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星火》週刊:俄羅斯人怎麼看中國移民


俄羅斯《星火》週刊9月5日一期文章:俄羅斯人怎麼看中國移民。文章摘要如下:

許多專家認為,2015年之後,如果沒有來自中國的移民,俄羅斯將無法過日子,因為烏克蘭人、摩爾多瓦人和白俄羅斯人會越來越多地去西方找工作。從明年起,我國有勞動能力的人口將開始自然減少。起初數量不大,兩年後會達到每年70萬至80萬,然後會達到100萬以上。

俄羅斯科學院人口社會經濟問題研究所專家然娜.扎伊翁奇科夫斯卡婭警告說,這是非常高的數字。她認為,「因此現在就必須解釋清楚,為了保障俄羅斯人的福利,俄羅斯首先需要的是移民。舉例來講,如果我們拒絕接受移民,那麼現在40歲的俄羅斯人將根本無法指望增加退休金」。

對中國有組織的旅遊團組(實為倒貨者團組)實行免簽證待遇,是最近最高水平的友好行動。這表明,莫斯科和北京打算「用人口交朋友」:我們需要勞動力,而中國不知道怎樣安排勞動力。過兩年,當中國按照世貿組織準則對其他國家的農產品開放市場後,這個問題會更加尖銳。據專家們統計,中國的4.9億農業勞動人口只需留下1.7億。換句話說,中國要緊急安置2.5億至3億人,而中國國內沒有他們要干的工作。當然,這支「後備軍」不會一下子就向全世界進軍,但如果以為中國的剩餘勞動力不會嘗試在俄羅斯遼闊的大地上找事做就太天真了。前不久的輿論調查表明,2/3的俄羅斯人對中國移民持反對態度。如何尋求中庸之道呢?

憂慮大 希望規定移民工種

維利亞.格爾布拉斯提到了歐洲人的經驗:「他們提出優先考慮的工種。例如,需要細木工和煉鋼工,符合條件就向你敞開大門,而其他人就對不起了。」如果我們不學會讓移民只進入需要廉價勞動力的經濟領域,那麼中國的人口遷移可能會變成俄羅斯的災難。

全俄輿論調查中心的資料表明,遠東地區81%的人(全俄平均66%)認為,中國人參與開發我國的財富是「危險的」。

在當前互不信任的情況下能否找到共同點呢?研究表明,我們雙方仍然有一些共同的東西。例如,令我們感到不安的大致上是同樣的東西。兩國幾乎同樣數量的人都認為,當今世界的主要問題是毒品氾濫、國際恐怖主義和貧窮。另外,我們對各自富足程度的評價非常相似:54%的俄羅斯人和49%的中國人認為家庭的基本需求能夠得到滿足;33%的俄羅斯人和34%的中國人認為可以勉強度日;兩國各有8%的人認為掙的錢就夠吃飯;2%的俄羅斯人和4%的中國人認為自己衣食無憂。

與此同時,兩國公民對「主要社會問題」的看法實際上是一致的:失業、吸毒、犯罪率上升。區別在於,中國人比我們更關注官員的貪污受賄和環境污染,而我們對這種不幸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了。我們和他們還都很好地意識到,可以團結起來抗衡某國。34%的俄羅斯人和54%的中國人一致稱,美國為主要的「不友好國家」。

俄羅斯《星火》週刊9月5日一期發表文章:俄羅斯商人眼中的中國夥伴。中國人聰明能幹,但喜歡單干,無團隊精神。文章如下:

淺褐色捲髮的俄羅斯人尼基塔和黑色直發的中國人張是一家俄中合資公司的兩個老闆。公司業務是從中國向俄羅斯進口中餐館用的特殊材料和調料。這家企業是俄羅斯最早的俄中合資企業,尼基塔和張1986年就認識了,1989年起一起做生意。在改革剛剛開始時,張和150名中國人到莫斯科學習,而尼基塔對中國很感興趣,於是他們就認識了。中國人和俄羅斯人在這家公司裡實現了長期的密切合作,這在莫斯科很少見。

葉卡捷琳娜.達尼洛娃問:為什麼?

