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147名研究生夢斷蘇州?


陽光穿過高大的楊樹,在中國人民大學「實事求是」的碑石上來回跳躍。
此刻,肖潔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她開始著手準備去蘇州上學的行裝。「不管學校在哪,畢竟有學可以上,拿的也是中國人民大學的畢業證書。」這個外表清秀的湖北女生, 用纖細的聲音重複著父母和親友的安慰。


一個多月前,她接到了人大研究生招生的複試通知,當時感覺一隻腳已經邁進了有著鴻鴻大儒、端莊大氣的神聖殿堂,以後可以聽學界泰斗莊嚴說法了。兩天後,她卻被突然告知要做好去蘇州上學的心理準備。

和她同樣經歷了巨大落差的還有另外146名考生,他們都被劃入人大蘇州研究院。

這些學生不滿的是,目前人大蘇州研究院還只是一塊牌子--沒有自己的圖書館,借書要到20多公里外的蘇州市內圖書館;沒有自己的校舍,只能借用;導師是「空投式」教學,平時只能用電子郵件和電話聯繫--這能否實現最初的求學夢想?

如果沒有「天大的喜訊」,他們將在今年9月入駐蘇州研究院,然後在那兒完成兩年學業。他們擔心,在踏上蘇州旅程的那一刻起,將永遠與夢想中的人民大學告別。

天上掉下個「蘇州研究院」

肖潔在去年11月報考了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的社會學專業。「我覺得人大的社會學是高校中比較好的。」她說。12月中旬,她第一次來到北京,參加人大的考研輔導班。

聽了兩天課,雖然只是「走馬觀花」,但人大社會學系主任林克雷教授儒雅的談吐,還是給70餘位參加輔導班的學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愧是名校大師,感覺特別好。」她說。

今年3月8日,初試的成績出來了。人大公布的碩士研究生錄取分數線是345分,肖潔考了358分,人大向她發出了複試通知書。3月24日,她第二次登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參加人大的複試。

車輪在往前轉動,夢想越來越近。

3月25日,在人大社會學系的宣傳櫥窗,肖潔第一次看到了蘇州研究院的招生簡章。當時,她「看了一眼就走開了」。

然而,很快她與其他同學又回到了這個招生簡章前。老師給他們每人發了一張志願書,要求填寫是否願意去蘇州研究院自費上學。「怎麼還有蘇州研究院?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很多同學在議論時都表示不願意去蘇州。」但系裡的一位女老師警告說,如果不填,很有可能被人大刷掉。

3月25日下午英語口語面試結束後,學生們被召集到系會議室。他們被告知,系裡將綜合學生的初試和複試成績,從高到低錄取,先錄公費,後錄自費,所有的自費生都將去蘇州上課。

人大社會學系主任林克雷在會上提醒,按照初試的整體情況,考分在360分左右的同學都要做好這個心理準備。

「我突然明白蘇州研究院可能和自己有關係,心裏開始發緊,好多同學情緒也開始激動起來。」肖潔說。

林克雷說他本人也是剛剛知道蘇州研究院的事情。就在3月23日,人大才下發文件公布了成立蘇州研究院的決定。林克雷對學生說:「到蘇州可能對你們的學習產生不利影響,但這是學校的決策,我們也沒有辦法。」

他介紹了自己所知悉的全部內容:蘇州研究院剛剛建設,目前不會有常駐的老師,教室要借,上下課要坐班車,食堂是共用的,但有宿舍樓,條件也不錯。

「這樣對自費生太不公平了,既要出一大筆學費,又得不到同等的教育條件。平時該怎麼跟導師聯繫?還能不能跟著導師做課題?」學生們有一種「自生自滅」的感覺。

林克雷安慰這些學生,蘇州的課程和本部的完全一樣,畢業證書也是人大的。至於交的學費,主要用於老師來回的差旅費和代課費,「學校沒想從你們身上掙多少錢,當然也不會賠多少錢」。

接下來的3天,學生們在極度的矛盾中揣測著自己的命運:付出了這麼多努力才走到複試這一步,不去,意味著放棄這次讀書機會;去,又並非心裏所願。現在的蘇州研究院聽上去不像是讀書園,更像是環境幽雅的休閑之所,兩年研究生生涯的意義,難道真的只在於那張文憑?

