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日 中國維權律師處境受關注


國際人權日前夕,普林斯頓中國學社主席、《觀察》網刊主編陳奎德為中國大陸的維權律師請命,呼籲國際及港臺社會關注百名維權律師在中國的處境。前臺灣人權促進會魏千峰律師強調,人權律師是威權專制走向民主的推手,臺灣律師界應給予中國維權律師道義聲援。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強調中共即將走向衰弱,高智晟律師代表良知覺醒的力量。

陳奎德、魏千峰、明居正三人8日在「兩岸人權議題座談會」上發表上述看發。該座談會由台大教職員工文康活動委員會法輪功分會主辦,台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主持。

陳奎德:維權律師是高風險的行業

出生於南京,在六四前後流亡到海外的陳奎德博士,對於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社會有深刻觀察,主編的《觀察》網刊受海外華人重視。在「兩岸人權議題座談會」中,他精闢的指出中共對於人權的侵犯是「制度性」的問題。在中共一黨專制制度下,還有100名的維權律師在全中國境內為弱勢的老百姓發聲,他們將是未來中國的良心與希望。以下是陳奎德博士的發言。

中共製度性的侵犯人權

中共偶爾在有外來人士參觀時釋放一些異議人士或是改善監獄措施,讓人認為中國人權有改善。但是曾獲「中國十佳律師」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為法輪功上書胡錦濤和溫家寳後,中共仍吊銷其律師事務所及律師執照,並令公安24小時跟蹤。

為什麼在國內外都關注高智晟的情況下,中共仍進行迫害呢?只能說,中共對中國人權的侵犯是制度性的侵犯。中共如不侵犯人民言論、信仰、集會等等的人權,中共的統治就會立即的削弱和崩潰,因為他幹盡傷天害理的事,而急於掩蓋。

所以,中共對人權的侵犯是制度性的因素,外部世界的人們很難期待自己做了什麼就能令狼變成羊。最終改革的方向必須是制度上的改變。

百名維權律師需要國際關注

然而,在國家恐怖主義的高壓騷擾下,高智晟律師非但沒有退縮,反而繼續堅持正義的道路,對中共當局公開聲明:「在對我和我全家的非法及骯髒的迫害結束前,我將持續地做兩件事。其一、每天通過以面對文明社會的公開信的方式,促你們的政府遵守中國的法律;其二、我將策劃起訴非法迫害我全家的兩個單位。」

初步統計,在全國境內至少有超過百名的維權律師在中國起著槓桿的作用。但是這些協助中國小老百姓抵抗貪瀆侵權的維權律師,自身暴露在危險當中,但在政治領域上,只要和黨國利益相牴觸,沒有一場辯護是勝訴的。律師不僅不能救人,還常自投監獄。說維權律師是一種近似乎於礦工的高風險行業,一點也不為過。

有為上海拆遷戶的權益辯護、結果自己反被當局投入監獄的鄭寵恩律師。有為湖南邵陽民辦教師轉正案、為民營企業家孫大午集資案、為陝北油田事件六萬名被政府任意剝奪了經營權的投資者辯護而被當局關押了數月的朱久虎律師,有為被迫害的法輪功信眾辯護而被迫流亡海外的郭國汀律師,有為廣東番禺太石村村民維權辯護的郭飛雄、範亞峰等律師。

這100位左右的維權律師,報酬很少,每次辯護還要倒貼,有時還支持被關押的良心犯,這項工作很偉大,但跟足的人卻非常少。在中共的統治之下,這些中國知識份子的良知彌足珍貴,國際社會要高度關注這些律師群體,做他們強而有力的後盾。

--------------------------------------------------------------------------------
魏千峰:律師是民主化的推手

魏千峰律師日在「兩岸人權議題」座談會上表示,臺灣在戒嚴時期律師也是被迫害的對象,現今美麗島時代的辯護律師都成了臺灣政壇上的領袖人物,臺灣的律師界應主動聲援大陸的維權律師,不分彼此為中國人權盡一份力,律師是民主變革的重要力量。

魏千峰律師過去擔任臺灣人權促進會的會長,「臺權會」是少數持續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臺灣民間人權團體,在過去7、8年來多次為維護中國受迫害人士奔走。以下是他在座談會上的發言。