尼基塔答:俄羅斯人和中國人差別很大,彼此瞧不上。我們會原諒別的民族,卻不會原諒中國人。而中國人從來不相信俄羅斯人。

問:你與中國夥伴的生意怎麼樣?

答:我與張的合作是一個特例。我們早就認識並相互瞭解。我們的友誼已成為一種資本。我給張的孩子買童車的時候,中國還沒有童車。可以說我倆是世交了,連下一代都交了朋友。很難與中國人取得一致看法,但他們很可靠。我與張損失了錢,但倆人會一起再把錢掙回來。與中國夥伴最難的是相互信任。在解決問題時,中國人想法和做法與我們總是不一樣,他們有自己的辦法。

問:什麼辦法?

答:更慎重,更耐心和更靈活。遇到問題,俄羅斯人會說:「該怎麼辦,這不是明擺著嗎?!」可中國人會說:「等等,如果這樣辦會怎麼樣?如果那樣做又會怎麼樣?」他們有更多的辦法來處理問題,做起事來有根有據。但遇到急事,就麻煩了。中國人的記性很好,做生意的人很小心。他們會十分認真地準備要討論的問題。中國人對長期的固定工作會幹得很好,而俄羅斯人只能短時間地搭伙幹事。無論在談判中,還是在日常工作中,中國人的從容和自信都很管用。

問:俄羅斯人認為中國人很狡猾,中國人怎樣看待俄羅斯人呢?

答:懶惰、不負責任、冒冒失失。

問:領導中國人很難嗎?

答:公司最頭痛的是幹部問題。找到讓我們滿意的中國人很難。受過良好教育的中國人都想去美國或歐洲。來這裡的中國人都是從遠東想方設法跑過來的。還有一些是冒險家,到俄羅斯來撞大運。我們認為有些中國人非常勤勞和服從指揮,但也有另外一種人,好打牌和抽煙。

問:如果中國僱員不好好工作,你會怎麼辦,是罵他們還是罰款?

答:不會這樣做。在俄羅斯靠廣告來招工。而在我們公司卻需要去瞭解每個人的情況,從哪個省來的,在什麼地方學習過。給你舉個例子,就知道中國人的思維方式了。在我們這裡工作的中國人都有俄文名字,每天上班要簽到。一天,張的妻子對我說:「尼基塔,你看,瓦夏這個月每天提前5分鐘上班,米沙提前10分鐘上班,可鮑裡亞好幾次上班只提前2分鐘,三四次只提前1分鐘,有一次我看見他從地鐵往這兒跑。」 「他遲到了嗎?」「沒遲到。」「那有什麼問題?」「這麼踩著點兒上班,說明不珍惜這份工作。」

當時我想,俄羅斯人很難在這種苛刻的氛圍下工作。要知道,對所有人的要求是一樣的。正因為如此,俄羅斯永遠不可能有許多俄中合資企業。

問:中國人做生意的特點是什麼?

答:朝鮮人和日本人喜歡成群結夥地幹事,中國人喜歡單干。中國有俗話說,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而日本人是一人弱,兩人強,三人是不可戰勝的。

問:你認為,中國人在聖彼得堡和莫斯科建造住宅小區的前景如何?

答:給你舉兩個例子。在莫斯科的新村地鐵站旁邊建起「友誼」商貿城。原以為中國同志將在那裡出售國產商品。現在那裡怎麼樣了?中國人將整個商店都出租了,那裡現在出售歐洲商品。中國人無法團結起來保住這個項目,轉租鋪面更有利可圖,於是就都轉租了。再舉一個更早些的例子。在莫斯科開了一家天客隆超市,投入了大量資金,出售中國產品,結果老闆破產了。明白了吧,中國人沒有團隊精神。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該幹什麼。用不著去幫助他和提什麼建議。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