再複習一年顯然也不現實。「我是女孩,家裡說耽誤一年挺耽誤事的。」肖潔說。

來自江西農村的法律專業考生潘鋒是靠貸款讀完四年大學的,家裡還借了兩萬元。他說:「再等一年,家裡肯定耗不起。如果邊工作邊複習,說不定明年的成績還要差。」

「為什麼從去年11月10日報名到今年3月25日參加複試,學校沒有以任何方式和途徑通知我們有關蘇州的事情?」學生們說。

「我們會盡力安排好老師去上課」

在去蘇州和失學之間,學生們無疑會選擇前者。學生們開始擔心,如果填了「同意去蘇州」,而最後綜合成績靠前,會不會讓那些選擇「不同意」的、排名靠後的學生反而能留在本部上學?林克雷許諾:「絕對不會,排名表在公布錄取名單後一兩個星期之內就出來。」

4月25日,人大在校方網頁上公布了147人的蘇州研究院擬錄取名單,考生涉及社會與人口學院、法學院和勞動人事學院。據悉,社會學專業一位初試成績為370分的許姓女生,因「不同意去蘇州」而被淘汰。

然而,成績「排名表」卻至今未公布。

學生的意見很快出現在人大的網站上。潘鋒認為,學校的做法不僅侵犯了學生的知情權,而且在招生最後階段突然要求考生考慮「是否志願去蘇州」,實際上是單方面更改了最初的「報名合同」,屬於「民事違約」。

「我們都是衝著人大這所名校來的,所有的考生都應該享有平等的學習和生活權利,為什麼就我們這幾個專業的考生要被安排到一個沒有圖書館、沒有校園、沒有導師、沒有學術氛圍的地方去學習?」網站上一度貼滿了這樣的帖子。

人大蘇州研究院到底具備了什麼樣的辦學條件?這147名考生真的要成為「拓荒者」嗎?

5月19日下午,本報記者到達蘇州,在一路詢問下,終於找到人大蘇州研究院所在地--獨墅湖高等教育區。它與蘇州工業園的主園區隔著一條機場高速公路,因西臨風景秀麗的獨墅湖而得名。

記者以即將就學的人大研究生的身份,走訪了園區教育發展投資公司。這家公司負責整個獨墅湖高等教育區基礎設施的建設和規劃合作。

辦公室秘書鄒群極其細緻地介紹了教育區的現狀:去年8月,這裡啟動了中國科技大學研究院、綜合樓、一期學生公寓和食堂,目前已有來自中國科大和西安交通大學的300多位研究生入住就學。

「人大的研究院現在還沒開始建造,你們來了可以先到綜合樓上課。那裡有一個數字圖書館。」鄒群說。

記者也證實了目前那裡的生活環境遠遠超出了學生的擔憂:住宿是兩人一間房,每個房間都有空調、網路、電話和衛生間。在公寓一樓,設有食堂和特色餐飲。另外,洗衣房、理髮店、銀行、書店、超市和茶館等附屬設施也都齊全。

「我們認為,那裡的條件基本能滿足學生的學習和生活需求。」 5月24日,人大黨委副書記王新清、人大徐悲鴻藝術學院原副院長郭星華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均表明瞭相同的態度。他們在今年3月底分別被任命為人大蘇州研究院的院長和常務副院長。

「那裡的環境還是不錯的,宿舍和食堂比人大(本部)好多了,就是現在沒什麼人氣。」郭星華說。他在5月21日前往蘇州商談學生入駐的一些操作細節。為了顯示合作誠意,蘇州方面前期將免費提供中國科大的一座1萬平方米的生命科學樓,給人大作為教學和辦公用房使用。

「我們會盡力安排好老師去上課。他們和老師見面的機會是少點,但效果不一定比本部差。」 王新清書記說,「沒有圖書館的問題我們注意到了,但那個地方要辦得和本部完全一樣是不可能的。」

異地辦學是創新還是應禁止?

「硬體設施令人驚嘆,軟體條件令人擔憂。」這是很多人對近幾年高校異地辦學熱的評價。人大此次蘇州建院能否走出這個「怪圈」呢?

