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斯和中國新聞自由


(美國之音記者丁力5月13日報導) 一些美國專家表示,薩斯事件有助於增加中國的新聞自由,但是改革是漸進的。

*薩斯再次顯示中國政府的封鎖能力*

美國保守派智囊團[傳統基金會]星期二舉行報告會,題目是「中國新聞自由:薩斯病案例研究」。主持這次討論會的中國問題專家譚慎格(Tkacik)說,中國的薩斯危機對中國領導層來說是否代表了一場具有切爾諾貝利規模的挑戰呢?《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的社論都認為是這樣。《經濟學人》雜誌也這樣認為。胡錦濤主席要求媒體絕對坦率的報導薩薩斯病情。薩斯會成為擴大中國新聞自由的催化劑嗎?中國媒體會繼續擔任中國領導層的工具嗎?這就是專家們今天要討論的。

中國問題專家馮德威(Finkelstein)是研究機構[戰略研究中心]的亞洲項目主任。他在談到「薩斯和中國媒體」這個案例的時候說,這又一次顯示,中國政府封鎖消息的能力有多強。同時這個案例也顯示,一旦政府決定開放信息,媒體就能成為怎樣有用的工具。這顯然是上層的政治決定。中國媒體專業人員對最近的事件可能很有挫折感。他們中許多人大概確實願意為百姓說話和做事,但他們仍然受困於官方的口徑和路線,受困於各種限制,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

*薩斯有助於新聞自由和透明*

擔任過香港《南華早報》編輯的基特利認為,薩斯事件有助於增加中國的新聞自由和透明度。但是這和自由的新聞媒體與開放的政府還是不同。基庭認為,中國存在著新聞檢查的長期傳統,從明朝開始就有,但是現在傳媒的數量和種類大量增加,已經難以控制了。有消息說,有大約5千7百萬中國人能上網。手機和手機簡訊也得到廣泛使用。

基特利表示,中國媒體的商業化和中國經濟的私有化都能促進新聞自由。不過他也說,當然,在預言更大的自由方面,要謹慎。共產黨當初成立,就是個密謀的組織,為的是推翻當局。而80年後的今天,它對秘密和信息的態度,仍舊是它的基本要素之一。它沒有公開辯論的傳統。

基特利不認為胡錦濤會開放政治職位,讓人們公開競爭,他試圖利用信息的自由流通來加強自己的聲望和權力。薩斯給他了一個這樣做的良好機會。讓我們看看他是否會這條路上走下去,能走多遠,是否能維持控制。但是基特利認為,胡錦濤所做的和江澤民那一代人所做的會不一樣。一個重要考驗大概是,中國將怎樣報導未來的愛滋病情況, 預期中國在10年內的愛滋病例會增加到1,000萬到2,000萬。讓我們看看愛滋病以及愛滋病蔓延應該怪誰的問題是否也得到這樣的報導和分析。

*寳申:薩斯促中國漸進政治改革*

美國之音的編輯和記者寳申也應邀在報告會上發言。他認為,一些西方人把薩斯事件和當年蘇聯的切爾諾貝利事件相類比是太簡單化了,薩斯對中國的政治影響不會像切爾諾貝利事件對蘇聯的政治影響那樣大。寳申說,總而言之,薩斯危機肯定會導致更多的政治改革和新聞自由,但是改革是漸進的。我認為,這不會是切爾諾貝利那樣的具有轉折性的大事件。而只是萬里長城上的一個塔樓。

在談到中國媒體的時候,寳申表示,總的來說,中國媒體是樂於執行共產黨的指示的。他說,關於報導透明化的壓力,基本上來自外界,包括西方媒體和世界衛生組織,而不是來自中國媒體內部。只有在中國領導層要求真實報導之後,中國媒體才大力報導薩斯的真情。這是自上而下的,而不是自下而上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