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一個對自己的生日都造假的黨

2005-10-07 07:57 作者: 葛陵元 (加拿大)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目前,在中共黨國假冒偽劣橫行天下。「假煙、假酒、假畫、假字、假仁、假義、假商標、假名牌、假數據、假政績、假利潤、假廉潔、假官員、假公章、假文件、假檔案、假文憑、假模範、假典型、假記者、假公安、假教師、假博士、假髮票、假新聞、假幣、假球、假唱、假『打假辦』 ……」[1],無奇不有。 一句民諺在民間廣為流傳:「除了騙子是真的,其餘都是假的。」

假冒偽劣在中共黨國如此猖獗,原因多種多樣,但是其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國共產黨自身就是最大的謊言製造者。以抗日戰爭為例,它明明躲在陝北的山窩窩裡養精蓄銳、擴充實力,不但不抗日,反而與日偽軍勾勾搭搭、與政府軍不斷摩擦。它卻恬不知恥地自稱自己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反污努力抗戰的國民黨政府消極抗日、積極反共。在抗戰勝利後,它自己匆忙從山溝裡鑽出來搶奪勝利果實,妄想獨佔東北、逐鹿中原,卻反咬一口,說國民黨要從峨眉山上下來摘桃子了。如此混淆黑白、顛倒是非的無恥謊言,沒有久經錘煉的累積功夫,一般政黨是絕對無此厚顏來信口雌黃的!

從中國共產黨誕生的第一天起,說謊就是它維持生存的重要手段。追根溯源,連中國共產黨所宣稱的黨的生日都是假的。中國共產黨說它在1921年7月1日誕生於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然而,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在一年前就誕生了。1920年8月,陳獨秀、楊明齋、李漢俊、瀋玄廬、陳望道、俞秀松、李達和施存統在上海法租界環龍路老漁陽裡2號(現南昌路100弄2號)陳獨秀先生家裡成立了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承認南昌路100弄2號是革命紀念地,在其牆上嵌了一塊白色大理石牌子,上書金粉大字:「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決定成立中央工作部,領導當時黨的日常工作。一九二一--二三年,中國共產黨中央工作部在這裡辦公,毛澤東同志也曾一度在這裡工作。」[2] 但是,中國共產黨隻字不提這裡曾經是陳獨秀先生的家,也不提中國共產黨於1920年8月誕生在這裡。這是為什麼?

因為,如果承認這些歷史事實,毛澤東就不是中國共產黨的締造者了。中國共產黨的締造者就成了犯有「右傾投降主義」錯誤的「托陳取消派」頭子陳獨秀。這是有損於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光輝形象的。這是有損於「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崇高威望的。那麼,對陳獨秀在1920年8月成立了中國共產黨這一不容否認的歷史事實,中國共產黨又怎麼處理呢?它的說辭是,陳獨秀成立的是「中國共產主義小組上海組」,或者說「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

不承認陳獨秀的建黨活動,宣稱中國共產黨於1921年7月1日在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成立,這在邏輯上是十分荒謬的。任何民間組織(由政府一聲令下所成立的官方組織另當別論)總是要在成立相當時間、經過充分準備、在全國各地具有當地組織之後,才可能推舉出各地代表來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這是任何來自民間的黨派和社團成長的基本規律。例如,中國國民黨是在1912年宣告成立的,到1924年(12年後)才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民主黨在1998年宣告成立,至今還沒有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3]。但是,中國共產黨從來就是不講邏輯的。它就是要一口咬定它是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成立的。這又是為什麼?

因為,毛澤東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湖南代表。中國共產黨說:出席它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代表是毛澤東、何叔衡、董必武、陳潭秋、王盡美、鄧恩銘(水族)、李達、李漢俊、張國燾、劉仁靜、陳公博、周佛海等12人。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克爾斯基也參加了會議[4][5]。而對中國共產黨建黨功勞最大的北李(大釗)南陳(獨秀)卻因故都沒有到場。陳獨秀倒是派去了他的私人代表包惠僧,但是中國共產黨的官方文件不承認包惠僧是與會代表。

在所有代表中,毛澤東是學歷最低、資歷最差的[6],被會議安排為書記。這個書記可不是我們現在所說的黨委書記。它的真實含意是記錄員。也就是說,毛澤東當時的職務是做會議記錄。但是,就這麼個「書記」,就足以讓中國共產黨把他吹捧為中國共產黨的偉大締造者了!哪怕中國共產黨無法解釋:既然毛澤東是如此德高望重、眾望所歸,為什麼沒有到會的陳獨秀卻在缺席的情況下被選為了中國共產黨的第一任總書記。

更為滑稽的是,當時的與會代表[7],誰也沒有想到要記住這個「偉大的日子」。當時僅僅代表53名黨員的代表,誰也沒有想到今後會要慶祝黨的生日。等到中國共產黨抓住日寇入侵的「天賜良機」在延安站穩腳跟、在1941年決定慶祝它成立20週年的時候,已經沒有一個一大代表還記得具體的開會日期了。毛澤東在1938年5月在《論持久戰》中曾信口胡說[8],「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十七週年紀念日」[9]。毛澤東既然這樣說過,又沒有人搞得清楚是非曲直,於是7月1日被定為了黨的生日。

現在,中共黨史研究家已經搞清楚了中共一大召開的準確日期是從7月23日到7月31日[10]。但是,毛澤東既然已經說過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的生日,中國共產黨又按照這個「生日」慶祝好幾十年了。中國共產黨只好將錯就錯、一錯到底。死不認錯、知錯不改,這本來就是中國共產黨的一貫作風。連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這樣的滔天大罪它都要吱晤其詞、矇混過關,我們又怎麼能指望它糾正它的生日呢!

對一個對自己的生日都造假的黨,難道我們還可以繼續盲目地信任嗎!上樑不正下樑歪,在一個對自己的生日都造假的黨的領導下,假冒偽劣在中共黨國氾濫成災是理所當然的。要是不氾濫那才是怪事呢!

參考文獻和註釋:

[1] 東海一梟:《除了親媽皆有假》,《民主論壇》2002年10月6日。
[2] 李潔:《文武北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
[3] 當然,這是中國共產黨殘酷鎮壓的結果。中國共產黨草木皆兵,認為中國民主黨目前正在籌備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最近對中國民主黨黨員又展開了新一輪地無恥栽贓和殘酷鎮壓。
[4] 張靜如:《歷史的選擇 1921-1991》,華夏出版社1991年。
[5] 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參與中國共產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為我們提供了旁證:中國共產黨從它誕生起就是共產國際--實際上也就是蘇共--的不折不扣的兒子黨。
[6] 但是毛澤東的年齡倒不是最小,張國燾就比他小四歲。
[7] 中共的一大代表後來徹底分道揚鑣了。他們分別變成了「無產階級革命家」、「國民黨反動派」、「個人野心家」、叛徒、漢奸……應有盡有、無奇不有。
[8] 信口胡說是毛澤東終身癖好。在紅軍闖過逃竄途中的最後一個險關臘子口後,毛澤東得意地問身邊的人,「我們走多遠了?」回答是,「大概有一萬里了。」「兩萬五千里。」 毛澤東一錘定音。於是,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虛名就此流傳下來,正式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光榮革命鬥爭史的一個亮點。
[9] 毛澤東:《論持久戰》,《毛澤東選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52年。
[10]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共黨史大事年表》,人民出版社,1987年。


《民主通訊》2005年9月22日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