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一裊: 從劉荻到杜導斌被捕事件的啟示


羅永忠、姜力鈞關進去了, 劉荻還沒有出來,杜導斌又步入後塵……,似乎是前仆後繼,教訓也是深刻的。

「言者有罪」是我們獨裁祖宗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國安也好,網警也
好,還是法官也好,無奈的他們是專制政體的一隻隻狗腿子,狗子吃了主人啃過後賜給的骨頭,自然會為主人咬人的,我們也不能過份地指責他們;溫哥也好,胡哥也好,他們才當政,還正在應付江核心人馬出的一道一道的難題,腳跟都沒站穩,哪有時間關注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言論自由的大話題?(我們姑且這樣安慰自己為溫哥胡哥開脫)。

豺狼當道,安問狐狸?相信集權主義者會給你說話的地方,那就是相
信身邊的豺狼會對你溫柔,相信這個制度會給你保障,那是相信狐狸會對你媚笑。曉波兄也好,東海弟也好,還是無數個在國內「愛發牢騷」的人,你別看現在狗腿子沒動你抓你,那是他們引而不發,誰敢說一張張的弓箭沒弓拉滿、箭上弦對著你們?只要政局不穩,發生一絲毫動盪,我們這些「愛發牢騷」的人就是徇葬品。

我們為什麼要做無畏的犧牲?為什麼要給專制者找到藉口?為什麼不
能來一個「言者無痕?」 筆者在政界、在司法界曾同流合污地參加做過多年的法律遊戲,從這些在網際網路上發表個人見解的人一個一個的被捕、判罪者身上得到幾點啟示,藉以告誡在國內敢說真話的政治文化精英們。

第一,要「網上無痕」就不會留下話柄,從近一段時間在海外網站上
發表自由言論的作者來看,大多都留下了自己的真實「大名」,孰不知,那些國安人員、那些網特警正像幽靈一樣,瞪著牛眼在各個角落裡虎視眈眈地恃機而動,從你的字裡行間研究你的背景。杜導斌不僅留下了真實姓名,還留下了他在湖北應城市城建局的工作地址。你以為你是江三代表的發言人?你以為你是生活在言論自由的美國?你以為你是曉波兄、余傑弟和東海弟那些國際知名的「大腕」?沒人敢管你?何況曉波兄也好,余傑弟也好,也別太張狂,「秋後算帳」是我們「偉大」的中國共產黨的一貫作風,要找你麻煩,欲加之罪,還沒有「罪名」?

第二,電腦資料和文稿資料是活證據,大凡警察找來先是抓人,第二
步是搜家和搜 可疑的地點,兩者缺一不可。當然,訊刑逼供的事是我們這個沒有人權保障的當權者慣用的伎倆,但是,即使把人抓去了,搜不到電腦裡的文存和文字材料的「證據」也是無可奈何。從劉荻、羅永忠到杜導斌,不外乎都是相同的「程序」--先抓人,一班人做詢問筆錄,逼你「交待」問題。另一班人緊接著搜證據。因此,我奉勸各位想在網上說真話的朋友們,要將文稿資料放到最安全的地方(最好是自己一個人知道的地方),電腦中不要留下文存。當然,只要你願意象趙達功那樣「願意陪杜導斌坐牢」也可以,到了那裡面,你會向殺人放火犯乞食,求他們把該給你的那份口糧還給你;向流氓地痞哀嚎,求他們打你的手不要重了,當然,我猜趙達功是沒有「體驗」過的,更不知道號子裡「看彩電」、「反彈琵琶」、「吃肉喝湯」等非人的折磨。雖然這些只是其次,但你的人格受到了污辱,尊嚴受到了踐踏呀!

第三,郵箱傳發信的途徑要「安全」,這個制度下的當權者們,做盡
了遊戲干絕了壞事不說,搜括了無數的民脂民膏後,裝滿了自己的腰包後也擔心不安穩,平民老百姓都好對付,一些敢把消息傳到海外去曝光是最可怕的事,因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控制網路,設置了無數道關卡和過濾裝置,所以,設置海外郵箱最好不要留下真實的個人資料,經常變換密碼和更改「機密問題」等等。

想當初,共產黨打天下的時候不也是隱姓埋名開始「地下活動」的嗎
?現在,他們做盡了遊戲,我們為什麼不與他們做做「小遊戲」?我們為什麼要做無畏的犧牲?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這是我們的老祖宗傳下的最簡單的道理。

筆者本來是文字獄的犧牲品,在這裡只是一點忠告,也是一些體會。
供敢說真話的朋友們深思。(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