人權在大陸是一種「奢侈品」

人權一向是沒有國界,不分族群的,但是很遺憾的,在共產國家極權制度下,人權成了國家施予的一種恩惠,他決定給誰就給誰,是一種「奢侈品」。

而律師在中國的社會地位也很怪異,一方面中共為了發展經濟不得有律師制度,律師通常打民事官司,但一旦觸及刑事和維權案件,律師卻變成偵訊、關押、甚至刑求的對象。

過去,臺灣在戒嚴時期也有相同的情況,美麗島事件中的律師團目前成為臺灣的領袖人物,南非前曼德拉也是第一個成立非洲人的律師事務所,曾以政治煽動等罪名被捕入獄。

幾乎在獨裁、威權邁向民主的過程,律師扮演著一種特殊的角色。但為弱勢發聲的中國的維權律師,目前仍遭受拘留等迫害,令臺灣的律師界非常的遺憾。

中國的危機:一黨專政

按中國法律,法官依法獨立審判,但是必須服從黨的領導,工會有組織,但是必在黨的領導之下,連宗教也是,除了愛國宗教以外,其他的都是地下宗教。

目前在中國沒有人再相信共產主義,中共統治的正當性建立在經濟發展,但是經濟發展建立在貪污特權之上,經濟越發展危機越多,權貴富者越多,越反對民主化,工人越受壓迫。

身為臺灣律師,對於中國大陸維權律師遭受的迫害處境是感同身受,人權團體應儘可能促成中國的維權律師和臺灣的律師工會結合,臺灣社會對中國人權迫害事件多一些監督、關懷和聲援,對臺灣而言,是另一波道德良知的覺醒。

--------------------------------------------------------------------------------

明居正:中共暴政下良知的覺醒

明居正強調,現在的中共,外表貌似強大,但實際上非常虛弱,古諺「暴政必亡」,高智晟的道德良知與數百萬人選擇退黨,他們直視中共製度上的罪惡,像高智晟這樣人性和道德的覺醒,將見證中共的衰亡。

在「兩岸人權議題」座談會中,明居正首先談到高智晟律師生活中許多令人感動的小故事,包括很有愛心的幫助別人,義務幫弱勢打官司,高律師的形式作風在中國非常少見,尤其為法輪功、地下教會等受迫害群體直言上書,更打破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的禁忌。以下是明居正的發言摘要。

制度性的罪惡

高智晟為法輪功上書胡錦濤溫家寳,而受到迫害,他為什麼不可以寫這封信?這使人們關注,中國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社會?中共如何犯下制度性的罪惡。

從政治學上論「暴政」,就現代而言,有兩個標本,一個是納粹,一個是共產制度,隨著二次大戰的結束,大家注意到共產暴政為禍超過納粹,人們找到新的暴政的標本。

中共建政第一年即開始無數的政治運動,大躍進時期餓死超過4千萬人,文化大革命釀成700多萬人死亡。中國改革開放20多年,或許有很多人富起來,但政權的本質沒有改變。當他選擇打擊目標時,用比去更殘酷的手法虐殺信仰者,其中包括為其辯護的人以及一些維權律師。這就是中共犯下的制度性的罪惡。

經濟發展並不意味著脫離暴政。納粹曾經有很好的經濟發展,建設高速鐵路,把德國從威瑪政府中富強起來,可以連續打6年的戰爭,許多德語系的人民曾經以納粹法西斯自豪,但現在納粹被當成「暴政」的標本。

在制度性的罪惡下,被迫害得及其嚴重的法輪功團體怎麼回應?「講清真相」是他們這幾年來走過的路,他們向人們講清楚法輪功是什麼、中共邪靈惡黨的本質、中共政權如何系統的迫害法輪功。

群眾在覺醒

然而,現在中國社會有更多的人正在覺醒,退出共產黨的人數是鮮明的標誌,越來越多人開始認識到中國共產黨是邪惡的政權。包括高智晟和他的太太耿和也相繼退黨。

古諺:「暴政必亡。」人類的良心有時會被暴政壓制,但是不會泯滅。反抗暴政有很多方式,退出共產黨,是中國人良心的選擇。不要看中共貌似強大,納粹垮臺前、蘇聯、東歐共產崩潰前也很強大。這些政權不是因為衰弱而崩潰,而是因為不符合歷史潮流。

高智晟的直言上書的勇氣映照了整個中共暴政的制度的罪惡,但是,明居正說:「高智晟的勇氣固然可佩,但是他身上呈現的人性與良知更令人敬佩。」(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