人大此次蘇州建院,只是近幾年高校尤其是名牌大學異地辦學熱的一個縮影。按照王新清的話說,人大在這方面已經是「動作很慢了」。2000年10月,北京大學研究生院和清華大學研究生院先後加盟深圳大學城,讓其他急於在城市中「突圍」的眾多高校「眼前一亮」。

然而,專家對此不無憂慮。中山大學教授方積干曾批評說,目前高等學校異地辦學情況非常普遍,在各地紛紛出現「××大學××分校」,而且都是在異地招生、異地授課。他強調,一個高等學校的辦學實力,不是因為該學校的名氣,主要是靠師資力量和辦學設備,以及在該學校中形成的學習風氣,但是目前高校異地辦學有點氾濫,一個名牌大學可以在全國各地設立分校,但是實際上,大學本部去給學生上課的教師卻僅僅兩三個,更多的教師是從當地的一些一般大學配置,佔了所授課程的大多數,而設立分校的當地的學習氛圍和實驗設備,跟大學本部根本沒有辦法相比,在那裡畢業的學生素質是否能跟本部的素質一樣高值得懷疑,但畢業時頒發的學位證書卻是一樣的。

他表示,目前一些高水平大學普遍跟風擴招,導致學生素質下降,教師疲於奔命,學校辦學力量分散,怎麼能夠保證傳授的學問是高水平?又怎麼去和世界一流大學競爭呢?

「國家一定要明令禁止高水平大學跨省區辦學,把高水平大學的規模控制在一定規模上。」他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在今年全國「兩會」上提出提案。

而對各高校尤其是名牌大學來說,又似乎有充足的理由表明,異地辦學是「一項重要的戰略舉措」。人大成立蘇州研究院,據稱是為了拓展辦學空間,擴大學校在華東地區的影響,為整個長江三角洲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服務。

「除了教學,人大還想藉此建成一個新型的科研基地,從事一批科研項目的研究。」人大成立蘇州研究院的文件中寫著,蘇州研究院主要開展研究生層次教育和各類高層次人才培訓,同時為本科生、研究生實習、調研,教師科學研究和開展現代遠程教育等提供服務。

王新清認為,高校異地辦學是擴大教育的一種需要,目前國家是把它作為一種新生事物來對待,並沒有禁止。創建新校園的過程可能會走一些彎路,但值得嘗試。

一個初步確定的計畫是:根據人大蘇州研究院的發展,在入駐全日制學生達到500人時,將正式開工建設一期教學科研設施。「工程預計在2005年下半年開工,2006年9月交付使用。」 郭星華向本報記者展示了他與蘇州方面簽訂的最新意向書。

不過,他的這趟蘇州之行,還帶回了一個對學生來說可能是「雪上加霜」、也可能是「天大喜訊」的消息。由於國家實施緊縮銀根政策,獨墅湖高等教育區的一些建設項目有可能緩建一年。這將使人大的決策層重新評估今年上馬蘇州研究院的可行性。

根據人大校方的解釋,這147人實際上都是「落榜生」,屬於擴招性質。6月5日,人大發言人就「蘇州研究院」有關情況發表談話時說,由於校本部招生名額的限制,在報考人大的考生中,已經達到教育部控制分數線但不能被錄取者達1000多人,在這些人中,學校採取本人自願的原則,擬錄取100餘人到蘇州研究院學習,「這對部分落榜考生來說,其實是給了一個機會。人大這樣做,不僅合法、合理,而且合情。所以,『黑幕、欺騙、強迫』之類的評論完全是無中生有,也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識」。

「這147人不佔一個本部的招生名額。如果沒有蘇州研究院,他們肯定是不能被錄取的,招生在本部名額錄完後就結束了。」郭星華說。由於人大到目前為止只公布了蘇州研究院擬錄取的名單,並未向這147位考生發出最後的錄取通知書,如果蘇州研究院被迫取消,人大有可能拒絕錄取這些考生。

「但是這種可能性很小,人大紀寳成校長提出『一切為了學生』,學校也有可能把他們招回本部上課。我想哪怕是校內住不下,讓他們到附近租房,他們也是高興的。」他說。

「我可以透露一點,紀校長本人傾向於把他們留在本部校內。」他說,「最終結果如何,學校近期會討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