,中國百姓經歷過無數次的災難,可災難之後還是災難。年長者帶著痛苦的記憶老去了,中年者為了老婆孩子之生計、因為曾經的對政治的驚恐苟且偷生,年輕點的並不愛聽長者講故事,而從學校、媒體得來都是「好日子」、「隱定壓倒一切」之類的說教,就這樣,災難在一代一代人之間延續,痛苦像這樣週而復始著:「年輕時,相信政府-->發生災難-->痛苦但仍有信任、期待-->被代表(注)的命運沒改變-->中年時,忙生計-->又發生災難-->冷漠了,苟且偷生吧-->年老了,看透了-->又發生災難,無能為力了-->帶著痛苦老去了」

就這樣,「反右」,「大躍進」,大飢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清洗法輪功,SARS...每一代人都不能倖免(也許有人以為大飢荒是「自然災害」、SARS是「天災」,非也,這些都是人為災害)。可嘆啊,奴性的國民!竟不知,越是逆來順受,越是忍氣吞聲,痛苦越是沒完沒了,揮之不去!

難道非要經歷過無數次的災難後,無數次痛苦之後麻木了,才能從痛苦的體會中判斷災難是制度性的嗎?甚至還不願意相信?甚至還一廂情願地「但願...」?我來告訴,從理論上就可以論斷,這樣的獨裁必然有這樣的災難!

官職中的學問

下面我們來研究一下官職。現在國際化了,很多官職的名稱各國基本上大同小異,如總書記,書記,主席,總統,總理,部長,省長,市長,縣長,鎮長,村長等。比如說,美國有市長,中國有市長,表面上都叫「市長」,但本質上卻是根本不同的。

《生命邏輯》認為,人是生命,是自主的,官職是人來擔當的,所以也是個生命,為自己著想是生命本質。現在,我們來分析一下,官職中決定其行為性質的力量因素--生命力性質。以省長為例,省長的生命力是省長本人的個體慾望和外界慾望(包括民眾、上司的要求等)這兩種相互作用力的合力。

在民主國家中,一個省長(或者州長)的產生有兩個原因,一是自己想當省長從而參加競選(個體慾望),二是民眾投票選了他(民眾慾望)。省長當上了,表面上形式上都是些管理一個省的事,但具體到某件事,就有兩個因素決定他怎麼做,一是他自己想怎麼做(個體慾望),二是民眾的能不能允許他怎麼做(弄不好可是要被轟下臺的哦)以及三權分立的其它權力機構(如省議會,省法院等)限定了他可以怎麼做(此兩者合起來主要表現為民眾慾望),由些可見,民主國家的省長的生命力是個體慾望與民眾慾望的合力。(民眾慾望從幾個方面表達出來:人權自由是基礎,從而有真實的民主選舉、獨立自主的媒體系統、新聞,還可以用示威遊行來表達反對)

在獨裁國家裡,如中國,省長的產生也有兩個原因,一是自己想當省長往上爬(個體慾望),二是被獨裁者(上司)看中(上司慾望)。省長當上了,表面上形式上都是些管理一個省的事,但具體到某件事怎麼做則必須加以分析,也是有兩個因素決定他怎麼做,一是他自己想怎麼做(個體慾望),二是主子(上司)喜不喜歡他那樣做(上司慾望),由此可見,獨裁國家的省長的生命力是個體慾望與上司(主子)慾望的合力。

同樣,其它的官職也大致如此,如書記,主席,總統,總理,部長,省長,市長,縣長,鎮長,村長等。民主國家的官職的生命力是個體慾望與民眾慾望的合力,獨裁國家的官職的生命力是個體慾望與上司(主子)慾望的合力,但特別地,獨裁國家的最高獨裁者的官職生命力中只有個體慾望,因為他沒有上司,事實上世上的獨裁國家表現出來的莫不是獨裁者的個人意志!獨裁溫和一點,民眾就可以稍得安寧,暫時的國富民安,換了個殘暴的獨裁者,民眾就只有遭殃,國無寧日!而民主國家的總統的生命力仍是個體慾望與民眾慾望的合力。

舉個例子,如提拔官員,美國一個州長不會提冒昧去提拔總統的兒子當州裡的什麼官,他自已沒什麼好處,因為他不必如此去討好總統(個體慾望),相反他得在意民眾對他怎麼看,還有他管不著的議會不見得同意(民眾慾望)。所以美國的大官們的子女多為平民,連總統下臺後也是一個平民,不再擁有影響國家的權力(中國89年的八老竟然選出了一個江獨為害國家十幾年!)。在中國,省長一定會提拔還在自己省裡的主子的兒女(就算原來是一個小官,也讓他坐火箭連升幾級),在這個過程中,他也是由兩個因素來決定,一是自己有好處(個體慾望),二是主子會高興(上司慾望),老百姓不能把他怎麼樣,他不用考慮。

