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歷史真貌─中共暴政統治時期(二十二) (1949年─現在)

2005-08-19 14:09 作者: 作者:心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共的暴力屠殺:「六四」血案

文革是鮮血淋漓、怨魂飄零、棄絕良知、顛倒黑白的時代。但是文革和毛時代結束以後,雖然更換了新的領導人,雖然實施了改革開放的政策,但不管城頭變換怎樣的大王旗,中共及其領導下的政權,並未改變其暴虐的本性。1989年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的屠殺就是中共本性的再一次暴露。

* 「六四」源起和形成階段

中共從1985年到1988年的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和對學生等知識精英要求民主要求的鎮壓,並沒有使學生和知識份子清楚的認識中共的本性,反而還對中共新領導人充滿了幻想。

1989 年3月5日,拉薩發生要求西藏獨立的遊行和騷亂。3月8日拉薩宣布戒嚴。4月15日,已經辭去中共總書記職務的胡耀邦因病突然去世。由於胡在知識份子心中享有一定的地位,學生自發參加了悼念活動,並在悼念活動中對胡遭遇的不平待遇表達了不滿,尤其表達了對一些腐敗傳言很多的領導步步高陞的氣憤。這種情緒迅速蔓延,並形成了一定規模的遊行抗議活動,當時遊行提出的最激烈的要求是:

一、重新評價胡耀邦的是非功過,肯定其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二、徹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對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識份子給予平反;三、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開,反對貪官污吏;四、允許民間辦報,解除報禁,實行言論自由;五、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份子待遇;六、取消北京市政府制定的關於遊行示威的「十條」規定;七、要求政府領導人就政府失誤向全國人民作出公開檢討,並通過民主形式對部分領導實行改選。

這樣的要求對政府來說顯然不能接受,而學生提出這樣的要求當然也不過分。中共的政府官員顯然並不知曉如何解決這一問題,不僅不派人與遊行學生交流,而是派武警前去維持秩序,學生的愛國熱情受到壓制。學生的情緒在胡的追悼會上爆發。(選自64memo中華富強)

4月22日,在胡耀邦的追悼會上,學生強烈要求政府高官接納他們的請願書,並希望能夠看胡最後一眼。這要求在中共領導看來是過分的請求,因此給予拒絕。情緒失控的學生請願者,擴大了遊行規模,繼續向政府提出他們的要求。西安、成都等地的遊行者還發生了焚燒汽車的過激行動。

中共領導人沒有正面的回應,採取的措施是通過學校給學生施加壓力。學生的情緒因為沒得到安撫,相反,卻因為一些學生在衝突中被捕,更加大了學生的對立情緒。學生們堅持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示威。 (64memo.com89)

不滿學生會不能向政府反映他們的聲音,遂成立了向政府反映意見的北大學生自治會。後來全國很多高校仿效成立了相應的組織,並成立了「高自聯」。

此時,身居幕後、卻一言九鼎的鄧小平在趙紫陽離開北京出訪國外期間,聽了李鵬和中共北京市委和國家教委負責人的匯報後,斷言學運「是一場有組織、有計畫地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政治動亂」,並且發表了「四二五講話」。

根據鄧的講話,4月26日,新華社發表社論,史稱「426社論」,把學生的遊行請願活動定性為「動亂」。對文革有著模糊記憶的學生們知道參與動亂的後果,尤其政治上的定性將有可能影響他們一生的前途。85到87年因請願支持胡的學生在畢業分配中受到的整肅更讓他們不寒而慄。

這時學生們只有兩種選擇,其一是響應政府號召,停止遊行請願,等待後來的處分,俗稱「秋後算帳」。其二是繼續抗爭,至少能躲過動亂分子的帽子。學生們當然選擇了後者。(六四檔案 - 89) 學生的想法是:繼續抗爭,最壞就戴上動亂分子的帽子,萬一政府良心發現,還能躲過這頂帽子。而如果不抗爭,則動亂分子的帽子已經戴上了。可能最關鍵的還是 85到87年對學生的打壓過於殘酷,使他們非常恐懼承擔被打壓的後果。可以說,426社論的發表,將學生置於沒有退路的位置。

事態發展到現在,應該說基本是學生的自發運動,根本沒有後來所說的「受人煽動」的跡象,更跟所謂的「支持動亂、分裂黨」的趙紫陽搭不上界。

對中共而言,平息學潮,要麼開槍鎮壓,要麼下臺。中共當然不會選擇下臺,而時任總書記的、對學生抱有同情的趙紫陽傾向採取溫和的政策。當在平壤的趙紫陽接到中南海緊急電報後立即趕回北京,並且在政治局會議上明確表示反對實行軍管戒嚴,批評《人民日報》根據鄧小平指示所發的426社論對學生運動的定性有錯誤。與此同時,趙紫陽還提出與學生進行對話的方案,要求「退一步」,並承諾對話的局面一旦失控,責任可由其本人出來承擔。但是鄧態度強硬,拒不接受。

此時,學生提出的主要要求是取消426社論,承諾不「秋後算帳」。中共以趙紫陽為首的政府答應了不秋後算帳的要求,但因為鄧態度的強硬,卻加大了426社論的宣傳力度。這使學生們選擇了對中共承諾的不信任。

4月27日,爆發了數萬人的大遊行,一些學生舉著「堅決擁護共產黨領導,堅決打倒官倒和腐敗」、「媽媽,我們沒有錯!」等標語走在遊行的隊伍裡。一些海外的華人團體也開始聲援國內的學生。

新華社又發表了428社論,口氣比426社論略顯緩和,承認大部分學生是被矇騙的,只有少數人在煽動動亂。而學生們明白,他們基本上是自發的,因此如果說有人煽動的話那就是他們自己。中共顯然已經暗含「殺機」。

下午,中共派袁木、何東昌等人與學生對話。中共還是沒有回應學生的問題,只是勸學生返校上課。其後的幾天,中共政府和學生都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上海學生大遊行。上海學生抗議上海市委處理《世界經濟導報》的事件。遊行學生的口號主要有:「聲援北京學生!愛國無罪!」「修改遊行條例!」「新聞要說真話,」「民主萬歲!」「推進民主,嚴懲官倒,清除腐敗,」「快復《導報》原狀!」「打倒官倒,反對特權,」「讓創造財富的人先富起來!」「增加政治透明度!」「不讓人民說真話,就不是強大自信的表現!」。 (64memo.com89)而後來成為鎮壓法輪功元凶的江xx就是通過其對《世界經濟導報》的事件的鐵碗處理和學生的血腥鎮壓而爬上了中共最高黨魁的位置。

趙紫陽發表關於穩定和反對動亂的講話,表達了中共溫和派領導人的意見。同日,「高自聯」發表五四宣言。全國學生相繼遊行。高自聯在遊行後發表說明,呼籲學生自5月5日起全部復課。學生們認為可以接受趙的講話精神,相信很快就可以摘掉動亂分子的帽子。因此,學潮處於相對平靜時期。學生們在等待政府否定426社論。但是,趙受中共黨內極左勢力的牽制,對學生的期待並沒有作出快速的讓步。覺得受到欺騙的學生遂於5月13日在天安門廣場開始絕食。《絕食書》中寫道:

「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挂、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些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我們想請求所有正直的中國公民,請求每個工人、農民、士兵、市民、知識份子、社會名流、政府官員、警察和那吐縉我們罪名的人,把你們的手撫在你的心上,問一問你們的良心,我們有什麼罪?我們是動亂嗎?我們罷課,我們遊行,我們絕食,我們獻身,到底是為什麼?可是,我們的感情卻一再被玩弄,我們忍著飢餓追求真理卻遭到軍警毆打……學生代表跪求民主卻被視而不見。平等對話的要求一再拖延,學生領袖身處危難…… (六四檔案/2004)」

學生的絕食使中共內部對如何處理分歧更加激烈。5月14日,趙紫陽派政治局委員李鐵映、書記處書記閻明復、監察部長尉健行等在統戰部禮堂同學生代表對話,包括學生代表在內的各界人士到廣場勸絕食學生返回學校。至少也要顧全國際聲譽的大局,不要影響噹時的蘇共領導人戈巴契夫訪華的國事活動。無奈參與絕食的學生鐵心等待政府宣布他們是愛國青年的決定。5月15日,李鐵映、閻明復等在政協禮堂繼續與學生對話。全國各地相繼爆發聲援絕食學生的大遊行。首都高校學生也組織了各種後援活動,大批學生24小時在天安門廣場維持秩序。部分絕食學生昏迷,少量維持秩序的學生由於勞累過度而送院治療。 (64memo.com89)

5 月16日,閻明復再次到廣場發表講話,懇切勸說學生返校,並說願意做人質等待政府答應他們的條件。情緒激動的學生沒有聽從起勸說。同日,趙紫陽與戈巴契夫在釣魚臺會面。次日凌晨,趙發表書面講話,肯定了學生的愛國精神,承諾絕不秋後算帳。但擔心受到欺騙的學生仍然堅持絕食。

根據趙紫陽的回憶訪談,5月17日,中共高層在鄧小平家裡開會,討論實行軍管事宜。在此之前,除鄧小平之外,只有李鵬、姚依林堅持軍管,楊尚昆、喬石和胡啟立則持反對意見。而在當天的會議上,楊尚昆、喬石都臨時改變了立場。胡啟立當時雖然表示不反對戒嚴,但是仍提出「是否還有比軍管更好的方法」。

5月19日凌晨,趙紫陽、溫家寶和李鵬、羅干分別到廣場看望學生。趙紫陽發表了催人淚下的講話,勸說學生停止絕食,希望進行對話。不料,晚上突然傳出戒嚴的消息。絕食活動於是宣布結束,但學生們繼續進行遊行和抗議活動。而北京市民開始自發到各進城路口阻攔軍車進城。

5 月20日,李鵬簽署了在北京地區實施戒嚴的命令,稱:鑒於北京市已經發生了嚴重的動亂,破壞了社會安定,破壞了人民的正常生活和社會秩序,為了堅決制止動亂,維護北京市的社會安寧,保障公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保障公共財產不受侵犯,保障中央國家機關和北京市政府正常執行公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八十九條第十六項的規定,國務院決定:自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十時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組織實施,並根據實際需要採取具體戒嚴措施。 (64memo.com - 89)

戒嚴令頒布後,遊行規模進一步擴大。遊行的口號開始集中在李鵬、楊尚昆、鄧小平身上。並開始出現直接針對中共的口號,過去擁護中共、反對腐敗的口號減少。

戒嚴令發布後,由於部分軍人抵制,更由於市民的反對和阻攔,戒嚴令基本沒有得到實施。而直到此時,雖然有上千萬人上街遊行,但所有的抗議活動一直是在平和的環境下進行的,基本沒有出現什麼惡性事件。以趙為首的中共溫和派和學生保持了基本的克制。但是中共的邪惡、暴虐本性決定了它在關鍵時刻,為了維護其邪惡的政權,不惜屠殺所謂「威脅」自身的民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