看清楚了吧,只有民主國家的政府才真正是「為人民服務」,因為,其官職中自有一股力量指向人民!為什麼獨裁國家的政府不可能「為人民服務」?因為其官職生命力中根本沒有「人民」的影子!(嘴上喊「為人民服務」那是為了粉飾他理應為人民服務但實際並沒有為人民服務的行為,民主國家的官員為什麼不用喊,因為什麼都被民眾看得一清二楚)。為什麼獨裁國的官員是官官相護,總能串成一串?因為其官職中總有一股力量指向上司!為什麼個個都是貪官?因為個人慾望只受上司的個人慾望制約,最高獨裁者貪,那就一起貪吧!知道嗎?從社會無官不貪的局面,必然可以推導出:最高獨裁必定是個大貪官!

在獨裁國家裡,民眾沒有基本人權,沒有自由表達權,沒有新聞,只有說教。全國都只有獨裁的個人意志,獨裁最愛用「人民」兩個字,表達的卻是「我就是人民」。全社會權力系統中沒有民眾的意願的影子,獨裁者用個人意志取代了民眾意願,習慣的語言是「我代表全國人民」,民眾是被代表者,是無物,如豬,如狗,如木頭。

如果獨裁者的政治需要被代表者死那就得死,被代表者的死活從來都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次要的事情,被代表者就必然有被代表的痛苦、被代表的災難!

有了以上的分析,所有的事情就很好理解了。

「從SARS研究看中國的院士濫竽充數」(《大參考》2003.4.28),當然了,在中國,自己想當,主子又看上就行了,學術是次要的。「徐偉、楊子立靳海科、張宏海2003年4月21日庭審記實」(《大參考》2003.4.28),當然了,在這個非常時期,不把這些敢用自己的腦袋思考的人管起來,主子的權位能做坐舒服嗎?!

「非典時期我們的好警察干了什麼?」(《大參考》2003.4.30文章描述「好警察」幹些毒打強姦的事),當然了,上頭都這樣,自己又有慾望,上司又不管,還有誰能管?!「全民戰『非典』會變成又一曲對黨的頌歌嗎?」(《大參考》2003.4.30),廢話,自己的喉舌肯定歌頌自己的了--管它是什麼災難!主子要隱定要歌頌,誰又能管?!

「醫務工作者撰文指出:北京從下到上集體隱瞞疫情」(《大參考》2003.5.1),當然了,每個官都是靠上司打分的,老百姓能把他奈什麼何呢?當官丟官都不靠百姓選舉,百姓講話都無權講,死活都沒人知,瞞住了有個好形象那為什麼不瞞?!「凌鋒:廣州人命交易會」(《大參考》2003.4.30),當然了,出點人命算什麼?政治、維持主子治理下「大好形勢」的形象才最最重要!

「美國之音:中共突然高調學習『三個代表』令人費解」(《大參考》2003.4.29),美國人真的是不懂中國特色,這沒有令人費解啊,三個代表就是「我代表人民」,人民是被代表者,就像古代皇帝要人民高呼「萬歲」啊,人民認清了、擺正了「皇帝的子民」的位置,主子才能隱定啊,特別是人民面臨死活的非常時期,更要隱住,更刻不容緩!

由以分析可以看到,美國人,中國人,世界各國的人,都是自私的人。在美國等民主國家,不是靠官員的道德來實現為人民服務的,而是靠一種機制,這種機制本身就具有防止、抑制貪污腐敗、社會危機等各種社會災難的功能。而在中國等獨裁國家,獨裁的權力機制必然導致貪污腐敗、為害百姓,也不能防止抑制災難,這是「被代表」社會的固有特性,所以本文稱為「被代表的災難」,即是指獨裁社會的是必然的災難社會。我們在這樣的社會中常可聽到希望當官的要「為人民服務」「有良心」的呼籲聲,其實,「道德倫喪」也是被代表社會的必然結果,當權者呼籲「為人民服務」完全是一種欺騙,他們同時卻在極力壓制人權,而有些民眾也只是「呼籲...」、「但願...」而不切實地爭取自己的基本權利,這實在是一種無知和愚味。(2003.5.4於中國大陸)

註:「被代表」的詳細概念請看《被代表的恐懼》:http://www.bignews.org/hongkuan/anti-sgdb.txt(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